第277章 爱的不够深

小说: 我在暗夜,等风亦等你 作者: 淡浅淡狸 更新时间:2019-09-11 14:51:02 字数:3836 阅读进度:277/277

我看着雅雅一脸期待的样子,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一样,莫名的酸涩甚至痛苦。

我真的很想要告诉雅雅……爸爸不会在回来了……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和雅雅说。

我拍着雅雅的后背,看着雅雅闭上眼睛,随后跌入梦乡,心却像是被人用刀子,一刀一刀的割开一样。

这种疼痛,非常剧烈,剧烈到要将我整个人都吞噬掉一样。

我很疼……是真的……很疼很疼……

“他不会在回来了,对不对?”

在我看着雅雅柔嫩的脸蛋发呆的时候,龙瑞微弱而清冽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听到龙瑞的声音,我的脑子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刺激了一下。

我睁着眼睛,怔愣的扭头,便看到已经睁开眼睛,盯着我看的龙瑞。

我看着龙瑞那双漂亮甚至平静的眼睛,垂下眼皮道:“瑞瑞怎么还没有睡觉?”

“回答我,他是不是……不会在回来了?他不要我和妹妹,也不要你了。”

“不是……他不是不要我们了,只是……他想不起来了。”

“有什么区别吗?”龙瑞反问道。

听了龙瑞的反问,我却一个字都回答不出来。

龙瑞说的没有错,根本就没有一点区别……

龙慕渊如果爱我,为什么会忘记我?他为什么会想不起来,我是谁?

是因为……爱的不够深,才会这个样子。

我和龙瑞都没有继续说话了。

龙瑞闭上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我苦笑一声,摇摇头,也关灯躺在上面。

直到一双热乎乎的手,从被子里钻出来,紧紧的抓住我的手。

我能够感觉到,龙瑞温热的身体,他在安慰我。

我的心中,泛着一层淡淡的暖意。

用手,轻柔的握紧龙瑞的手臂,很用力的抓住龙瑞的手臂。

瑞瑞……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

大年三十,我准备了一桌的饭菜,端木冥也被允许出院了。

我们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开香槟吃饭。

田珍和莫卓也过来了,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直到有人敲门,管家走进来,说龙慕渊过来了。

我看到跟着管家进来的龙慕渊之后,原本还热络的心,渐渐的沉寂下来。

我用力的掐住手指,看着脸色苍白,神情疲惫的龙慕渊,心中有些难过。

那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龙慕渊了。

我想,龙慕渊应该带着陈柳回静海了。

后面我才知道,龙慕渊没有回去,而是带着陈柳定居在京城。

甚至成为了一家上市公司的总经理。

龙慕渊原本就很有经商的头脑,他会被别的公司聘用,也是理所应当的。

“你怎么过来了?”我率先打破这种僵硬,淡淡的看着龙慕渊问道。

龙慕渊的目光,异常深沉的凝视着我,嘶哑道:“柳柳……有没有过来……你这边。”

陈柳失踪了吗?

听龙慕渊用这么亲密的声音,叫柳柳……不知道为何,我的心情隐隐有些复杂。

我深呼吸一口气,对着龙慕渊淡淡的摇头道:“我……并没有看到陈柳的影子。”

龙慕渊听了之后,目光带着些许失落道:“是这个样子吗?我以为她会过来找你的麻烦,自从陶子没有之后,柳柳的情绪很不稳定,刚才我只是在厨房做饭,回过神柳柳就不见了。”

“需要我们帮忙找吗?”我看着龙慕渊,压下心中的撕裂痛楚问道。

“好。”龙慕渊没有拒绝,只是看着我点头。

我看了龙慕渊一眼,便和端木冥说了一下,从龙慕渊进来开始,端木冥就没有在说话了。

我担心端木冥会很生气,毕竟他原本和龙慕渊就不对盘,龙慕渊出现之后,端木冥就闹过很多次。

“莫卓,让所有人都出去找陈柳。”端木冥淡漠的端起桌上的红酒,冷淡的抿了一口,对着莫卓命令道。

莫卓点头,立刻让人现在去找陈柳。

“谢谢。”龙慕渊喑哑的对着我道谢。

我看着龙慕渊这个样子,艰涩难当的笑了笑。

龙慕渊也出去找,我便跟着龙慕渊一起过去。

端木冥和龙瑞还有雅雅,我都交给田珍帮我照顾。

今天的温度很低,虽然没有下雪,却非常冷。

陈柳也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我们在龙慕渊和陈柳住的附近,都找了一圈,依旧没有找到陈柳。

我问龙慕渊,知不知道陈柳还会去什么地方。

龙慕渊说,凡是陈柳会去的地方,他都找了一圈,根本就……找不到陈柳。

他不知道陈柳会去什么地方,他现在很担心陈柳的安全。

我看着龙慕渊这个样子,心中隐隐有些难过。

龙慕渊……他很担心陈柳?是不是意味着?他……其实已经爱上陈柳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变得越发的不好起来。

我将车子停在路边,和龙慕渊去别的地方找陈柳,却……依旧没有找到陈柳。

“龙慕渊,陈柳会不会去陶子的墓地?”

