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天界

小说: 永生轮回 作者: 贰玖零 更新时间:2019-09-11 10:11:42 字数:2746 阅读进度:593/597

“你是夏禹?”

羽墨一袭白裙,眸中闪烁着点点星光,墨发流云般倾泻而下,气质高雅出尘,温润如玉,纯净的若天上谪仙。

其他两女面容也是无比娇艳,但与羽墨比起来却是稍逊几分,此刻她们都已将羽翼收起,就如同正常人一样。

“师妹,怎么了?”

这时,又有三个年轻人从远方快速奔来,都是青年男子,各个都不是简单之辈,修为不弱,当他们当发现夏禹这个陌生的面孔时,皆是一阵警惕。

“这位是何人,怎么会在这里?”

羽墨连忙抢先开口,怕几人之间造成误会。“几位师兄,没什么,只是碰到了一位下界的朋友。”

其他两女见羽墨这般说,也就没再说什么,毕竟事情也不光彩。

“哦,原来是下界的朋友。”得知夏禹身份,其他几人明显带着一丝鄙夷。

对此,夏禹没有在意,以他的阅历,没必要与这些年轻人怄气。

“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们就赶路吧,风族几位前辈正在前方五百里的天华城等着呢!”

为首的白衣男子说道,他英俊潇洒,眉宇间有着一派富贵高华之气,一举一动带着颐指气使的气度。

“这位兄弟想必也是为了去天墉山,不如一起吧!”

“好!”

夏禹点头,虽然他还什么也不了解,但幸好遇到羽墨这个不算太熟的熟人。

羽墨也是充满了疑惑,在下界夏禹明明已经死了,为何会活生生的出现在上界,难道自己撞鬼了不成。

而对夏禹“诅咒之子”的身份,她也并没有表现得惧怕,或许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不过两人只是眼神微微交流,并没有当众问出,这一幕让白衣男子看到,眼神中顿时有着一丝阴鸷闪过。

“我们不能让风族前辈久等,还是快些赶路吧!”

金驰撇了一眼夏禹,淡淡的说道,随即背后光芒闪烁,一双巨大的金色羽翼舒展开来。

紧接着,其他几人也都亮出羽翼,真的如天使一般。

但夏禹可是见识过堕落天使,他从几人身上根本察觉不到丝毫天使的气息,而是在那羽翼之上感受到了妖兽的气息,这让他很是疑惑。

见夏禹露出如此神情,金驰轻蔑一笑,但也没做解释,羽翼一展,瞬间冲了出去,眨眼便已在数里之外。

见状,其他众人连忙跟上,夏禹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步伐随意踏出,不紧不慢的跟随在众人身后。

这六人实力都不弱,皆已达到了御空境,其中最强的金驰更是有着御空后期实力,但气息明显有些浮躁,看来刚突破不久。

让夏禹意外的是羽墨,在下界时他并没有察觉对方有多高的潜力,虽然在南天名列前茅,但相对真正的天骄还是有些差距,没想到几年不见变化如此之大。

夏禹突然想到了南天排名战时羽墨与宁静的那场战斗,那时他便察觉出羽墨对速度的掌控超出了常人认知。

“这或许是那双羽翼的原因,这是什么种族?”夏禹思考着,心不在焉的跟在几人后方。

而金驰见夏禹竟然能够跟上自己的速度,也是微微一惊,不由金羽震动,速度刹那又提升一节。

但不管他如何提速,却怎么也无法将夏禹甩下,这倒是苦了其他几人。

“大师兄,咱们慢一些吧。”另外一男子开口。

金驰皱眉,看到几人确实有些吃力,才稍稍降下速度,不过对夏禹的怨气更深了。

夏禹当然知道对方想着什么,不过却未曾在意。

“羽墨学姐!”夏禹微微提升速度,来到羽墨身边,与之并肩而行。

因为两人并不是很熟,直接叫对方名字夏禹感觉有些失礼,所以以学姐相称。

“咯咯,叫我羽墨就可以了,咱们可是同一届的,这声学姐我可担当不起。”羽墨笑靥如花,纯净洁白的羽翼煽动,真如天使一般,怪不得金驰为其所迷。

夏禹也不是优柔之人,直接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那双翅膀是怎么回事”

“你的问题还蛮多嘛,不过在我回答之前,你是不是要先说一说自己是怎么重生的!”

“这个”夏禹有些尴尬,因为连他自己也不了解身上具体发生了什么。

见夏禹有些为难,羽墨却是笑了笑,没有在意,而后缓缓道:“在你“死”后的一个月,九州发生了一件大事,神王殿对外宣告,天界之门大开,届时各大家族有潜力的子弟皆可上界”

天界,那是所有人向往的地方,只是数千年来无一人飞升,这个消息无疑让人兴奋,但是很快另一个消息瞬间就冲淡了这份喜悦。

异魔,这片世界共同的敌人,下界除了少数传承悠远的势力外,大多并不知道异魔的存在,这个消息一现世,顿时给整个大陆带来恐慌。

“天界便是同异魔交战的战场,这近万年来,不知有多少先辈在前方抛头颅洒热血,为下界换来安宁,现在是该我们贡献力量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所有人都明白,整个下界动作起来,各大势力子弟纷纷投名。

不光如此,天界还有人下界寻找传人,羽墨就是那个时候被翼族发现,并带回上界培养,短短时间实力突飞猛进。

“翼族?”

天界无边,面积比下界还要广阔,种族更是无数,传承久远,翼族也不过是其中之一。

随后羽墨为夏禹介绍了在场的几名年轻男女,都是翼族的天之骄子,而她们此次的目的便是天墉山。

“天墉山?去做什么”

羽墨诧异的看了眼夏禹,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哎,一言难尽啊”夏禹真的很感慨,他这半年来所经历的实在太过光怪陆离,死而复生、不周山、弱水河、共工、九黎、荒岛、天墓、祖龙船、天河

夏禹简单的将经历说了一遍,或许他乡遇故知,他对羽墨并没有太大戒心。

“什么,你竟然从禁忌之岛归来!”羽墨忍不住惊呼,来到上界近半年时光,她也不是一无所知,了解了许多隐秘。

“禁忌之岛乃是封印异魔最大的一处封印地,你竟然活着回来了!”

夏禹并没有隐瞒,岛上那么多强者归来,天墓破封这件事很快就会传遍天界。

“我是诅咒之子,难道你不怕吗?”夏禹看向羽墨,突然问道。

“呵呵,感觉你并不是那种人!”

“感觉?”夏禹诧异。

“女人的直觉!”羽墨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

“好吧!”

夏禹无言,而后他又向羽墨了解了一下天界形势。

如今天界可分三大势力,九州阵营、异魔阵营、还有中立派。

下界不比上界,在这里异族可以说已经形成气候,能够与天界分庭抗礼,如果不是这片世界排斥他们,且实力越强影响越大,很可能天界已经被异魔攻破了。

而中立派大都是一些心术不正的修者组成,就如同下界的邪殿,虽然他们并没有完全投靠异族,但也成了这片世界的毒瘤,不到万不得已,天界不愿与之开战。

“原来如此,那去天墉山干什么?”

这段时间各大传承吸收了很多下界有潜力的子弟,这对天界来说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所以举办这个大会以此鼓舞人心,也为接下来对抗异族商议对策。

“到时天界众强者齐聚,或许还能碰到很多下界的故人,让他们见到你肯定大吃一惊!”羽墨笑道。

“或许吧,只怕到时给他们带来的只有惊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