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四方云动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2-23 00:38:46 字数:9845 阅读进度:903/1254

“毒龙子!竟然还有敖玄!你们究竟在做什么,竟封锁了整个蛮荒,并令蛮荒崩溃!”

妙言仙尊俏脸一沉,娇斥道。

敖玄仙尊老眼一眯,寒芒毕露,也不回答妙言仙尊的问题,猛地抬手,直接挥出两道乌黑火芒,朝妙言、**二人打去。

那两道火芒也不知是何物,一刚一柔,火芒中隐隐有道则流出,瞬息间已如蛛网密布虚空,使得幽冷的虚空,气温陡然上升。

道则之力向两旁分散,凝成两道千丈之巨的黑火锏影,一经挥出,立刻撼动虚空,扫落亿万黑炎,锏影扫过处,虚空竟是从中切开,继而焚烧起来,黑烟滚滚。

随着锏影劈落,天地间更响起阵阵兽吼声。那声音初时尖锐,入耳又变得低沉,似龙吟,似象鸣,似古妖冲天的怒吼,又似古僧人诵经的梵音。

**、妙言两名万古仙尊神情登时一变!

若他二人没有猜错,这引动虚空焚烧的双锏,便是真龙族内大名鼎鼎的古妖祭器——‘梵妖锏’!

此锏来头极大,乃是真龙族某个已故妖帝遗留下的兵刃,品阶已入先天!

传闻,铸出此锏的妖帝精通佛理,融佛、妖二道于一身,故能铸出此兵刃。

这梵妖锏沉重异常,唯有以体入道的万古境老怪才可驱使自如。若气力足够,手持此锏,一锏便可切裂天地。

敖玄本身并不精通炼体术,只能将此锏当做暗器般投掷而出,只能发挥此锏三成威能。饶是如此,已令**、妙言目光凝重。

**仙尊没有任何迟疑,张口喷出一道黑芒,那黑芒一落虚空,立刻变化为一方黑色玉玺,滴溜溜盘旋而出。正是他的道兵。

玉玺之上,缠绕了近千道皇气,皇者之威震撼人心。

千道皇气立刻激射而出,凝为一只千丈之巨的金色巨掌,直接朝两道锏影其中一道抓去!

妙言仙尊则咬破指间,屈指向前方连点,以血液化星辰,瞬间在虚空中点下十二颗血色星辰。

星辰彼此勾连,连成一个天马一般的星座。星座一成,大势立刻被牵引而至。十二星辰一凝,凝为一匹千丈之巨的独角天马,一跃而出,马蹄踏碎虚空,一角便朝另一道锏影撞去!

“**玺,紫薇星术...凭这些,可挡不住老夫的梵妖锏。”

敖玄眼露蔑色,微微摇头,指诀猛然一变。梵妖双锏猛然横扫,先天之威立刻从天而降。

左侧之锏,刚猛无俦,上刻妖象图腾。好似山河之力尽皆融入一锏之中,只一锏便将皇气演化的千丈金掌生生砸碎,巨力碾压,给人以沉闷之感。

右侧之锏。柔劲如水,上刻妖龙图腾,龙吟之中。阵阵柔劲打出,幻化出巨龙龙尾幻影,只一扫,直接将独角天马扫碎为漫天星光。

**仙尊目光一凝,屈指向前一点,玉玺道兵立刻变化为山,猛然朝象锏砸落。

见状,敖玄哈哈一笑,眼中凶芒却是更多,指诀一变,象锏迎向玉玺,猛然扫落!

二宝对轰,立刻引动此间虚空整片崩溃,对轰之局,却是象锏稳胜一筹。

一息之后,玉玺道兵裂痕密布。

两息之后,玉玺道兵被火之道则所侵,从内而外愈加撕裂,火红好似烙铁。

三息之后,象锏全力横扫,巨力碾压苍穹,蛮横无情,直接将**仙尊的玉玺道兵扫成粉碎!

道兵被毁,**仙尊面色立刻一白,惊怒的神情下,更有一丝难以置信。

被象锏毁去道兵,**尚未站稳身形,龙锏复又斜刺里扫来,他面色大惊,身形一晃,瞬间消失于原地,身形融入虚空。

那龙锏同样一晃消失,再出现时,直接扫向某处虚空,将**仙尊从虚空中扫出,吐血连退。

若无梵妖锏,敖玄实力只与**持平,但有了此宝在手,敖玄竟是稳压**一头!

