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刘旭的恶作剧

小说: 旭乱三国 作者: 刀笔一痕 更新时间:2019-10-21 00:34:40 字数:2961 阅读进度:424/458

承明殿内,刑部尚书王邑正在向天子刘旭汇报陈家庄争夺水源致死村民一案。

“…,此案,一共有十七位村民致死,二十一人受伤。陈氏的庄丁也有两人致死,九人受伤。组织村民与陈家争抢水源的领头人名叫吕创,此人以前是一位游侠,在村民之中颇有威望。只是,这个吕创在事发当晚死于家中,很显然是被人谋杀。”

刘旭手里握着竹简,皱着眉头问王邑:“王卿,这案件中涉及的重要人物吕创究竟是被何人所杀?”

王邑:“陛下,当地的村民都说吕创是被陈湛派人ànshā。不过,陈湛对此矢口否认。”

刘旭:“难道你们没有找到杀害吕创的凶手?”

王邑一脸愧疚地道:“陛下,据臣亲赴吕创家中堪查,案发现场并没有打斗过的痕迹,吕创应该是被与他相熟的人所杀害。吕创原本就是一位游侠,平时结交的人都是江湖游侠,行踪飘忽不定。所以,很难找到杀害他的凶手。”

刘旭:“王卿,刑部认为本案的涉案之人该如何定罪?”

王邑:“陛下,按律应该对陈家那个下令打杀村民的管事陈水处以死罪,陈湛身为家主,有纵容家仆之责,念其事前并不知情,可处以罚金代罪。”

刘旭沉吟了片刻,才道:“此事影响特别的恶劣,陈湛不可轻饶,否则就起不到震慑的效果,陈湛必须要严加惩处,可判其流放,以敬效尤。”

“诺。”王邑嘴里答应,心里却暗自吃惊,他原以为天子会念在陈群的情面上放过陈湛,没想到天子却是要对其严惩。

等王邑退出去之后,刘旭将手里的竹简扔在地上,愤怒地骂了一句:“真是该死!”

萧让在一旁也是听得暗自心惊,陈群大人那么受宠,谁知他的家人一旦牵涉到欺压百姓,陛下就一点情面都不讲,这可真是天威难测啊!

这时,一名小内侍从殿外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竹简,胆战心惊地施礼道:“启禀陛下,鲜于将军在殿外求见。”

刘旭:“宣他进来。”

“诺。”

萧让俯身捡起地上的竹简,卷起来放在桌案上,道:“陛下息怒,保重身体要紧。”

少顷,鲜于亮迈步走进来,施礼道:“臣鲜于亮拜见陛下。”

刘旭压抑住心头的怒火,开口道:“起来回话。”

“谢陛下。”

刘旭:“朕让你调查的事情,你调查得如何了?”

鲜于亮:“陛下,据臣查知,向刑部衙门保案的村民名叫王顺,他是受一个名叫吕创的人指派,前去刑部衙门报案的。据王顺交待,他曾经向吕创提出,可以去颍川府报案,可吕创不同意,执意让他前往刑部报案。”

刘旭:“又是吕创!他一个江湖游侠,为何要参与到此事之中?”

鲜于亮:“陛下,据臣手下的人调查,有人看到这个吕创在事前曾与刑部主事李尧私下里见过面。”

“李尧?”刘旭嘴里默默地念叨,这个名字他好像是听说过,挺耳熟的。

“陛下,这个李尧是吏部尚书赵大rénqī弟,臣想要派人抓捕李尧进行审问。”

刘旭摆手道:“不必了,他即然身为刑部主事,必然是精通律法,如果是他所为,你即使抓住他也问不出来什么。”

鲜于亮心里不服气地想:“只要让我抓住他,还怕翘不开他的嘴,看来陛下是不愿让此案牵连到尚书令赵大人。”

刘旭:“此事就查到这里吧,不必再查下去了。”

