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出院

小说: 致命热恋 作者: 漫西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2299 阅读进度:207/235

安桐:“……”

她还真不觉得萧明豫是外人。

几次接触下来,安桐甚至有种他非容娴不可的感觉。

偏偏当事人不以为然。

安桐不好再说什么,静静地吃了一顿午饭,于下午两点回到了治疗中心。

匆匆一面,难解相思苦。

安桐赖在车里不肯走,跟容慎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没什么重点,却觉得异常温馨。

两个人都不是张扬肆意的性格,简单的抱着就能感受到一种岁月静好的安宁。

容娴不想当电灯泡,站在车外抽烟。

余光依旧能看到车内相拥的身影,羡慕吗?

有点,但也仅仅是一点点。

感情的事没有道理可言,她再羡慕也不容许自己重蹈覆辙。

何况萧明豫比她小三岁,这样的年龄差,让她毫无信心可言。

容娴弹了下烟灰,怅然地叹了口气。

而车身另一边的程风,正在给大嗓门发微信。

程风破浪:你干啥呢?

过了足足五分钟,对方才回复:有事?

看到内容,程风就皱着眉戳屏幕。

程风破浪:没事就不能找你?

大嗓门:有病赶紧治。

程风:“……”

他觉得自己确实有病,每次都被大嗓门怼的哑口无言,但总是没脸没皮地想找她聊天。

车内车外几个人,各自忙碌,也各怀心事。

安桐在车里磨蹭了半小时,才依依不舍地与容慎挥别。

下车前,男人在她耳边吻了吻,低声叮咛,“出院来接你。”

安桐抿着笑,记在心上。

她能感觉到自己在慢慢痊愈,就向助理医师谢琳说的那样,也许很快就能出院了。

……

这次见面之后,安桐更加努力的配合一切治疗。

无论是心理疏导,还是定期测评,各项指标和心理健康指数都有明显的改善。

直到月末的最后一天,她拿到了一张出院通知单,还有一份心理健康评估报告。

将近两个月的半封闭心理治疗,安桐可以出院了。

然而,容慎没来。

安桐跟着安襄怀走出住院部,站在阳光下回身看着那栋大楼,笑了笑,躬身钻进了车厢。

父女俩在首都的落脚点是城中三环的一处老小区。

生活气息浓郁,周边配套设施丰富且完善。

这是安襄怀亲自挑选的地方,他带着安桐回了家,两室一厅的标准格局,就像很多普通人家一样。

安桐拿着自己的行李袋回了房间,进去就看到里面的布置和云海路的平方并无二致。

安襄怀还在厨房忙碌,两台自动炒饭机发出了机器的嗡名声。

安桐悄悄关上房门,拿着手机给容慎发了个视频。

她也不至于真的小心眼,但容慎素来重承诺,他说来接她出院,结果却爽约,安桐难免担心。

视频没有接起,安桐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说不定他在忙?

或者被什么事绊住了?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男人还没开口,安桐率先问道:“你是不是很忙?”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紧接着是容慎低沉磁性的嗓音,“确实有点忙,这个时间找我有事?”

安桐:“?”

他是不记得自己今天出院了?

然后,安桐突然后知后觉,她昨天收到的出院通知单,一心期待着容慎来接她出院,但是……她好像忘记告诉他具体的出院日期了,只说了月末。

而今天是月末最后一天。

安桐良久没说话,有点小郁闷。

是她的失误,总不能怪容慎不够细心。

于是,安桐扯出一抹笑,“我能有什么事找你,就是闲着无聊。”

“今天没有情绪疏导?”

安桐无声叹气,看来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出院了。

以防彼此生出不快,安桐顺势搭腔,“疏导完了。那你先忙,等你不忙再……”

“不忙。”

安桐:“……”

有点编不下去了。

她挠了挠太阳穴,琢磨着是该实话实说还是转移话题,听筒那端率先响起了浑厚的低笑,“人都出院了,还需要情绪疏导?”

安桐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容慎含笑的腔调不疾不徐,简单的三个字飘进了耳畔,“开门吧。”

安桐短促地轻呼一声,跑出卧室就打开了防盗门。

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浅白色的花瓣。

扑鼻而来的花香漂浮在空气中。

一大束香水百合跃然于眼前,安桐怔愣地看了看,缓缓抬眸,不偏不倚地撞进了男人幽深的瞳眸之中。

安桐抿着嘴角,饱胀的情绪充斥在心间。

她接过花,低头闻了闻,香甜浓郁的芬芳萦绕在鼻息之中。

下一秒,单手抱着花,单手勾住男人的脖颈,撒娇似的在他身上蹭了蹭,“我第一次收到花……”

“若是喜欢,以后天天给你买。”

容慎回拥着她,语气宠溺又温柔。

两人堵在门口拥抱腻歪,清浅的呢喃声很快把厨房里的安襄怀招来了。

他站在厨房附近,看到玄关处的一幕,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事到如今,再多的试探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

这场治疗结束之后,桐桐依然认定容慎,作为父亲,除了点头,别无他法。

安桐背对着厨房,又一心扑在容慎身上,压根没注意到父亲的身影。

而容慎则与安襄怀隔空对视,后者摇着头,默默退回了厨房。

不多时,安桐倒了两杯茶,一杯送进厨房,一杯递给容慎。

尔后,坐在沙发上,没什么底气地开口道:“不是说好去医院接我嘛……”

虽然她忘了说具体日期,但他也没问。

潜意识里,安桐总觉得容慎无所不能,很多事她不说,他也能了如指掌。

比如之前在治疗中心的所有测评和疏导安排,明明没告诉过容慎,但他每次来电话或者挂视频都恰好避开了这些时间。

一次两次还好,次数多了,安桐自然而然地察觉出了什么。

“出了医院四处乱看,偏偏不回头。”容慎低头理了理翻卷的袖口,随即捏了下她的手心,“我一直在你身后……”

像以前的许多次,只要你回头,我一直都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