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紫玉空台,聚宝盆!(第二更)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1-04 22:17:28 字数:4694 阅读进度:112/1254

(第三更都写完了,再更一更存稿...今天会有第四更的动力么...修改一次,数死早...)

无人知,宁凡究竟在石关做了什么。随着宁凡与白飞腾约战之期临近,不少老辈高手,开始奔赴鬼雀宗,等待这场难得一见的高手对决。

鬼雀宗的外谷上空,千丈空中,悬浮着一座四方的紫玉高台,是鬼雀子为了此次对决,特意耗巨资建立。

此紫玉空台,与当年的天离宗悬空玉台何其之像,这也标志着继天离覆灭后,鬼雀宗正式成为越国第一魔宗。

宗内有白尊等老辈高手,有宁凡等新晋年轻高手,鬼雀宗的声势,如日中天。

一道道流光,破空而来。融灵老怪,各自踏天而行,家资丰厚之人,或纵仙云而来,名震一方的金丹老怪,则纷纷乘楼船、盛大出行。

维持鬼雀治安、负责接待宾客的,是鬼雀宗五百鹰卫,每一个鹰卫,修为都在辟脉六层之上,脸上皆露出淡漠之色,乘飞鹰妖兽,飞天遁地,将一个个辟脉期宾客,接待到悬空玉台之上。

而鹰卫统领——鹰扬,则负责接待那些有身份之人。

鹰扬,一个身穿黑甲、面带刀疤的中年人,乘坐一头三丈长的银色神鹰,在天空疾行。

往往一遇到飞遁而来的高手,便立刻迎上去,只是表情与态度,却根据对方修为,而有所不同。

鹰扬,为鬼雀宗融灵后期的长老,更身为鹰卫统领,自有傲气。

对融灵高手,他只稍稍寒暄,唯有对金丹高手,才会笑脸相迎。而对于那些‘越国十强’级人物,甚至更尊贵的老祖级人物,鹰扬的态度则更在恭敬。

“鹰扬统领,幸会幸会,在下紫光宗长老,宋行。”

“原来是宋行长老,幸会幸会...”鹰扬皮笑肉不笑,因为宋行,仅仅是个融灵中期长老。

“老夫青城子,一介散修,见过鹰扬统领...”

“哦?原来是青城道友,道友快跟我进入紫玉空台吧!”鹰扬的口气微微舒缓,因为这青城子,是个金丹初期的老怪,虽是散修,不可小觑。

“妾身云华夫人,特来赴鬼雀宗盛会。”

“嘶!想不到夫人都来敝宗观战了,有失远迎,告罪告罪!”鹰扬目光恭敬,并偶尔带着火热,在云华夫人的娇躯上狠狠刮一下,吞咽口水。

云华夫人,号称越国第一美艳,修为虽只是融灵后期,但罕有男修,能在其面前不动如石。且其夫君,乃是越国鼎鼎大名的火云宗老祖...美女配老怪,是修真界的传统,不足为奇。而其身份,更是让鹰扬不敢怠慢。

唯一让鹰扬不解的是,为何堂堂云华夫人,会驾临鬼雀宗这种招摇之地...要知道,火云老祖,实际上很小心眼的,绝不容于自己夫人被任何男子窥探,一向禁止云华夫人离开火云宗。

既然云华夫人前来,那么定然是火云老祖命令...火云老祖,有要事让她办,且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甚至包括,火云宗的掌门高层...

“呸,老子管那么多闲事干嘛...万一扯入不必要的麻烦,后果可想而知...”

鹰扬一想到火云老祖的可怕,浑身一个激灵,立刻将目光从云华夫人的娇躯移开。

时间,比赌斗时间,晚了整整半月,但正主未出现,众宾客也乐得等待,反正修士不缺几天时间,几天,甚至还不够闭个小关。

且如此多的老怪聚集,自然少不了交流修炼心得,或许,许多老怪逢盛会便参加,为了也就是这简单目的。

“不过这一届老怪,来得真多...”鹰扬摇了摇刀疤脸,啧啧称叹。而立刻,便有一道飘渺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其后,淡漠道。

“这个自然!这些高手,自然是来捧老夫的场!”

这个声音,出现的毫无征兆,让鹰扬背心一冷,立刻转身,见说话之人认识,方才松了口气。修真界,被人侵犯到身后,是极其危险的。即便是在自己宗门地盘...

“鹰扬,见过白尊!”

