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 帝云灭,雨皇惧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1-08 07:37:36 字数:7026 阅读进度:632/1254

修真界之中有一类人,天生是为修道而生,乃是上天的宠儿。

这些人在出生之时,往往会伴着异象出生,获得上天恩赐的护体神通,福泽无量。

四色帝云便是一种极为厉害的防御神通。

云潇湘有四色帝云护体,同级之中几乎无人能攻破他的帝云防御。

帝云之中,更蕴有神霞万道,碎三境界之中,罕有人能挡下云潇湘的霞攻。

望着横扫而来的万缕神霞,宁凡目光一凛,毫不犹豫的取出夏皇剑在手,一剑朝万霞斩去。

见宁凡挥剑斩神霞,云潇湘眼露出讥讽之色,屈指一点,催动万缕神霞朝夏皇剑光扫去。

神霞一扫之下,夏皇剑光登时粉碎,余波则化作一道道金色海浪,朝宁凡反震而回。

被余波一震,宁凡胸口一痛,在长空中连退百步,方才稳住身形。

仅一个照面,竟已被余波震出不轻的伤势。

“云潇湘很强...他有四色帝云护体,便是寻常碎四老怪都可一战。如今的我,尚不是他的对手...”宁凡一叹,他终究尚未碎虚,就算手段再多,也不可能越过这么多级别,战胜云潇湘。

四面八方的雨界修士,纷纷惊呼起来。在场的不少修士,都曾亲眼目睹宁凡与兰陵王的一战。

当日,宁凡凭夏皇剑之威,一剑斩杀兰陵王,夏皇剑的凶名,曾令无数雨界修士闻风丧胆。

但今日。足以斩杀兰陵王的夏皇剑光却被云潇湘从容破去,这一幕自然让群修议论如潮。

“素衣侯很强,凭借化身、抽魂两大神通,再加上威能恐怖的黄金剑光。甚至足以与碎二修士一战...但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是二皇子的对手...二皇子的四色帝云,非碎四修士不可击破...”

“二皇子有四色帝云护体,雨皇之下。几乎已经无敌于雨界了。素衣侯的真实修为仅仅是归元太虚而已,就算可以战胜兰陵王这种新晋碎虚,也绝不可能战胜二皇子这种老牌碎虚的。”

“或许素衣侯还有底牌在手,可稍稍抗衡二皇子的帝云霞光也未可知...”

“道兄莫要再说笑了,贫道可不信素衣侯能抗衡二皇子的帝云霞光。”

没有人关心宁凡为何会突然回天云国,强闯司天城的禁地。

他们只关心一件事:今日的这场争斗,会朝着什么结果发展。

宁凡一拍储物袋,取出三颗雷震子藏在袖中。

一手持剑,一手则暗暗捏住雷震子。

他心知自己不是云潇湘的对手。只是无论如何。今日他都要进入禁地。非去不可。

宁凡暗暗估算着四色天云的防御力:一颗雷震子足以瞬杀碎二修士、重创碎三修士。三颗雷震子的威力叠加起来,足以击破云潇湘的帝云防御,并将云潇湘重创。

若是动用四颗雷震子。甚至有机会将云潇湘一个照面瞬杀...

若是动用两颗雷震子,稍稍不足以彻底击破帝云防御...

宁凡只准备动用三颗雷震子。他并不想取云潇湘的性命。他今日来雨殿,不是来杀人的,只是想寻母而已。

如今的宁凡,并没有与雨殿闹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否则他大可以召出散魔,血洗雨殿。

宁凡还欠着雨祖的恩情,若可以,他不愿与雨殿反目成仇。

顷刻间,宁凡已平稳了呼吸。

他扬起雪白的衣袖,对准云潇湘,叹息道,“二皇子,宁某自问不是你的对手,但司天城禁地,宁某却是非去不可,希望你不要继续阻我,否则,宁某不会再手下留情,必定将你重创!”

