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三十六章

小说: 叶少家的奶娃娃 作者: 黎荔 更新时间:2015-03-15 21:39:46 字数:4108 阅读进度:36/73

叶孟觉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当初把叶姿接回家来的那段时间,他还记得清清楚楚,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她安心住下来。如果再让她知道了自己不是叶家的孩子,肯定会更加没有安全感,不管他怎么疼她宠她爱她,她心中始终会有隔阂。

在叶孟觉的心里,叶孟霄是否和他有血缘关系,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即使没有血缘关系,他一样是他敬重的大哥,一样是疼他照顾他的大哥,是他从少年时代就崇拜的偶像。所以,叶姿对他来说,就是他的亲人,是他最亲爱的大哥留下的唯一骨肉。他找到她时的那种庆幸的心情,是什么事情也比不上的。他看着她安心住下来,看着她慢慢会和他撒娇,看着她一天天依赖他,一步步,一天天,每一件事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连那些喜悦的心情都记得格外清晰。

即使是当他发现自己对她有欲望的时候,他都没想过去告诉她这个事实,因为他真的是把她当做自己的亲侄女一般养大,而她也只知道他是亲叔叔。他的私欲只能给她带来伤害,所以,他一再压抑,一再退缩,只是害怕她受到伤害。他叶孟觉什么都不怕,只怕他的宝宝受到伤害。

还好,他的宝宝和他一样,动了别样的心思。即使是以后不可避免受到伤害,那么,至少,他对于她而言,怎么都是最亲的人。

叶心暴露的原因在于叶姿的那次被绑架的事情。可能是因为乔花花闯的祸,陈亚之后又仔细了解了一下案子,厉薇的同学反映,她原本并没有动绑架叶姿的心思,只是想找几个人一起教训一下叶姿,可是在他们尾随叶姿的路上,她接了电话,更是气愤,临时改变了主意。

那个电话,就是叶心打去的。陈亚并没有直接告诉叶孟觉,他私底下找到秦为谦,小心地试探了一番,觉得他没有问题,这才把事情告诉他。

既然叶心有问题,那么王恺的事情上一定也存在猫腻。不过,目前看来,王恺的反应告诉叶孟觉,他当年确实是陷害了叶孟霄。至于为何王恺的老婆要借叶心之手把这个事情捅出来,叶心又是怎么和她有关系的,他们却还没有掌握到。

叶孟觉害怕叶姿被绑架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命了两个保镖暗暗跟着叶姿,并且连司机都换了个从保镖公司精挑的经验丰富的女保镖,叶姿问他时,他害怕小丫头被吓着了,只是推说小李最近家里有事情,回家去了。

他们这边做好了准备,对方却并没有出手。叶心的资料很快也出来了,虽然仍有一些含糊不清的地方,但是大致是可以知道了。她是当年那辆撞了叶孟霄的卡车司机的女儿。那个司机事发后,开车逃走时,慌不择路,冲下了高速路。据说,他的妻子已经去世了,家里只有一个十来岁的女儿。而叶心则在事发之后,因为不愿意被寄养在姑姑家,离家出走了,被一个老太太收养,因为她像老太太隐瞒了身世,所以秦为谦的人调查家世时,并没有发现问题。这次是挖到了一些她去祭拜她父亲的线索,这才和那个司机联系起来。

叶姿下课回家,一推开门,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空气中有一丝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

“蔡阿姨?”叶姿试探地叫道。

这个香味是叶姿最喜欢的,蔡阿姨是知道的,当初她在的时候,经常都会往空气中喷这种香水。

一个中年女人从餐厅里出来,果然就是蔡阿姨。

“蔡阿姨!”叶姿甩了鞋子,扑过去,蔡阿姨看见她也很高兴,连忙接住她,家长里短,聊了一下午。

蔡阿姨是叶孟觉发现刘阿姨的事情之后,特意找回来的,她和叶姿向来亲厚,又是真心疼叶姿的人,想来再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

