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珠花大战

小说: 医女种田:猎户相公有点坏 作者: 吃猫的鱼 更新时间:2019-06-25 09:07:48 字数:2107 阅读进度:386/458

广呈最终是逃回来的。是被那些安排去相亲的女子给逼得逃跑的,因为在广呈的眼中,她们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比得上毕窈。

在回清水镇的途中,广呈七七八八地拐去一些地方,见识到了许多的人和事,便是从骨子里褪去了那种一味的以为对姚氏言听计从便是孝顺的愚昧,开始重新审视自己。才让他成为了今天这副模样。

“那除此之外,广夫人还对广公子做了些什么?因为广公子一直在说他是绝对不会按照广夫人的意愿去行事。”毕窈能想通广呈的变化,只是不知这姚氏又逼着广呈去做什么事。

闻言,丁大夫摇摇头叹息了起来,说实话,他现在也不知道,姚氏究竟是怎么想的,她竟然想让广呈和李茵喜结连理。天知道这两人可是风牛马不相及的。

毕窈听说这事之后也是和丁大夫一样的感触,而且她虽然觉得广呈对自己的感情是一种负担,但她却是承认广呈是一个很好的男子,倘若让他与李茵结成一对,怎么想,都觉得是李茵配不上广呈。

“无论如何,这些都是东家的事情,不是我这个老夫能管的,你也是,好生的过日子,切莫让这些人打扰你!”丁大夫说着拍了拍毕窈的肩膀,便失去了前厅接收病人。

傍晚的时候,宗灏将毕窈接走了,丁大夫转身,便去了醉仙楼,可是他却扑了个空,广呈并没有在三楼的房间里。

如此,他今天就不用再向毕德汇报毕窈的情况了。

毕窈害怕宗灏担心,在上马之后便是同他讲述了在益春堂内堂发生的事情。

闻此,宗灏提着的心才掉了下来。“如此,那我便让工匠师傅们再加把劲,尽快将医馆建设好,这样子,你就不用再去益春堂,也好让你和广呈都不再为难!”

毕窈只是默默的点头表示应承。

第二日,毕窈便是和宗灏一起先去往了医馆看建设的进度,与工匠师傅们商量调整了一下建设的病房大小之后,宗灏才又将毕窈送去清水镇。

等来到镇上的时候,夫妇两人才发现他们将日子都过了忘记了,竟然不知今天是清水镇赶集的日子,瞧着这摩肩接踵的场面,宗灏便是将毕窈从马上抱了下来,赶集的人太多,骑马而行并不是太方便。

宗灏便是一只手牵着马的缰绳,一只手牵着毕窈,两人一马挤在人潮中,路过的小摊小贩扯着嗓子在吆喝,与大人们一起前来赶集的孩子们四处张望和嬉笑着,街头杂耍卖艺的表演团引得人们声声喝彩……

毕窈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许久像此刻这般以这个时代的人的身份好好的逛一逛街了。便是提出了她今日不去益春堂的说法,要将这清水镇好好逛一逛。

宗灏还是高兴毕窈有这样的想法,找了一处空地将马拴住,夫妻二人便手牵着手的游荡在清水镇的大街小巷。

如他们夫妇二人一般在清水镇大街小巷游荡的,还有另外的人。

“夫人,您看这朵珠花多适合你,您带在头上一定是这清水镇最美的夫人!”姚氏身边的丫鬟看见姚氏正是爱不释手的看着一对珠花。

姚氏听了这嘴甜的丫鬟说的话,心里也是乐滋滋的,便打算将这珠花买下。

可是,却突然有一双手伸过来,将姚氏手中的珠花极为粗鲁的抢了去,并用一种如获至宝的声音同那珠花的老板说道:“老板,东西是好东西,好东西究竟是属于谁的,那便是看,谁掏腰包掏得快!”

那人话音刚落,一个装满铜板的钱袋子便出现在珠花摊老板的眼前,看着那一袋子的钱,珠花摊老板便是愣在了原地。

想将钱袋子的收起来,但是他又看到了姚氏恶狠狠的眼神,虽然姚氏还没有见他的钱袋子掏出来,但这摊主也知道,要是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百姓,身上所带的银两只怕是要比这一个手疾眼快的人多得多。

但当摊主将头扭向那个钱袋子的主人时,便萌生出了一种惊悚。

先前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钱,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只手的主人,究竟长何模样。

直接站在姚氏身边的那人,五大三粗不说,皮肤极为黝黑,那有盆子大的脸,赘肉横生,叫人看了生出一种油腻之感,就好像她脸上的那些油能将人活活的给油腻死。姑且就先称呼她为油腻大娘吧。

摊主的头上顿时就冒出了冷汗,两边都是不可得罪的主,而这珠花只有一朵,两位都是势在必得的气场。

“是我先看到的!”

“你凭什么说是你先看到的,上一回这个摊位摆在这的时候,我就看上了这朵珠花,我还说是我先看着的呢!”那油腻大娘眉毛一横,卯足了劲的瞪大眼睛,让她眼前的摊主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来掩饰自己的害怕。

姚氏这种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已经许多年没有与这种蛮横不讲理的乡野婆子有过多的接触,被着这油腻大娘这么一怼,姚氏除了气的发抖的指着油腻大娘,再无别的动作。

“怎么,瞧你那弱不禁风的模样,只怕这珠花你才戴上不久,脑袋便是支不住而被压死了!”那油腻大娘又再一次的用语言攻击姚氏。

“你……”姚氏已经是要上前一步,让这油腻大娘清清楚楚的知道,她姚氏究竟是不是如她所说那般弱不禁风!

然而她并没有想到,自己扬在空中的时候的手便是硬生生的被油腻大娘截在了空中,要知道,姚氏这一巴掌可算是使劲了浑身解数,怎么能让油腻大娘就这般轻而易举的给她截住了?

被这样摆了一道,油腻大娘似乎是真的生气了,狠狠将姚氏的手从空中扯下来,用力的将她推至在一旁,让姚氏没站稳,一个踉跄便是跌坐在了单摊位旁边的蔬菜在架子上。

姚氏自问自己,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