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相互疑惑

小说: 医女种田:猎户相公有点坏 作者: 吃猫的鱼 更新时间:2019-06-25 09:07:08 字数:2150 阅读进度:328/458

起先,李清远也以为自己这一趟去皇宫,定是求不得什么好结果。

他在朝堂之上将昂达山百姓身染黑死一事呈禀给当今天子,在朝堂之上引起了一片哗然。

位居龙位者也着实吓得不轻,当年爆发那一场黑死病时,当今天子年岁不小,要比西南王更加知道这黑死病的厉害之处。

没有来得及去想究竟如何处罚这西南王,当今天子与众大臣们纷纷商议如何面对这一次的疫情。

消息在皇宫传开之后,不单连朝堂之上,就连后宫之人也开始慌乱了起来。当今皇后知道此事之后,就立刻携带着一众嫔妃去皇寺为永乐国的百姓们祈福。

当今天子在朝堂议完事之后,便单独让西南王留了下来,他想要更加具体的了解昂达山的情况。

其实他是更想要确切的知道,西南王对这一次的疫情有没有把握?能否让悲剧不再重演?事关他天子的名声,更关乎永乐国的国祚长绵,说实话他有些慌了。

那大概是李清远头一次见天子露出那样的神色,于是他恍惚之间有了一种感觉,那样的天子才是他认识的皇兄。

所以李清远便在那个时候开口,不论是为了永乐国的百姓,还是为了当今的天子,他都会奋力与这场瘟疫搏上一搏,哪怕是他当上身家性命。

是以,天子的书房里两人商谈着瘟疫一事,等李清远起身之时,才发现这外头已经是披星戴月。

临行前天子嘱托他,黑死病一事必须要处理妥当。所以他现在赶回了王府,便是想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但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两人。

“天子没有过多为难您,那便是好事,至于黑死病,太医院一众太医与清居老人都会竭尽全力地去研究和救治病人,一定能够躲过这一次的劫难。”毕窈说着朝着李清远欠了欠身子。

闻言,李清远负手而立,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但愿如此吧!”

不过几秒,他又很快恢复了以往的神色,看着毕窈和宗灏。

他不得不疑惑这两人是如何进的王府,就算他这王府再比不上其他皇亲贵族的王府,但说起来也是有戒备的。

察觉到了李清远的目光,宗灏便是伸手掏出了怀里揣着的腰牌,那是跟在西南王身边那小厮的。

他当时以为李清远这一次去皇宫恐怕是凶多吉少,于是便在那小厮不注意的时候,将其腰牌拿了下来,同时塞了纸条在腰牌的位置。

等小厮发现不对劲的时候,那纸条也算是给他的一个交代。

弄清楚了宗灏如何进的王府,那接下来就轮到了毕窈。

毕窈面对两个人的目光,抿了抿嘴唇,要是让雷神大人给她做出一个与宗灏手中拿着的腰牌一模一样的来,也并非难事。

只是此举多为不妥,毕窈心一横,她还是坚持自己是一路寻问着人过来的。至于这王府如何进的,那便是她深藏不露的功夫。

翻墙!

闻言,李清远破涕而笑,这个理由要是用在宗灏身上,那可是合情合理的,至于毕窈,这未免也太过荒唐些。

“好了,不论你二人如何进的王府,本王都要感谢你们的一番好意,在这个世上,真正关心本王的人已经不多了!”

“多谢二位!”说着,李清远便俯身作揖,他的内心是真的感谢毕窈和宗灏。

此后,李清远便加空间留给了两人,因为他看到宗灏自打见了他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宗灏的目光并不在他的身上,而是落在他身旁的人身上。

“你也是知道的,我自小在山里野惯了,所以……”

两人之间是沉默了一会儿的,尔后毕窈露出了笑容,她必须让宗灏不怀疑她,只是这想好的借口还没有完全说出来。

宗灏便是用力的将她搂在怀中,好像要将她刻进他的骨血里一样。

“窈儿……”

渐渐的,毕窈发现搂着她的人用力的方向不对,宗灏是在努力的压制不让自己的身体抖起来。

换一种说法,此刻的宗灏在发抖,可毕窈却没有明白他为何发抖。

“我在的!”毕窈一边柔声回答着,一边轻轻的拍着宗灏的背以示安慰。

“以后不要到处乱跑,待在原地,我会回来找你的!好不好?”

毕窈一愣,她原本以为宗灏是要追究她的。可……怎么会成了这样?

是,宗灏最初是想要追问毕窈的,只是一旦回想起那些士兵的长枪抵在毕窈的肩头,宗灏便止不住的害怕。

怕万一有一天,他没能赶得及,那他便护不住她了。

与其去追究那些已经发生了的事情,还不如好好地把握现在和以后。

“窈儿……”宗灏松开了她,用的力气也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嗯!我不会了!”毕窈回过了神,双眸十分温柔的看着宗灏,说话的语气却十分的坚定。

如此,两人便去了王府的厢房,他们二人都知道,李清远虽然能够平安无事的从皇宫里走出来,但这之后要走的路,并不会相安无事。

所以他们需要养精蓄锐,过了今夜,他们便是要完完全全的待在昂达山,瘟疫一日不消除,那么他们便需日日的守在那里。

夜里,宗灏一直紧紧地握着毕窈的手不松开,哪怕是入了睡也如此。

毕窈看着他的眉眼,脑海中闪现出了宗灏先前护着他的样子。仔细一想,自从离开草药园来到盛京,宗灏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与从前那个跟在她的屁股后面吃醋的男子不同,如今的宗灏,有调兵遣将的气势,有遇事冷静分析的睿智,临危不乱,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普通百姓该有的模样。

这究竟……

“想什么呢?怎的还不睡?”神游之际,宗灏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毕窈摇了摇头,让她睡不着的,不止是最近宗灏的举止,还有她离开昂达山之前交上去的宣纸。不知那边的情况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