叶孟觉正心烦意燥,坐立不安,蔡阿姨的电话打来,他这才知道为何自己一天都这样惶惶不安,他抓上衣服,赶紧往家里赶。听蔡阿姨说,中午的时候,李华绢过去一趟,她不知道李华绢和叶姿在楼上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她走了之后,叶姿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

叶孟觉敲了许久的门,只得把备份钥匙拿出来,自己开门进去。

叶姿蜷缩着身子蹲在窗台前,她的头埋在胳膊里,只有个乌黑的小脑袋对着叶孟觉,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是她微微颤抖的双肩,让叶孟觉知道,她在哭。这个情景,使他想起来那年到孤儿院看到她的画面,那时的她也是这样小小的缩成一团坐在角落里,脸埋在胳膊里,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小动物一般,瘦小无助的可怜。他知道,李华绢应该是把事实都告诉她了。

他的心,随着她耸动的肩膀一下一下地疼起来,这是他捧着手心里疼爱的宝贝,哪想到,因为他的原因,却叫她受了委屈。

“宝宝。”他轻声唤着她。

“宝宝。”他靠近她,半跪在在她的面前,他伸手想把她的头抬起来,看着他,却没能如愿,小家伙看起来很脆弱,此时却执拗地不肯抬头。他又不敢用力,生怕弄疼了她,只得一下下摸着她的脑袋,柔声哄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跪得腿都麻了,也不敢起身,只得顺势坐下去,把她整个抱在怀里。

“宝宝,宝宝,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办才好?”他轻声问着,这是无意识地,他疼她爱她,恨不能把心窝子都掏出来给她,却总是会在他不经意间,又伤害到了她。

“宝宝,宝宝,宝宝……”

叶姿从臂弯里把头抬起来,看见叶孟觉眼中的悔恨,她摇摇头,说道:“叔叔,不,不怪你。”

怎么能怪他呢?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把她照顾得这样好,甚至可以说,比其他有父母的孩子都要好些,他明明知道他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仍旧一直这样疼爱她,百般宠着她,怎么能怪他呢?

只是,如果她不是他的侄女,那她算什么呢?

她迷茫又惶然的眼睛看得叶孟觉心里一紧,他甚至觉得下一秒,她就会离开他了。他连忙轻拍她的后背,说道:“宝宝,别这样看着我,宝宝,你不可以这样看着我。我爱你,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侄女,我都爱你。以前,我像对待女儿一样把你养大时,我爱你。现在,你不是我的侄女时,我一样爱你。宝宝,你是我的,不管什么事情都改变不了,你是我的宝宝。”

叶姿仍旧茫然无助地看着他。他把嘴唇凑到她的眼睛那里,她这才闭上眼睛。他一遍遍亲吻她的眼睛,似乎想用自己火热的唇融化她眼中的迷茫。

叶姿的手,摸摸索索钻进他的衣服里。冰冷的手碰到他火热的肌肤,立刻让他浑身打了个寒颤。

他离开她的眼睛,看向她。

怀里的宝宝仍旧闭着眼睛,紧紧抿着嘴,手却在他的身上胡乱抓着,他隔着衣衫,按住她的手,她这才睁开眼睛看向他。

“宝宝。”他强忍着她的小手所点燃起的欲望,压低声音说道,“宝宝,别闹。”

他害怕这个时候,对她做出疼爱的事情,会把事情变得更糟糕,她平时就不喜欢这些,每次都是他连哄带骗地才把她吃了。

“叔叔。”她眼中还含着水汽,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但是她的声音却很坚定,“叔叔。”

她的手挣脱了他,继续往上爬,摸到他胸前的时候,他闷哼了一声,再也忍不住,把她按住,铺天盖地的吻便落了下去。

她娇小的身子在他的怀里,不像平时那样躲闪,反而以一种大义凌然地姿态迎上来。她的双手勾住他的脖子,配合着他的亲吻,她的脚主动缠上他的腰,紧绕着,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的迎合虽然生涩却又是那样致命。

