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天地无执桥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1-08 14:50:33 字数:7373 阅读进度:881/1254

黑蛮僧,以蛮神玉佩护身,驰骋蛮荒,劫掠诸城的匪盗!

黑蛮僧各个精通蛮术,懂得利用蛮术杀人,联合起来,甚至能正面对抗一些弱小蛮兽!

眼下十二名黑蛮僧,各个身怀戾气,俱是杀人无数的魔头。在那戾气震慑下,赵府之内,无数宾客面色惨白,恐惧不已。

所有人都知,这十二名黑蛮僧是为赵蝶儿而来,但却无一个人,敢为赵蝶儿说上半句话。

更有一些胆小如鼠的人,平日里极力交好赵府,此刻却是恨不得赵府立刻交出赵蝶儿,平息黑蛮僧的愤怒。

“竟是黑蛮僧!”

望着雪地上的数十具仆婢尸首,赵伯阳好似一尊怒目金刚,毫不畏惧地看着十二黑僧。

旁人畏惧黑蛮,他却不畏,他修儒一世,如今四十有六,早已看破生死。

他岂是贪生怕死之辈,岂会将自家女儿交给黑蛮!

只是他也明白,黑蛮僧厉害无比,对上普通凡人,以一敌万都是轻而易举,便是整个汴梁城的凡人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是眼前这十二名黑僧的对手...

“尔等黑蛮,为何盯上老夫之女!给老夫一个理由!”赵伯阳沉声道。

多年养气,他胸中已有些许浩然正气,声音堂堂皇皇,让十二黑僧皆是面色微变。

为首的那名老僧,最快收起讶异之色,待发觉赵伯阳只是一名老儒,并非蛮僧。冷冷一笑,数道。

“一!”

他自然不屑于回答赵伯阳任何问题,直接开始计数。

十息之后。若赵府不交出赵蝶儿,他绝对会带人血洗赵府,甚至顺道血洗汴梁!

“哼!老夫不会把女儿...”

“二!”

赵伯阳还欲说些什么,可惜话未出口,直接被老僧威压一震,咳血倒地。

他不甘地看着黑僧,纵然他明天知礼又如何,在蛮僧面前,仍是毫无抵抗之力。

“爹爹!”

赵蝶儿正欲扶起爹爹。却有蛮痴大师先一步扶起赵伯阳,并取出一颗蛮药药丸,给赵伯阳服下。

当老僧数出‘三’时,蛮痴越过众人,踏着雪,一步步走向十二黑僧,目光凝重。

“老衲蛮痴,是汴梁蛮僧,老衲在世一日。便不容任何人对此城蛮人出手!”

“凭你?”几名黑僧同时露出鄙夷之色,还有几人不屑一哼。

蛮痴的蛮术造诣很低,这十二黑僧随便一人,都能轻易斩杀蛮痴。

为首的那名黑蛮老僧。嘴角咧出一道森冷杀机,不再计数。

蛮痴反抗的行为,已激起他的杀机。如此,无须留情。直接屠戮赵府,掳走赵蝶儿即可!

“呵呵。本座的戒刀,非蛮僧不杀,你既然送死,本座便成全你!”

嗤!

黑蛮老僧的身影,直接从骏马之上消失,出现在蛮痴身后,反手一刀,刺向蛮痴的后心。

那身法太快,超出了凡人目力,即便是蛮痴也根本看不清黑蛮老僧的动作,背心已有森寒的刀气传出!

“好快!”蛮痴骇然之余,心知必死,已然绝望。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有一道更快黑蛮老僧无数倍的银发身影,竟挡在了戒刀前,小手一扬,也不见她如何出手,老僧的戒刀已经咔擦一声,碎成十来段碎片。

再一扬小手,之前还趾高气扬的黑蛮老僧,直接被小萝莉沙包一般,仍向雪空,重重砸在地上,直接就咽气了。

剩下十一名黑蛮僧全部变了神情,看怪物一般看着雪地上咧嘴甜笑的银发小萝莉。

赵伯阳、蛮痴及无数赵府宾客仆从,全部目瞪口呆,就连赵蝶儿,都有了几分不可思议。

那银发小萝莉,不就是宁凡名义上的女儿宁仙仙么!

这小娃娃好生厉害,竟然一招毙掉了一名黑蛮僧!

