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往事如烟

小说: 寻陵计 作者: 六毛四 更新时间:2019-10-09 13:11:24 字数:3533 阅读进度:221/228

往事如烟又如梦

是人是鬼心成魔

鬼门宋小心翼翼的摸索着那个青铜面具,过了一会他才缓缓的说道:“第一个条件就是,她要我兄弟此生不可在开口与人说话。”

“什么?一辈子不许和别人说话?”李素娜诧异道。

“是的!一辈子不可以和别人说话。”鬼门宋说道。

“他……他……”李素娜本来还想问“他答应了吗?”可是话到嘴边,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完全就是废话,便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改口道:“他真的做到了。还有两个条件是什么?”

“第二个条件就是必须把我从里面带出来的唯一冥器给她。”鬼门宋抚摩着那个面具说道。

“这个面具就是你从那墓里面带出来的?”刘军校问道。

“没错!”鬼门宋点头说道。

“怪不得那帮家伙会让我拿着这个来找你们。那最后一个条件是什么?”刘军校追问道。

“最后一个就是让我在这里等着你们来,然后将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鬼门宋一字一句的说道。

“所以,你才会让张成勇叫我们回来?”刘军校问道。

“没错!”鬼门宋点头道。

谜团很多时候就像是一团乱麻,有时候只要你找到了其中的一根线头,很多事情便开始一点点的被屡清楚,很多看似不合理的事情也开始逐渐露出了原来的样子。

可是,有些人能很快找到其中的线头,但有些人却始终处在谜团之中。

那些谜团就像一团浓浓的雾气一般始终缠绕在他们的周围久久不能散去,而身处谜团中心的人就像是溺水的人一样,无法呼吸,无法自拔,甚至渐渐感觉到绝望。

小刘现在就有这种感觉,无数件屡不清楚的事儿,压的他几乎透不过气。

老吴和冷老三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他们在给谁卖命?

那个黑袍的家伙又是谁?

这次让他们来这里的是老周,难道老周也有问题?

之前他们见过的那个女人又是谁?

那个什么圣殿骑士又是什么组织?

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小刘闭着眼睛脑子里飞快的思索着这一切,可他越想越乱,越想越找不到一丝线索。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甚至不知道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可是,他等的又是什么?

是等一切事情自己水落石出?

还是等着死亡的来临?

他不知道。

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有一个人正一点点的朝他走来。

他没有动,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平稳,让自己看起来就像是仍在昏迷的状态当中。

他不知道是谁朝自己走过来了,那个人的脚步很轻,他听不出来是谁,可是他知道,也感觉的到,来的这个人身上充满了杀气,一股如刀一般锋利的杀气。

“对不起了,兄弟!”一个声音冷冷的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

说话的是冷老三,他的声音冷,可他手里的短刀更冷,他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手里的短刀一挥,直砍小刘的双腿。

而就在短刀砍中小刘双腿的那一刹那,小刘猛的十足全身的力气,一个就地十八滚,向外滚了出去。

那一刀贴着他的大腿外侧划过,带起了一道血花。

这一刀虽然不致命,但还是在小刘腿上开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口子,鲜血霎时间染红了小刘的裤子。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小刘翻身想站起来,可是腿一软险些摔倒。

小刘挣扎着站起来,大喊道:“难道七妹他们……”

“你想的没错,七妹,书生,探长,还有那几个家伙都是我和老吴干的。”冷老三盯着小刘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小刘撕心裂肺的喊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没听过吗?跟着老周干我一辈子也都只是一个盗墓贼,我不想只做一个贼,我不想,我不想!”冷老三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喊出来的。

也就在他最后三个字出口之后,他的人已经冲了过来,而此时的他全然没有了之前行动不便的劲头。

冷老三刀法一直自成一派,他反握着刀,将刀背紧紧的贴着手臂外侧,每出一刀都会画一个诡异的弧线。

几个罩面下来,小刘的身上依然多了四五道伤口,鲜血一瞬间几乎将他染成了红人。

小刘手无寸铁,一时间攻也不是,守也守不住,只能连连倒退,渐渐的他竟然退到了第一根石柱的下面。

冷老三见状心中冷笑,左手一晃,右手婉了一个刀花,调转刀尖直刺小刘的左侧小腹。

小刘大惊,可在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他把眼一闭只能等死。

可就在刀尖眼看要扎在他小腹上的时候,突然传来的“当”的一声,接着,就是“啪嗒”一声,冷老三手中那柄短刀竟然不知道为何掉在了地上。

“谁?”冷老三惊诧的朝一旁大声道。

“不用那么惊讶,我只是一个老家伙而已。”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黑暗里传了出来。

