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没有什么问题

小说: 只爱不婚:总裁请上车 作者: 借东西的矮人 更新时间:2018-03-12 05:17:23 字数:4414 阅读进度:284/293

秦殊瞬间脸红了起来,他摇摇头:“你别乱想,我只是当年的学校里面对你仰慕的人很多。我对你并没有那么个意思。”

“最好如此,否则你只能失败而终。”

秦殊似乎有些不开心,听到宋素的话。他看着宋素说:“你一个人来吗?”

“是啊,我一个人来。”宋素继续看着海面,完全没有看秦殊。秦殊觉得自己个傻瓜般。

他站起来,然后说:“那我不打扰你,我还有朋友在等我。”

“我一个你怎么打扰?想走就直接说,反正你也想也是直接来的。”宋素怼起人来那叫一个扎心,秦殊听到这话后赶紧说:“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看到你眼熟才上来。不过似乎弄得你很尴尬。真的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哈哈,搞笑。赶紧离我远点!”哪样是不是他故意的,爬上来就是故意的,说走就是故意的。秦殊摇摇头,没有想到当初脾气跟着美貌一样好的宋素会变成这个样子。应该是跟白洛分手造成的吧,不过已经过去六七年的时间。

没有想到还影响到现在,秦殊赶紧回到他们朋友处,他的好友lk看着他说:“那美女是谁?你们认识?”

“lk?你可以别打她的主意,她全身都是刺。小心刺得你体无完肤。”看着lk那付很兴趣的样子。于是赶紧交待他不要乱想,因为刚刚那种情况就十分明显,不过也许只是对他不感冒。

“是吗?看起来你刚刚碰了钉子。说说看她的情况,我们也有心理准备。”

“你们?都是去找骂的吧,她会理你们才怪?”

秦殊发现这群不怕骂的人,要去试试他也不管。拿着滑板继续去冲浪,而lk果然过去。秦殊在海中的时候才看到他。他无奈地摇摇头,只希望宋素不要认为是他怂勇的。

“你好,美女。你跟秦殊是同学吗?”

“是的,是同学?所以了?”打发走一个糟糕的,又来一个糟糕的。宋素感觉今天的日子应该不会平常。她看着眼前的男人,长得很好看,但是不她的菜。他的菜只有白洛一个,宋素知道自己的男人缘不错。但是她根本不需要,她只需要白洛一个人。

“我叫lk,我们做个朋友吧。”

“好啊,朋友是吧。来,喝了它。我们就是朋友。”直接拿出一瓶红酒,摆到他的面前。“这一瓶?”酒量不错也不能这样喝?

“是的,就这一瓶。喝了我们就是朋友,不喝现在就滚。”

“我喝。”lk喜欢这样的冷美人,越是不给热脸就越要贴上去。于是直接把瓶酒全部喝下,瞬间头晕起来。他看着宋素一个成两个。宋素直接说:“你还能走吗?”

“好多个你。”lk差不多已经醉了,他看着宋素知着说道。宋素说:“来,我扶你。进去休息吧!”于是宋素当着秦殊以及那伙人的目光把lk扶进她的房间。

等lk醒来的,发现他们两个光着身子睡在一张床上。lk赶紧跳起来,看着她说:“我们,我们有发生什么吗?“

“你强迫了我,呜……”宋素在旁边哭起来,眼泪扑通扑通地掉落。lk吓得赶紧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喝醉了,我不知道。”

“你就是故意的。”

“对不起,我会负责的。”

“负责?我才不要你负责,你个傻缺。真以为我们发生什么?可笑。”宋素瞬间变脸,然后把他踢下床。并且把他的衣服扔到外面。

“你,你,你个恶魔?”

看着宋素,lk说道。宋素笑了起来,看着他说:“第一次有人骂我恶魔,难道秦殊没有提醒你?自己非要凑上来,是觉得日子太平静了吗?”

“你……”lk被戏弄得说不出话来,他看着她说:“你把衣服给我扔出去,我穿什么?”

