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丹术晋级,河车五转(第四更)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6:41 字数:5434 阅读进度:125/1254

(感谢aa112562打赏,9+1-2=8,好吧,还差8更)

女童小手,有着无穷力气,若非宁凡肉身不凡,恐怕仅仅一握之力,便足以让其重伤。

而进入第四层后,女童小脚一跺,地面立刻升起一道四纹仙云。此云,让宁凡觉得眼熟,正是雨塘所见那云。

“说,你要到哪里看雨,我带你去!”

女童小口之中,含着丹丸,长长的睫毛弯成月下,甜甜微笑。

没什么,比吃到好吃的丹饼饼更让人开心了...宁凡,是好人,自己要带他,好好四处转转!

四纹仙云,顿时堪比元婴,而女童对云儿打出一道黑光,那云之上,笼上阴风,遁速再次提升一倍,堪比元婴中期遁速。

仙云之上,宁凡闭上眼,任雨滴打湿面庞,而四周,不是蹿出一道道元婴妖兽的黑影,似乎是被宁凡血肉气息吸引来,各个准备吃了宁凡,饱餐一顿。

但每每至此,女童琼鼻一哼,粉拳挥舞,一个个妖兽,顿时目露挣扎,各自散去。

女童,不知究竟什么身份,此地妖兽,俱听她命令一般。

“饼哥哥,你放心,有我在,谁都不能伤你!”女童小胸脯一挺,得意一笑。

“...”

“饼哥哥,除了阿公,这冥坟,我谁都不怕...你放心,没人能欺负你!”

“...”

女童在哪里叽叽喳喳,讨好宁凡,目的么,显而易见,就是为了讨好宁凡后,再得些好处罢了。

对女童的称呼,宁凡大感无奈...若外界修士知道,自己堂堂‘宁尊’,竟被一个女童称作‘饼哥哥’,则一世威名,就此扫地罢...

耳中,渐渐再听不到女童的喧闹声,只能那雨,滴落心头。

第三层,无雨,第四层,却再次如第一、第二层一般,雨落连绵。

只是,若定要说些区别,还是有的。随着对雨之神意的一丝颖悟,宁凡发现,第一层的雨,阴冷,却是春寒之冷。而第二层的雨,更加冷,却带着夏雨的暴雨意味...

至于第四层的雨,孤单而苍凉,带着一丝肃穆...此为,秋雨。

冥坟九层的雨,本没有不同...但经过雀神子感悟之后,每层的雨,都被赋予了不同程度的雨之神意,由浅入深,由简到繁...世间难得的,不是虚神之意,而是一步步领悟虚神之意的过程...这雨水中,包含了这一过程。

经历过第三层无雨之势,第四层之时,雀神子必定是孤独而萧索的。

他在第四层,一定呆了很久,恐怕是以万年为计算...否则,绝不会有如此旷世的孤独感。

宁凡不由被这秋雨,侵了心念,渐渐地,心与雨合,听到了那雨中,深藏的感叹。

“修道,修到最后,却是孤独...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这孤独,如雨,不散,如秋,乱心...但若无这孤独的过程,道,便无法修。雨不孤独,而我心孤独,则雨,亦是孤独。此为,雨之神意...”

女童降下仙云,以免打扰宁凡领悟。而宁凡,则伫立雨中,沉默良久。

孤独...此意蕴,似乎不足以诠释雀神子一生之道,融于雨之神意,不够!

“我们去第五层吧...”

“好嘞!不过,我的丹饼饼不够吃了...”女童目光躲闪,坏坏一笑。

“第五层之后,我再给你炼丹一次!”

“不许耍赖!”

女童立刻来了精神,若无丹饼饼相伴,这雨,简直让人无聊之极。

她一纵仙云,风驰电掣,沿途元婴妖兽,但凡感受到她身上一丝丹香,皆似想起什么恐怖之极的事情,蛰伏于地,不敢动弹。

云光一入第四城巨坑,下到第五层天地。所有的绵绵秋雨,蓦然,变作冬寒之雨。

虽然严寒到极致,但雨,仍未凝结成冰...这种神通,超出了常识。

雨,就是雨,即便是冰雨,也与冰,不同!

宁凡眼光一闪,他隐隐觉得,第五层的冰雨,已开始极为不凡。这不凡,皆是雨之神意,所赋予!

他想起自己习得的法术——冰雨术...此术,微不足道,不过灵级法术,但恰恰与此情此景相合。

宁凡的冰雨术,无论多么熟练,那雨,都会最终凝结成冰刺...因为缺少了雨之神意,雨,最终却不再是雨。

他闭目感悟,四周各处,隐匿着零星几个化神级妖兽。这些妖兽,在冰雨的日夜浸润下,同样领悟了雨之神意。

当宁凡进入第五层时,一个个妖兽,立刻露出嗜血目光,但被女童一个瞪视,皆乖乖收了杀机。

他们不敢再打宁凡主意,但心中,一个个对宁凡皆瞧不起。金丹之上妖兽,可化形为人,这些妖兽,并非化形,但却具备了不逊人类的灵智。

“此子,区区融灵修为,竟想感悟虚神之意,荒谬...”一个巨象之兽,以妖族语言,冷漠道。

“不过,他被‘那人’保护着...他的事,我们最好不好插手...”另一个犀角妖兽忌惮道。

这些妖兽,放在雨界,必定一个个都是绝世凶兽,但却都惧怕女童。

而如这些妖兽所言,宁凡在第五层感悟雨意,极不顺利。

他第一次,无法从雨中,听出雀神子的感悟。

第五层,似乎是一个风水岭。雨之神意在这一层,真正开始质变。与第五层的感悟比起来,前四层的感悟,微不足道。

“究竟差了什么...”