鹰扬的目光,扫过白飞腾的身上,露出一丝火热。

白尊的修为,又提升了啊,能瞒过自己感知,轻易侵到身后,恐怕修为,已经触摸到金丹后期的瓶颈了...

“免礼...宁凡来了吗?”白飞腾老眼虚眯,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

“没,没有...宁长老似乎还在闭关...”

“哼!没有礼数的家伙!竟让前辈等他!”

白飞腾眉头一皱,不满。

他刻意晚了半个月出关,为的便是让宁凡为了赌斗之约,苦等他半月,磨一磨宁凡的锐气,不曾想,这宁凡架子竟如此之大,比自己,更晚出关...

“是是是...那宁长老真是无礼之极,竟敢让白尊等待...”

鹰扬赔笑,对白飞腾,自然是说什么应什么。但此话刚出,一股比白飞腾现身之时,更凌厉的危机之感,在其身后传来。

一霎,不但是鹰扬,就连白飞腾,都露出微微震惊的目光,因为即便是他,都没有感到来人,如何出现,何时出现!

“哦?鹰扬统领,似乎对宁某,多有怨言啊...”

一个白衣黑氅的少年,出现在鹰扬身后,毫无征兆!

其面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但对上其目光,鹰扬顿时心神一颤,升起一种错觉,仿佛只要宁凡一个念头,自己必死!

“宁...宁长老,鹰扬失言!求宁长老恕罪!”

怕!很怕!这是鹰扬第一次近距离靠近宁凡,方才觉得,宁凡究竟有多可怕!

原来宁凡的名声,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真实实力换来!

“呵呵,何罪之有,鹰扬统领无需慌张...白‘前辈’,看你情形,似乎刚刚出关,法力似乎未恢复巅峰,看来尚需数日调息,晚辈宁凡,便在紫玉空台,恭候‘您’的大驾了...你的魔尊之名,我很喜欢。”

宁凡微微拱手,身形一晃,便飞遁而去。而白飞腾,面色顿时难看之极。

他如何听不出,宁凡言语之中,连削带讽。讽的是自己为老不尊,背后还说晚辈坏话...

“哼,你也就只能此刻嚣张一时,赌斗之时,老夫会让你明白,得罪前辈的下场!”白飞腾恨恨道。

而在宁凡现身一刻,原本在玉台之上,慵懒和众人搭话的云华夫人,蓦然一挑眉,微微惊讶。

“此子,莫非真和夫君所言一样,是...如此,便完成夫君的任务吧。”

...

“开赌了,开赌了,买定离手...”

紫玉空台之上,一个乞丐模样的青年,狂放不羁,大摆赌局。

空台之上,不少修士在等待观战之际,都闲来无事,摆下摊位,用无用法宝、丹药,与他人交换物品。

但似这乞丐摆赌局,倒是首闻。

这乞丐青年,乱发如蓬草,衣衫褴褛,身上虽脏,容貌却颇为俊朗,胡须拉渣,颇有几分男子气概。

一听此人开赌,不少无聊的修士,都纷纷围聚过来,看此人赌的什么。

“开赌了,开赌了,众位道友,快快掏出你们的仙玉,以小搏大...”乞丐生怕别人听不见,加大了嗓音,紫玉空台上,立刻有几个老怪,面露不愉之色。

“此子什么修为,在此哗众取宠...”一名融灵后期老怪厉声道。

“融灵初期吧...要不要杀了?”另一名融灵中期魔修淡淡道。

“罢了,鬼雀地界,不要惹事...”

乞丐青年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大声喧哗,惹了多大麻烦,仍是无所谓的表情。

而不少高手,都起了赌兴。这种在凡间才能见到的事物,也算是一次体悟。

“呵呵,这位道友,你既然开赌,不知赌什么,如何赌?”不少老怪笑问道。

“哦,哈哈,忘了忘了...今日我‘舒不云’在此开赌,赌的,自然是即兴事物。就赌那白...白...嗯,白尊,与那宁凡一战,如何!”

嘶!

一个个老怪,纷纷色变,这不知什么来历的融灵初期乞丐,竟然好大胆子,敢赌宁凡与白尊的战斗。

且不论赔率如何,单单赌人胜败,说不定就会得罪人。

罢了,姑且听听此人赔率。

一个个老怪仰着脖子,等待乞丐的后文,但乞丐说了这些,便哼着小曲,不再多言。

“咳咳咳...道友,你忘了说赔率,让我等如何下赌...”一个老怪提醒道。

“哦!忘了,又忘了...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见笑,见笑...对了,赌什么来着,我忘了...”

