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服丹

小说: 仙界赢家 作者: 竹衣无尘 更新时间:2015-12-22 17:36:00 字数:2498 阅读进度:121/1619

注意到周舒的神情,颜悦颇显喜悦,静静凝视着他。

“能发出这样大的金光,东西想必不会差。”

周舒饶有兴趣的将储物袋里的一件物事拿起来,仔细端详。

那是一艘十分精致的金色小船,不过三寸大小,但船舷船桅都清晰可辨,造型也很是独特,中间如同精雕的楼阁,底尖面阔,两头高高翘起,首尖尾方,周身散发出金光,辉煌璀璨。

“飞行法宝?”

周舒有些疑惑的看向颜悦。

颜悦点下头,“对,师弟好眼力,还是二阶的飞行法宝,叫做飞舸。”

周舒微显感慨,“二阶飞行法宝,六出宗还真是有钱啊。”

“这飞舸有自动防御的法诀,在飞行法宝里算是很难得,清源山脉里只有云间派才会炼制。”

颜悦解释了几句,看向周舒,“以后肯定很有用的。”

“自动防御么,那真的很不错了,”周舒点点头,“可惜我现在用不到啊,师姐你……”

“不要,我有渡云了,而且我也用不到。”

颜悦摆了几下手,柳眉耸起,有些生气的道,“你就拿着,这都是赔给你的。”

“好吧。”

周舒举手投降,把飞舸收了起来,这样的飞行法宝,显然比渡云要好不少,只是显眼了点。

颜悦满意的笑起来,还没笑完,周舒已经看完了储物袋,一下递了回去,“这些,你都拿走。”

颜悦连连摇头,“这么多灵石呢,师弟你之前不是缺灵石么?”

“在宗门里,灵石用处真不大,贡献才重要。我暂时不需要了,师姐你拿去,看看能不能帮颜家培养几个修者。”

周舒摇了摇头,他的灵石已经足够了,之前想要灵石,是想要买些妖丹暂时恢复气脉,但现在有了苗秀帮忙,专心赚贡献就好。

“师弟,我收下了。”

颜悦难得的没有再推托,而是爽快的接下来。

这让周舒有些意外,嘴角浮出一丝笑意,这样的颜悦才是他想看到的。

颜悦收起灵石,暗暗想着,他说的的确有道理,颜家也是时候从外面招募修者了,老等着自己家出修者,不太现实。

而面对周舒,她不再去想感激,感激已经没什么意义,她有更多的想法。

时间一天天过去。

灵谷终于到了成熟的时候。

在众人的帮助下,不到半天,两百亩灵谷就被收割完毕,堆成了一座小山。

周舒翻地翻得十分均匀,而且很多时候都用灵泉浇灌,产量比预计的要高出不少,两百亩总共出了一万二千斤灵谷,换了六千贡献度。

朱大山笑得爽朗,“羡慕你啊,周兄弟,这抵得上我老朱干几年了。”

李傲剑微显得色,“不错,但想比我先进内门,那是不可能的。”

杨梅挥舞着小手,“丰收了,吃灵食,吃灵食!”

而颜悦安静的看着周舒,笑吟吟的并不说话。

一番欢庆,第二天周舒又从吕七那里得到了更好的消息——乱源丹炼制好了。

青荷峰上。

苗秀注视着颜悦,脸上带着几分喜色,“周舒,你这颗妖丹中的灵力纯度实在难以置信,我从未见过如此纯粹的妖丹,和修者有几分接近,用来炼制乱源丹,也许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大多数妖丹,都有不少杂质,即使经过炼制成丹,杂质也很难驱除,乱源丹之所以不为修者所喜,这部分原因很大。

乱源乱源,本源都乱了,还能好么?自己的才是最真最好的,而充满杂质的气海,没几个人想要。

周舒垂首恭听,心中自是喜悦不已。那处秘境只怕几千年都没人去过,灵气自然纯净无比,里面的妖兽也一样。

“给你,虽然还不算上品丹药,但也差不了多少。这枚乱源丹,是我这十年来最得意的作品,它的效果应该相当不错,但具体如何,需要你自己去体验。”

苗秀将一只玉瓶递给周舒,脸上有很多不舍,但更多的是一种成就感,对于丹师来说,成功的炼制出品阶高的丹药,永远是最大追求。

周舒双手接过,立刻行礼,“多谢师叔,弟子感恩不尽!”

他没有多看,只紧紧的拿着玉瓶,就像拿着希望,期待已久的东西,终于清楚的握在手里了。

苗秀沉吟了一阵,神色微显郑重,“关于乱源丹,我所知也不多,但可以肯定的是,服用它会非常痛苦,而且有很长一段的适应期,过程不可逆转,你最好想清楚再决定,不要悔之晚矣。”

“弟子明白,并不后悔。”

周舒点了点头。乱源丹的资料,他也看过一些典籍,虽然记录并不详尽,但苗秀说的两点却被反复提及,痛苦难忍又必须忍,服用后的适应期间如同凡人,修炼也做不到。

苗秀点了点头,“不错,有修者的担当,是福是祸都是你选的,你去罢。”

周舒又谢了一道,急匆匆的赶回了居所。

手中的乱源丹,虽然是刚炼制出来的,却颇显古色,黑漆漆的毫不起眼,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看出,它不但没有光泽,而且仿佛可以吸取光泽,就像黑洞一般,越看越是深邃,越是看不到尽头,很诡异。

仿佛一个无底的深渊,可以吞噬一切。

周舒见过许多种丹药,但这种样子的丹药还是第一回见,这种无比神秘的气息,让他心怀敬畏。

周舒暗暗想着,或许体内的气海,也是这个模样的?

没有多想下去,他拿起丹药放入口中。

丹药如同一块硬邦邦的石头,直接滑入腹中,但瞬间后就再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

嘭!

胸腹间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仿佛五脏六腑同时炸开了似的。

一阵阵刻骨钻心的剧痛,潮水一般的涌来。

身体仿佛变成了一锅滚热的油汤,自己身体里的一切都被丢到油锅里来回翻动,煎熬。

撕心裂肺,肝肠寸断,无数根尖刺在身体来回搅动,让人有种希望——这身体不是自己的就好了。

然而周舒必须忍,也只能忍,一旦晕过去或是用丹药或灵力止痛,乱源丹的效果就会大幅度降低。

要重新建立一个气海,身体内部的很多地方都要重组一遍,自然无比痛苦,但无论怎么痛苦,都一定要坚持。

黄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体表冒出,衣衫霎时湿透,不一会就在地面汇成了一条小河。

水气蒸发,周舒坐在水气中,任凭千锤万打,依然动也不动。

足足过了三个时辰。

啪,周舒再也吃不住了,一个跟头歪倒在地。

他的脸上带着许多欣慰的笑,跌倒之前,那无法形容的痛苦也正好停了。

付出得到了收获,周舒坚持到了最后一刻,完美的服用了乱源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