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你不是虚

小说: 鼬临死神 作者: 席间 更新时间:2015-06-01 08:57:03 字数:2678 阅读进度:83/467

第十二章

你不是虚

“哼…”鼬一声闷哼,一只手捂住了左眼,狰狞的写轮眼充满了恐怖的血丝。鼬走出了大虚之森,来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灰色沙漠,抬头看了看天空,也是灰色的,充满死寂的灰色世界。

鼬呼吸微微急促了一下,然后很快平和了下来,眼睛也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漆黑,喃喃道,“居然能挣脱我的枷杭之术,这家伙…”不过鼬脸上依然是淡然平和,没有半点觉得气急败坏的意思。

“嘎~”一声轻轻地沙哑鸣叫,在鼬的耳边响起。

鼬侧过头去看了看站在肩膀上的乌鸦,“你是问我为什么不杀了他?”

那乌鸦歪了歪头,墨黑色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用那粉嫩的小脚爪,抓了抓羽毛,“嘎~”

鼬淡淡地一笑,“谁知道呢,或许我还有些东西想最后确认一下吧…”鼬摇了摇头,一人一乌鸦,在无边无际的灰色沙漠中继续前行。

“葛力姆乔大人…你没事吧?”只见那四个破面一脸担忧地站在葛力姆乔的跟前,在鼬离开的时候,他把钢丝也收回去了。

只见葛力姆乔单膝跪地,一只手撑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气息颓靡到最低点,“哼…”一声沉闷的闷哼声,葛力姆乔感到脑袋就像被硬塞了异物进去似的,剧痛万分。然后很快,葛力姆乔的归刃状态也解除了,一只手按住了额头,艰难地睁开眼睛,蓝色的眼瞳里,依然是不改的嗜杀,“宇智波鼬!我要杀了你!”

“葛力姆乔大人,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只要宇智波鼬去到虚夜宫,那么…”一个破面道。

只见葛力姆乔一脸狰狞地喊道,“闭嘴!什么乱七糟的任务,老子的猎物谁也不许动!”

鼬翻过一个高高隆起的沙丘,站在高处,远远地看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庞大建筑,六根巨大的白色柱子高高耸起,就像撑住了整片天空。

鼬喃喃道:“这就是虚夜宫么?”鼬从那个亚丘卡斯中得知,虚夜宫里面住着所谓的十刃,葛力姆乔是第六十刃,实力的确是强大得惊人,鼬隐隐知道对方还有很多绝技,要是对付起来的话,鼬恐怕会拼得消耗巨大,那么哪里还有力量去找芊璇叶?同时,鼬直觉上认为,芊璇叶很有可能就被抓紧进了虚夜宫。

不管如何,哪怕是硬闯,鼬也必须进入虚夜宫!

“嗯?”鼬正要下去的时候,看到了不远处,一个诡异的画面,鼬眉头一皱,脸上闪过几分古怪的意味。“这三个…也是破面?”

“沛薛、咚得恰卡,你们也太慢了吧,快一点,快来抓我啊…”只见那是一个一身雪白紧身衣,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的火爆女郎,一束盘长湖绿发色,灰白色的面具还长了两根弯弯的羊角,金绿色眼睛一眨一眨地充满了天真地笑容。

而在后面追着的,则是一个金色短发,面具遮住了鼻子以下的半张脸,而头顶长有两根短短的像白蚁獠牙一样的角,身穿淡紫色紧身衣,肩膀和胸前还有膝盖都有白森森的盔甲。只见他滑稽地张开双臂,眼中带着微笑,在追着那女郎。

而还有一个,样子倒是张得搞笑,长方形的脸,两个凸出来的像两个鸡蛋似的大眼睛,身材肥大,整个跑起来就像一个箱子在奔跑似的,身穿的则是斑墨色的棉袄?面具则是像半张脸谱一样,遮住了鼻子以上,额头一下的脸。只见他张开巨大的嘴巴,似乎跑的比较慢,“妮露大人,等等我,还有沛薛,你也不能跑那么快!”