“宝宝……”叶孟觉喘着粗气,从她的嘴巴起,慢慢往下亲,叶姿却仿佛嫌他慢了,伸手急切地去扯他的皮带。她扯了半天,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不由恼怒起来,嘴里嚷嚷着:“脱了,脱了,都脱了。”

叶孟觉看见她急起来了连忙自己把皮带解开。巨大的灼热失去了束缚,傲然地跳出来。叶姿伸出细小的手,握上去,那庞然大物,似乎灼热的可怕。叶姿只一碰,就立刻退了回来。叶孟觉却不让,他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放上去,他对她说:“宝宝,你感受它,感受它对你的爱。”

手里的灼热似乎还在一跳一跳的继续变大,她看着那里,同时感受到手心里生机勃勃的庞大。

“它只对你这样,只对你才这样大,这样热,这样迫不及待,宝宝,它像我一样,只要你,只对你有感觉,宝宝,宝宝。”

“进来!”叶姿扭着身子说道,“叔叔,进来。”

他要把她抱到床上去,她却连连摇头,嘴里只说着:“进来,叔叔,进来。”

叶孟觉在她的面前一直是没有自制力而言,此时她还这样要求,他就更加无法自制,他腰下一挺,便深深地进去了。

叶姿皱着眉头,咬着下唇,却不说话。

叶孟觉知道她这是身体没有打开,干紧得很,遇见他这样的巨大,自然是要痛的。

“乖,乖。”他自是知道她痛,却也停不下来,只是放慢了速度,一边去亲她的嘴唇,用舌头使劲撬开她紧咬着下唇的牙齿。他的舌头灵活地在她的下唇上,一遍又一遍,密密麻麻地轻抚着,似乎是想把那牙齿咬出的痕迹抚平。

他的大手,带着令人安心的热量,覆在她胸前水一样的柔软上,他时而轻揉,时而大拇指绕着顶端的红果转圈。一下下,使她原本因为绷紧而僵硬的身体慢慢软了下来。

她不由生出一丝快慰,鼻子里发出轻哼声。听到她的声音,他便加大了力度,指尖用力,指缝间挤出她白嫩的乳/房。

“叔叔。”她趁着他的嘴唇离开时,气喘吁吁地娇声喊着,她双颊绯红,眼神迷离,嘴唇红肿得娇艳。窗外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使她原本雪白的肌肤更是白得似乎要透明,亮得不真实。

“叔叔。”她看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渴求,她嘟着嘴巴,像回到了小时候,跟他要糖吃的那个小女孩。

“宝宝。”他双手扣住她细弱的腰肢,腰下用力,随她所愿,哪一次她跟他央求时,他不是满足她的?随她所愿。

她胸前的白嫩随着他的大力,不受控制地上下跳跃,看在他的眼里更是刺激。她紧皱着的眉头,半张着的樱唇,都是对他极致的诱惑。

那致命的樱唇中发出的细碎呻/吟声,更是火上浇油,使他越战越勇。

“啊,叔叔,叔叔……”

似乎是受不了他的大力和速度,她被顶得犹如巨浪中的小舟,上上下下地漂浮着,她想攀住他,却怎么也抓不住,她在一个巨大浪头翻过来时,尖叫着扬起了身子。

眼看着她就要瘫软下去,淹没在那片浪花之中了,他却又伸出胳膊,把她从后面搂住,她整个身体软软地瘫在他的怀抱里,任由他依旧火热的索取。

“宝宝,宝宝。”他一边在她体内掀起巨涛,一边嘴上狂乱地叫着,“宝宝,宝宝,我爱你,宝宝,你是我的,宝宝。”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梨子肿么又邪恶了?纯洁滴妹纸要肘开啊,别被梨子带坏了……

哎,梨子越来越恶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