“你究竟是谁?有本事出来,别再哪儿装神弄鬼。”冷老三大骂道。

“我可没有装神弄鬼,我老人家只是不想你们要了他们两个人的命罢了。”那个苍老的声音缓缓说道。“喂,我说那个小子我劝你最好别动,最好也别打歪脑筋……”

那个声音说话的语速很慢,可是每一个字就好像是一把利刃一般,将准备从侧面偷袭的吴凡像一根钉子一样钉在了地上。

而将他钉在原地的,除了那个人之外,还有从不远处黑暗里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一条大黄狗。

二郎。

这条呲着牙,口中不时发出呜呜声的大黄狗正是赵老爹的二郎。

既然二郎来了,那哪个苍老的声音就一定是赵老爹。

果然,在二郎的身后缓步走进来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他上半身几乎赤裸,左心扣处有一个很明显的枪伤,头上带着一顶破烂的草帽,左手拿着一个白色的碗,右手拿着超大号的烟袋。

“赵……赵老爹?”吴凡看见赵老爹之后惊诧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是一味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守了二十几年,就是为了等你们。”赵老爹看着冷老三和吴凡冷冷的说道。

“等……等我们?”吴凡诧异的说道。

“二十年前,这木吉村地下的九婴龙冢第一次被人发现,那时候我和我师傅被几个英国人探险家收买,给他们带路,我们一行九人进入这里,一路上我们见到了无数的奇珍异宝,无数的黄金美玉,无数的奇幻景象,可那三个白老鬼却丝毫不感兴趣,他们只是一心想进入龙冢,从里面带出……”赵老爹咬着牙说道:“带出那块托斯圆盘。”

“你最后把他们都杀了?”吴凡颤颤巍巍的问道。

赵老爹摇了摇头,叹道:“我没有杀了他们,反倒是他们差点杀了我。进入龙冢之外,他们突然对我们动手,我师傅还有其他的人都死在了里面,好在我的心脏天生异于常人,长在了右边,这才幸免于难。等我醒来的时候,龙冢里面已经没有一个活人,白老鬼里面也死了两个人,估计是后来分赃不均内讧导致的吧!而可笑的是,那块托斯圆盘却还是好好的放在哪里,一动没动。”

赵老爹说道这里的时候,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造物弄人啊!造物弄人!所以自打那时候开始我便守在这里,我知道你们不会就此放弃这托斯圆盘的,你们一定会回来拿的,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一等就是二十几年。”

“可是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吴凡大声的问道:“我们又不认识那些白老鬼,我们又不是杀你师傅的人!”

“谁说和你们没有关系?”赵老爹敲了敲大烟袋说道:“刚才和你们两个人说话的人就是当年活下来的白老鬼,这个你们怎么解释呢?”

“这……这……”吴凡瞪着大眼睛支支吾吾的说道。

“孩子不用紧张,我跟你们说这些事儿不是想要你们的命,我是打算跟你们两个人做笔交易。”赵老爹蹲下来摸了摸二郎的头。

“交易?什么交易?”冷老三冷冷的说道。

“我想用你们的命,换他们两个人的命,你们觉得怎么样?”赵老爹微笑着说道。他的嘴上虽然在笑,可是眼睛里却一丝笑意都没有,甚至还带有丝丝的杀意。

“一命换一命,公道!”冷老三淡淡的说道。

“自然是公道。”赵老爹点头说道:“那我们是成交了?”

“自然是成交,用自己的命换两个不相干人的命,自然是核算的。”冷老三这话说的很慢,特别是说到不相干三个字的时候,他说的更慢。

而这三个字果然刺激到了一旁的小刘,他猛的冲了过去,一把揪住了冷老三衣领,大声的说道:“什么不相干的人?谁是不相干的人?我们七兄弟一直情同手足,怎么好好的变成了不相干的人?三哥,你到底怎么了?老吴,你到底怎么了?”

小刘歇斯底里的大喊着,可是,在场的几个人却没有一个将他的话听在自己耳朵里,他们都在想着自己的事儿,想着自己心里的那本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