“咯咯咯。”只见妮露身影一闪,整个人一跃后翻,翩过沛薛还有咚得恰卡的头,落在了他们的身后,然后往回漫步,只不过每一步就像是凌空而舞那样,身法飘逸,留下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只见沛薛双腿往前滑稽地止住前进,然后猛然转身,叉着腰,一脸正义言辞地道,“妮露大人,你不许耍赖!”

而咚得恰卡那肉团般的肥硕身躯,往前跑出了好一大段路,才止住了脚步。然后又气喘呼呼地转过身去,然后直接一大屁股坐在了地上。“啊,我累了,跑不动了妮露大人…”

“厚…怎么那么快就跑不动了啊,咚得恰卡,你得减一下肥。”只见妮露身影一闪,然后来到咚得恰卡面前,俯下身子,嘟着嘴,一脸不满地道。

只见咚得恰卡呆了一下,然后猛然扑到了沛薛跟前,满脸迸发的眼泪鼻涕挤在了沛薛身上,“沛薛…妮露大人嫌弃咚得恰卡了,呜哇…”

而沛薛则是使劲地推着咚得恰卡那庞大的脸,尖叫道:“笨蛋!你的鼻涕!”

听到沛薛的尖叫,咚得恰卡止住了大哭,然后满脸泪痕地抬起头看了看沛薛,然后又更加猛烈地挤在了沛薛身上,“呜哇…沛薛你不许嫌弃咚得恰卡!不许嫌弃!”

妮露则是一脸温柔地抚摸了一下咚得恰卡的大脑袋,“好啦好啦,对不起啦,是我不好,我们不是朋友吗?怎么会嫌弃咚得恰卡呢?”

看着妮露温柔的笑容,咚得恰卡终于停止了哭泣,低声道,“是真的吗?妮露大人…”

沛薛看到咚得恰卡终于放过了他,一脸无语地看了看浑身湿漉漉,黏糊糊的鼻涕眼泪,“妮露大人,要不是你的话,我会被咚得恰卡的鼻涕淹死…”

“哇!咚得恰卡你干什么!”只见沛薛话还没说完,又被咚得恰卡扑倒了。

“沛薛!你听到没有,妮露大人说我们是朋友…呜哇…咚得恰卡好感动啊…”咚得恰卡这次整个身体压在了沛薛身上,眼泪鼻涕拼命地往沛薛身上挤。

“笨…笨蛋!你的鼻涕流到我嘴巴里了!哇…”咚得恰卡底下,传来了沛薛的惨叫声。

妮露则是站在旁边,脸上充满了活泼的微笑。

鼬看到这幅画面,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感到这是何其之荒谬!

然而,正在此时,一脸微笑的妮露,突然头上那面具的眼睛突然一闪精光!

“嗯!”鼬正站在那思考着这怪异的画面的解释,突然看到近在眼前出现了一张脸…

鼬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心中暗自惊道,好快的速度…

只见妮露叉着腰,还保持着躬前上身的姿势,一脸气鼓鼓地看着鼬,“喂,你是谁啊,干嘛要偷看我们?”

“偷看?你说我在偷看你们?”鼬脸上顿时一阵古怪,心想,你们如此张扬地在这玩耍,还说我偷看?顿时鼬又想起对方是一个破面,脸色一变,一脸戒备的同时还带着深深的疑惑道,“你是…破面?”

“哼,什么破面破面的难听死了,我可是有名字的,妮露艾露!喂,那你又是谁?”妮露一脸好奇地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观察了一下鼬的全身,然后抬起头,青葱的玉指点了点嘴唇作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唔…”然后很快,妮露似乎想到了什么,一笑微笑地道,“我知道啦,你不是虚。”

-----------------------------------------------------------------------------------------------------------分割线------------------------------------------------------------------------------------------------------------------------------------

作者的话:今天下午到晚上都木有课^_^,鲜花砸吧,没收藏的收藏吧,加多少更就看哥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