“嘻嘻,爹爹不让我打汴梁百姓,不让我打蛮兽,可没说过不让我打这些外来坏和尚。”

“哎呀!我怎么会这么厉害,一下子就打死了一个坏和尚!”

仙萝莉小嘴微张,不可置信。

就在两年前,随着雷体不断进化,她记忆丢失越来越多,渐渐地,已不再记得谁是小倩倩。

渐渐地,已不再记得自己和宁凡的关系,真的将宁凡当成了‘爹爹’,将自己当成了宁仙仙,将柳妍当成了‘娘亲’。

她也渐渐忘了,自己曾有多么厉害,多年没有揍人,一出手就打死一个坏和尚,她有点吓住了...

“爹爹要是知道我打死了人,不知道会不会打我屁屁...”仙萝莉打了个寒噤。

虽然宁凡没有打过她,但她看过邻居娃娃挨打,打屁屁可是很疼的...

“你...你是谁!敢阻我黑蛮办事,不想活了么!一起上,杀了这个妖女!”

一名黑僧鼓起勇气,喝了一声,率先下马。紧接着,其余黑僧纷纷下马,持刀杀向仙萝莉。

“...这一次出手轻点...”

仙萝莉小心翼翼地粉拳一挥,立刻便有无形的雷劲轰出,将冲得最快的一个黑蛮僧打飞。

那黑蛮僧撞飞到墙上,压垮好长一段土墙,蹬了蹬腿儿,也咽气了...

“又...又打死一个坏和尚,完了,爹爹肯定会重重罚我!”

仙萝莉哭丧着脸,剩下十名黑僧则全部惊吓地面无血色,全部顿住了脚步,转身骑马就跑。

他们真的被仙萝莉吓住了,从仙萝莉表现的实力看,杀他们简直是儿戏啊!此地不宜久留,必须撤!

仙萝莉也不去追,小脸纠结。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又打死了什么人。

柳妍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仙萝莉身旁,俏脸复杂地抚摸着仙萝莉的小脑瓜。安慰道,

“仙仙不怕,你爹爹可从来不会罚你...”

“娘,你说的是真的嘛!”

“...我不是你娘...”

柳妍无奈地柔柔秀额,她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仙萝莉会记忆错乱,认她为娘亲...

想想十五年来,她一直扮作宁凡妻子,她便有些面红耳臊。

美目朝那落跑的十名黑僧望了望。讥讽一笑。

柳妍可不认为这些黑僧能够逃掉,因为她分明感觉到,宁凡已经归来。

就在十名黑僧纵马疾驰的雪道前方,夜色中,忽然多出一名白衣男子的身影。

他就那般出现在这风雪夜色中,阻挡在十名黑僧之前,面色古井无波,眼中却有了寒芒闪过。

他,正是归来的宁凡。

赵蝶儿总归是他看着长大的。视之如后辈,这些黑蛮僧敢将注意打到赵蝶儿身上,敢来赵府杀人,必须付出代价!

明明是在化凡。明明不宜动用修为,但宁凡偏要在此,留下这些黑僧的性命!

无人看清他如何出手。十名黑僧的头颅全部高高飞起,脖颈血如泉涌狂喷。

骏马受惊之下。四散而逃,十名黑僧的尸体。则跌落在地,黑血污了一地白雪...

“黑血...”宁凡微微蹙了蹙眉,随手摄过一条凡人看不到的魂魄,搜魂灭忆。

而后没有多说什么,越过诸僧尸体,步入赵府。

此刻,赵府之人全部都已目瞪口呆。

蛮僧,是可以与蛮兽争锋的神僧。凡间武人内力再高,武功再强,也不应该是蛮僧对手。但仙萝莉与宁凡杀蛮僧如蝼蚁,这一幕太过震撼人心...

赵伯阳震撼地无法言语,他怎么也想不到,相识十五年的宁贤弟,竟是如此厉害的人物。

赵蝶儿同样惊讶地说不出话,她从来不知,只会喝酒、赏梅、作画的宁凡,竟如此厉害...

蛮痴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十五年来,宁凡模样改变不小,他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眼前这人,曾去过汴梁蛮庙一次!那一年,他正在雕刻蛮像,而此人只一个眼神,便令他无法动弹...

