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当年真相

小说: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作者: 千酒 更新时间:2019-08-13 13:53:04 字数:2169 阅读进度:1044/1067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当年真相

萧辰云之前已经知晓离恨天正是潜藏在长生宫中的幕后黑手,几乎这里所有的事都是她一手操纵。

虽然一个人能活上百年这个认知让他十分惊讶,但说实话来到长生宫让他惊讶的事情可不单单只有这一件,他惊着惊着也就习惯了。

不过,除此之外,他倒是真的不明白念雪的话中的工具之意。

“什么叫做工具?事关七画的安危,还请念雪先生明示!”

念雪领着萧辰云已经走到了寒潭边上,只见那山丘之下一处微微凹进去的崖壁之下静静地卧着一潭泉水。那泉水周围笼着一圈薄雾,只单单瞧一眼便让人觉得严寒无比。

念雪自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再没有隐瞒的必要了,这才轻叹一口气缓缓地对萧辰云道出了实情。

“事情的起因,是在蓝雪鸢十六岁生辰的那一年……”

众所周知,蓝雪鸢出生之后不久,上一代的明月圣女便因病去世了,蓝雪鸢从小是被蓝宫主一手拉扯大。

可即便有个疼爱自己的父亲,母爱缺失的阴影却也一直笼罩在少年蓝雪鸢的心中。不知是不是受此影响她身份尊贵,可性格却十分孤僻,虽是圣女但身边其实并没有几个相熟的朋友。

后来好不容易蓝宫主从宫外带回了一对孪生兄弟,取名如风与如朔,她不知为何不喜如朔,可却偏偏喜欢同如朔长得一模一样的如风玩。于是,疼爱女儿的蓝宫主便将如风指派到了她的身边,成为了她的侍卫。

他们二人一同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

但在蓝雪鸢十六岁那年,有一次,他们二人相约去长生殿后面的花园游玩。花园之中有迷障,蓝雪鸢不慎迷失在花林之中一时间竟被困在林中走不出来了。

如风其实也不知道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后来他终于在靠近悬崖的地方找到蓝雪鸢,却发现她竟已身中犁萝之毒。

那正是犁萝花开放的时节,他料想蓝雪鸢应当是为了寻找出路才来到悬崖边。她许是不认识那犁萝花,只觉得那花好看所以便不慎沾染了花粉,这才导致了昏迷。

可谁知道,正是因为那次犁萝花发作,竟无意中惊醒了沉睡在蓝雪鸢体内的长生蛊虫。

那时的蓝宫主为了压制住犁萝花的毒,带着蓝雪鸢去寒潭里泡了整整一夜,等到他将人抱回来的时候,蓝雪鸢的毒是解了可却因此受寒而大病一场。

待到她从多日的昏迷中苏醒过来,蓝雪鸢便偷偷告诉他,说她在梦中看到了自己母亲被人残忍取血的画面。

他安慰她那只是她病时的噩梦,蓝雪鸢也含含糊糊地答了,可从那之后她却开始明里暗里开始查探起了当年她母亲明月圣女病逝之事。

他本以为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可查,毕竟所有人都知道蓝宫主与前圣女伉俪情深,又如此疼爱他们的女儿。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以这件事为他们居然真的瞒着所有人的目光,查到了长生宫里最大那一桩秘密。

他们才发现,原来明月圣女真的不是病逝,而是被离恨天与蓝田两个人一起逼死的。

离恨天是个长生不老的女怪物,她以蛊虫的手段控制着长生宫里几乎所有的人。

可长生不老自然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而她维持自己经年不变容貌的手段,便是利用那奇特的长生蛊,摄取他人的生命。

在每代圣女怀孕之后,她会利用冰蝉蛊,慢慢地将圣女的血液换到自己的身体里。

可被换血的圣女在生下孩子之后,蛊虫随着血脉一起转移到新的圣女身上,她们往往活不过几年便会死。

一代一代流传,一位又一位的圣女死在了离恨天的毒手之下,可从出生就被人掌控命运的她们却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灭亡,甚至于她们的孩子也将重复着她们所经历过的命运!

唯一的例外出现在蓝雪鸢的母亲这里,她与当年的蓝宫主是真心相爱。可蓝宫主说是长生宫的宫主,实际上却是个连自己妻子都保护不了的懦夫。在离恨天的威胁之下,他竟也默许了她对明月圣女的迫害。

明月圣女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心中已存死志。可她不愿自己的女儿也成为别人的利用的工具,于是在弥留之际趁着离恨天与蓝田没发现,偷偷留下了一封信,命心腹藏在了圣女殿第四层的香炉之中。

多年之后,蓝雪鸢查寻母亲的死因,最终查到了这份信,她才知晓了这个天大的秘密。

说到这里,念雪的眼中却已写满悲凉。

接下的事情也不用他继续讲述了,萧辰云自己便能猜个大概。

蓝雪鸢定是拿着母亲留下来的信去质问蓝田宫主了,最后与蓝田闹翻,一怒之下自己便逃出了长生宫,从此再无归期。

而萧辰云也曾设想过很多次长生宫圣女之死的内幕,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她们竟然都是离恨天所谓长生不老的牺牲品。

甚至,若非当年蓝雪鸢的离家出走,很有可能官七画也将这样死在离恨天的手中。

他终于明白为何长生宫的人在这十几年里从来不管官七画的死活,现在等她长大了却耍尽各种手段要她回来。想必是他们找不到能够代替官七画的人,只能让官七画回来送死了。

想到这一点,萧辰云便不自觉地攥紧了双拳,对着念雪一字一句地道。

“雪鸢已逝,可七画却还活生生地在我们面前。为了守护她我愿拼尽全力,不知念雪先生可愿助我?”

念雪眼中的悲伤慢慢地被平复,他拿出自己的面具戴在脸上,对着萧辰云点了点头。

“我将她视作亲女,我不助她,谁助!”

他抬起头,望着天边那只余一片殷红的云霞,眼中闪过一抹决绝。

“都这一切的祸首都是离恨天,只要我们能将离恨天杀死,活着取出她身上的母蛊,便能够引出七画身上的子蛊,让她再也不必受人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