妙言仙尊有心从旁相助,欲助**对抗双锏,霍然间背心寒气直冒,立刻回头。

却见身后处,一道高可参天的暗影已然逼近,大手一挥,直接朝自己抓来,好似苍穹覆下!

那暗影,赫然竟是悬浮于天的古像!

此刻,毒龙老祖正立在古像头顶,十指掐诀,全力催动古像,对她发起进攻。

那古像并非死物,此刻竟传出凶兽般的狠戾气息,随着石屑剥落,竟隐隐露出石肤下化石一般的白骨!

古像一抓之力,竟已超越仙尊一击的威能,堪比仙王一击!

危机之下,妙言仙尊柔指连点,二十四滴血滴透指飞出,演化星辰,彼此勾连为星座。

那是一个神龟一般的星座,大势一动,星座内立刻飞出一个斑驳古老的龟甲巨盾,挡在古像前方。

以此盾防御之强,毒龙子自问无法正面击碎此盾。

但在古像一抓之下,巨盾先是发出一声闷响,继而整个崩溃!

那崩溃之力继续向前轰出,击中妙言仙尊,妙言仙尊的娇躯之内,立刻传出骨裂之声,好似被修真星撞上一般,巨力难承。

她纤柔的娇躯,好似断线的风筝般飞出,俏脸苍白无血色。

毒龙子操控古像一击,绝不比敖玄操控双锏的攻击弱多少。

“呵呵,妙言啊妙言,你可知,这样的古像,老夫手中还有六尊!”

毒龙老祖的话语,好似一道惊雷,在妙言仙尊耳中炸响。

仅一尊古像,便让妙言仙尊无力抗衡,她无法想象,若这样的古像再多六个,她与**,岂有生还之理!

仿佛印证着自己的话语,古像不断攻击着妙言仙尊,毒龙老祖则甚是从容,大手向虚空一抓,虚空之内立刻凭空飞出无数碎石、碎骨,一点点堆积。凝为第二尊古像!

妖族在蛮荒经营多年,不但发现了七代蛮祖的古像残体,更发现了前六代蛮祖破碎的古像。

之前攻击妙言仙尊的,便是七代蛮祖樊莫空的古像,在那古像之内,附着着一道血魂,那血魂,却是以一百零八只逆婴融合而成。

有了此血魂,古像便不止是古像,而是类似石像傀儡的存在!

随着毒龙老祖催动神通。第二座古像暗影一点点凝成,出现在虚空之巅!

在第二尊古像凝成的瞬间,其空洞的目光立刻望向毒龙老祖,身体之中,竟是传出一道古老质问之声。

“吾为六世蛮祖...樊连修...尔为何人...敢召吾骨成像...”

“呵呵,晚辈毒龙子,见过六世蛮祖,晚辈虽为妖族,但却已与此界蛮兽定下协议。与前辈是友非敌,这一点,请前辈放心!”

毒龙老祖朝第二尊古像拍出一张妖符,妖符一镇。立刻将古像内的声音压下。

他继续催动神通,从虚空中召唤出其他古像!

第三尊,第四尊,第五尊。第六尊,第七尊!

毒龙老祖竟是从无尽的虚空中,召唤出了前后七代蛮祖的全部遗骨。凝为古像!

只是前六世蛮祖的古像,与七世蛮祖的古像不同,其内尚无逆婴融合的血魂,无法充当傀儡,攻击妙言仙尊。

毒龙老祖静静看着妙言仙尊,好似看待一个死人,不发一言,他在等!

等太古逆尘阵的运行,等无数被血祭的生灵化作逆婴,逆婴融合,形成新的血魂!

待其余六道血魂全部归位,七尊古像聚齐,齐齐第三次转动,便可戮尽整个蛮荒,召唤出通往天荒古境的远古通道!

“再过不久,其余六条蛮祖血魂便会在蛮荒之内成形,届时只要召来血魂,远古通道便可现世...”毒龙老祖满意一笑。

敖玄仗着梵妖锏的厉害,已将**仙尊击成重伤。

毒龙老祖仗着古像厉害,同样将**仙尊击成重伤。

妙言仙尊贝齿咬唇,竭力抗衡着七世古像的袭击。

她知道,她与**不是敖玄等人对手,彻底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她能感受到,随着蛮荒崩溃,每时每刻都有人族修士被蛮兽灭杀。

若无禁仙之力存在,人族修士自然不惧蛮兽,但如今...