宁凡微笑着走到赵蝶儿跟前,取出一个蛮兽兽骨炼制成的骨佩,交给赵蝶儿。

“这是叔叔为你寻来的及笄礼,拿着。再过不久,你便会离开汴梁,前往天蛮城,此骨佩,可保你一路平安。”

宁凡目光复又望向赵伯阳夫妇,略略有些感慨。

“伯阳兄,听说你不日便会举家前往天蛮城,这两个骨佩,是我一番心意,你二人且收下。”

“我来汴梁,已十五年,今日动用修为杀人,这化凡,怕是无法继续下去了,也该走出汴梁,看看其他蛮城的山水了...”

对赵伯阳抱了抱拳,宁凡竟是一叹,带着柳妍、仙萝莉,一步步走出赵府,远去。

“宁贤弟,你要去哪里!”赵伯阳大惊,怎么也料不到宁凡斩杀诸黑僧之后,竟是要走,要离开汴梁。

赵蝶儿亦是俏脸一白,竟是忘记了女儿家的矜持,小跑着,冲到宁凡面前。

“叔叔,你为何要离开汴梁,你要去哪里...你,不要蝶儿了么...”

“叔叔要离开汴梁,整理一下十五年来的感悟,你不是马上也要离开汴梁了么...我们都会离去的...”

“叔叔既然要离开汴梁,和蝶儿一起去天蛮城好不好!”赵蝶儿希冀地望着宁凡。

“天蛮城,叔叔会去看看的,但不是现在...蝶儿要努力成为一名强大的蛮僧...”

宁凡微笑着,抚了抚赵蝶儿的如缎青丝,目光柔和,在他眼中,赵蝶儿永远都是当年的小奶娃。

随手摘下一朵红梅,插在赵蝶儿的鬓角,在赵蝶儿耳边留下一句话,离去。

再过数日,赵府便会离开汴梁,举家迁往天蛮城,宁凡自也打算离去了。

汴梁的一草一木,已深深映入他的心中。他还想去见识更多蛮城。

他留给赵蝶儿一家的三个玉佩,是以一具陨落多年的碎念蛮兽遗骨制成。

三个蛮骨玉佩皆有大神通在。保他们一家平安,轻而易举。

赵蝶儿怔怔立在风雪中。小心翼翼地捧着手心的蛮骨玉佩。

她的鼻头有些酸涩,有些不舍,却也有些希冀,有些期待。

宁凡离去之时,留给她的话,仍回荡在她的耳边。

“待蝶儿成为一名强大的蛮僧,叔叔必定会去天蛮城看你...一定...”

赵蝶儿将蛮骨玉佩贴在心口,美目却渐渐坚定。

成为蛮僧是她的梦想,她定会为了这个梦想努力。不会辜负宁凡的期望...

...

雪,一路不停。宁凡负手行于雪中,身后跟着柳妍、仙萝莉二人,走出了汴梁城,沿着官道,一路远去。

茫茫风雪好似迷雾,令人无法一眼看穿夜色。

宁凡目光一霎茫然,仿佛看的不是风雪,而是真幻河上的重重迷雾...

迷雾。处处都是迷雾...这蛮荒的存在,本身就好似一个迷雾...

四天九界的存在,同样好似笼罩着一层迷雾...

诸天大道,亦是一层迷雾...

越临近渡真。宁凡反倒越觉得自己看不透何为真。离道越近,反倒越看不清道的姿态...

“天地间,有真么...”

宁凡仰望雪空。竟是发出一句心之叩问。

这叩问,修为尚低的柳妍听不懂。记忆错乱的仙萝莉自然也听不懂。

宁凡好似在问自己的心,又好似在问诸天大道。回答他的,却只有越来越急的风雪声。

无人回答,他也不希冀有人回答,只是继续步入茫茫雪中,消失了身影。

宁凡并不知,在他发出这句叩问之时,真幻河上,竟有一个妖灵破河而出,面露惊容。

那妖灵,是真幻河的河妖,自天道成形,便已寄居于真幻河中。

他修为不高,没有生命,却有灵智;他生命悠久,见过太多修士渡真,也见过太多修士从真桥上跌入真幻河,渡真失败...

他的存在,是遵从仙皇之令,在幻梦界修士渡真之时,加以幻术阻挠。

他这一生,一共见过四十七次真幻河河水逆流,就在刚刚,第四十八次河水逆流出现!

