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她,不能出事!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1-04 23:46:41 字数:4058 阅读进度:192/1254

20日过去,宁凡伤势好了七八成,识海之伤也恢复了少许。

没办法,识海此次算是前所未有的重伤,恢复起来,远比肉身伤势要耗费时间,起码需要数年恢复。

看来,唯有进入遗世宫中,慢慢恢复了。

陈秀很意外,非常意外。

宁凡竟当真放走了他,除了未解念禁…

“周道友…你…你当真愿意放我离去!”

“不错,听说陈道友是一名三转巅峰的炼丹师,此去中州,参加丹会,原本是为了突破炼丹术瓶颈,我等皆是炼丹师,自然要互相帮助的…”宁凡信口就是胡话。

“啊!对啊!周道友可是四转炼丹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周道友救命之恩,放生之情,陈秀没齿难忘,没齿难忘!”

陈秀几乎感激涕零地,在宁凡微笑中,离开了伊豆。

只是一出伊豆,他立刻面色一冷,再次恢复了元婴老祖的风范!

他的眼光,在城外金丹修士中寻找,当寻到一名金丹巅峰修士之时,露出森然冷笑。

“就选他了!”

半日后,陈秀的元婴,夺舍了那倒霉的金丹巅峰修士,算是彻底重生。

修为恢复元婴,还需要些时日,但他倒是不急,以那修士的身份,伪装自己,离开瀛国,朝着中州进发…

陈秀的事,宁凡没有再管,或许他年宁凡也会去中州,也会参加丹会,也会与陈秀再会,不过那时,他的实力将远超陈秀想象。

一艘艘遁天舟,陆续归航。

宁凡三人,立在海边,沐着海风,看舟来舟往。

他的手上,握在一份无尽海海图玉简,此海图,涵盖了数千万里海域,但竟只囊过了无尽海外海的十分之一的海域…

而内海,更是外海的百倍辽阔!

无尽海,很大,外海倒还算好,内海之地,极凶之处,便是元婴化神也不敢轻往。无尽海外海,数千悬空岛中,有‘十宗三岛’为最强之地。

而内海,据传言,共有十万三千岛屿,甚至有不少上古部落,在此地繁衍,亦有不少上古妖兽,在此地延续。

殷素秋的目的地,是十宗之一的碧瑶宗,一个彻头彻尾的女修宗门。她的幼时好友,便在此任宗主,而传闻,碧瑶宗所在的碧瑶仙岛,有此宗数代前的宗主坐镇,早已是化神修士…

宁凡与景灼的目的地,却是蓬莱仙岛,为‘三岛’之一,是遗世宫所在之处。

海风之中,宁凡收了海图玉简,转头望着殷素秋,

“此地一别,不知可还有相见之日…”

“应该不会见了…如此也好…”殷素秋面色清冷,好似别离对她而言,微不足道。

“这样啊,那还真是可惜…最近几日,周某日日睡得香甜,依稀梦见自己,躺在一处柔软之地,若别离,恐怕没有这种待遇了…”宁凡摇头做可惜状。

立刻,殷素秋俏脸飞霞,支支吾吾,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是么,大概是我在做梦吧…”宁凡哈哈一笑,总算将气氛缓和了。

第七艘长舟,自海中浮起,海水淋漓落下。

此舟长约千尺,可载数百人,舟一出海归航,立刻有瀛国女修收钱、接客乘舟。

“前往碧瑶仙岛的道友,可在缴纳3万仙玉之后,登船!”

“又是3万…我这一路,花了你不少钱吧…”殷素秋愧道。

“区区3万仙玉,比起云狂买笑的百万仙玉,可还少了97万。仙子日日对我笑颜相待,千金不换,是我欠仙子不少钱啊。这个储物袋拿上,其中有点仙玉,你拿着用…”

素秋接过储物袋,神念一探,俏脸失色,但心头,却是暖洋洋的甜。

“五十万仙玉…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不过是将陈秀的家产,分一半给你而已。你也快结婴了,入了碧瑶宗,莫要舍不得花钱。至于宋国女修,我便不给你了,那么多人,若随你乘遁天舟,可要耗我数百万仙玉…”

“你终究还是要收她们,做鼎炉么…”素秋垂下头,略感失落。

“我应过你不采补她们,便不会…此去无尽海,一路之上不会缺鼎炉。她们是你弟子,他日我会前往碧瑶仙岛看你,并将你的弟子,送往你座下,再次之前,你且悉心修炼即可。”

呜!

遁天舟的号角声,已然响起,在催修士登船了。

殷素秋收起储物袋,不再多言,她目光落在宁凡脸上,淡然一笑。

“我相信你…”

她转身,飞身一跃,上了舟…

号角声声,最终,那遁天舟在短短回航的旅途后,便再次驶入深海…

宁凡沉默不语,而景灼则安慰道。

“呵呵,道友勿要牵挂,这遁天舟单点往返,有化级隐匿阵在,此阵以无尽海特有灵矿——‘海楼石’所布,对屏蔽感知有特殊神效,穿行海域,不露一丝气息,唯一要注意的,是鲛人之血。只要无血,便无任何危险,可一路直达碧瑶仙岛,素秋仙子不会有事,待日后道友境界更高,去碧瑶仙岛为素秋仙子扬扬脸面,岂非乐事?”

“多谢景道友良言相劝…嗯,只要她一路安好,我便算了无牵挂了。”

第八艘、第九艘遁天舟,相继浮出海面。

第十艘,方是通往蓬莱仙岛之舟。

宁凡与景灼二人缴纳仙玉,登舟,在号角声中,沉入海面。

深海之中,遁天舟好似一道水箭,直冲三千七百万里外的蓬莱仙岛。

这遁速,极快,几乎是七梅楼百倍,怕是不要数月,便能横跨三千七百万里,到达蓬莱仙岛!

