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0章 虚空猎王

小说: 造化之王 作者: 猪三不 更新时间:2017-01-25 00:46:17 字数:4532 阅读进度:1721/2643

“虚空猎王!”

白光出现的刹那,巡天神将突然间抬起头,一脸神往的看着白光出现的地方,眼神中满是炽热!

虚空猎王,乃是巡天司中最顶尖的存在了,巡天司中,巡天神猎算是中坚力量,巡天神将就是巡天司中极为强大的存在了。

本身巡天神猎训练起来就很难,培养巡天神猎,是很挑天赋的,而上千个巡天神猎里边,也出不了一个巡天神将。

大多数情况下,修为在玄宫境九重巅峰和界王境九重巅峰的巡天神将,就是巡天司的顶尖力量了。

但据说,巡天神将之上,还是虚空猎王,那是巡天神将一路修炼突破到道境之后的恐怖存在,战力极其的变态。

巡天神将一旦突破到道境之后,一般的道境强者遭遇,只会有多远避多远。

不过,这虚空猎王却极为罕见,别说是外人,就是巡天司内的巡天神将,都没有见过。

但今日,叶真等人,却亲眼看到了一位虚空猎王出手。

更重要的是,叶真很清楚,能够指使虚空猎王的,只有大司天或者是仁尊皇姬隆等人。

大司天和仁尊皇等人能够派出一位极其罕见的虚空猎王来保护叶真,就已经代表了他们的态度。

这给叶真大大的吃了一颗定心丸!

也就在那名虚空猎王救下叶真的一刹那,一道道白色流光闪电般的飞出,切割向了大神师守辉那巨大的法身。

每一道白色流光飞出,叶真体内的戮空毫光就会剧烈的颤动一下,那是感应到了强烈无比的空间波动。

大神师守辉法身所在的空间瞬息间就切割成了上百份,若是大神师守辉继续保持法身,那他的法身,一定会切割成数百块。

怒吼一声,大神师守辉的法身,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疾速的缩小,瞬息间缩小到了针尖大小,避过了虚空猎王的斩杀。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先前的那一记冰锥勐地爆发开来,冰寒入骨的寒气瞬息间弥漫了整个天地间。

方圆千米之内,刹那间就变成了一个冰封的世界。

包括缩小到针尖大小的大神师守辉,也被那暗蓝色的光华冰封。

“鬼峪,你找死!”大神师守辉怒吼起来,一圈炽烈的火光从那针尖大小的法身上爆发开来,飞快的挣脱了冰封。

虚空中,蓝光再次闪现,虚空猎王那特有的空间力量波动再次升起,但也就在这一刹那,大神师守辉的身后,突然间出现了最少五道隐晦而强悍的气息。

显然,这大神师守辉,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有同伙。

叶真的脸色陡地一变,但虚空中,身穿暗蓝色长袍的大日祭司鬼峪陡地显身,冷冷的盯着刚刚脱困的大神师守辉。

身后,隐有锐光闪现。

更要命的是,四面八方的虚空波动,突然间变得繁密起来。

仅仅叶真的戮空毫光感应到的空间波动,就有二十道以上。

也不知道四面八方的虚空中,到底隐藏了几位虚空猎王,多少巡天神将。

而且,叶真相信,来自祖神殿的日祭,也绝对不止那位大日祭司鬼峪一位。

“鬼峪,本座可是奉了九日神王的法旨,你们敢抗旨?”大神师守辉一脸的阴沉。

“守辉贼秃,九日老儿的法旨,只能管你们天庙之人,与我大周何干?我大周,只认圣天子圣旨。

这洪荒大陆、诸天万界,能以旨意号令天下的,只有我大周圣天子,你们天庙何时有了这样的权力,莫非你们想造反不成?”大日祭司鬼峪冷笑道。

大神师守辉冷笑数声,“你们莫非以为,还能保得下这个灭我天庙庙宇的家伙?”

说完,大神师守辉狠狠的盯了叶真一眼,那目光宛如重锤一般轰向了叶真的灵府,这一记目光中,大神师守辉动用了神魂攻击。

随后,大神师守辉就愕然无比的看着跟没事人一般的叶真,转身离开。

一个通神境的家伙,受了他的神魂攻击,怎么可能跟没事人一样?