“幻梦界中,竟又出现了一人,险些看破天地梦之虚幻!”

“此人应该还未渡真过,并非真仙,否则刚刚真幻河便不会只是河水逆流,必定会崩溃无数真桥!”

“未渡真之修,便能隐约看破幻梦界的虚幻...此子倒是不凡,却不知,是何人...”

河妖渐渐收了惊容,身体重新沉入河底,没由来的,他的脑海浮现出宁凡的身影。

“当日有个小辈渡真,才第一次进入天道内部,便能看到三千真桥,极为了得,古今罕见...”

“令真幻河逆流的人,会是他么...”

...

十日后,天蛮蛮庙派出七名蛮僧,来接赵家举家迁往天蛮城。

一路上,车队数次遭遇蛮兽袭击,但诡异的是,这些袭击全部半路中止。

任何试图攻击车队的蛮兽,还未靠近,便被一股无形劫威吓住,不敢妄动!

那劫威,来自于赵伯阳一家三口的蛮骨玉佩,玉佩中,蕴含这宁凡种下的劫念神通!

十日后,宁凡一行却已沿着官道,行至当年曲阜城的遗址。

一月后,宁凡一行来到一处蛮荒山谷,在山谷中找到一个黑蛮僧的营寨,将之屠尽。

这些黑蛮僧,正是之前派人捉拿赵蝶儿的人,宁凡自不会斩草不除根。

又半个月,宁凡来到一座名为原城的蛮城,小住了半月。

而后,又前往了下一个蛮城...

化凡的第二十一年,宁凡炼化掉了第三道七彩箭灵。

第二十八年,宁凡炼化掉了第四道七彩箭灵,并再一次进入天道内部。

这一次,他自天道内部看到一万二千座真桥,可惜这些真桥之中。仍无执道真桥可渡。

他再一次退出天道内部,没有成功渡真。

好在只要未踏上真桥。便不算一次渡真失败,倒也不是什么大事。

第三十五年。宁凡炼化掉了第五道七彩箭灵。

第四十二年,宁凡炼化掉了第六道七彩箭灵。

第四十九年,最后一道七彩箭灵被宁凡炼化。

战阴阳的修炼进度,早已达到百分之百,已然初步修成,被宁凡封印,可随时解封,如雨阴阳一般。

但这并非彻底修成...待宁凡拥有渡真后期修为之时,才可彻底吞噬雨阴阳、战阴阳的力量。

求道果酿制的灵酒。已被宁凡饮尽。

宁凡的容貌,已如一名年近七旬的老人,柳妍为了陪伴宁凡化凡,也变作老妇模样。

唯有仙萝莉,始终女童模样。

四十九年来,仙萝莉已吃掉宁凡九成碎雷,距离雷体彻底进化,仍是遥遥无期。

她的记忆越来越乱,甚至忘记柳妍是谁。忘记自己叫仙仙,却唯独记得,宁凡是‘爹爹’。

每一日清晨睡醒,仙萝莉都会记忆全失。茫然对宁凡道,“爹爹,我是谁...”

“你是仙仙...”

“爹爹。她是谁...”

“她是柳妍...”

“爹爹,我饿...”

“把这些雷丸吃下。”

雷丸。是宁凡以碎雷雷力凝制的丹丸,味道很甜。仙萝莉很爱吃。

从前的宁凡,不会大费周章,替一个陌生萝莉凝制丹丸,但经过多年相处,对仙萝莉,宁凡也是有了不浅的感情。

他这一生,没有儿女,仙萝莉好似真的成了他的女儿一般。

不过宁凡知道,仙萝莉一旦雷体进化完成,便会恢复记忆,便又成了舍空老怪...

他与仙萝莉的‘父女之缘‘,怕是不会太长。

七道七彩箭灵,已经全部被宁凡炼化。

宁凡走出蛮城,来到一座无人蛮谷,在此住下,等待着下一次进入天道内部,一举渡真!

这一次,宁凡有信心一举看破所有迷雾,看到所有真桥!

他定要从那些真桥之中,找出执道真桥,晋入渡真之境!

第五十年,宁凡终于第三次听到真幻河的呼唤,成功进入天道内部。

这一次,宁凡并非以元神进入天道内部,竟然是直接以整个肉身,进入天道内部!

天道成形以来,唯有四十七人办到过这种事情,宁凡是第四十八个办到此事之人!

