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埋葬一切

小说: 我真不是绝世天才 作者: 弄蛇者 更新时间:2020-10-18 03:23:26 字数:3343 阅读进度:96/121

在场有很多人,没有人真正数过,或许几千,或许几万。

有上百位太学宫的老师,有几十个光明武道门派的优秀弟子。

还有哪些所谓的强者,所谓的大人物。

远的,近的,高的,低的...这一刻,大多数人都在嗟叹。

谁能想到,这一战会让剑域第一天才,所谓的神月明珠陨落呢?

她最终证明了自己是第一天才,因为连巫道先知都没能封锁住她,但她毕竟是死了——坠入邪恶之海,与死无异。

而周衍呢?一个堕落者,拼死相救,却又最终害死了北摇明月——他的妻子。

命运的戏剧让众人无法评价什么,他们只是觉得心很空,许多人第一次觉得,光明原来不那么光明。

还有一点,就是...怎么处置周衍?

那个已经面目全非,满是创伤,身体枯萎的人。

郭凝霜流着泪,她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了,但看到周衍这个样子,她实在忍不住。

更重要的是,她心中的楼倒塌了,她对圣人、圣道的敬畏已经消失殆尽了。

无数人沉默着,摇着头不知道为何叹息。

烛仇倒是大笑,他此行的任务完成了一半了,而太古魔物,在傀儡娃娃的封锁下,彻底失去了力量,露出了本来的模样。

虚空之上黑气完全消散了,露出了清澈的夜空,皎洁的明月。

一截枯枝悬在空中,大约三四丈长,光秃秃的,已经破败得不成样子了。

“不会吧?这玩意儿就是太古魔物?”

“废了那么大的劲才控制住它,曾经很多年,它污染了很多人,结果是个树杈子?”

“还是一个干枯的树杈子,这是在开玩笑吧?”

众人疑惑不已,纷纷大叫着。

而烛仇倒是松了口气,点头道:“果然是梦魇母树的枝桠,过了上万年了,它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真是匪夷所思。”

说完话,他抬头朝影瞳看去,道:“把它拿下来。”

影瞳面色呆滞,唇无血色,也没有决绝,只是机械般的飞上去,将那一截枯枝取了下来,递给了烛仇。

烛仇大笑着,两个任务终于圆满完成了。

“回魔国也有个交代了,这一次梦魇魔窟功不可没,我会替你们说话的。”

他哼了一声,提着嚎哭之灯,便直接离开。

于是暗黑之道的修者纷纷退场,梦魇魔窟的大主祭看像影瞳,沉声道:“别忘了你的任务。”

影瞳点了点头,飞上前来,一把抓起周衍,利用傀儡娃娃的力量朝外飞去。

所有人都走了,太学宫一下子似乎空了。

上百个老师呆呆的,什么也说不出来。

外边的修者们迟迟不肯散去,似乎还在看热闹。

明轲淡淡道:“青州尚未恢复安定,诸位老师请出太学宫维持秩序,直至恢复平静,再回学校休息。”

“我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完成太学宫的修复和重启工作,今天辛苦各位了,散了吧。”

声音落下,在场的老师们面面相觑,默然点头。

太古魔物没镇住,神月明珠却没了,周衍也没了。

不知道谁赢了,不知道有什么辛苦的。

今天,像是什么都发生了,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昼夜颠倒,距离天亮恐怕还得等很久很久。

而周衍知道,自己看不到天亮了。

他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情况很糟糕,生机枯竭,各种伤口...

他知道自己现在不单单是灵魂像个垃圾,身体也像是垃圾,烂透了,腐朽了。

落在地上,他几乎站不稳身体。

脚干枯了,鞋子大了,自动脱落了。

于是他用枯瘦的脚骨踩在古老的石板上,微微喘着粗气。

影瞳站在他的身后,面无表情,淡淡道:“这一次角逐,不会波及到亲友,以后周家会很安全,至少暗黑之道不会找他们麻烦。”

周衍没有回头,只是咬着牙,缓步朝前走去。

狭窄的小巷,四周是破败的篱墙,缝隙中长着小草和青苔。

湿润的味道充斥着空气,周衍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在慢慢僵硬。

他喃喃道:“‘沉舟落月’,你的任务完成一大半了,明月几乎是死了,而我也快了。”

影瞳道:“我们都是可怜虫。”

周衍笑了笑,道:“你跟着我,是要给我自由,是么?”

影瞳点头道:“是。”

周衍停了下来,缓缓回头。

他看着影瞳惨白的脸,艰难道:“那么来吧,我知道你要做什么,拿走傀儡娃娃,就是给我自由,是么?”