云潇湘眼角一眯,他看到宁凡从储物袋里取出了什么东西,藏在袖中。

本来还存了几分戒备之心,但一听到宁凡貌似狂妄的威胁言语,立刻将所有戒备之心抛诸脑后。

眼中,渐渐不屑。

手下留情?他堂堂雨殿二皇子,需要一个归元小辈手下留情?

重创?他堂堂帝云护体、碎三无敌的老怪,有可能被一个归元小辈重创?

宁凡果然很狂妄啊,不过是斩杀过兰陵王而已,就夜郎自大到这种地步了么?

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辈啊!

云潇湘是上天的宠儿,他有着自己的骄傲,决不信宁凡能将他重创。

他屈指一点,万缕神霞忽的凝成一个巨大的四色战鼓,落在他的身前。

那战鼓之上刻满了玄奥的符文,拥有莫测的威力,鼓身上下闪烁着耀眼霞光。

云潇湘手掌一扬,丝丝缕缕的神霞化作一根四色鼓槌,落在他的手中。

微微冷哼一声,抬手便朝战鼓之上敲去。

咚——

一声低沉的鼓声,在一瞬间传遍整个天云国!

这鼓声并不震耳,但席卷开来之后,却震得一个个旁观修士纷纷跌下云头。

一些修为不济的修士,更是直接被震晕在鼓声之中。

旁人只是被鼓声波及而已,鼓声的攻击,实际上集中在宁凡身上。

在旁人听来只算是低沉的鼓声,落在宁凡耳中,却和炸雷一样响亮。

这一声鼓声,暗藏着万道神霞的全部威能。

借由鼓声发动霞攻,神霞的威力平添数成,非宁凡可以彻底挡下!

宁凡握紧雷震子,没有立刻将之祭出,微微一叹,横剑在胸,并抽身飞退。周身缠绕起无数金色剑气,试图借夏皇剑光护体。

但当鼓音传入耳中的一瞬,宁凡立刻感到一股无形的伟力轰击在胸口之上!

所有护体的剑光纷纷崩溃,宁凡猛地咳血,于长空之上连退二百步。

唇角仍不住溢出血丝。

“不过如此!”云潇湘眼中讥讽之色更浓。骤然抬起鼓槌,在战鼓之上敲下第二槌。

咚——

这第二声鼓音,与第一道鼓音合在一处,鼓音威能却是在一瞬间提升一倍之多!

低沉的鼓音传遍天云。更多的修士昏阙在这一重重鼓声之中!

宁凡处在鼓声攻击的中心,他能感受到这一声鼓声的威力有多么巨大。

碎三境界之中,罕有人能无伤挡下这第二重鼓音!

“碎!”

眼中微微迟疑,宁凡略退半步。周身化作无数墨影消逝。

但鼓声一经传来,震荡天空,却是硬生生在宁凡的本体震了出来。

宁凡闷哼一声,现身之时,浑身都已染血。

在第二声鼓声之中,他受伤极重,几乎殒命。

他抬起头,却见云潇湘第三次抬起了鼓槌,即将敲下第三槌。

这一槌。云潇湘敲得并不轻松。以他的修为。只足以施展出第三重鼓音而已。

第三重鼓音,足以瞬杀任何碎三境界的修士!

“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云潇湘冷笑一声。第三槌落下!

在第三槌落下的一瞬间,在场所有修士纷纷面色大变。

咚——

一声鼓音传开。整个天云国范围之内,修为低于化神中期的修士,全部昏阙在鼓音之中!

云清歌抬手护住身后的俞虫儿,俏脸却在闻听鼓音之后,目光一惊。

她是碎虚一重天的修为,仅仅被第三道鼓音波及,便感觉气息微乱。

她很难想象,位于鼓音惊涛骇浪攻势下的宁凡,会是何等的凶险。

若宁凡接不下这鼓音攻击,定是非死即伤的下场。

俞虫儿俏脸惨白起来,她修为虽低,却看得出这鼓音一声比一声厉害。

第一声鼓音便将宁凡击伤,第二声鼓音几乎将宁凡灭杀...