陈柳说不定是看到了路上那些孩子在玩闹,就想到了陶子,所以一个人跑出去?很有可能,是去陶子的墓地。

龙慕渊一听,脸色微变道:“那去陶子的墓地。”

我看着龙慕渊这么关心陈柳,心中隐隐有些不舒服。

我将在原地,任由那些寒风从我身边吹过。

龙慕渊已经径自上车了,见我还愣在原地,他眉心紧锁道:“薛澜清,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点上车?”

听到龙慕渊的叫声,我才迈着僵硬的双腿,朝着车上走去。

这一次换龙慕渊开车了,他开车的速度,比我更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担心陈柳的关系。

“龙慕渊,你……喜欢陈柳吗?”

龙慕渊的脸色带着淡淡的暗沉,他没回答我的话,却用一种异常深刻的目光凝视着我。

我被龙慕渊用这种深沉的目光看着,忍不住艰难的扯了扯唇角道:“我知道了。”

不管他有没有喜欢陈柳,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这个样子问龙慕渊,究竟是想要得到什么样子的答案?

后面的时间,我和龙慕渊两个人都没有在说话,空气从我们床边拂过。

我将身体靠在车子的内壁上,一动不动,直到车子到了墓地之后,龙慕渊将车子停下,我才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我从车上下来,看着空寂的墓地,寒风从我身上吹过,特别的冷。

我出门的时候,就穿了一件毛衣,忘记加一件羊绒大衣了。

我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时候,一股温暖的气息包裹着我整个身体。

我有些怔愣的扭头,便看到了龙慕渊异常冷峻甚至好看的脸。

他扫了我一眼,用异常沉沉的语气对着我说道:“天气比较冷,这样,你会比较温暖一点。”

我听了之后,心下有些悲伤也有些落寞。

“谢谢。”

“柳柳。”当我们朝着陶子的墓地走去的时候,在陶子的墓碑面前,远远就看到了站在墓碑面前,一身黑色羽绒服的陈柳。

她站在那里,仿佛要融进黑色一样,凌冽的寒风,从陶子的身边吹过,她依旧一动不动。

看到这个情况,我的心中充满着淡淡的复杂。

龙慕渊的动作很快,快速的朝着陈柳走去,一把抱住陈柳的身体,他的脸上充满着担心,是……在担心陈柳?

看着龙慕渊这个样子,我的心再次不是滋味起来。

龙慕渊……真的爱上陈柳了?

我应该高兴的,龙慕渊放下我,追逐新的感情,但是……为什么我现在会这么难受。

龙慕渊扶着陈柳,往车子的方向走去,我安静的跟在龙慕渊和陈柳的身后,看着龙慕渊对陈柳关心备至的样子,心却像是被人拧成一团,扔进搅拌机被搅拌一样,特别的难受。

“薛澜清,你愣在那里做什么?上来。”

龙慕渊沉沉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看着龙慕渊,沉默的坐上车子。

一直没有说话的陈柳,却在此时,抓住龙慕渊的手臂,用一种异常警惕的目光盯着我。

“阿赐,这个女人是谁?”

陈柳自从陶子死了之后,就有失心疯,有时候,不认识任何人,就认识龙慕渊。

之前她因为陶子的死,大受打击,将我当成敌人,现在却又不认识我。

对陈柳,我的感情其实非常复杂。

“她是我的一个朋友,也是过来找你的,我们先回去,好不好?”

龙慕渊看了我一眼之后,拍着陈柳的手,对着陈柳安抚道。

龙慕渊……说我是他的朋友?

听到他这个样子介绍我,我有些烦躁。

我冷下脸,将披在我身上的外套,冷冰冰的扔到龙慕渊的身上。

龙慕渊目光幽暗的凝视着我,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不语的将外套拿在自己的手中。

“麻烦你,送我回去。”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我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对着龙慕渊命令。

龙慕渊沉吟半晌之后,开车先将我送回去,才带着陈柳离开。

在离开的时候,龙慕渊似乎想要下车和我说什么,但是陈柳一直都粘着龙慕渊,他就放弃了。

他睁着一双眼睛,有些悲伤的看着我,最后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下。

“找到了吗?”我看着龙慕渊的车子发呆之际,背后传来端木冥的声音。

端木冥做了放化疗之后,身体状况就不怎么好。

我倏然回头,在看到站在我背后的端木冥之后,上前扶着他的身体道:“这里这么冷,你出来做什么?”

“我知道你陪着龙慕渊去找陈柳了,就过来等你。”端木冥摸到我的手,握着我冰冷的手解释道。

听了端木冥的话之后,我的心情再次变得复杂起来。

“龙慕渊,和你说了什么?”端木冥见我一直不肯说话,忍不住皱眉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