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3章 烈火权杖令

小说: 造化之王 作者: 猪三不 更新时间:2018-02-05 08:30:06 字数:2813 阅读进度:2271/2643

大周、洛邑,祖神殿。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一名轮值星祭匆匆忙忙的跑进了首席大日祭司柏相潜修的灵殿之中,待得守卫通传之后,一个虚无飘渺的首席大日祭司柏相的虚相一脸不愉的从灵殿深处显身。

这是首席大日祭司柏相在潜修,以分身投影显身灵殿。

“何事惊慌,非要在此时惊动本座?不能等候到五天后的半月一次的理事之时,再来打扰老夫吗?”柏相不满道。

轮值星祭一脸的惊慌,连忙躬身道,“大首祭,实在是收到了紧急消息,才不得以提前惊扰大首祭。”

“紧急消息?”柏相虚影脸上的不愉之色稍稍一淡,“念!”

轮值星祭不由得苦笑,“大首祭,是十万火急的血简,施加有蛮灵殿的特殊灵术,属下无权也无能查看,只能速速回报大首祭。”

“十万火急的血简?”这下,大首祭柏相的脸色,终于变了。

血简,乃是祖神殿内情况最紧急的通讯玉简。

凡是血简,必呈大首祭。

乃是祖神殿内一种上下沟通和代表消息极其重要程度的玉简。

“蛮灵殿?蛮灵殿有资格上十万火急的血简者,只有殿主长乐,和左右大主祭。

如今,殿主和右大主祭俱在,上血简者,只有那......”

一念推断到上十万火急的血简者是谁,大首祭柏相的脸色再次一变,“拿来!”轮值星祭忙上前双手奉上。

血简入手,有一种火急火燎的滚烫感,略一思忖,指尖幻出玄奥无比的清光,微微一点,血简上的封禁就瞬息消失。

神念沉入,入目的,乃是叶真用神念杀气血气凝聚而成的一行行血淋淋的大字。

“蛮灵殿左大主祭叶真急禀:今在血河要塞内的血河.......”

这件事,说起来极其复杂,虽然叶真禀报这条消息时,用语斟酌,力求将所有的惊悚发现,统统表达出来。

但是,这件事本身,并不好描述。

所以,叶真最后,特意附言,“叶真恭请大首祭亲至血河要塞,以观虚实!”

大首祭柏相的神情,已经变得凝重无比。

灵殿内的分身投影瞬息消散,几息之后,身着赤袍玉带的大首祭柏相亲自出现,“马上给老夫联系蛮灵殿左大主祭叶真。”

片刻后,两方的小型通讯挪移阵同时启动,一块又一块的交流玉简不停的闪烁着。

大首祭柏相甚至要求叶真将血河禁地情形用留影玉简录了一份,亲自感应。

仔细研究一个时辰之后,大首祭柏相的神情已经凝重到了极至,“叶真,不瞒你说,这种阵法,老夫也是闻所未闻。

而且,老夫观这血河禁地的气息,至少在万年以上,而且里边蕴积的力量,简直无法估量。

无论这禁地是谁的手笔,此等隐患,必须彻查清楚。”

“大首祭,我也觉的非同小可,若是在现场观看感应这种秘法抽取血气的演示,更是惊人。

属下恳请大首祭亲来,以研究情形,解此虚实。”

怕了!

叶真是真的怕了!

之前叶真斩杀了十名魔族奴隶,按不同的掩埋方式,掩埋位置,俱都感应了一通。

叶真惊骇的发现,无论是哪种方式,哪怕是不掩埋,任由暴尸荒野,那诡异的血色脉络,就仿佛有灵的触手一样,会在第一时间探向死者,吸取死者体内的血气精华和诸般负面力量。

叶真发现,刚死的武者,那诡异的血色脉络的吸取量更大,吸取速度更快。

同样是新死的武者,埋的越深的武者,那诡异的血色脉络的吸取量更大,吸取速度更快。

更重要的是,哪怕是将新死的尸体焚尸只剩骨骼,那血色脉络依旧可以吸取其中的血气和负面力量。

除非彻底的焚化成灰。

更要命的是,不分地域!