“出去穿啊,而且这外国民风开放。裸有什么关系?发正你发春想找女人,这样出去刚刚好?”

“你……”

“喽,这件内衣给你。没有穿过的,你可以拿它挡挡。”扔过去一件玫红色内衣。lk怎么可能会要,他直接回去捡起他的衣服。然后速度穿上,但是也被秦殊他们看中。

他回去后把事情都同他们说起,各个都笑得不行。秦殊说:“我警告过你,是你相信。这能怪得了谁?”

“谁知道,她会来这招。不过幸好她告诉我没有发生关系,否则就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秦殊看着宋素的房子,没有想到宋素能做到这个地步。但是也是他们活该,明明知道不欢迎还要凑上去。简直活该被教训,第二天秦殊去道歉。却发现宋素已经退房离开。

“宋素,看来你始终不会看到其他人爱慕。”

lk看丰秦殊魂不守舍,于是说:“你喜欢她对不对?她就是一直没有忘记掉的人。”

秦殊没有否认,只是看着他笑了笑。lk说:“幸好,幸好我没有跟她怎么样?否则我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看着秦殊说。

“她又不是我的,怎么面对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们发生什么,我会跟你们绝交一样。放心吧,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得了,事后诸葛亮?不过也不可能,她这么整我。现在又离开了,哎,我又不是受虐狂。”其实还挺有意思,lk也许有受虐倾向。但是他们排队都排不上,宋素不想招惹更多的麻烦。所以当天就离开,现在已经坐在汽车上面开始所谓的旅游生活。

她心里只有白洛,白洛会不会在这段时间同安心结婚?害怕在什么都没有做之前。就已经无法再做什么?心里总有着许多的想法!

白洛也想赶紧结婚,可是安心却拖着。现在arr要离婚,跟白克已经回到国内。白克不愿意离,arr请了律师。arr甚至同白高雪住在一起。

白高雪与arr住在一起后,白高雪感觉到她被安雄利用。虽然最开始的时候也知道是利用。但是没有想到连锁反应会是如此的明显。白高雪并没有那么狠毒,她看着arr说:“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的时间,不用离婚的。你爱他,他爱你。其实我也很好,真的。”

“小雪,你是在劝我吗?”

“是的,我在劝你。”白高雪点点头,伸出双手抱着她的母亲ar,arr是个脆弱的人。在生活中,基本上都是白克在拿主见。也许正因为如此,才让她此时反抗如此强烈。

白高雪雪已经无法再进入那个家,真的不愿意再拆散一个家。arr不是不爱白克,而白克也不是不爱arr。因为她,毫不值得。白高雪的人生已经被她做得价值所剩无几。虽然她很要钱,那是从白洛手中夺到属于她的。而不是唯一爱着她的母亲,对母亲不停近压榨。

“我要离婚,我已经确定了。你也要离掉,过你自己的新生活。我这里有几十万,这卡你拿走。方便你打官司。”arr把她的私房钱拿出来,白高雪推了回去。眼里闪着泪花,对arr说:“妈,我不需要这些钱。因为我必赢的,他那么多的恶习。现在对我动手,我有医院的报告,还有赌博。这件事情不会拖很长的时间。”

白高雪怎么也不能收arr的钱,因为这可能是arr唯一的存款。

“还是你拿着吧,我也用不着。”

“不行,我不能要。你现在如果真的跟白克离婚,你以后的日子会很难过的。我不能要你的钱,怎么都不能要?如果拿下你这钱,我就真连猪狗不如。”白高雪摇着头。arr听她这么说,也不好再多讲什么。收回卡,放到包中。然后坐下来,与白高雪在餐桌前面坐好。

“吃饭吧。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arr其实不太会做菜,这么多年一直被宠爱着,被控制的宠爱着。

“很好吃,谢谢。”白高雪想叫她妈,不过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她们吃着饭,白克这边也来到白洛家。安心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安静静带着孩子,留白洛与白克在客厅中说话。

“爸,所以现在能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吗?表姐与我们有什么仇恨?”