“是。”

影瞳咬着牙。

周衍惨笑道:“果然是一开始就打算好了的,拿走傀儡娃娃就是给我自由,但一个人没有了心,又怎么可能活下去。”

影瞳不说话,也不看他。

周衍突然狰狞道:“来吧!用你最锋利的刀,剖开我的胸膛,拿走傀儡娃娃。”

“用刚才我杀明月那把匕首吧,毕竟那是你给我的防身武器,用它杀我,更显得我可笑不是吗!”

影瞳张了张嘴,低声道:“周衍,我...”

“别说了!”

周衍低吼道:“做到这一步了,还需要说什么吗?身不由己?不重要了,完成你的任务吧。”

“听说你喜欢我?如果是的话,那请你尊重我,看着我的眼睛,剖我的心。”

影瞳眼泪顿时流了出来。

她死死握着匕首,颤声道:“我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但是周衍,我这辈子只为你流过眼泪,你爱信不信。”

她说完话,匕首沿着之前的伤口,划来了周衍的胸膛。

傀儡娃娃痛哭出声,从中跳出,坐在了影瞳的肩膀上。

周衍倒在了地上,鲜血直流。

他双手扣着大地,虚弱道:“你的东西,终于拿走了,我自由了。”

他艰难站了起来,任凭胸口流血,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影瞳几乎要把牙齿咬碎,强行让自己不哭出来。

她只是默默流着泪,跟在周衍的身后。

月光下,小巷中,两人就这么走着。

周衍想到了很多往事,有地球的,也有这个世界的。

他想到了北摇明月的眼睛,那双眼睛似乎有很多内容,有着无数的情绪。

濒临死亡,周衍才明白,原来明月什么都知道,只是对自己包容。

原来康叔那一巴掌不是开玩笑,而是想要打醒自己。

原来小文很可爱,吃鸡腿没什么不好。

原来周远雄没那么不堪,他很努力为家人创造条件,只为家人不受他曾经受过的苦。

原来...很多东西总是在失去之后,才觉得珍贵。

“影瞳。”

周衍轻轻喊着。

影瞳也轻轻“嗯”了一声。

周衍道:“你真的喜欢过我吗?”

影瞳点头道:“嗯,喜欢。”

周衍道:“那你答应我,让我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哪里倒下,你就把我埋在哪里,行吗?”

“好。”

影瞳声音哽咽无比,周衍看不到她在哭,他不想看她,他恨她。

于是他继续走,感受着身体愈发虚弱。

他最终走到了一处破败的祠堂里,看着古怪的神像,重重倒了下去。

他喃喃道:“我怕吵,把我埋得深一些吧。”

“多深?”

“三十米吧,这样就听不到喧闹声了。”

“好。”

周衍道:“影瞳,再见。”

“周衍,再见。”

影瞳轻轻说了一句,却发现周衍已经闭上了眼。

“呜呜...”

她终于哭了出来。

......

天快亮了,四周隐隐有鸡鸣声,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夜为什么这么漫长。

影瞳的手在滴血。

三十米深的大黑洞,看不见底。

水已经被她抽干,并用简单的封印隔绝,保证下方不再渗水。

她这才回头看向周衍的尸体,惨然笑道:“我真该当初就杀了你,也不至于现在,你这副模样,我也这副模样。”

她抱着周衍,飞到了地底三十米,用简单的木板将他的身体盖住。

“你埋在这儿,我半条命都埋在这儿了。”

影瞳道:“我杀过很多人,没有这样难受过,如果能重来,我宁愿不认识你。”

她将储物戒中的泥土全部倾泻了出来,填平了大坑,深深叹了口气。

直到现在,她的身后才出现一道黑影,说道:“恭喜你完成了任务,无论是收服梦魇母树的枯枝,还是杀北摇明月,你都是首功。”

“这一次,魔国会奖励你很多东西,包括让你去魔国深造。”

影瞳一笑,道:“走吧,我不想在他面前说这些。”

两道身影,终于消失在了破旧的祠堂中。

而地下三十米,一具干枯的身躯睁开了眼睛,喃喃道:“靠...外边打翻了天,我还以为我真被发现了,原来没有啊。”

“不过...老子睡了几百年,给我找个邻居算是什么事?刚好也是三十米。”

他皱了皱眉头,敲了敲左边的石头,道:“喂,隔壁那位,你是故意的吧?一个普通人埋那么深干什么,莫非你知道我在这儿,来跟我凑一对?”

“说话啊你!”

“妈的,原来真是个死人。”

枯尸叹了口气,道:“原来是巧合啊,那也没什么不好,说明我没被发现,嘿嘿,又可以继续苟住了。”

“邻居,虽然你死了,但老子觉得不那么孤独了,谢谢你啊。”

枯尸轻轻笑着,自言自语,其乐无穷。

“不客气。”

痛苦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枯尸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第一卷堕落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