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归家

小说: 医女种田:猎户相公有点坏 作者: 吃猫的鱼 更新时间:2019-06-25 09:04:20 字数:2179 阅读进度:97/458

毕窈看着宗灏因为自己态度改变而猴急的样子,莫名地就想笑。

“宗公子若是有意要告诉毕窈,便一早就会告知,也不会像这般纠缠毕窈。所以,毕窈认为,宗公子并非真心想告诉毕窈,豆豆和阿童的下落。”

“那么,毕窈又何必如了宗公子的意?”毕窈说着,轻轻地凑近了宗灏,一双明亮的眸子,像是夜里的星星。

宗灏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跳漏了一拍。

“娘亲!”豆豆和阿童的声音同时在不远处响起,立刻就让毕窈回了身。

只见豆豆和阿童一起奋力的跑向自己,毕窈接着蹲下身来伸出双臂。

“娘亲,豆豆和童哥哥都要担心死娘亲了。”豆豆和阿童落进毕窈的怀抱,一个劲的赖着毕窈。

“是娘亲不好,让你们担心了。”毕窈搂着两个孩子,她此刻也觉得十分的安心,自己不仅没有身首异处,而且还和两个孩子团聚了。

毕窈和两个孩子沉浸在团聚的欢喜之中,可是宗灏却一直盯着远处畏畏缩缩的石头。

明明隔得很远,石头却感受到了宗灏身上的杀气,仿佛在质问自己:“不是让你把人带好了,怎么带到了这里来?”

石头不意识到这一点还好,一意识到这一点,他就开始陷入了苦闷。

在石头的印象里,豆豆一直是一个非常懂事听话的孩子。尤其是在豆豆来向自己和宗灏求助时,他觉得豆豆分明就是一个小大人。

可他没有想到豆豆和阿童因为担心毕窈而无理取闹时,是那样的让他招架不住。

不管他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哄两个孩子,他们都一直在自己的耳边哭闹,甚至是抱着自己的大腿。

无奈之下,石头才答应豆豆和阿童,带着他们来李府看一看毕窈是什么样的情况。

但是他没有想到就在李府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了宗灏和毕窈在一起,两人的氛围似乎有一点点暧昧。

正当他为自己的主子高兴时,豆豆和阿童甩开他的双手,奔向毕窈并大声叫唤。

“娘亲,可处理好里头的事情?可否回家了?”豆豆看到毕窈旁边站着的宗灏,赶忙从喜悦中回神。他刚刚可是在远处看到他的娘亲差点就要屈服在宗灏的男色下。

松开两个孩子,毕窈也觉得这个时候再不回家,恐怕张氏会担心她们担心的发疯。于是朝着远处的石头喊到:“多谢石管家对豆豆和阿童的照顾,改日毕窈一定当面答谢!”

宗灏的嘴角勾了起来,原来毕窈一直知道是石头在照顾两个孩子。难怪她刚刚突然就不着急了。

毕窈拉着两个孩子的手打算要走,又像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着宗灏说道:“毕窈替两个孩子谢过宗公子。”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反倒是宗灏还得谢过毕小娘子对李小姐的救命之恩。”收起刚刚的那些玩味,宗灏一本正经地说着。

毕窈却不再回应他,带着两个孩子慢慢地没在了拐角。

见一母两儿的身影越来越远,宗灏沉声叫出了一直躲着的石头,并吩咐石头一路互送毕窈和两个孩子回毕家村。

“娘亲,那个大人的府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去那么久都没有回来?”

“娘亲,为什么你会医术?”

“娘亲,等豆豆和童哥哥长大了,就可以保护娘亲,不受别人欺负。”

一路上豆豆和阿童都轮番着问毕窈一些问题,才让夜路走得并不是那么的孤单和害怕。

毕窈没有想到张氏竟然会在毕家村的村口等着自己和孩子们。

“娘,你怎么会在这儿?”

一听到毕窈的声音,眼泪不听话的就跟着下来,几乎是一步跨到毕窈的面前。

“我命苦的窈儿啊,你可是让娘担心死了。”张氏拉着毕窈的手,模糊着泪眼,打量着毕窈的全身上下。

在确认毕窈没有受伤之后,张氏的心才慢慢的放了下来。

原来一早在镇上发生的事情,早已被传遍了毕家村。

有的人说毕赵氏是咎由自取,还连带着害了毕窈。也有的人说是毕窈医术不精,没有救回县令大人的宝贝女儿。

各种各样的版本让张氏听得心惊肉跳,毕窈一直未归,更不见豆豆和阿童这两个孩子。

而从镇上回来的毕蓉一直是哭哭啼啼的,说毕窈不仁不义,不亲不孝,不管她娘的死活,那沈芦也是愁眉莫展,一直唉声叹气。

因此,张氏就知道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可是她在毕家村这么多年对镇上的事情和人物没有太大的了解,而毕德又在醉仙楼工作,没有回家。所以她的信息可谓是非常的闭塞。

她唯有在毕家村的村口一直等着毕窈回来,才能让她悬着的心放下来。

“娘,我没事,你放心吧,我好着呢。不过就是县令大人的千金出以身体上出了一点小毛病,女儿已经为他诊治好,所以您不用担心。”

“奶奶放心,豆豆和童哥哥马上就会长大来保护娘亲,绝不让奶奶和娘亲受到任何伤害。”毕窈身边的豆豆和阿童看到张氏的眼泪,一边上前去安慰她,一边从衣服里掏出方巾给张氏擦眼泪。

正当一家人打算回家时,毕窈发现远处却有人举着火把往自己往这边赶过来。

人未到,声音先到。“毕窈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了?我娘呢?”毕蓉依靠在沈芦的身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语气却十分彪悍。

“你娘回不回来,关窈儿什么事?”张氏红着眼睛质问着毕蓉,她可不想毕窈刚刚在县令大人的府中受尽别人的脸色,现在还要来看毕蓉的脸色。

毕蓉冷哼了一声,离开沈芦,直径走向毕窈:“婶婶说的好听,怎么会不关毕窈的事情?当时那么多的人在场,都看到我娘和毕窈同时被带走,而且我娘哀声低下身份来,求毕窈帮她一把。”

“可毕窈非但不帮我娘,还恶语相向。现在又只有她一个人回来。”毕蓉说到最后,竟然想抬手给毕窈一点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