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4章 一样重要

小说: 仙界赢家 作者: 竹衣无尘 更新时间:2017-03-06 12:32:38 字数:2384 阅读进度:1086/1619

虚影越灵动起来,度也越来越快,模糊到几乎了。. M

就像一道无形之风,在战场里不断吹起。

无论是法宝,法诀还是坚强的肉身,都无法抵挡那剑风的侵蚀,剑风轻易的就绕过了面前的重重阻碍,冷静而准确的落在对手身上,让对手失去继续战斗的能力,随即又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剑意高到了一定程度,就像绘画写字,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几乎找不出破绽,艺术品一般。

不过李傲剑还是留了些手的,若是他直接下杀手,这边结束得也不会慢。

“聚拢到一起,退,退回城里去!”

眼见着身边的海族越来越少,宁忝也知道不可能敌过,连忙高喊起来。

护卫们纷纷靠拢过来,簇拥着宁忝往城门内退去。

剑意开始追击,不过追击的度很慢,大势已成,也不必赶尽杀绝。

宁忝飞奔如兔,眼门就在咫尺,心中终于松了口气,正要迈进城门,哪里料得面前倏然涌来一场大力,如浩荡江水,根本无法阻挡,他立时就被击退了几十丈。

他神色张皇,眼中全是惊疑,感觉到了那股力量,却是任何人出手。

“谁,谁……”

正想喊话,身后一道剑意掠过,直接将他身形斩成了两半。

他的思维由此停滞,停滞在一个疑惑的地方,再也没法继续想下去了,“有些熟悉,是炼得很纯熟的近龙之力,到底是谁,不像是宫主啊……”

李傲剑显出身形,神色淡然,只眼中有一些意外。

“居然冲上来送死?”

不过他也不甚在意,死了便死了,也没什么关系。

“哈哈,老李,你可比我慢多了啊!”

朱大山半靠在城门上,面色枯黄,显是痛苦难忍,但嘴却咧得极大,笑得很是开心。

“你那边的怕死,我这边的……”

李傲剑颇显不屑,上的宁忝一眼,不觉微微摇头,“要送死,怎么不早点呢。”

朱大山仰着头,“反正你是输了,哈哈!”

李傲剑轻轻跃起,落在朱大山身前,带着些关切道,“我说,你没事吧?”

朱大山浑身犹如刀绞,只嘴上丝毫也不让,“没事,只是好久没有动手,筋骨有些懒了,多打几场就好了。”

他修炼的伏魔山体,本身就来自禅门中的苦禅一脉,修炼时会承受极大的痛苦,以此来磨练修炼中的意志,而且他得到的传承并不完整,不仅修炼时会受到痛苦,连使用的时候也是一样,而且痛苦还要加倍,每一次使用都是异常煎熬,何况他刚才几乎用到了全力,加上又受了些伤,着实难忍,就算坚强如他,面色也变得枯黄起来。

李傲剑一眼,立时道,“你这法诀有问题。”

朱大山哼了一声,“我知道,厉害就够了。”

李傲剑似有所思,“应该能解决的,离开东海以后我们给你想办法。”

“啰嗦。”

朱大山撇过了头,“还是周吧,他怎么那么慢?”

两人自顾自的说话,边上的旋郧半句也插不进去,只能心中很是羡慕,要是我也能有这样的同伴就好了,也不至于独自一个人被追杀成这样,但也只是想想罢了。

他注视着地上的宁忝尸体,不觉暗自轻叹。

宁忝突然退后,他是里的,完全没有道理,只是他根本没感觉到有谁对宁忝出手,不过他大致能够猜到,多半是源自辉月宫的内部争斗,或许是感觉到宁忝对他还有威胁,又或者想嫁祸给其他人……总之,每隔百年,海底四宫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没一个能逃得过。

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现任宫主胜利,许多少宫主根本不能活到六阶,出头越早,死得越快。

城门正前方,周舒面前,倒下了一大排海族,这让周舒有一点点遗憾。

和辉月宫的宁麻宁忝不同,或许是得到了旋安的死命令,这些海族概不畏死,根本就是用命填也要杀死旋郧,和保护旋郧的每一个人。

面对这种情况,周舒不可能留情。

又造了一些杀孽。

他想过了,选择了帮助旋郧,就会有这样的结果,无论因果如何,他都会承受。

当然他也明白,他在这里杀得海族再多,也不会引起什么大的战争,因为他现在的身份不是人类修仙者,而是旋郧的部属,参与的是流云宫宫主之争,杀的也不是一般的海族,全是流云宫的死士。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参与进来。

海底四宫并不团结,不会互相扶持,他们大都只听从龙宫的调遣,至于其他宫殿的事情,尤其是宫主之争,那没什么可在意的,四宫早就习惯了,非但不会管,反而会趁着别人的内乱来扩大自己的地盘。

这点,就和凡间的国家一样。

值得一说的是,最混乱的别风宫,这一百年来换了十一任宫主,其地盘也是越来越小,被逐月宫占去了大半。

颜色各异的鲜血,充塞了数里内的海域,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

这海域中,还有大约十名流云宫的海族,已经被周舒给吓傻了,不敢出手,但也不敢让开,更不敢逃走,他们知道,逃也是死,可能死得还更惨一些。

周舒踏前一步,那些海族神色剧震,抖似筛糠,只是站在原地,半步也不后退。

周舒摇了摇头,已经没有必要再出手了。

他转身郧,带了些愠怒,传音道,“旋郧,你还在等什么?”

这些海族已经没有了斗志,基本也都被打服了,因为那些不服的都已经死了,此时,正是极佳的收人机会。

旋郧恍然而悟,立时点头,大步跑了过来,站在周舒身旁。

他很是惋惜的些海族,“诸位,事到如今,你们还要为旋安白白浪费生命么?”

一名海族叹了口气,但仍是很固执的道,“旋安是宫主,而我们从一生下来就属于流云宫,必须遵从他的命令,哪怕……唉。”

“以后他就不是了。”

旋郧神色凛然,很是坚定的道,“我旋郧一定会是流云宫主,你们现在跟随我,将来一定会有更好的前途,而且我可以保证,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让你们去送死,会把你们的命我的命一样重要。”

众海族纷纷怔住,陷入沉思。

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进入下载安装: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