“我不能跟你说,但是现在你妈妈跟她在一起。”白克不想让白洛知道,白洛很无奈地看着她自己的父亲。

“爸,你不说出来我是没有办法帮你的。”

“说出来你就不会帮我了。”

“所以你对表姐做了什么?为什么说出来我不会帮你?”白洛想不到那种可能,因为再怎么样都会站在父亲这边。不可能有其他的可能。白克看着白洛,摇摇头。

白洛真的很着急,可偏偏谁都不说出来。白克是没有脸说出来,因为也许他觉得对白高雪这个孩子无所谓,但是大家会觉得他有问题。到现在他其实都太认为他自己有错。

“你妈妈现在和你表姐住在一起,有空就过去看看。带着安心一起去,毕竟你们也快结婚。让你妈妈多多和安心相处下。”

“我知道。”

白洛其实害怕安心会不适应,也没有想到他们会闹离婚。看了二楼一眼,安心现在估计在房间里面。白克不反对这婚姻,arr自然更加不会反对。他们其实还挺喜欢安心的。希望安心也可以接受他们。

白洛想让白克住在这里,不过白克还是选择在外面住。白洛说:“都已经在这里,就住这里吧。”

“不,我还是回老房子住。那里反正还有不少人,这里就是你们两个小年轻的家。我就不来打扰你们。”白克起身,白洛于是把他送上车。看着他回去,安心此时在他的后面。

“出什么事情了吗?”

“我爸妈要离婚,估计跟我表姐有关系。”

白洛叹了口气,安心轻轻拍着他的肩膀。然后说:“我觉得也许不必走到那一步的,妈也许只是现在想不明白而已。”

“不,这里面有事情。爸妈应该对表姐做了什么。我能看到爸的表情,但是他们又不对我说。为什么?”

“因为也许说出来,会影响到你。所以他们都不愿意说。”安心不想讲这个话,可是一直避讳着不说。安心倒觉得她有必要说出来。

“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都不敢跟我说出来。我们去见见妈妈怎么样?去我表姐那里。”

白洛很小心的问着,安心点了点头。“刚好,文文在安沐枫那里。我也有时间。”

“安沐枫据说病情又重了,所以安文才留在那里。你不要想太多。”

“我没有想什么啊,是你一直在说。其实我还好,他去他爸爸那里我还放松些。像之前完全不去,我还真的觉得哪里不对劲。”

安心表示这些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问题。现在的她比以前的接受度更高。而且她自己也是比较清楚明白的。放宽心才能让自己过得好些,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更舒服些。

安心经过这几个月被安文磨的,发现有比她更加执着的人。那就是她的儿子,所以被她儿子好好教育。教育成果不错,现在她的心态特别的好。

“哦,这样挺好。”

“看起来我被教育你挺开心的对不对?”

默默地看着白洛,白洛摇摇头。他说:“这话我没有说过,你不要误会我。”

“你就是那个意思,我会不知道吗?”

“好吧,我就是这个意思。但是那是你的儿子,跟儿子学学又不丢人。不过你儿子比你更加的倔强,从来没有看到这样倔强执着地小孩子,估计也是学的你。”

“哼。”安心翻了白眼,看着时间不早。于是也都双双上楼休息,没有说什么其他的。

但是白洛晚上睡得不是很舒服,因为现在的他一直都在担心他父母。让人查了许多,也没有查到应该查到的。

第二天,安心没有上班。而是跟白洛去了白高雪的家。白高雪去了法院,只有arr一个人在家。

arr看着安心与白洛,显然不知道他们会来。她看着白洛以及安心,她说:“你们是来看我的吗?”

“是的,妈妈,我跟安心来看看你。你们好像没有正经见过一面。这次你回来,想把安心介绍给你。”白洛把安心拉到前面,安心始终有些躲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