第三声鼓音,宁凡恐怕接不下...

“他有危险,我要帮他!!!”

俞虫儿脑海一片空白,有一个瞬间,她忘了自己有多么弱小,一心想要飞上天空,帮宁凡分担一些鼓音攻击,助他脱险。

只可惜,鼓音的余波太厉害,早已将她的法力震散,根本飞不起来,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因为有云清歌护着她,所以她才没有昏阙。但想要援救宁凡,却是半点也做不到。

丹皇与云不舒皆是面色大变,他们自然看得出这第三道鼓音的厉害。

第三道鼓音的威力,就算是他二人也无法拦下。

他们自然不认为宁凡能挡下这种程度的鼓音,皆已做好了出手救援宁凡的准备。

这二人,一个可算宁凡半个师父,且欠了宁凡救命之恩,自然不可能看宁凡遇险。

另一人是宁凡父亲的好兄弟,自然不可能看自己的侄儿死于非命。

但二人还未出手,便看到战场上的一幕巨变!

雨皇同样在等待,等待宁凡召出孽离,而后寻机压制孽离,给云潇湘擒杀宁凡的机会。

若有机会杀宁凡,他自然不必多此一举借助神兽之力。

雨皇的袖中暗暗捏着大阵阵盘,片刻之后,又悄然取出一个古朴铜环。

此环名为驭兽环,是一件对付妖兽的至宝。

若宁凡召出孽离抗衡云潇湘的鼓音,雨皇便会在第一时间暗中祭出驭兽环,暂时困住孽离,而后寻机将宁凡斩杀!

“足以斩杀藤皇的碎五孽离么...”雨皇的眼中浮现出凝重之色。

显而易见,雨皇并无绝对的信心战胜孽离。

只可惜,他早已视宁凡为心腹大敌。回想起先代雨皇留下的那道卦卜,心中杀心更甚!

当年在雨界凝出皇气之人,便是阻碍他成仙之人,非杀不可!

宁凡,就是那凝出皇气者,果然还是需要早早除掉才好!

雨皇在等宁凡召出孽离的一刻,出手偷袭。

但出乎雨皇意料的是,宁凡根本没有召出孽离的心思。

战场上,局势陡然逆转!

第一声鼓音来临之时。宁凡退后了,受伤了。

第二声鼓音来临之时,宁凡碎身躲避,却几乎陨落。

第三声鼓音比前两声更强。但宁凡却不退反进!

无形的战鼓之声化作狂风吹面,却无法将宁凡吹退半步。

宁凡望着咄咄逼人的云潇湘,再不多言,抬手祭起一颗雷震子。

旁人根本看不清宁凡祭出的是何物。但见一道掣电般的雷光一闪,重重鼓音已被雷光生生炸出一个缺口!

“这是...雷震子!三界宗的雷震子!”

云潇湘面色陡变,在场少数阅历不凡的雨界老怪,同样面色剧变!

在雷震子显露威能之前,无人知此物厉害,最多只能看出这是一颗有些奇异的珠子。

但雷震子一旦炸裂,太多人认出了此物来历!

此乃天仙界三界宗的镇宗之宝,一颗雷震子足以瞬杀碎二修士,百颗雷震子足以让散仙退避锋芒!

“他怎么会有此宝在身?!不过就算他有雷震子又如何?若只有一颗雷震子。是不足以抗衡本皇子第三重鼓音的!”

云潇湘心神略定。刚露出一丝轻蔑之意。下一刻,这表情便僵硬在他的脸上。

所有的表情,都在下一个瞬间。化作一丝丝惧意!

却见宁凡继而抬手,祭出了第二道雷光及第三道雷光!

三道雷光一经炸开。无形的鼓音纷纷被震碎。

而云潇湘手中的鼓槌、身前的战鼓,全部被炸地粉碎!