“诺。”

三日之后,刑部审结了争水致死人命案,陈家的管事陈水被判死罪,家主陈湛被判流放居庸关。

就在大家以为此事已经完结之时,天子突然下诏,迁吏部左侍郎陈群为雍州刺史。

满朝的文武闻讯后全都惊呆了,谁都知道陈群是天子的心腹重臣,就为了几十个村民的性命,天子竟然不念旧情,将陈群这个心腹重臣贬到雍州那个破败的地方。

自从之后,文武百官全都明白了,他们的家人再想要横行乡里,欺压百姓,那就是自寻死路。

许都城外,糜竺、陈登、诸葛亮、赵云等人一起来为陈群送行。

糜竺手持酒盅,对陈群道:“长文,你此去不必恢心,待陛下心里的气消了之后,我等定在陛下面前为你求情,将你早日调回许都。”

陈群手举酒盅,朝糜竺致谢,然后举盅一饮而尽。

陈群豪爽地道:“雍州百废待兴,正是大显身手的地方,陛下派我去治理雍州,此乃正合我的心意。”

诸葛亮闻言笑道:“长文兄果然是性情豁达,陛下派你去雍州,未必就是贬谪,依我看来,陛下更多的还是想要历练长文兄。”

陈群笑道:“多谢孔明贤弟的鼓励。”

陈群说完,又与诸葛亮对饮了一盅,其余诸人也一一地上前与陈群饮酒道别。

最终,陈群翻身上马,冲众人拱手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各位都请回吧。”

陈群说完,打马扬鞭追上前面妻子乘坐的马车,缓缓地离去。

马车的窗帘从里面被人挑开,荀氏探出头来,幽幽地叹气道:“夫君,往日里咱们府上的宾客络逸不绝,车水马龙。今日夫君你贬官远行,却只有七、八个人前来送行,真是人心不古,世态炎凉。”

陈群笑道:“人生有一知己足矣,何况我还有七、八位知已,该知足了。”

荀氏白了丈夫一眼,娇嗔道:“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夫君还有说笑的心思。”

陈群:“不说笑,难道你让我愁眉苦脸地去雍州上任去吗?”

荀氏叹气道:“妾身就是想不通,陛下明知夫君你是被人陷害的,可为何还要将你贬官?”

陈群:“因为陛下想要借助此事来震慑百官,如果连我牵涉到这件事里,都要被严厉地惩处,别的官员此后自然会引以为戒,不敢再放纵家人为祸乡里。”

荀氏点点头,随即又叹气道:“可这也太委屈夫君了。”

陈群抬头看着前方道:“陛下胸怀天下,一心想要造福万民,我受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陈群话音未落,就听见身后马蹄声响,有一骑由远及近,飞驰而来。

待到战马在近前停下,陈群翻身下马,惊喜地道:“李将军,多谢你前来送我一程。”

李信跳下战马,牵着马的缰绳走到陈群的面前笑道:“陈大人,是陛下让我代替他来为你送行的。”

“啊!”陈群闻听此言,心里是惊喜交加,堵在他心头的郁闷之气也随即一扫而空。

李信转身从马鞍上取下一个包裹交给陈群道:“陈大人,这是陛下送给你的一件大氅。陛下说了,关中的风沙很大,请大人此去要保重身体,日后,陛下还需要大人多多为国出力。”

陈群接过包裹,激动得热泪盈眶地道:“陛下的恩情,臣无以为报,此去必当全力以赴,为陛下治理好雍州。”

李信点点头,又凑近陈群的耳边小声地道:“陈大人,末将得知一个nèimù的消息,刑部主事李尧即将迁为北地太守,在大人的手下做事。”

李信说完,冲一脸惊愕之色的陈群嘿嘿一笑,随后翻身上马,冲陈群一拱手,打马离去。

“哈哈哈…,”等李信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陈群突然仰起头,放肆地开怀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