海中孤旅,宁凡始终沉默,立在遁天舟船头,在阵光的遮掩下,看海中生灵。

一月,两月…没有熟悉的箫音在耳,当真有些不惯。

好在宁凡与殷素秋的遁天舟,在前半段旅程,是同一航线。

他可远远望见前方,有一水箭在穿行,却无船体。因为海楼石的屏蔽,便是宁凡,也看不见素秋的船,而殷素秋,多半也看不见身后宁凡的船。

但宁凡仍在瞩目前方,他隐隐感觉,殷素秋同样站在船尾,在遥望自己。

他的心,沉敛如海,在这浩渺的深海中,无尽海域之内,修士之力,真是渺小到微不足道。

偶尔会有比山更大的海兽,与遁天舟擦肩而过,传出堪比元婴老怪的浩瀚威势,让一个个舟客面色剧变。对此,宁凡却视若无睹。而那些海兽,也因为屏蔽阵法,好似完全感知不出遁天舟气息,并不攻击。

海楼石,此矿石当真玄妙…

第三月,二舟驶入‘黑礁海域’,并在此,分道而行。

两道隐匿的水箭,折路而别,各奔前程。

三日过去,一切仍是风平浪静。

但在第三日,遁天舟上,忽然慌乱一片!

宁凡立在船头,眉头微皱,心头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景道友,发生何事了?”

“不知,似乎是某艘遁天舟,向本舟传来了求救传音。”

“哪一艘!”宁凡目光一凛。

“道友放心,定不会是素秋仙子那一艘…”

景灼话音刚落,整座遁天舟,忽然传来操舟修士惶急的传音声。

“诸位道友,大事不好!第六遁天舟传来警报,说是海域之内,发现了鲛人成群袭舟之事!并非血气感知,而是有元婴魔修以秘法操控了鲛人!”

此言一出,遁天舟上一片大乱。

“什,什么!元婴魔修操控鲛人,攻击遁天舟?”

“他们什么来历,为何攻击遁天舟!”

“鲛人灵智低下,根本无法像寻常妖兽般饲养,什么魔修,竟连鲛人都能控制!”

舟上一片大乱,但宁凡,却暗暗松了口气。

还好,受到攻击求救的,是第六遁天舟。

第六遁天舟的航线,与第七、第十相隔甚远,便是此舟援救,也怕是赶不上了。

且便是赶得上,此舟修士,又如何愿意去旧素不相识之人…

“哼!我等是付过钱的,受攻击的又不是我等遁天舟,为何要去救人!”

能付得起3万仙玉的,大多是金丹高手,数百人合力,便是元婴魔修,应该也会畏惧吧。

但这些人,各个素不相识,岂能戮力作战,更不可能为救陌生舟船,而去与元婴老怪和鲛人交锋。

在诸修士的催促下,操舟修士松了口气,他实际也不敢去援救被攻遁天舟。

宁凡闭目,神情冷漠。

第六遁天舟被袭,对他而言,毫无动摇,与他无关。

但蓦然间,他睁开双目,难以置信!

却见操舟修士的传音,再次在舟中响起。

“不,不好…第六遁天舟,被近万鲛人给击溃,无一生还…第七遁天舟,也传来求援信息!”

这一刻,无数舟中修士,纷纷骇然失色!

一个鲛人,便足以咬碎金丹修士,近万鲛人…这么多鲛人被控制,此事绝不寻常!

“我等安危第一,且不可援救第七舟!”

“你若敢改变航向,老子便杀了你!”

“不可杀人!一旦散了血气,会被鲛人攻击!”

舟上慌乱,而宁凡,心中亦乱。

第七遁天舟,殷素秋所在之舟!

“宁道友,此事该如何…”景灼面沉如水,第七舟受袭,殷素秋必危,深海之中,万鲛来袭,更有元婴魔修压阵。莫说自己一舟之修,敌不过对方,便是能救,以二舟分别数日,起码间隔了三十万里,要救,也来不及了…

天意弄人,莫过于此…就好似自己夫人云华,最终只成炼尸。

殷素秋,怕是必死。

自己这舟,也是危险重重…

景灼不知如何劝告宁凡,却见宁凡蓦然转身,竟一跃,出了海楼阵光!

在其现身于海中一刻,立刻引来数只金丹巨兽的注意,但这一刻,宁凡眼中冷漠如冰,剑念一扫,海兽俱化作血泥陨灭!

“景灼道友,你自去蓬莱仙岛!我救罢人,自去此岛!”

“宁道友!你莫要做傻事!无尽海域,凶险之极,凭你一人之力…”

“凭我一人之力,她,也不能出事!”

这一刻,宁凡黑发狂舞,眼神如冰,左脸浮现妖异黑纹。

周身暴散,化作黑影,一散一凝,已是千里之外!

这是其最快的瞬移速度!一日,不,半日,他便可横三十万里,援救殷素秋!

只是每一次瞬移,宁凡尚未恢复的识海,便立刻伤势更深一分。

便是全盛,瞬移三十万里,也会对识海造成不轻伤势,如今,更是凶险之极。

但这一刻,没有任何事,能阻拦下他的步伐!

他狠狠服下一瓶焚血丹,以杀意,麻痹伤势。

眼中,只剩疯狂!

她,不能出事!

腰间传音玉,传来景灼的劝阻声。

“宁道友,回来吧…最新讯息,第七遁天舟,已被攻破大阵,殷道友多半已经…”

‘啪!’

宁凡一握,捏碎传音玉,眼神冷漠,却坚定。

“我不信,她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