不论是没有阵法覆盖的血色要塞外边,还是有阵法覆盖的血河要塞内部,只要有死者出现,那血色脉络就如入无人之境,直接自地底蔓延而上,吸取其中的血气和负面气息。

而且极其隐密。

必须全神贯注的感应,才能感应到。

一旦尸体有任何动静,那血色脉络立时就会有若受到了惊扰的烟气一般,烟消云散,无法追查。

而尸体重归于安静之后,那血色脉络会再次探出。

这情形,委实将叶真吓到了。

这种血色脉络隐秘无比的抽取尸体中的血气和负面力量,本身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这血河禁地和血色脉络,按推测,最少已经存在万年。

最少万年啊。

一万年的时间内,魔族和人族在人魔战场不知发动了多少场战斗,葬送了多少双方士兵的性命。

那数量,算出来简直恐怖。

就按正常年限,双方在人魔战场战死的士兵总数,少则十万,多则二三十万计,计算下来,一万年,那也是数以十亿计。

这还只算军,不算民。

也不知道这血色脉络覆射范围有多大,若是小则罢了,若是多了,那简直......

而且,这还只是正常年限。

一万年下来,每过千年左右,魔族都会发动一次千年战役。

每次千年战役,双方死亡的将士数目合计,少则七八百万,多则千万以上,这还是正常死亡的。

非正常死亡的,也绝对不少。

这数目累积下来。

让叶真简直有一种坐在炸弹上的感觉。

一旦这个血河禁地出事,北海天浪军,必定会灰飞烟灭。

那恐怖的能量波动,到时候,叶真有再多的众生愿力,也挡不住。

所以,叶真在第一时间,将这件事上报给了祖神殿首席大日祭司柏相。

如此程度的事情,已经不是叶真甚至是蛮灵殿能够处置的。

只有祖神殿,大周,才能处置。

当然,叶真做为臣子,也在第一时间将这件事通过秘监和巡天司,同时上报给了仁尊皇。

这样的大事,瞒不住。

“叶真,老夫知此事非同小可。但是,有三点你要记住,第一,马上封锁消息,不可轻举妄动,马上停止任何探查血河禁地的动作。

第二,按你所言,老夫应当亲至,不过,祖神殿规矩,大首祭非天地巨变不得离开祖神殿,老夫无法亲至,但是这件事,老夫绝对会重视到极致。

第三,你的请求,老夫暂时无法答应。调动部队乃是军国大事,老夫无法干涉。

而且由祖神殿精锐祭司大军或者禁军换防镇守,此事太过突兀,一旦做了,只会引得四方注意,

况且,由你镇守这异常之地,老夫还能够信任,若是换作其它人,一旦消息走漏,若是那边得知,当有不可知变化,你可明白?”大首祭柏相说道。

叶真脸上渐渐的浮现一抹无奈,他在通报这个消息之后,提出了一个附加的要求,就是以此地血河要塞为由,将此地的镇守大军换成朝廷精锐禁军或者是祖神殿的祭司精锐大军。

好让北海天浪军先离开这个火坑再说。

这个想法,此时已然失败了。

当然,叶真也不是太失望,当时也只是想试一试,并没有抱太多的想法。

似乎感应到了叶真的情绪,大首祭柏相还想说什么,突然间就见一人至,却是内监大总管鱼朝恩亲至。

“大首祭,陛下急召!”急急赶到的鱼朝恩深深一揖。

“老夫知道了!”应了一句,大首柏相就忽地高声,“传本大首祭烈日权杖令,所有大权祭,半个时辰之内,抵达皇宫议事。

晚到者,殿法森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