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苍竹寒11

小说: 小城女律师 作者: 莫惜春衣 更新时间:2019-10-09 18:26:55 字数:2594 阅读进度:612/620

当时如果不是范智一对女儿不闻不问,他和她家人又和小三公开露面,苍竹寒虽然心寒,但也不会想到离婚这一步。

叶春雨的性子说起来和她差不多,除非她女儿愿意回到她身边,不然她还是得受那对奇葩母子的剥削。

“我用了半生时间才明白,婚姻和爱情,不是可以凭借前人的经验可以解决的,自己不经历头破血流,甚至没了性命,根本不知道,前行无路,不信你想想,几千年来,多少的法律条款废止消亡,唯独离婚法,一直存在着,无论哪个朝代,变化皆不大。”

离婚其实很简单,离不离,不离,就啥事都没了,离的话,财产怎么分,孩子由谁抚养,就这两件事。

可惜到了那时候,往往一方要离一方不离,偏偏大多数的时候,不离婚的,都是那个弱者。

一个在婚姻中处于弱势的一方,要在离婚这场官司取得胜利,概率很小,很艰难。

到最后,往往是失败者痛哭自己付出多少,胜利者带着财产和备胎走向新的人生。

苍竹寒的话不无道理,黄一曦也同意她的看法,却不知道,叶春雨的事情很快有了转机。

“竹寒姐,我很好奇一件事,离婚后你为什么不再婚呢?”

即使没听吴青意说苍竹寒年轻的时候有多美,就凭她现在的长相,黄一曦也能想像出苍竹寒的风姿。

有些女人年轻时漂亮,很快被岁月侵蚀成斑驳的历史书页。

有些女人年轻时一般,但在岁月的优待下慢慢优雅雍容,如同褪去石头外衣的翡翠。

只有极少数的女人,不管处于什么样的环境下,都能活成一根翠竹。

而苍竹寒无愧于她的名字,哪怕年过半百,仍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再婚吗?不是没想过,但是很难……很难……”

“怎么会?我不相信没有男人喜欢竹寒姐。”

“是有人喜欢,只不过你要知道,再婚时,绝大多数的原因不是因为爱情,而且绝大多数的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首先考虑的也不是爱情。”

多年的单身生活中,苍竹寒并非没有碰到示爱的男人,但是,国内是一个物化的社会,和苍竹寒同等优秀的男人,他们会把目光投向未婚的年轻的漂亮女子,而不是选择履历上已经有了一段婚史的苍竹寒。

而不优秀的男人,苍竹寒又没有那种耐心去等待和培养,她生活很忙,赚钱买房,养孩子,学法律,已经占据了她大部份的时间。

而且,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苍竹寒害怕,她再培养出来的,会是第二个范智一。

黄一曦干笑,“也是,不过竹寒姐,你现在也很成功,不用靠任何男人,就象某女说了,姐不用嫁入豪门,姐自己就是豪门。”

苍竹寒哈哈大笑,“你多久没看时事新闻了,没看到那个女大佬的下场?”

曾何几时,苍竹寒也和现在的黄一曦一样天真。

她以为她努力的话,可以站在渣男身上笑。

可是现实很快给了她一巴掌。

她不是天才,也没有过人的能力。

何况,这个社会不是打游戏过通关,不是单打独斗就能成功的。

要办成功一件事,要经历很多手续。

所有的关卡中,男的掌权者要的只有两样。

要么钱,要么色。

女的则复杂一点,除了钱,还有嫉妒。

没有人可以对抗这种潜规则。

一个女人要成功,要么黑化,要么同化。

要么活得象董小姐一样,浑身钢盔,要么只能靠着这个男人或那个男人说两句漂亮话。

“我不象你,有一个商洛宇在你前面顶着,可以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

苍竹寒羡慕地看着黄一曦。

之所以到现在,黄一曦的名额还没被顶替,她以为是她的优秀引起重视。

不错,她是优秀,但并非无可替代。

只不过有商洛宇顶着。

“照竹寒姐这么说,我就这么一无是处?”

黄一曦知道苍竹寒说的是实情,但还有一些不服气。

“非也非也,这是一个文明的社会,哪怕私底下再不堪,但还有一层布隔着,而在这层布的保护下,我能养活自己和女儿,而你,只要不贪心,也能过着以前的生活。”

以前的生活?

“是呀,当个小律师,大多数的情况下温饱,偶尔天降一笔小财,遇到张媚则躲,换个律师所再遇到李媚…….”

苍竹寒没有说得很难听,但是聪明人都明白她的话意。

文明社会里,只要认清自己位置,肯干活,活下来不难。

至于更高的追求,除了能力,还得有其他的能力。

“你知道吗?我挺嫉妒你的,对,不是羡慕,是嫉妒,你在商洛宇离开的时候能沉淀下来,好好读书,没有去依靠另一个男人,而商洛宇,在那样的环境下,也能坚持下来,回来找你。”

黄一曦和商洛宇分开的时候,是黄一曦最好的年纪,那时她的身边不是没有优秀的男生,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那里受到情伤,不聪明的女人往往选择再委身另一个男人,而黄一曦在该学习的时候选择学习,在商洛宇回来时又能原谅他。

而现在,在商洛宇的羽翼下,黄一曦有了往上飞的空间。

所以她现在身边有了他,只不过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一如既往的幸运,躲过老天的戏弄。

就算是深情转为凉薄,那时的黄一曦应该也有了自保的能力,不在她这一层次。

苍竹寒在离婚后也奋斗过,可惜她那时有了孩子,年纪又大,又不肯弯腰侍权贵…….

“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现在心情好一点了吗?”

黄一曦对上苍竹寒了然的目光。

莫非她知道自己的检查结果?

据说觉得自己不幸的时候听到别人比自己更惨,心情会好一点。

难怪苍竹寒说完房念萍的悲剧,又说起她自己的事。

莫非是在开导自己?

好象有点用,自己心情好象好一点,没那么难过了。

“竹寒姐,你是不是知道我的病?”黄一曦试探地问。

她知道检查结果后,没有想过对妈妈说起这件事,甚至也没有想过对商洛宇说起这件事,在她没有做出针对此事的决定时,她没有告知任何一个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