带着不解,大神师守辉化成了一道焰光飞速离开,与他一道消失的,还有他身后的那几道隐晦而又强大的气息。

天庙的人退去,大日祭司鬼峪扫了叶真一眼,就隐入了虚空不见,先前在周边震荡的虚空猎王的气息,也瞬息间消失不见。

一切,就跟没有发生过一样,除非了眼前那方圆千米的冰封之外,还有满天的聚而未发的雷云。

叶真看着头顶的那些雷云,有些头痛。

原本他都要拼命了,救星来了,这拼命的手段自然就不能用了。

可是这小五行混元神雷,并不是叶真自己的力量,催动容易,轰出去也容易,但是这样耗在中间不上不下的,却很难弄。

好在叶真有后天灵宝雷光鞭,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散了这些雷云,才没有造成反噬。

继续前进的时候,此前话少的可怜的巡天神将风九陌已经变成了话唠。

“大人,没想到真有虚空猎王!”

“柳公子,你说我这辈子有没有可能成就虚空猎王?”

柳枫不说话,巡天神将风九陌就有些黯然了,这辈子,他能够熬成顶天的巡天神将就不错了,虚空猎王嘛,就.......

“风九陌,你目前什么修为?”叶真突地问道。

“回大人,属下目前界王境一重巅峰的修为。”风九陌答道。

“你初随我时,什么修为?”叶真又问道。

“回大人,玄宫境九重后期!”

“你用了几年的时间提升到了目前的修为?”叶真问道。

“回大人,四年不到!”

“其它人需要多少?”

“正常情况下,最少也得十年以上,平均在十八年左右.......”话说了一半,风九陌的话音突地打住。

叶真回头用一种颇有深意的目光看了风九陌一眼,“明白了?”

风九陌缓缓的点了点头。

“明白就好,跟着本座,一切.......皆有可能!”叶真说道。

从龙游原前往洛邑的路上,叶真已经想明白了,其实方才无论是天庙还是大周,都是对双方底线的一种试探而已。

目标并不是叶真本人,而是想知道对方对这件事的底线到在哪里。

又或者说,都在给对方展示已方的态度。

这种情况下,叶真在这件事中,就变成了一颗棋子。

虽然说叶真这颗棋子就目前而言,还比较重要,大周绝对不会轻易舍弃。

但是成为棋子,就代表着自己的命运已经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只能受别人摆布。

说实话,叶真很不喜欢这种**控的感觉,叶真很清楚,短时间内,自己是无法成为下棋的人。

但是,叶真却绝不甘心命运被别人控制,叶真在想,怎么样才能够用自己的力量来影响棋势呢?

大周皇城干坤殿内,仁尊皇姬隆帝缓缓散去了眼前的光幕,面容古井无波,但是熟悉仁尊皇姬隆的鱼朝恩,却知道这位圣天子已经怒了。

“哼,天庙的这些贼子,胆子越来越大了,九日老鬼的命令,也敢拿到我大周地盘上执行。

他们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哼!”

一声冷哼,令整个皇城都蒙上了一层寒气,骇的内监大总管鱼朝恩忙跪伏在地,急劝道,“陛下息怒,天庙之患,乃是数代蕴积所至,想要削弱,也非一朝一夕之功,还请陛下缓缓图之。”

“朕岂能不知!”仁尊皇姬隆缓缓的点了点头,“不过,这一次,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

洛邑城东部天庙下庙之内,月殿殿主百里绯与刚刚返回的大神师守辉等人,盘膝对坐在一起。

“大周的态度,比我们想像中的还要坚决一些!连轻易不会动用的虚空猎王,都出动了两位。”守辉的神情有些凝重。

“我天庙暗中与大周较劲这么多年,也布置了这么多年,这件事,或许能够成为一个契机,一个力压大周一头的契机。

若是能够将此子在大周朝堂上给收拾了,那日后,那些敢跟我们天庙做对的文臣武将们,就要掂量掂量了。”百里腓说道。

守辉却是有些担忧,“殿主,想要力压大周群臣,光凭我们日月天的力量,可还不够啊。”

闻言,百里腓的嘴角陡地浮现了一丝笑容,“那是自然。此事一成,天庙所有人都会受益,所以,他们青黎峰与雷狱山也休想置身事外。

两个月前,上边已经有了定论,到时候,青黎峰与雷狱山,也会派人前来。”说到这里,百里腓嘴角浮现了一丝神秘的笑容,“而且,你忘了,这件事,我们有两个天然的盟友加助手!”