宁凡皱眉,但女童却一副催促的口吻。

“饼哥哥,好了没嘛...你说了给我做丹饼饼吃,我饿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宁凡无奈地睁开眼,本已无法感悟,此刻被女童一搅合,更加心思不宁。

他取出薛青的丹鼎,挥剑斩出地火,却无奈发现,第五层雨意太盛,根本无法引出地火。

并非没有地火,只是所有的地火,都被雨之神意,同化成了雨水,渗流在地表之下。

“哈哈,这小辈倒也有趣...此地雨意太强,没有地火,岂能炼丹...”一个白猿妖兽,以妖族言语冷笑道。

“怎...怎么会这样...这里没有火,怎么烤饼饼吃...”女童有些焦急的模样,心情正忧,便在此时,听到了白猿的冷笑。

她怒视偷笑的白猿,淡淡抬起手指,颐指气使道,“你,过来,将地火给我变出来,不然我就让阿公捉了你,烤了吃!”

那白猿原本在幸灾乐祸,一听女童之命,立刻如丧考妣,猴脸怕成了苦瓜。

他立刻一个遁光,冲到女童身前,满是讨好之意。

一个法术,带着雨之神意,一掌拍在地火之坑,镇散了雨之神意。

而被同化成雨水的地火,雨意一散,再次腾烧起来。

“嘻嘻,地火有了...好了,猿宝宝,你可以玩去了...”

“是,是...”

堂堂化神修为的猿魔,被女童称作猿宝宝,非但没有不满,反倒露出喜悦之色。

冥坟之中,只要成为女童的宝宝,那么,日后是不用担心被她吃掉了。

一个个妖兽,羡慕不已望着白猿,毕竟讨好女童的机会,可不是日日都有。

对这一切,宁凡似全未放在眼中。身旁,随便一个妖兽的妖气,都足以让其窒息,但这一刻,他却全看不见。

眼中,只剩火坑,只剩那微微点燃的地火。

刚刚白猿一掌,在其眼中,渐渐明亮。

虚神之意,原来,便是同化...单单领悟,不够,更要将神意催动,去同化法术,同化地火,同化一切进入神意领域之敌。

一丝感悟,渐渐升起,他没有立刻帮女童炼丹,而是双手掐诀,开始一遍遍,施展起冰雨术。

十遍,那雨,仍是成冰。

百遍,那冰,渐渐有一两滴未凝结。

千遍,那冰,已有半数,仍是雨之形态。

千遍之后,宁凡闭上双眼,他终于,能够听到雀神子的感叹之声。那感叹,同样被雨之神意同化,化作一滴滴雨水。之前,他辨不出那些雨,之后,他只一眼,便看出,哪几滴雨水,是感悟!

“何为雨?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雀神子的话,仅有一句,但却似醍醐灌顶,敲醒了宁凡心头最后一丝隔膜。

这一刻,他睁开了眼,目光没有平日的随和,变得睥睨天下、狂妄霸道。

他一掐冰雨术的法诀,天空上,顿时浮现千道冰刺,半数是冰,半数是雨。

宁凡心头,一丝神意催动,而空气中,当年雀神子所留的几滴雨水神意,被其握在掌心,一把捏碎。冷喝一声,“我覆手,则为雨!”

他手掌狠狠一翻,所有冰刺于同一时间,化作雨滴落下。此冰雨术,仅仅是冰刺化作雨形,根本算不上神意法术,饶是如此,威力至少提升三成之多。

而宁凡心头,一丝极微弱的雨之神意,犹如滚雪球般,在其心头,越来越浓。

这一幕,让所有化神妖兽,为之瞠目结舌,哪一个妖兽,感悟一丝神意,不是花费许久,且除了白猿等少数妖兽,还有许多,尚未明悟虚神之意的用法。

但宁凡区区融灵,竟赶在许多化神妖兽之前,先一步领悟神意...此子不化神则已,一旦化神,恐怕在场妖兽,无一是其对手!

“饼哥哥,要不要先去第六层...”一旁女童,咬着唇问道。

她是很像立刻填饱肚子的,但她看出宁凡似乎在感悟之上,取得了不少进展,生怕自己一个贪吃,打断了宁凡悟道的心境。

“不用,给你炼丹吧...之后几层,去与不去,不重要...”

