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追迹鼠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1-03 08:00:00 字数:3489 阅读进度:15/1254

七梅城,司徒府。

“三弟,你说什么,主公将你梅卫,送给宁凡指挥!”司徒府中,名为司徒的清瘦男子眉头一冷。他黑发妖瞳,却穿黑佛衣,执黑念珠。

“他要黑色的草?还让你来跟我索要?哼,好大的架子,让他自己滚来取!”

“二哥,这…”尉迟露出为难神情。

但清瘦男子一拂袖,将尉迟赶了出去。

七梅城,南宫府。

“大人,这就是小人打听的消息…”南宫府殿中,一名紧身衣女子长跪。

“嘶…这宁凡,给主公取得疗毒药材,我看不透其中玄机...七种至阴毒药,七中至阳补药,在药效是截然相反…如此炼丹,真的能给主公制毒么…娄兰,做的不错,下去吧…”

名为南宫的,是一个声音阴柔的中年男子。望着手中宁凡画像,添了添嘴唇。

“此人,会不会剑界派来加害主人的…”

七梅城,神虚阁。

“查清楚了?今日来买‘千年桃枝’的,究竟是何人…”神虚阁中,一个妖女貌若二十,面遮黑纱,上穿黑色抹胸,下穿黑裙,那裙有些短,露出白皙的**。

“如主人所料,买‘千年桃枝’的,并非韩元极的三神统领。以南宫与韩元极的炼丹水平,用不了千年年份的药材…购买此药材的,竟是一个辟脉一层少年,正是那韩元极新收的徒弟。”

“哦?辟脉一层?”

她捧着宁凡的画像,微微有了些兴趣。

“他还买了什么?”

“回禀主人,他还买了百年冰雷石、火雨花。”

“千年灵药,是用来炼制‘四转仙丹’的,韩元极所中之毒,正需此物…冰雷石与火雨花,此二物药性不融,决不可入药,但传说上古之时,有让药性不融之药成丹之法…这两种药,是给韩元极的梅卫用的…不简单…”

这个千娇百媚的妖女,似无一丝修为,但只听其中一两味药名,便将宁凡买药的动机猜了出来。其渊博学识,丝毫不弱于仙帝记忆的宁凡!

七梅雪城之外,一个黑袍青年,一拍收妖袋,放出一群老鼠,咬牙切齿,

“哼!本君在欢合宗饲养的‘鼎炉’,竟被夺了...罢了,韩老魔不可得罪,暗中将鼎炉抢回好了...只要那小姑娘未破体,无人能看出她的体质...”

这一切,宁凡皆是不知。

他一回思凡宫,便带着一大批灵药,去了宫中炼药阁。

老魔被人称作韩药尊,在越国也算鼎鼎大名的三转炼丹师。思凡宫中炼丹用的药鼎,品质极为不俗,炼药阁中,更有一脉冰炎地火,用于炼丹。

如今尉迟尚未将所买药材送来,老魔、梅卫的解药都不能炼,宁凡决定,先给小纸鹤炼些辟脉丹药。

毕竟纸鹤修为越高,双修效果便越好,宁凡心中,渐渐接受了《阴阳变》这双修功法,并渴望一试效果。

‘辟脉丹’是二转仙丹,许多融灵炼丹师都会炼制。而有仙帝的炼丹记忆,区区二转仙丹,对宁凡更不在话下。

有地火炼丹,对炼丹师法力消耗几近于无,但宁凡刚刚辟脉一层法力,仍担心自己会吃不消。

“《黄庭丹道录》…河车九转便成仙,不必穷经又坐禅,一部黄庭明世界,半壶素酒隐山川…乱古大帝的炼丹手法,在于‘河车九转’…”

闭上眼,回忆乱古的炼丹记忆,宁凡指尖运起黑炎,品味着‘河车九转’的绝妙炼丹手法。

“上古之时,天地有两大炼丹师,一名太上老君,一名黄帝。有两大炼丹绝学…一名‘三清丹凝’,一名‘河车九转’…”

他口中喃喃自语,指尖不停,以黑炎在身前勾圆。勾下一圆,便能炼一转丹药…

他闭目,苦思,良久之后,勾出一圆,炎过无影。

他反复品味,一炷香之后,已能连勾两圆,炎影隐隐凝而不散。

半个时辰后,他连勾三圆,而片刻之后,于身前勾出道圆影。

下一刻,他忽然气喘之极,匆忙睁开眼,沉吟不语。

第五道圆,勾勒不出,许是因为宁凡境界太低了…但能勾四圆,他便足以炼制四转仙丹,单凭炼丹术,越国恐怕无人可比。

“开炉,炼丹!”

