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分开吧 对彼此都好

小说: 医女种田:猎户相公有点坏 作者: 吃猫的鱼 更新时间:2019-06-25 09:05:58 字数:2158 阅读进度:230/458

况且,若是治不好广呈,让那姚氏知道了,指不定要来闹成什么样子,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于是,毕窈坐到了广呈的床边,打算再劝一劝广呈。

可是,广呈却别过脸去,“窈儿,我所心仪的女子,你应该是最清楚的,事到如今,都是我咎由自取,你也不用放在心上,这都是我自愿的!与你无关!”

韩大夫听了这话,顿时露出了鄙夷广呈的神情,心中暗道,好在毕窈有眼光,选择的是宗灏。

要是换成了眼前的这个人,那真是毕窈的一个人生悲剧啊!

他真真是看不下去广呈一个大好男儿,竟然是因为一个女子变成这样。

“既然如此,我也不浪费我的银针,大家都别浪费彼此的时间。”韩大夫一边说着,一边把还留在广呈身上的银针给取下来。

一副态度坚定,容不得半分劝说的模样,让毕窈觉得,这次韩大夫是动了真格,真心要不给广呈治疗了。

于是毕窈把心一横,用冰冷的声音叫了广呈的名字。

那别过脸去的广呈从来没有听过毕窈用这样的语气同自己说话,随及就把头扭了过来。

“我只同你说这一次,第一你这伤,是因为保护我而受的,我完全有义务将你医治好。第二我和韩大夫都身为医者,最不希望的就是患者比大夫还要最先放弃治疗。”

“最后强调一点,倘若你就这么僵着不治疗,也不是不可以,我会将你送回清水镇,上你们家负荆请罪之后,我和你,便就此别过,生生世世都不要再来往了!”

最后这一句话,落在了广呈的心头上,他不想喝毕窈就此别过,于是立刻就拉住了毕窈的衣袖,“别,我治!”

“韩大夫,麻烦你了!”广呈又转而向韩大夫,请求道。

明明事情可以很柔和的解决的,可到最后偏偏都要用这种强烈的手段才能摆平。

毕窈瞥了一眼广呈,真不知道该说他些什么好。向韩大夫递去一个拜托了的眼神之后,她便离开了房间。

房间外面,宗灏黑着一张脸看着她。

见到这样,毕窈突然感觉身心俱疲,广呈无赖也就罢了,他一个病人就不同他计较什么。

可是宗灏怎么也在这个时候给她添堵?

“好了,我知道是我处理的不好,你也别黑着那张脸,我真的很累了!”

毕窈并没有走到宗灏的跟前像他自己所想象的那样,她会给他一个解释或者交代。而是这样一句嫌弃自己不懂事的评价。

这……究竟是谁做错了?

宗灏冷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刚刚说的那一句累了,是毕窈的肺腑之言,她累的不仅仅有身体,更是心里。

“你同我生什么气?他竟是这般为我受了伤,我理应将他治好不是吗?”

宗灏才走到一半,就听到身后传来毕窈的声音,一下就让他停住了脚步。

下一秒,宗灏便急匆匆的走到了毕窈的跟前。

“是,他是为你受了伤,你应当照顾他。可是你也得顾忌一下我的感受!这些天里,你看过他几次,又看过我几次,你心里有数吗?”

这话一下子就把毕窈问住了。细细想来,除了那一日的缠绵,她在这期间与宗灏相处的时间其实真的并不多。

看毕窈愣在原地不讲话,宗灏的嘴角勾起的冷笑。

“毕窈啊毕窈,从来都是我在追赶你,你从来都不知道,追赶你到底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多大的耐力!”

“难道我就没有追赶过你吗?你有那么大的产业,我才不想让别人都认为我是因为你的家产才会嫁给你,所以我一直都在努力,你没有看到吗?”

“我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一辈子都养着你!”

“可是我不一样,我在乎我自己的眼光,我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就嫁给你!”

两个人争的面红耳赤,谁也不想理让着谁。

客栈里的人纷纷朝着毕窈和宗灏的方向看过来,独独与两人亲近的人却一直都不敢出面。

毕俊生将自己锁在房里,他不敢出去,生怕自己一个冲动就会说出要带着毕窈远走高飞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荒谬言论。毕竟他十分的清楚,此刻,毕窈不过是在气头上罢了,她心里住着的人,一直都是宗灏。

欢喜不敢离开自己的屋子,哪怕她听到了外面两人激烈的争吵。她很怕,要是她现在出去了,毕俊生就在毕窈的身边护着她,那个时候,毕俊生的心里眼里都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毕窈。

那种眼神和场景太刺痛她的心,所以,她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去。

石头深知自己主子和未来主母的性子,既然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是让他们两个人自己来解决比较妥当。是以,石头也不会出房间。

“既然是这样你觉得一直在追赶我,需要那么大的勇气和耐力,那么现在有种方法,可以让你我都解脱,不用相互追赶!”

毕窈眼睛里放着冷光,这次她是真的可以把话说绝。

“你要是敢说出那几个字,我就跟你没完!”宗灏瞪大了眼睛,他深知毕窈的性子烈,可是那种威胁她的话还是说了出来。

“分开吧,既然那么累了,分开是对彼此最好的选择!”不卑不亢,毕窈将分手的话说得十分平静和理智。

话音不过才刚刚落下,毕窈就迈步走向自己的房间,丝毫不顾及,因为她的话而愣在原地的宗灏。

过了半晌,宗灏的嘴角泛起了苦笑。

这叫什么事?他和毕窈就这么结束了?前两天两个人还那么甜蜜,现在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呵呵……好,既然你这么想,那我就成全你!”

宗灏感觉喉咙里十分苦涩,不知不觉的眼角竟然渗出了泪水,他的目光一直放在毕窈的房间门上。

他这话说的声音不大不小,他可以保证,即便毕窈是在房间里的深处,也是能听到这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