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摘牌

小说: 仙门种田手册 作者: 放歌中子星 更新时间:2020-10-18 03:22:16 字数:2870 阅读进度:70/72

很不巧,请假的这天,宗门的飞舟业务刚好整顿停业。

这让好不容易有次机会充大头的陆渊很生气。

没钱的时候坐不起,有钱了你搞整顿。

反正就是不想让我拉风一回呗!

三等飞舟的座儿,坐上一回也得十颗一品灵石,以往来这探听价格时自然是坐不起的。

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陆大资本家刚卖了产出,得了笔小财,已然不将这点小钱放在眼里,不再是当年坐不起飞舟的困顿植耕!

富贵不乘舟,如锦衣夜行!

揣着灵石,心中有底的陆渊顿觉索然无味。

如果不能装比,那这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欸!这位同门请止步,可是要去四喜坊市?载我一程呗...不不不,哪能白嫖?我陆某岂是行这等事的人?照三等飞舟的价格给!”

陆渊在外门拽住一辆马车的后厢,就要死皮赖脸的跟着。

马车颠簸,远不如坐飞舟来的平稳舒畅,短时间不会觉得有什么,但距离一长,就难受了。

除了四喜坊市,其它的修士聚集地距离外门极远,乘马车的体验极差。

所以这辆马车,极有可能和自己顺路。

陆渊的飞靴到现在还只停留在图纸上,还准备等成品图出来,让景岩老头掌掌眼再动手。

所以遁器是没有的,只能蹭一蹭同门的马车才能过得下去。

“您这话说的,难不成我就是见钱眼开的?无需灵石,赶紧上来吧,我正要去买些东西,正好一道,还能聊聊天,以免无聊。”

声音脆生生的,竟如银铃迎风作响,很叫人舒畅。

原来是位女同门来着。

前面两匹青瓒马没跑起来,被赶车的指挥停下了。

马车还没停稳,便有一个小脑袋从马车前帘左侧伸出来,水汪汪的眼睛瞪大了往后瞧,似乎是想招呼这位搭顺风车的同门上来。

可瞥见了陆渊的模样,她便张圆了小嘴儿。

两手都指着陆渊,似乎很是欣喜与震惊,后来大概是觉得用食指对人不太礼貌,便攥成小拳头,握紧了,不住比划。

很有些可爱。

“陆师兄!”

她终于惊喜地叫出声来。

即使隔了两月,陆渊的热度还没降下来,毕竟他大比时的战绩,属实离谱。

直到现在,外门间对他这位曾经的植耕,仍是津津乐道,各种话题长盛不衰。

看样子还能讲好些年。

指不定有没进内门回老家的,在垂暮之时还能抱着孙子吹上一波:我当年可是和那位陆渊一届的,还借过他几十勾呢。

从称呼推断,这位不知名姓的同门,应当也是外门弟子,并且家底殷实,不是一般人。

因为单这两匹拉车的马,就已经是油水最足的狩妖队精英都买不起的好货色。

跟当年的桐舒一个样。

目光略微朝下移了移,果然一样。

陆渊打量这位师妹,看着看着,却觉得有点熟悉。

欸?这很眼熟啊,好像在哪见过。

正在想着是不是在哪见到过这位师妹,那小姑娘却从车上跳了下来,动作灵巧轻盈,欢快得像飞翔的百灵鸟,

“陆师兄,我叫桐青,是桐舒的妹妹,早听过你的大名,很是敬仰。”

“别的不说,座位管够,陆师兄快上车!”