战鼓、鼓槌碎散成一缕缕神霞,重新聚在云潇湘身前,徐徐凝成一片片四色帝云,护在身前。

鼓音已碎,雷光却尚未消逝。三道璀璨之极的雷光以骇人听闻的速度,朝云潇湘扑面轰来。

云潇湘目露怯意,匆匆飞退,并张开四色帝云的防御。

瞬息之间,其身前共张开四色光幕,足以防御绝大多数碎三攻击。

但这四重光幕,却根本不足以挡下三颗雷震子的攻击!

嘭!嘭!嘭!嘭!

四声碎裂的声音在长空响彻,是云潇湘四重护体帝云被破的声音!

寂灭的雷光化作银色雷皇,将云潇湘彻底淹没。

只一个瞬间,已将这自命不凡的天之宠儿重创,帝云半毁!

噗!

云潇湘吐血不止,重重朝云山方向砸落。

一个个雨殿修士皆是大惊,无人猜得到宁凡与云潇湘的拼斗,会是以云潇湘重伤落败划下句点。

几名云潇湘的心腹下属腾空而起,想要接住云潇湘下落的身体。

但这几人方一靠近云潇湘,立刻被云潇湘体内无法宣泄的雷光所重创,纷纷吐血坠空。

雨皇面色冷厉之极。

他千算万算,却没算到宁凡手中竟有雷震子这种至宝,根本不需借助孽离神通,也可击败云潇湘。

雨皇猛地抬手,朝云潇湘方向连点十余下,指生雨芒,卸去云潇湘的下坠之力,并略略封住云潇湘体内肆虐的雷霆。

这一刻,雨皇心中所想之事,并非担心几个儿子的伤势。

他心中所想的,只有一件事。

宁凡果然非杀不可!

若继续放纵下去,终有一日,他会连灭杀宁凡的一丝可能性也失去!

他可以忍受宁凡犯下的一切罪孽,对他加以包庇、利用。

但他绝对无法忍受,宁凡是阻碍他成仙的那一人!

雨皇眼中杀机一现,难道宁凡今日孤身一人深入司天境。若此刻他借助天云国护国大阵的威能,再借助驭兽环等至宝,未必不能除掉宁凡!

若实在不行,就算强行唤醒神兽出关,雨皇也要杀了宁凡!

雨皇暗暗握紧阵盘,正欲催动天云国的护国大阵。

便在这一刻,宁凡自长空之上蓦然回望,与雨皇对视!

“我说过,雨不负我,我不负雨!”

这一句话,好似惊雷一般,在雨皇心中炸响。

这一刻,宁凡收起夏皇剑,一拍储物袋,取出诸宝在手。

在他右手握着的,是合计12颗雷震子!

随着宁凡一抬手,12颗雷震子化作12道雷光。盘绕在他的周围。

1颗雷震子,足以瞬杀碎二修士。

3颗雷震子,足以重创桀自命不凡的云潇湘。

12颗雷震子,足以击杀堂堂雨皇!

在看到12枚雷震子的一瞬间。雨皇背心一寒,感到深深的恐惧。

他有一种预感,若他胆敢催动阵光,对宁凡不利。宁凡便敢祭出12颗雷震子,将他瞬杀!

不敢!

这一刻,雨皇不敢贸然出手,与宁凡抗衡!

这一刻,雨皇空前的没有安全感,就算有护国大阵、驭兽环,就算有祭坛神兽,又如何?

宁凡只需抬手祭出12颗雷震子,便可取走他的性命!

杀他只在一念之间。他根本没有开启大阵、唤醒神兽的时间啊!

雨皇眼中杀机顿消。取而代之的。是颓败与隐忍之色。

他不敢动手,动手必死!

“他竟然还有12颗雷震子,他果然是对我手下留情了啊...”云潇湘面色灰败。骄傲尽失。

他有四色帝云又如何,根本挡不住宁凡的雷震子轰击...

“雷震子!这么多雷震子!”一些雨界老怪面色惊恐之极。

若宁凡催动所有的雷震子。足以将整个司天境夷为平地,此地所有修士无人可以生还!