他一拍鼎盖,丢入药材,以微薄法力激起冰炎地火,开始满长的炼丹。

一个时辰后,十副药材,炼毁七副,仅炼出三炉丹药,每炉十颗。

他面色已苍白,刚恢复的法力,又耗尽了,心神更是疲惫。

七副药材炼毁,不是因为宁凡手法不精,只因他法力不够,成丹的一刻,压不住火力,故而往往失败。

二转丹药便失败这么多,梅卫三转解药、老魔四转解药,怕是根本炼制不出来,除非自己先提高法力…

以玉瓶装起三十颗辟脉丹,宁凡匆匆返回卧房。

房外,他却蓦然止步,因为屋内,隐隐可闻水声。

小丫头,在洗澡,哼着谣,心情似乎不错呢。

“我是进,还是不进…如果纸鹤再大些,我倒想和她一起洗了…”宁凡端着药瓶,转过身,手摸鼻头,却是摇头一笑。

他非顾及伦常、道德,仅仅是不想给小女孩留下阴影。

他望着渐起的月色,一时,有些思念家乡。吴国,海宁宁家,距此有万里之遥。弟弟宁孤,受困天离魔宗,何日自己可踢了魔宗,救出弟弟。

“天为吾妻,地为吾妾...呵呵,我从未想过,会有一日成了魔修...”

他是少年之身,却怀着仙帝看破红尘的悲。月下,他飘然若仙。而他所言话语,却引起墙外一道女子的冷哼声。

“哼,‘天为吾妻,地为吾妾’,韩元极的徒弟,好大的口气…”

这女声并不娇柔,带着飒爽英气,声音如剑,刺得宁凡耳膜微疼。

而后,便是女子远去的脚步声。

宁凡皱眉。思凡宫是老魔禁宫,常人根本进不来。老魔对女人从不染指,什么女人竟进了思凡宫,并直呼老魔姓名?

他欲追出院落,查个究竟,但未走出几步,卧房中,忽然传出纸鹤一声尖叫。

“啊!救命!”

他面色大变,顾不上之前奇异女子,匆忙推门入了卧房。

房中,摆着木盆,水中飘着梅花。之前纸鹤是在沐浴的,此刻却跳出木盆,光溜溜地站在榻上,惊恐地望着地面。

“老…老鼠…凡哥哥,救我!”

她萝莉般的花颜,楚楚可怜,满是惶恐,让宁凡哭笑不得。

纸鹤好歹也在魔宗呆了三年,虽无半点修为,总算是见过修士的,竟怕区区老鼠。

但他这么一想,忽然隐隐感觉不对。

思凡宫建在七梅冰城,修魔之地,普通老鼠怎么活下去?

他凝望地下老鼠,眼光一冷。

此鼠白皮紫瞳,并非凡鼠,而是‘追迹鼠’,乱古大帝记忆中,很多低阶修士都爱用这种老鼠跟踪人。

纸鹤没有修为,不会有人跟踪,那么放出此鼠的人,必定是想掌握自己踪迹了。

老魔不会这么无聊,他神念一扫,整个七梅城都能感知地一清二楚。

会用此鼠的,多半是修为低下,没有开辟神念的辟脉修士。

或者说,是有神念、却不敢擅自散出神念的融灵修士!

“有人想对付我?找死么…”宁凡冷笑,一指点出,一缕黑炎射在鼠身,将其焚死。

他走到榻边,纸鹤却哇地一声哭了,跳到他的怀里。

“凡哥哥,我好怕…那一年,那一年哥哥的尸体,就是被这种老鼠…一大群,紫色眼睛…生生啃尽的…”

她在宁凡怀中,瑟瑟发抖。她并非怕鼠,仅仅是怕那段回忆。

宁凡皱眉,似从纸鹤话中听出一些疑点。追迹鼠不吃人肉,亦不群居…纸鹤的哥哥,怎会被一群追迹鼠啃死…一群追迹鼠同时出现,多半是修士饲养了…追迹鼠价格不菲,一般融灵修士,也养不起一群的…为何会有修士,指挥一群追迹鼠,咬死纸鹤哥哥尸首…

或者,放出追迹鼠的根本不是对付他宁凡,而是对付纸鹤?但,纸鹤是凡人,有可能被人盯上么?

宁凡想不通,仙帝记忆不是万能的。如果他修为达到融灵期,倒是可以卜算一卦,算算何人对付自己,目前似乎做不到。

“呀…凡哥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你,放开我,你这样抱着我,我变得好奇怪…”

仅仅是随意一个拥抱,纸鹤的小脸,竟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她的眼中,竟有一股不属于融灵女魔的魅惑之意!

那魅惑令宁凡恍然失神,待眼神恢复清明之后,瞬间明白了什么一般,大惊,

“纸鹤竟是‘天生媚骨’!有人看上了纸鹤,想将其收为鼎炉!”

天生媚骨,修炼双修功法一日千里,是许多高手梦寐以求的姬妾。天生媚骨的女子,若守身如玉,则很难看出怀有媚骨,但一旦破身,媚骨便会渐渐出现…一日不欢,一日心乱。十日不欢,无力如绵。百日不欢,必死无疑。

这是纸鹤被捉入欢合宗的原因么?

他心头一惊,手臂不自觉用力,拥抱纸鹤更紧了。纸鹤眼神迷离,体质发作。几乎迷了意识。

“凡哥哥…我好难受…帮我...”纸鹤迷离道。

“...”宁凡眉头深锁,纸鹤体质发作,能帮她的方法只有一个...

他深深一叹,温柔推倒纸鹤,本来想等纸鹤长大一些,再…不过看来,是无法等了。

“不要怕,有我在...”**红帐内,宁凡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