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夏然而止

小说: 仙界赢家 作者: 竹衣无尘 更新时间:2016-06-14 12:13:34 字数:2352 阅读进度:472/1619

宝一心思也是阴沉,那法诀无声无息也无形,看似阴柔,但其中的力道极大,层层叠叠,排山倒海而来,一旦接触身体,必然冲击身体内部,造成巨大的损伤。

有点像周舒学的第一个法诀排云诀,但显然强大了很多倍。

“是先前的一剑让他惊讶了么,对付凝脉境修者也用全力,还真是谨慎啊。”

周舒神识过人,看出了法诀的特点,神色微显凛然,丝毫也不避让。

重金剑隐而不现,在袖中悄然挥出,随着踏海诀第三变的施放,十几道魔蚁洪流骤然而出,化作阵阵黑色旋风,将冲过来的力道一一卷开。

他并没有硬碰硬去消解宝一的法诀,而是巧妙的将其引开,此时他的剑随心转,对剑意的理解,显然已经到了更高的层次。

法诀带出的大力向四周倾泻而出,眨眼间便冲倒了周围的好几座玉架,许多法宝跌到地上,阵法也纷纷发动,一时风起云涌,火光四溅,惊叫声此起彼伏,场面顿时一片混乱。

但没有一个围观者受伤,那些力道都在周舒控制之中。

周舒护好杨梅,看着宝一略带微笑。

宝一连忙收势,怒视着周舒,“你!”

周舒神色淡然,“倒是奇怪,自己要弄塌自己的店铺,你这个管事做得不好啊。”

对方先动手,而且下手阴狠,他自然不会客气。

围观者避让开了阵法,对着中间指指点点。

“这人什么来路,才凝脉境居然能挡住宝一的攻击,奇怪。”

“宝一多半没尽力,这可是在楼里,对客人下重手实在没有道理。”

“也是,不过这下倒是有戏看了。”

“废物!”

半空中,陡然落下一个人来,因为生气,额上的瘤子越发紫了,仿佛闪着光泽。

“嘿,甘吞金出来了。”

“这么大动静能不出来么?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事,总之不会是好事。”

“是啊,这段时间万宝楼可真是不消停。”

“他父亲去了东胜州总楼后,把万宝楼交给他管几个月,他却只知道到处惹是生非,把坊市搞得乱七八糟,为了个女人还去什么山庄开分楼,如今在自己楼里也惹出事来,真是有趣了。”

有些修者小声议论着,脸上却带着几分兴奋,一副希望出事的样子。

周舒看向甘柏南,微显哂然,“说了卖又不卖,还对客人动手,便是万宝楼的规矩么?”

“在这里,我就是规矩!”

甘柏南脸色阴鹜,“打坏了这么多东西,现在你想走也走不了,把灵石全都交出来,再给我滚出去!”

“呵呵。”

周舒只能冷笑。

甘柏南面色更沉,双足猛力一跺,身子微微伏低,双手向前,摆出了一个奇怪的姿势。

随着身体不断起伏,周遭灵气卷动,形成了一个个无形的漩涡,有风起云涌之相。

边上的人群纷纷后退,惊呼起来。

“吞金诀!”

“甘吞金的父亲花费了不少精神才找来的特殊法诀,根据吞宝金蛤的特质演变而来,据说能吞噬对手的法宝符箓,甚至连灵力也不例外,修者面对这样的法诀,根本不可能抵挡。”

“出手就是这样的法诀,这甘吞金真是肆无忌惮啊。”

“他有什么可顾忌的,一向霸道惯了。”

并不理会周围人的言语,狠狠的盯着周舒,甘柏南阴沉着脸,之前累积着的怨恨,似乎都要在此刻发泄出来。

万宝楼楼顶的一件小室里。

两名修士感知着下面的情况,神色漠然。

“果然是不堪扶的小子。”

“何必扶呢,一点意义也没有,甘楼主也没有要扶他的意思,自他五岁验过资质之后,虽然表面不说,但根本就把他当成了一只招财进宝的金蛤,再没把他当儿子看待。这小子毫无自知之明,还以为倍受宠爱,谁会让自己宠爱的人顶着一头癞瘤子?哈哈哈,简直好笑。”

“也是,由他去罢,他闹得再凶,也是他的事,将来丢得也越发轻易,坊市倒会念楼主的好。”

“一层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要楼里不出人命,管他呢。”

他们安然的坐着,一脸悠闲,事不关己。

楼下的气氛越发凝重,周舒和甘柏南之间的布满了无数的无形漩涡,周围的修者都避得远远的,深恐一不小心深陷其中,被吞噬掉。

甘柏南脸上浮起了一丝邪恶的笑影,那些漩涡都是他积聚起的灵力,一旦积累够了,就要爆发出去。

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突然,甘柏南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黑色牌子,不由愣住,爆发出的不再是灵力,而是内心深处的恐惧,一下子就泄了气。

周遭的风卷全都消失不见,甘柏南神色颇显颓然,指着周舒,“你,你也是?”

周舒点了下头,“现在,可以把材料卖我了罢?”

在最紧要的时候,他取出无双令,稍微晃了下又收了回去。

这吞金诀他从未见过,但看起来也是爆发型的法诀,利用大量灵力的爆发毁灭一定范围内的所有物事,威力十足,虽然他有足够的信心应对,但却未必能够将身后的杨梅保护周全,这种情况下,拿出无双令是更好的选择。

之前在边漠山庄,甘柏南多半在紫衣使者那里吃了不小的亏,再见到无双令肯定会恐惧。

果然,甘柏南见到无双令立刻委顿下来,再没了继续出手的心思。

周舒拿出无双令的速度极快,看到的人不多,许多围观者不明所以,个个面色呆滞,惊诧不已。

“不打了?”

“还以为能看场好戏呢,甘吞金怎么回事,突然转性了?”

“好像那人拿出了什么东西,但没看清。”

甘柏南盯着周舒,眼神复杂,有些不甘又无可奈何,咬咬牙道,“给他材料。”

侍女点了点头,连忙拿出材料递给周舒,“客官,这是你需要的材料,请你点一点。”

周舒探出灵力稍加感知,满意的点了点头,拱手道,“告辞。”

说完,便带着杨梅离去。

一场冲突夏然而止,只留下许多不明真相的观众。

甘柏南恨恨的看了一眼,转身便走,宝一跟在身后,也是一言不发。

(PS:谢谢天空是蔚蓝的一直支持,感谢投票订阅收藏评论的书友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