当他再一次来到真幻河河畔时,终于看破了所有真幻迷雾,在真幻河之上,看到了十万八千座真桥!

十万八千座真桥,十万八千种大道,然而其中,竟然无执...

罕有人知晓,真幻河上,并无执道之桥!

“真河无执桥!怎会如此!”

宁凡目光微微一惊,忽而想起当年雀神子的叮嘱,劝他不要渡真。

真河无执桥...这,会是雀神子劝他不渡真的理由么!

宁凡行至真幻河般,望着滚滚东流的河水,目光凝重之极。

若无桥,此河根本无法渡,触及河水,即会渡真失败...

“哈哈!想不到你这小辈的道,竟是执道!竟是天外之道!凭执道竟妄想渡真,真是笑死老夫了!”

一道不屑一顾的笑声,忽地从玄阴界中传出。

宁凡屈掌一招,从玄阴界中取出一把封印之弓,眼中寒芒闪烁。

嘲笑他的,正是这封印之弓——当年从毒龙子手中夺来的祖弓弓灵!

这弓灵被他封印,无法发出任何声音,却能借心神一丝联系,与宁凡心神对话...

“寂寞如雪,老夫真是寂寞如雪啊,竟然被一个无法渡真的小辈擒了!”

“小辈,凭你无法渡真的修为,根本惹不起真龙一族,老夫奉劝你,速速放了老夫,再给老夫找七八千个貌美女子服侍,老夫可以在龙祖面前说说好话,令真龙一族饶你不死!”

祖弓弓灵口气老气横秋,它曾追随祖龙征战天下,射杀过无数万古老怪,自是眼高于顶。

即便被宁凡擒下,他也是一副狂妄无边的口气。

可惜,宁凡是它一个封印弓灵惹得起的主么...这弓灵,貌似没有沦为俘虏的觉悟啊...

“聒噪!”

宁凡哪会跟弓灵客气,直接屈指一点,黑红色的蛮闪之力立刻没入祖弓之中,滋滋作响,肆意破坏。

立刻,祖弓弓灵传出杀猪般的惨叫,哭爹喊娘的求饶道,

“好汉饶命!小弓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

“快快收了蛮闪,再闪,小弓的弓灵之体就要重创了!”

“我喊你爷爷,我喊你爷爷总行了吧,你快住手啊!”

“...我见过祖龙造真桥!我告诉你造桥之法,助你造一座执道真桥渡真!你放过我吧!”

在听到祖弓最后一句话时,宁凡中止了蛮闪,眼中精光一闪,望向手中祖弓。

造桥?是了,若真幻河无执桥,我便造一个执桥渡真,又能如何!

这真幻河,终究是要渡的!

“说吧,要如何才能造出执道真桥!若你的回答无法让我满意,你知道后果!”

宁凡冰冷的话语落在祖弓耳中,立刻使得祖弓心神一场,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

寂寞如雪啊,它堂堂祖弓之灵,怎么会落入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煞星手中...

还造桥...真桥是那么好造的么...它说见过祖龙造真桥,不过是三分真七分假的胡话啊。

祖龙渡真之时,也是困难重重,是想过走捷径,造真桥,不过造桥失败了,只能退而求其次,苦修多年,才找到自己的真桥渡真成功...

真桥,唯有开天辟地、创立天道的仙皇才能建造,宁凡非仙皇,根本不可能在真幻河上成功造桥...

“呃...小弓刚刚只是胡言乱语,这世上,其实根本没有真桥造桥之法...”祖弓弓灵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不说实话么...”宁凡目光一寒,再次放出一道蛮闪极光。

立刻,祖弓再次传出哭爹喊娘的猪嚎声,委屈不已。

“小弓这次说的是实话啊!刚才说的才是胡话啊!这世上,真的没有真桥造桥之法!”

“饶命!好汉饶命!快快中止了蛮闪!”

“...好汉可以搜我的弓魂,看看小弓有没有说谎!好汉体内有妖灵力,小弓可以传你真龙族的最高秘术——逆灵术!整个真龙族内,也只有数名老祖有资格修炼此术。有了此术,你就能搜小弓弓魂,知道小弓真的没有说谎啊!”

闻言,宁凡目光又是微变,中止了蛮闪,喃喃道,

“逆灵术...真龙族的最高秘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