但更让人惊讶的事情,还在后面。

宁凡抬手一招,将十二道雷光收入袖中。

再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块银色令牌。

在这令牌出现的一瞬间,此地所有身怀雨殿血脉的修士,全部感受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压,自令牌之中散出!

面对此令牌,一些修为不济的雨殿修士,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朝令牌跪拜在地!

“雨皇令?!失踪多年的雨皇令?!”雨皇大惊。

“雨皇令?!随父皇一并遗失的雨皇令?!”云清歌美眸亦是震撼!

见此令者,如见雨皇!

持此令者,方未雨殿真皇!

“我,要入禁地!”

宁凡的声音响彻司天境,却再无人敢嘲笑、质疑、反对。

他连败云潇湘在内的四名皇子,更持有12颗雷震子,雨界之中,根本无人能阻他的脚步。

他要入司天禁地,无人能阻!

宁凡持有雨皇令,他的身份,几乎堪比历代雨皇!

虽不知此令为何在他手中,但见此令者,如见雨皇。

宁凡这一刻的身份,堪比历代雨皇。

他的身份,足以进入禁地之中!

凭此令,他更可以轻易进入禁地之中,无须破开禁地封印!

宁凡本不欲展露雨皇令,毕竟此令是从红**皇的手上获得。获得雨皇令的过程,牵涉到偷盗遗世宫光**晶一事,不宜泄露。

但此刻,宁凡顾不了掩饰什么。

他只想要进入司天禁地,其他的事,一概不管!

“带路吧,带我入禁。”

宁凡自长空降下,步入人群,人群立刻两散,好似躲避凶兽一般。

宁凡步步朝雨皇走来,雨皇额角渗汗,感受到一股十分沉重的压力。

“罢了...本皇这便带你,进入司天禁地。”雨皇勉强挤出几道笑容,但这些笑容,怎么看怎么虚伪,怎么看怎么难看。

“都散了吧。”雨皇摆摆手,颓然道。

宁凡提前一步,化作遁光潜入司天境的地底。

雨皇一咬牙,亦是化作遁光,随宁凡潜入地底。

离去之时,却又生了邪念,暗暗道,地底祭坛有神兽蛰伏,不知可有机会灭杀宁凡...

徒留下一个个雨界修士面面相觑,惊色未消。

宁凡与雨皇的一场博弈,是宁凡胜了。

大胜...

宁凡神通惊人,更有皇令在身,雨皇根本不敢违逆宁凡的命令!

雨界,要变天了。

从今日起,雨界最强者不再是雨皇,最强大的势力也不再是雨殿...

云幽牧望着宁凡离去的方向,表情微微一松。

在见到宁凡祭起12颗雷震子之后,他本来十分担心宁凡会一怒之下覆灭雨殿、诛戮雨皇。

好在宁凡并未在雨殿杀戮,倒是让他心中一松。

随后,表情又患得患失起来。

当年他曾奉某人之令,与宁凡一见,并试探宁凡。

那时候,他是宁凡可望而不可即的碎虚强者。现如今,则是宁凡手下败将,非宁凡一合之敌...

“看走眼了...当年我还奉令试探此人,试探之后,却告知‘道子’此人不堪一用。想不到...”

“若有此人在,此次取图之行或许会顺利许多,但‘道子’那边,人手已足,倒是不需要此人加入取图的队伍了。”

“太古渔蓑图...再有半月,便该去‘妖界北妖海’,与道子相见了,只为此图!不知神虚阁那边,人手是否也已找齐...”

“若宁凡不灭雨殿,我便如约前往北妖海。若宁凡灭雨...我难逃一死,自然去不了北妖海的。”

云幽牧望着司天城地底方向,忽的又有些担心。

这一刻,他第一次担心自己的父皇万一触怒宁凡,会惹来灭殿杀劫,而他也将牵连受死。

“但愿素衣侯的禁地之行一切顺利,没有变故才好...雨不负我,我不负雨。只要雨殿不负他,他便不会覆灭雨殿么...父皇啊,你切莫继续得罪此人了,否则日后必悔!”

高速首发执魔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623章帝云灭,雨皇惧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