宁凡眼中,散去神情,微微一笑,开始炼丹。

第五层的领悟,他初步明悟雨之神意的用法,但,此神意,远远不是他如今法力能够随意操控的。

以他法力,根本不足以让冰雨术全部化为冰雨,那些神意,是他取雀神子所留,施展出的法术。

只是凭借这手段,他终究明悟到了雨之神意的奥妙。

以他看来,第六层,第七层,第八层,甚至第九层,恐怕是雀神子凝练神意,让神意与自己道悟相融的过程...宁凡没有形成自己的道,更没有足够的法力,彻底融合出属于自己的神意。

即便如此,凭借颖悟的一点点神意,炼制五品丹药,应该...可以一试!

他没有立刻炼制五品丹药...一颗五品丹药,以他如今炼丹术,即便一次成功,也将耗费至少半年时间炼制。

但他仍有办法,测试自己炼丹术,是否提升。

脑海中,回忆着乱古大地‘河车九转’的炼丹手法,宁凡指间带着黑炎,在身前虚空,沿着玄异轨迹,勾勒着一个个圆。

一转,二转,三转,四转...接连勾出四个圆,之后,宁凡的指间,再难勾动半分。一丝隔膜之力,让宁凡的指间,再难动弹。

“四个圆,便是四转炼丹术...第五个圆,若是勾出,我便足以,炼制五转丹药!”

他目露淡漠之色,眼中浮现出一丝极淡的雨之神意,这神意,透过心扉,传到指间,融于黑炎,让炽热的黑炎,浮上一层雨意。

原本凝滞的指间,在这一刻,法力一荡,立刻,在虚空之中,勾出第五个虚幻的圆影。

第五个圆,勾勒的并不完美,甚至刚刚勾出,便立刻爆散...这既说明,宁凡的炼丹术,达到五转,又说明,其若当真炼制五转丹药,必定极其勉强,十丹九毁,唯一一次成功,还要多谢老天保佑。

只是,不论如何,从勾勒下第五轮虚幻圆影的一刻,宁凡,便已算是一名,五转炼丹师!

此入冥坟,其收获,不可谓不大!

炼丹术的提升,其炼制三转丹药,更加得心应手,丹未炼成,女童却已按捺不住心情,被丹香勾引得口水直流。

“好香,好香,比之前更香,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现在是,五转炼饼师...”宁凡一拍鼎盖,丹成!

“呀,饼哥哥,你真厉害!要是阿公知道你这么厉害,一定会喜欢你的。”

女童不顾丹药烫手,直接取丹,喂入小口之中。

而宁凡一听‘阿公’之名,立刻心头一凛。

那阿公,自然是名碎虚高手...不知自己领悟神意之事,是否被那碎虚监视着。

黑魔炎炼化,炼丹术提升,此行收获,可谓不小了。若是能再顺道获得玄阴气,则再好不过...

玄阴气,天霜寒气排名第九,曾有不少雨界高手,来此冥坟,都未找到此寒气...

寒气无灵,不会自己躲藏...若之前宁凡还不明白,为何大家找不到寒气,此刻,宁凡却能猜出一二。

或许,是被眼前的小丫头,当成寒气宝宝,给藏起来了...

“小丫头,只不知道玄阴气在哪里...”

“知道...嗯,不对,不知道...你想对我的玄宝宝做什么...”

女童放下丹丸,微微退后两步,望着宁凡,露出担忧之色。

但望着手中丹丸,女童的眼中,闪过一丝为难。

“你对我好,比玄宝宝对我好,它都不理我,也不给我做丹饼饼吃...如果,如果你给我做更好吃的饼饼,比这个饼饼,好吃一千倍,一万倍,我就告诉你玄宝宝藏在哪里...”

“这样啊...那日后,等我炼出五转丹药,再跟你换玄阴气吧。”

宁凡略略寻思,比三转丹药好吃一千倍、一万倍,恐怕唯有五转丹药才能达到要求...对眼前的女童,强抢,不妥。暗处,可有一名碎虚在窥探着。

索性此刻,宁凡尚不急用玄阴气,放在鬼雀宗,又不会丢,日后炼制一颗五转丹药,交给女童,再取便是...

比起玄阴气,宁凡倒是对另一件东西很感兴趣。

“那个冥罗果,生长在第几层?”

“什么冥罗果?”女童一歪脑袋,大惑不解。

“就是你吃剩的那些果核...”

“那个果果,长在第九层,在阿公手里放着...饼饼哥,就算你想吃,也是不行的...阿公说了,就算是我,十年之内,也只能吃一枚...”

“是么...罢了...”宁凡摇摇头。若是冥罗果在碎虚老怪手中握着,宁凡自问,无论如何,是无法从碎虚老怪中,骗到一枚冥罗果的。

一枚冥罗果,可以一梦,增加五十年心境修为...如此好东西,看来,就要失之交臂了...

但在其摇头之时,一道声音,蓦然在其身后响起。

“五转炼丹师...如此,倒也有资格,与本皇说句话了...你想要冥罗果,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本皇,一个条件...”

此声音,出现得毫无征兆,且其话语,虽平淡之极,却暗藏杀机,没有给宁凡丝毫拒绝其条件的余地。

只能答应他的条件,否则,必死!

而此言一出,一贯无法无天的女童,立刻露出惧怕的神情,双手背后,将所有丹丸藏在背后,

“阿公...我...我没有偷吃丹饼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