“你不是设庄,赌白尊与宁长老之战吗!”一个老怪不悦道。

“哎呀!原来如此,失礼失礼...这样吧,在下将赌斗和赔率写到招牌上,这样就不会遗忘了...”

乞丐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块古旧的木牌,上面写满各种赌注...似乎乞丐经常在各地下赌...

他并指如刀,法力一动,削去表面一层字,取出一杆笔,蘸了蘸口水,没有墨,却能在木牌上写字。

“嘶!这木牌,是,是...是万年天楠木!”

“哎呀!这是‘神来之笔’,可无墨生字,传说唯有雨殿之人,方能持有,这乞丐究竟什么身份,难道是雨殿的神卫么!”

却见乞丐扭动神笔,在木牌上,写下歪歪扭扭的几个字。

宁凡胜,一赔一。

宁凡平,一赔一百。

宁凡败,一赔一千。

写完几行字,乞丐似乎对自己的字体极其满意,点头不已,将所有下赌老怪,撂在一边。

忘了,又忘了...他又忘了,自己正在设赌。

而其他老怪,一见赌局赔率,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嘶!

这摊主,莫不是疯子,怎么定下如此赔率!

赌宁凡胜,赌一块仙玉,赢了才一块仙玉的回报。

赌宁凡平,一块仙玉,便有机会获得一百块回报。

赌宁凡败,则一块仙玉,有机会获得一千回报!

这哪里是开赌,分明是送钱!毕竟所有人都深信,宁凡必败,甚至,战平的可能性都没有。白飞腾,怎么说也是越国名震一方的老怪,若输给一个少年,还活不活了!

赌宁凡败,稳赚不赔!

赌宁凡平,即便输了,也就输一块仙玉,但若宁凡真的逆天平了,或白尊顾念身份,不愿胜之不武,允许宁凡以平局收场...这个意外,不能不考虑,若是如此,则赌其平,似乎也有一定机会大赚一番。

至于赌宁凡胜...根本没老怪,认为宁凡会获胜,且赌宁凡获胜,一块仙玉,赢了也才一块回报,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且几乎是必亏的概率...傻子才会往宁凡身上丢钱...

“老夫赌宁凡败,赌一千仙玉!不过老夫有个问题...若老夫赌赢了,则要获得百万仙玉的回报,你,有么!”

那老怪语气极淡,但他问得问题,是很多老怪都关注的。

这个赌局,得不得罪人,那是摊主的事情,既然有捞钱的机会,老怪们自不会放过。

对这几乎是必胜、且稳赚一千倍的赌局,没有老怪能不动心。甚至,之前对乞丐设赌极为不满的人,也纷纷扭转的看法,动了心思,想要赌一把。

只是,一千倍赔率...这个乞丐,怎可能有如此多的仙玉设庄...

听了提问,原本瞻仰自己字迹的乞丐,蓦然回首,露出惊讶状,

“哎呀,不好意思,又忘记在设赌了...你问我有没有钱,开玩笑,你看看我的打扮,像是没有钱吗!”

他的声音提高八度,有些尖锐,而一个个老怪,顿时露出鄙夷之色。

你一个乞丐打扮,从外貌看,明明就是没钱。

若非看到乞丐一出手便是万年天楠木、神来之笔,兴许大有来头,根本没有老怪会和乞丐搭话。

感觉到大家的鄙夷,乞丐似乎极为不满,眉头一皱,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破旧的瓦盆,其中,盛放着十块仙玉。

“这就是我的家当,你说,够不够下赌!我就用这些仙玉,下赌!”

“十块仙玉?你是在耍我们吗!”一个个老怪,露出不悦之色。十块仙玉,根本无法赌...空手套白狼么!

“你们眼瞎了么,这是十块仙玉!?”乞丐露出难以理解的神情。

“这就是十块!绝没有第十一块!”

“呸!胡说!老子再穷,也不会穷到只有十块仙玉!‘聚宝盆’,给我倒!”

乞丐露出愤然之色,一指点在瓦盆之上,而后翻转瓦盆,倒出十块仙玉...但十块仙玉离开瓦盆,其中,竟仍有十块...倒出十块,还有十块,顷刻,地上已经,满满一地仙玉,共数千块之多!

“谁说老子没钱!老子用钱砸死你!”乞丐大喝一声,而在场老怪,俱是震惊之色。

“雨殿仙宝,‘聚宝盆’!此人是谁,竟带有此物!”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