“天然的盟友加助手?还两个?”守辉一脸的疑惑。

“报殿主,离亲王姬原求见。”门外,传来了守卫的通报声。

百里腓自得的一笑,指了指门外,“诺,这已经来了一位.......”

“有请!”

“不,本殿主要亲自出迎。”

.......

西巡狩洗千古的府邸,正在喝茶冥思的洗千古,他的亲信卫纲在门请见的声音响了起来。

“大人,姓叶的那个家伙,到了,马上就要进入洛邑了。”卫纲说道。

“到了就好,好戏,就要开幕喽。”洗千古一脸的悠然自得。

卫纲却是一脸的疑惑,“大人,这件事中,我们如何自处?还有,我们暗自洒向南河侯国沙河城的那些人手,何时召回来?”

“如何自处?”

洗千古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我们巡天司的人马,跟天庙是不能走的太近的。

哪怕谁都知道我洗千古跟天庙有些关系,但是谁见本座跟天庙的人接触过?所以,这一次的这件事,我们只看戏。”

“只看戏?”卫纲一楞,“那岂不是在这便宜叶真那家伙了吧?眼前这机会,可是千.......”说到这里,卫纲神情一动,“大人的意思是........”

“当然,这么好的机会,本座怎么会放过?”

“这可是与我们一点关系都不沾,只要在背后轻轻推上几把,然后就能轻轻松松的将陛下钉到我们西巡狩的这颗钉子给拔掉。

这么好的机会,不用白不用。”

“当然,做为我们的立场,我们只能看戏!但是,一个看戏的,除了叫好鼓掌之外,还可以额外给他们加几场戏的!”

说到这里,洗千古脸色一凝,“将我们从沙河城得来的情报,还有利用内部关系从巡天司总司得来的情报,整理好,在关键的时候,送给需要的人。”

说着,洗千古脸上露出一丝自得来,“这样,我在陛下眼里,还是懂进退的,在天庙眼中,还是会来事的,呵呵,妙,妙啊!”

闻言,卫纲无言的躬了躬身,退了出去,他的工作量,还很大。

大人在这三个月内,向着沙河城派出去了四五百号精英,这些精英打探来的消息,都需要他一一的甄别,筛选出有用的情报。

叶真在进入洛邑城门的时候,依旧受到了严格的盘查,随行的柳枫等人还好说,叶真的妖仆云翼虎王小猫与九头虫,却受到了严格的检查。

这一次,可没有长乐公主的作保。

不过最终,还是通过了洛邑城门。

再次踏足洛邑,叶真却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上一次进入洛邑时,叶真的感觉就跟一个蝼蚁踏入了洛邑一般,一切都需要仰视。

但这一次,叶真感觉晚像是一头踏进洛邑的孤狼一般,虽然力量上不算什么,但却有了搅风搅雨的力量。

眼前洛邑这满城风雨,就是叶真搅起来的。

按大周律,各地官员进入洛邑述职,全部入住大周官方提供的官舍,按品阶不同,官舍大小不同。

不过,叶真在到达的第一时间,先是前往皇城交旨。

表明他叶真已经按旨意规定时间抵达前来述职。

叶真交旨回转到官舍之后不到半个时间,新的圣旨就下达了。

“上承洪荒,下御万界,天命圣主诏曰:着北海三等伯爵、西巡狩第二路巡风使叶真明日参加朝会,面圣述职,钦此!”

接完圣旨,还不等叶真答谢那位宣旨的太监,那太监就将一块叠加着重重封印的玉简,双手递给了叶真。

“老祖宗叫小的交给大人的,叫大人看后即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