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身不由己

小说: 仙界赢家 作者: 竹衣无尘 更新时间:2017-03-02 00:43:54 字数:2405 阅读进度:1077/1619

“哈哈哈!”

那宁麻笑了半晌,直起腰来,“就是嘲讽…你们了,那…又怎么样,什么帮我…”他指了指边上,“你…你们说!”

边上的人立时道,“不是人,帮了少宫主?亏你也说的出口,分明是害少宫主!”

“不错,要不是服下了你们的丹药,少宫主岂会说话都说不清楚,肯定是你们在丹药里下了毒!”

“害人不浅,现在落到这般田地也是活该。Δ┡.ㄟM”

一句接一句,似是之前都排演好的,说不出话的宁麻就只负责嘲笑。

“害你?”

污朵脸色涨得紫,大声道,“你讲点良心好不好!因为你修炼多年却不能化形,少宫主才特意把从修仙界得到的珍稀丹药送给你,你吃了丹药以后化了形,不感激少宫主,还诬赖少宫主,你……”

“分明是你送来的丹药有问题!”

“少辩解了,如果不是有毒的丹药,你们也不会送来,哪有人会把这样珍贵的丹药送给别人,绝对是有问题!”

“是啊,真是害人啊,害得现在少宫主口齿不伶俐,都是你们的错。”

污朵越听越气,还待再说,却被旋郧拉住。

“行了,过去的事情不要说了。”

旋郧摇了摇头,淡然道,“宁麻,你让开些,我要回去了。”

“我偏…偏不让开,你能怎…怎样?”<>dudu1();

宁麻不但没让开,反而更前了几步,叉腰挡在旋郧身前,几乎碰到身体。

边上的一群人也一起上前,围成了一个圈子将旋郧两人完全包围起来。

“走,走到哪里去?”

“要走也可以,先跟我们走,把事情说清楚,然后出宫,不要再待在这里碍事,破坏我们和流云宫的关系。”

“听说他离开流云宫的时候,带了不少宝物……”

而周围的围观海族越来越多,不住指指点点。

“宁麻又在欺负别人了么?”

“那个不是我们辉月宫的,而是流云宫的旋郧,听说旋郧得罪了流云宫宫主,被旋安宫主追杀逃到这里了,现在他不能出去,出去就要死。”

“哈,正好闹,落难的王族还不如我们呢,哈哈。”

“这家伙前几天找了几个人类修仙者来这里,被骂也是活该。”

“还有,我听说旋郧到哪都会带来灾祸,经过的几个小城都被旋安血洗了,虽然辉月宫不怕,但旋安那个……还是趁早把他赶出去的好。”

听着众人的议论,污朵脸上几乎滴出血来,自己的主人受辱,没有什么比这更难受了,但他也什么都做不了,动手是不可能的,那就违反了辉月宫的规矩,立刻会被赶出去,何况也打不过,对面的那群海族里面,可是有好几个六阶的。

旋郧依旧面色淡然,只心中很有些郁郁,眼下这种情况,确实难办。

对面的宁麻蛮横无理,而自己动不得手,也动不了口,等到的海族围得更多些,事情再闹大点,就有辉月宫的守卫官吏出来收场,结果就是,辉月宫宫主会以违反宫规的理由,现在就把他赶出去。<>dudu2();

边上的人越来越多了,或许是在有人到处传扬,推波助澜。

“这旋郧,都被追杀到辉月宫了还不老实待着,天天到处跑,想要找我们辉月宫的人帮他对付流云宫,简直痴心妄想。”

“就是,完全是故意破坏两宫的关系,宫主收留他已经够好了,他却还要作怪,依我点赶出去才好。”

“难得宁麻做了件大好事啊!”

人群中,有几个熟人远远嘴角带着一抹冷笑。

“旋郧的情况有些不妙啊。”

“宁麻这一手不错,树了自己的威风,让宫民改变还使两个宫主都高兴,简直一箭四雕。”

“嗯,旋安不说,巴不得旋郧出事,而宁宫主的确也希望早点把旋郧这个麻烦赶出去,只是碍于情面,不好自己出面,倒是宁麻先出来了,帮宫主解决了这个麻烦。”

宁忝微微点头,“有点意思,一向没脑子的宁六弟居然知道这样做,也不知道是哪个撺掇的。”

边上的周云杉低声道,“少主,我们要不要出去?”

周雾凇疑道,“是帮宁麻加一把火,还是帮旋郧平息呢?”

“此事和我们没关系。”

宁忝微微摇头,“旋郧怕是在劫难逃,将来不足虑,不用帮他,而宁麻也不用管,注定不能成事的东西,倒是他背后的人要找一找,不能让他去帮其他人了,尤其是三哥。”

两人一起点头,“知道了,少主。”<>dudu3();

宁忝摆了摆手,“走罢,这热闹不宜多别人不好了。”

几人很快离去。

眼见着周围的海族是越来越多,情况也越来越不利,似乎已经有几个辉月宫护卫从不远处走过来了,旋郧知道情况不妙,现在身在屋檐下,惹出事来就难办了,何况周舒的事情还没有办完,没人帮忙,出去就是死路一条。

他猜得出宁麻为何这么做,也料得出事情的起末原委,但也没办法改变。

污朵郧一眼,低声道,“老臣不要这条命了,我闯出去,少主你趁机……”

旋郧摇头,“你动手和我动手没有区别,都是犯事,他们就等着这一刻的。”

“那……”

污朵恨恨的麻一眼,心乱如麻,“怎么办,少主?”

旋郧按了按手,示意他不要激动,低声道,“别想了,现在不会有人来帮我们的,只能静观其变,希望等下被带去见宫主的时候,他能讲点道理。”

污朵长叹口气,“宁宫主几天前见我们就冷冰冰的,直接说好了离开的期限,哪里还会讲理,唉……”

“我们没有足够的能力体现出来,不能确定将来能成为宫主,他不们,就不会帮我们,我也只是希望罢了。”

旋郧淡淡的笑了一下,虽有些苦涩,但还是显得很镇定,这些年没有白磨练,处事不惊已经成习惯了,他小声道,“一会如果护卫来带我走,我会让他们放你离开,你去见周道友,把我们查到的消息告诉他,虽不完整,但也算有用,希望出宫的时候他能来帮忙吧。”

“知道了。”

污朵很是沉重的点了下头,“也只有指望周道友了。”

话音未落,面前挡着的宁麻忽然往后退去,他大张着口,神色很有些惊诧,似是身不由己。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进入下载安装: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