就这样,陆渊被拉上车,平稳的到了坊市,还和小姑娘聊了一路。

修真家族以血缘关系为纽带,但限于许多人天资并不是很适合修行等原因,往往规模较小,上限也不高。

所以资质差些的,便留在家族里延续血脉,资质好些的便送进名声不错的宗门,以作家族的后盾。

桐舒桐青姐妹,就是后者。

因此入宗前便有修为,也知礼。

“陆师兄想必也有事做,便不留师兄了,待会师兄忙完了事情,若无回去的法子,在附近歇息片刻,等我就是。”

回去是肯定能回去的,筑基已经迈进真正道途,又有练气期攒下的好体魄,跑回去也不是不行。

就是累。

陆渊道了谢,从袖里摸出几张符,递了过去:“你载我一程,又是好友的妹妹,这就当是见面礼,可别推辞。”

见他认真,小姑娘也不矫情,收下了,然后使劲挥着小手,跟陆渊道别。

这几张符是陆渊画的最好的几张二品符箓,用来防身很不错。

他身上从来没有什么适合女生的小玩意,只能硬着头皮,拿符箓当见面礼。

接下来陆渊先去了青衣店主那里,卖掉符箓,再敲定将陆渊符箓推荐至总店的结果。

又是笔不小的进项。

其后才是去灵植协会。

早在响窍小境界,前来摘早春玉牌的时候,陆渊便觉得自己也能试试暮春玉牌,可惜当时没到筑基,不符合要求才作罢。

如今已经过去了五个月,自然不能只摘一块玉牌。

灵植夫摘牌,考较的是阅历,照顾灵植的方法,以及遇上病害等的应对等等,包揽各层次的知识和实际能力检验。

能摘牌的灵植夫,必定是能照顾好对应等阶灵植的。

“这是您的玉牌,请收好。恭喜您,从今往后,您就是持有盛夏玉牌的灵植夫了。”

灵植协会的小姐姐很有礼貌,在陆渊通过测试以后,还道了喜。

夏级玉牌也分两种,分别是初夏玉牌与盛夏玉牌,对应现下市场上能以灵田大批栽培的二品灵植。

陆渊其实还想往下试试,因为越高等的灵植夫等阶,在灵植协会买商货就能享受更大力度的折扣。

但规定不允许了,许多较高品阶的灵植,是有可能对修为不到位的修者产生伤害的,所以灵植夫摘牌的过程,对修为也作了限制。

陆渊站在柜台前,目光游移,想在小姐姐后方的种子货柜中找到辰日火树的名字。

灵植协会的种子货柜分成许多格,每格都做成抽屉结构,轻轻一拉就能打开。

上面贴着标签,标明名称,种类等信息。

灵植协会的家底果然殷实,这儿的货柜密密麻麻挨在一起,乍一看根本数不清有多少个,只层层叠叠地压在一起,堆得广远且高。

像是前世电视剧里看到的老药房的药柜。

陆渊飞速扫着各类灵植的名目,他找了这种灵植好久,都没消息,这儿若是还找不到,就只能去往辰日火树在炎焱(yan)界的原产地。

但还真的没找到。

“谢谢,这里有辰日火树的种子或是植株吗?我想买一些。”

但作为灵植协会接待人员的小姐姐却露出抱歉的神情:“您要是在一刻前来,也是有的,可现在已经被人买走了。”

“唉。”陆渊叹了口气,真就时不我待呗,“那协会里啥时候还有,您说个大概日子就成,我到时候来早点。”

“这位先生,恕我不知。您要的辰日火树树种,呈深红,表面炽热,保存起来麻烦,而且有效期并不长,平时需求极少,所以备的本就不多。

刚刚被人买走的那颗已经是协会中的最后一份,如今炎焱界又出了些事端,短时间内难以再购,所以我无法给您准确的日期。”

她说的是实话,陆渊也在典籍中见到过这些介绍。

没戏了,这咋整,要不问问大姥能不能用别的灵植替代?

陆渊没精打采的出了灵植协会大门,却听不远处一阵嘈杂。

“这颗辰日火树的种子,乃是小老儿为陆庄主所购!岂能交给你们这些人!”

嗯?

陆渊来劲了,支起了耳朵,朝嘈杂发生的地方看去。

那里已经站了好些人。

一位浑身无炁与真元波动的老人紧握只深青色昂贵玉盒,面目涨得通红,大声斥退站在对面的几个花臂壮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