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无系魔法

小说: 这个疯子惹不起 作者: 小骗子 更新时间:2019-09-14 20:45:46 字数:2781 阅读进度:269/434

第269章无系魔法

得益于老剑神的千里剑芒,接下来的一段路走的很顺利,再无小鱼小虾前来拦路。

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但对唐晨来说,他却希望这黑暗褪去的慢一点。

因为只要黑暗还在,那就说明王小鹿还是安全的。对于他来说,还有什么是比小丫头更重要呢。

黑暗笼罩世界,青芒驱散邪恶,他们是名义上的父女,却也是命中注定的正与邪。这一点当年他把王小鹿带回潼阳时就已知道。但他相信自己必定能感化她内心深处的黑暗,因此哪怕解散镇武军,哪怕放弃所有。

没有邪恶便没有正义,他不知道当年几位师父为何没有彻底除掉邪神,又为何冥冥注定般让她来到自己身边。

他不曾责怪几位恩师,只是非常不解。

世间何为邪恶,又何为正义?

他手握青芒,虽是正义的伙伴,这世上又有几人认同?

如今青芒消散,他不也一样落得世界杀之。

正义不易,邪恶才是大道吗?

这些疑惑他想只有那几位惊才绝艳的师父们才能给自己做出答案。

因此他必须去一趟阴间,到莲花台上问一问。

就算没有答复也无怨无悔。

过了湘楠省的地界,又往前走了一百五十公里,一直在副驾驶闭目养神的老剑神忽然睁开双眸,道:“小师弟,靠边停车吧。”

“有人拦路?”唐晨踩下刹车,看了看前方,前照灯所覆盖之处并无人影。

“对,不过藏了起来。”老剑神抱着剑走下车,静静地看着前方。荒野中的黑暗是那么沉重,愈发凸显的这一点车灯的照明薄弱而微不足道。

人就在车灯与黑暗的交际处,犹如幽灵一般忽闪忽现。

唐晨笑了笑,道:“来人想必不是中土人,而是西方的魔法师。”

老剑神不屑地说了一句:“装神弄鬼。”

不要说他已成剑仙,哪怕是之前又何曾惧怕过魔法师?即使是活了一个世纪的西泽法师在他面前也要矮一头!

唐晨也很奇怪,西盟国当中能稍微与老剑神媲美者,唯有西泽法师一人,而他又重伤未愈,不可能前来。那来人是谁?

想必是语言不通,对方也没有自报姓名,而是直接选择了出手。

黑暗所覆盖的荒野中逐渐形成一个漩涡,并一点点地吞噬着灯光所覆盖的光明,他就像邪神的使者,能够操控黑暗一般。

暗系魔法?

唐晨随即摇头否定,他曾经也算是精通各系魔法,但对方所施展出来的法术却让他有些看不懂。似乎并不在七大系别当中。

西方的魔法除了七大系别,还有极为罕见的三大法则。

世人最为常见也最为掌握的基本都属于七大系别的范畴,而能够掌控法则者,可谓是千年出一人。而这个一千年,出现的法则天才就是西泽法师,他掌握的是“空间”。

也正是因此,他才能成为西方第一人,世界四大强者,一个能与神媲美的人。

实际上三大法则不仅存在于西方,中土国的道教同样有详细记载。

空间、时间、轮回三大法则被中西方尊为万法之源,无论是中土国的道法还是西方的魔法,皆由这三者演变而来。

一种法则便是一条大道,若是在上古与远古的仙人时期,但凡能掌握其一,都必将能成为仙祖般的大能。

后世曾猜测,开天大帝之所以能有如此成就,或许就是同时掌握了三大法则。因此他才能以空间开辟妖界,以时间镇压群魔,以轮回封印群仙。

说来奇怪也很可笑,最近这一千年不仅出现了空间法则,时间法则也悄悄降临人世。而掌握它的不是别人,正是身为中土人的田大柱。

至于轮回法则,三千年也难出一次。一旦现世,必将引起一个时代的巨大变化。

来人施展的魔法既不属于七大系别,同样也不是三大法则,难道不让人奇怪吗?

老剑神却并不奇怪,因为在他眼里魔法根本没有系别之分,不管别人施展的魔法多么绚丽惊人,他都能以一剑破之。

黑暗的漩涡逐渐逼近,老剑神以指作剑,向前一戳,刺啦一声,锋利的剑芒竟真的撕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不是他瞧不起魔法,而是任何魔法都难以挡得住他的一剑。

来人凝了凝眸,双手合十拍打在地。

一瞬间,两人前方的高速公路竟开始逐渐分解,先是变成石块,而后再成颗粒。

唐晨有些咋舌,这种威力的魔法他倒还第一次见。

不在七大系别之内,又在三大法则之外……唐晨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无系魔法!

这种魔法在西方数千年的魔法史上只出现过一次,因此记载很少,但就是那一次就险些让整个西方“团灭”。

魔法史书中记载,无系魔法超脱于七系、三则,乃是世间最恐怖,也是最邪恶的魔法。一旦无系魔法降世,便意味着将有一场巨大的灾难。

唐晨笑了笑,这个时候出现无系魔法,不得不说确实很应景。

世间万物都讲究相生相克,而无系魔法却没有相克之物,它并且还能吞噬掉任何力量而增强自身。若碰上此人,不管是西方的魔法师还是中土国的武者,难免都会头疼。

但他偏偏遇上的是只讲剑道,不讲道理的老剑神。

无系魔法没有相克之物,老剑神的剑道亦是如此!

神秘的力场迅速朝两人逼近,前方的一切事物皆在瞬间都被分解成无数细小颗粒。

“师兄,能破吗?”唐晨问。

老剑神笑了笑道:“何难之有。”

他怀里剑滑到了手里,抽出,斩下,收剑。

干净利落到仿佛什么也没做,但一切都已做完。

数千道霸气无匹的剑气犹如神之爪,将前方的虚空撕开无数裂痕,这一剑竟达到了破空的威力!纵然对方的神秘力场能够分解一切事物,但在老剑神一波又一波的剑气之下,也只有化为虚无。

唐晨也暗暗咋舌,老剑神在剑道上的造诣,确实非常人所能及。

他不成剑仙,谁还够资格?

等尘埃落定后,老剑神看了看前方,道:“路没了,看来要走一段路了。”

唐晨问道:“那人死了还是逃了?”

老剑神道:“走了。”

他若是有杀心,对方根本不可能能逃,更不可能活。

唐晨笑道:“有此人在,即使西泽法师仙逝,也有人能力挽狂澜。”

如今的世界是五国鼎力,西盟国更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一旦西泽法师死去,西盟国的实力必将大大减弱。这对中土国来说并非好事。

老剑神倒没有唐晨想的那么多,他是江湖人士,而非国家之下的武道之人,他只是单纯地觉得天才不易,让其夭折在异国他乡难免有些可惜。

至于后者将来会如何,他懒得管,恐怕也没机会管。

武道界有多人都说他不负天下之责,更不如小剑神那般心怀苍生天下。

他从不反驳,因为从始至终他都固执地认为自己身处于江湖,江湖就应当只是江湖。

武道界……

这个名字他不喜欢。

一生只问剑道,不问苍生,这样的心性成就了当世剑仙,却无法让他成为手握青芒的救世之人。

老剑神抬起昏老的眼眸去看了看黑洞洞的天空,轻声道:“小师弟,走吧。”

这一生他醉心于剑道,无论是天下之事还是个人之事,皆懒得理会。

但是……

这件事他却不得不管。

因为对于一个孤独一甲子的老人来说,这个世人都要杀之的男人,恰恰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