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拦截

小说: 仙界赢家 作者: 竹衣无尘 更新时间:2016-01-15 06:47:23 字数:2427 阅读进度:168/1619

见周舒半晌不语,华若安有些奇怪的道,“周兄弟,怎么了,你认识这杨黑么?”

周舒微叹口气,“一位相熟的故交。”

华若安好意道,“我说啊,这样的人你最好离远一点,不然哪天杀性一起,什么都不顾的。”

周舒摇了摇头,“掌柜多心了,对了,张家的事怎么样?”

虽然听起来杨黑变得很彻底,但周舒不认为杨黑会对他有什么敌意。

“哦,张家啊。”

华若安思忖一会,“张家现在居住在华原庄,离坊市大约有两千多里,家族中一共有四名筑基境修者,家主张长河筑基境中期,是族中修为最高的修者,主修碧玉心经。两名嫡传子弟,一个叫张博在荷音派,一个叫张心早早被高人带走,不知去处,所以家族的资源大多都放在那个张博身上。就这些,其他没什么值得说的。”

周舒拱手行礼,“多谢掌柜调查得如此详细,实在感激不尽。”

华若安随意的摆了摆手,“附带的小事而已,不值一提。”

周舒笑着行礼,抬头时眉目微凝,“华掌柜,一会我还来找你,麻烦你送我回荷音派,东西多,时间也有些赶。”

华若安微感诧异,很快就点头道,“无妨,等会你来就是,我也正想这么说。”

“多谢。”

周舒谢过后快步出门,他还有其他事要做。

走了几家商铺,把需要的一些药材和符材买足后,周舒往三愿斋走去。

“周……周师兄?”

背后突然传来小声的呼喊,周舒转过身去,露出一丝笑意,“原来是你,尤师弟。”

喊住他的人是尤井,当初一起被抓走的,有过几面之缘。尤井一直在百工坊打杂,喜欢炼器。

“师兄都炼气境七层了……”

看清楚了周舒的修为,尤井一脸的惊诧,感慨道,“我才三层,当时我们还差不多的呢……”

周舒笑了笑,“只要努力,尤师弟也能达到的,找我有事么?”

尤井点了点头,期待的问道,“嗯,我想问下,师兄你觉得云间派怎么样?”

“云间派?”

周舒微显疑色,“五大宗门之一,擅长炼器,说起来也蛮适合你,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尤井吞吞吐吐的道,“他们……现在不是在招人么,我听说只要达到炼气境三层的修者,他们都收呢!百工坊里好多师兄都去了,我……我也想去试一试。”

“只要炼气境三层就可以?”

周舒皱了皱眉,“我记得云间派是五大宗门里收人最严格的吧,怎么现在改了么?”

云间派招人,不仅要考修为资质,还要考炼器的天赋,不是一般人能过的,因为苛刻的条件,他们的人数也是五大宗门中最少的。

“嗯嗯,不会有假,我两个师兄都已经穿上云间派的法衣了。”尤井连忙答道,眼中闪着神采。

周舒微微一愕,很快又点了点头,“这样么……那你自己想想吧,要是你专心炼器的话,云间派不错的。”

尤井连连点头,“我也这么想,我就想加一个专心炼器的门派,什么打斗都不参与。”

周舒微显沉吟,没有说话。

云间派在这个时候大肆招人,甚至放开了过去的限制,目的只怕不太单纯,恐怕是针对荷音派来的,但招这么多低级弟子,又有什么用呢?战力肯定不合格,炼气境弟子甚至连炮灰都谈不上。

周舒想了一会,再看时,尤井已经走远了。

他摇了摇头,没有再想下去。这件事情想必宗门比自己更清楚,自己多注意一点就是了,也没必要顾及太多。

三愿斋里,华若安已经等了一会,见周舒回来,取出招财宝船,两人往荷音派飞去。

飞了不到半个时辰,一个梭形的飞行法宝突然从后面赶了上来,和宝船并行。

梭形法宝上站着两名修者,均是筑基境修为,看上去约莫四旬,穿着几乎一样的灰色长衫。

一人对着宝船拱了拱手,缓声道,“华掌柜,好。”

说完后便把目光投向周舒,眼中带着许多怨毒,更有掩饰不住的杀意。

周舒心中一凛,暗道了一声不好。

这两人多半就是在坊市用神识探测他的修者,意图对他不利。

周舒事先有所感知,预感到不对,所以才让华若安送他一程,早些离开是非之地,却没想到即使有华若安的护送,还是有人不顾不管的追上来了。

就算有什么恩怨,在有旁人的情况下,修者会有很多顾忌,多半不会下手。而这两人也不知道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连荷音派弟子的身份也不顾,连华若安的船也敢拦下。

这种事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华若安瞧了两人一眼,脸上带着和善无比的笑容,“原来是张家兄弟啊,怎么,你们兄弟赶上来,是想要从我这买些符箓么?好说,好说。”

周舒微微沉吟,原来是张家的修者,算起来已经是第三次。

看起来那两名会土遁诀的修者,对张家极其重要,不然不会连筑基境修者都派出来,就为了对付自己。

这两人均是筑基境前期修为,只怕是张家顶梁柱般的人物,还真是下了决心。

一个小家族竟敢倾全力去对付大宗门的弟子,只怕谁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

“张家,我记住了。”

周舒默默念着,但心中有些不安,因为从现在的情况看,自己的安危有大半都系在了华若安身上。

他颇含深意的看了华若安一眼,并没有说话。

他悄悄把骨杖拿在手里,默念着还没有推演好的唤灵咒,此时,封灵石可能是他唯一的依仗。

而华若安并没有在意他,神态自若,就像在三愿斋里卖符箓一样,和和气气。

张家修者摇了摇头,缓缓道,“华掌柜,有句话不知我该不该问?”

华若安呵呵笑道,“逸明兄但问无妨。”

“多谢。”

张逸明伸手朝周舒点了一下,“请问华掌柜,这年轻人是掌柜的什么人,弟子,亲戚?”

“亲戚,弟子?”

华若安顿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逸明兄说笑了,当然什么都不是。”

“如此甚好。”

张逸明脸上浮起一丝冷笑,伸手把一个储物袋丢过来,“既然和掌柜没关系,请掌柜放下他罢。这一千颗中品灵石,当作不小心惊扰到掌柜的补偿,华掌柜意下如何?”

“一千颗啊,逸明兄真是大方。”

华若安神色微变,伸手接过储物袋,转身看向周舒,神情有些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