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谷口的厮杀

小说: 仙界赢家 作者: 竹衣无尘 更新时间:2016-06-27 16:11:58 字数:2323 阅读进度:498/1619

四只紫血猿的攻击全都打在剑意形成的黑茧上。

嘭,嘭,嘭!

黑茧被打得凹下去了几大块,但茧中的周舒,很快又调动起剑意,汹涌的魔蚁迅速填上来,将缺处补满。

嗷——嗷——

紫血猿围拢过来,眼中红光更盛,捶胸顿足,发出凄厉的吼叫声。随即,他们的身躯瞬间涨大了近一倍,紫毛全都直竖起来,仿若刺猬。

庞大的身躯如同四座小山,而被围在中间的黑茧看起来像是一个玩具球,那这些紫血猿,开始要玩了。

势大力沉的拳脚,一下接一下的往黑茧上砸去。

直接的击打,每一下仿佛都要把黑茧砸到地里去,乱石飞溅,看的人触目惊心。

“这……周长老不会有事吧?”

石中铁看得有些呆滞,若是自己被这样围攻,只怕早就变成了一摊烂泥。

“别管,去对付那几只!”

郝若烟心中也有一点担忧,但她更相信周舒的实力,身形如烟,朝着最近的一只搬山犼飞去。

行进间,她的手指不断舞动着,一道道隐约的绿雾跃入谷里的草木中。

而那边的刘玉谪、米昂和柳玉儿,一开始便按照计划行事,三人对上了两只暴烈熊,正打得激烈。

石中铁来不及多说,只能跟在郝若烟身后,朝着搬山犼掠去。

跑到跟前,他突然有些愣住。

那身躯高达五丈的搬山犼,靠在山边动也不动,手足竟被从山壁上长出的几百道藤萝完全裹住,只能在那里不断嘶吼,却是不能攻击。

郝若烟回身喝道,“你愣着做什么,我只能捆住它一会,用你最强的手段打!”

“是。”

石中铁情不自禁的听从了吩咐,法宝,法诀,符箓尽出,一下下的往搬山犼身上砸去。

他也没想到,不止周舒实力强大,这个新来的金丹境修者竟也是一个强手,转瞬间就把搬山犼这样的巨兽给困住了,和那纤柔文弱的外表实在不相称。

而且他也看出来,那种法诀,似乎是失传已久的古法诀。

“荷音派,真的要崛起了么……”

一面攻击,他一面思忖着,“之前联合云间派的想法,要变变了。”

两处都打得激烈,而周舒所在的山地,已经被紫血猿打得完全陷下去了,地面显出一个数十丈深的大坑,而黑茧立在坑底,依然完好无损。

几只紫血猿瞪着坑底的黑茧,愤怒异常,竟然这样都没有事?

它们这样的连环击打,就算是一座山也给砸扁了,却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黑茧?

嗷嗷——

伴着几声长吼,紫血猿凶性大发,猛力捶胸间,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阵阵声音,砰,砰,那是全身血管绽开的声音。

当紫血猿暴怒的时候,它们会失去理智,彻底激发血脉中的潜力,但它们的身体并不足以承受这样狂暴的力量,很快,它们全身到处都渗出血来,那血紫得发黑,带出许多浓烈的妖气,弥漫成血雾,将它们团团包住。

随即,它们猛地跳了下去,如同四颗紫色的陨石,朝周舒轰然砸下。

“是时候了。”

一直微闭着眼的周舒,突然睁开了眼。

重金剑微微抬起,一点点明珠般的璀璨光芒从剑身而起,不断汇聚到剑尖,如同一轮正在冉冉升起的太阳。

刹时间,长剑向上挑出,黑茧猛然炸开!

四道黑色洪流,如箭一般的向四面射出,准确无误的找到了紫血猿,迅速将它们围住。

第三变毫无保留的展开,剑意如潮水,一波接着一波,不断将洪流扩大。

被裹住的紫血猿,在空中无法挣脱,想凭借坚韧如钢的身体,来抵挡住碎玉剑意的侵蚀。

然而它们很快就发现,这只是徒劳。

一群群魔蚁依附在紫血猿的身躯上,顺着绽开的血肉一点点的往里侵入,很快,无孔不入的剑意就渗入到了紫血猿的身体内部,绞杀,爆炸,尖刺,用周舒能想到的各种方式,肆意破坏着。

一声声叫声从坑底传出,凄惨无比,闻者动容。

平常的紫血猿,的确很难对付,比金丹炼体修者还要强大的体魄,强大的爆发力,攻防皆备,身体比法宝还要坚韧,而且颇具灵智,但当它们暴怒时就完全不一样,它们会失去理智,爆发出来的血脉之力虽然会极大幅度的提升攻击,但防御也会相应的下降很多。

周舒知道它的习性,所以先守后攻,激怒它们以后再下手,这样会轻松许多,也能节省泉源丹的使用。毕竟现在的他还不到金丹境,每次动手几乎都要用到泉源丹,而泉源丹已经不多了。

不多时,几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坠落下来。

周舒取出妖丹,随即飞出坑底。

作为四阶妖兽,紫血猿身上的材料当然不止妖丹,它的紫血比妖丹更加珍贵,是炼制丹药和制作符墨的上好材料,不过周舒用这样的方法杀死它们,它们爆发血脉之力时,血液中的灵力也全都随着爆发散失,再采集也没有意义。

米昂那边的战局也接近尾声,两只暴烈熊浑身是伤,被逼得节节后退,败亡只在顷刻间,但郝若烟那里似乎有些麻烦。

察觉到形势,周舒足不点地的朝郝若烟掠去。

金光乍起,一道恍若闪电的金虹倏然而至,直接插进搬山犼的眉心之间。

搬山犼一声悲鸣,身体迅速委顿下来,再也没了气息。

“舒师。”

额上带着几点汗珠的郝若烟,收回双手,落到周舒身边。

那石中铁也慢慢走过来,脸上显出几分赧色,郝若烟把搬山犼捆住了大约二十息,而他竟没有办法给搬山犼致命一击,虽然打得搬山犼满身是伤,但凶性犹在,一旦脱困,只怕两人都有危险。

“还是周长老厉害,在下自愧不如,差点让郝长老白费功夫,实在对不住。”

他对周舒行礼致谢,随即又跟郝若烟道了声歉。

郝若烟微微摇头,“石长老无须如此,那搬山犼身如精金,比一般四阶法宝还要坚实,的确很难杀死,不怪长老。”

她说的也是实话,便是她自己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对付搬山犼,但她知道有周舒在,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周舒点点头,没有说话,往另一边走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