“该死!妖族究竟想做什么,他们疯了么,难道不知蛮荒古域藏有一处远古通道,可通往天荒古境!如此崩溃蛮荒,难道不怕损及远古通道么!还是说,他们崩溃蛮荒的目的,便是为了此通道...”

妙言仙尊俏脸布满寒霜,暗暗催动袖中玉符,那玉符,是四溟宗赐下,本可以随时开启临时界门,撤离蛮荒。

奈何如今蛮荒被太古逆尘阵的阵力封锁,玉符竟无论如何也无法催动。

临时界门无法开启,蛮荒与外界的联系,已被掐断。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休想出去。

“妾身驻守蛮荒时,溟宗曾有密令,若蛮荒有变,可以‘封天仙诏’拖延一二,等待溟宗驰援...妾身手中只有一半仙诏,另一半,在**道友手中...”

“蛮荒崩溃的原因,妾身已约略猜出一二,这天地间,有无穷阵力,正随着那尊古像的转动而运转,只要封住这股阵力,妖族的图谋,应该会被稍稍延阻...”

“若妖族图谋的真是远古通道,则无论如何,不能让妖族得逞!”

妙言仙尊美目一决,红唇微启,喷出一口滚沸血雾,面色愈加苍白,显然喷出此雾,反噬不轻。

血雾一现,立刻在虚空之中形成七十二颗星辰,勾连为星座。

星座之内,霍地出现一个古木囚笼,直接将毒龙老祖及七世古像困于其中。

以妙言仙尊的神通,仅能困住古像瞬息而已。

一经困住古像,她立刻莲足一点,朝**方向飞掠而去,柔掌一招,手中金芒闪烁,多出半册金光闪闪的黄布仙诏。

那仙诏迎风撑开,其上只有一个朱笔写成的神篆文,飘扬洒脱。

‘圭’!

**仙尊正在毒龙老祖手中苦苦硬撑。此刻见妙言仙尊取出仙诏,已知妙言之意。

他的手上,还有另半册封天仙诏,其上以朱笔写着一个‘寸’字。

‘圭’‘寸’合一,便是封!二人仙诏一旦相合,便有着封天之力,即便蛮荒有变,人族修士也可凭借此仙诏,暂时自保无虞。

“看来只能封天仙诏的力量了!”

**仙尊连退间,挥手取出半册仙诏。猛然撑开,将之催动。

几乎在同一时间,**、妙言手中仙诏各自飞出,于虚空之上合二为一,融为完整仙诏。

朱红的‘封’字,立刻从仙诏之上飞出,其中蕴含的封印之力,一瞬间传遍整个蛮荒。

太古逆尘阵的运行,竟因封天仙诏的力量而变得迟缓。

屹立虚空的远古蛮像。转动本就缓慢,由于封天仙诏的缘故,转速更为迟缓起来。

整个蛮荒虚空,忽的扭曲起来。出现一座座朱红巨门,滚滚封印之力从各自巨门内传出。

一共十万八千座巨门,其中有八千巨门为生门,可容纳天地。余下十万巨门为死门。暗含阵法,一旦误入其中,立刻会被阵法攻击、围困。

一座座破碎大陆。被各自吸入不同的生门巨门之中。

妙言、**二人,亦在连退间,各被吸入不同生门之内。

毒龙老祖催动古像,一掌拍碎囚笼脱困,还未站稳,直接被吸入某座生门之内。

七尊古像,亦各自被吸入不同生门之中。

敖玄神情惊怒不已,显然没料到,妙言、**的手中,持有封天仙诏!

“竟是封天仙诏!该死!”

敖玄面色难看之极,一个站立不稳,竟也被吸入某个生门之内。

眼前风景匆匆变幻,敖玄好生容易稳住身形,目光一扫所处界面,面色黑地可怕。

入目处,是一座荒无人烟的破碎大陆,天空之上,则又有数百座巨门若隐若现,有生有死,难以分辨。

敖玄认准其中一个巨门,飞入其中,他记得自己便是被此巨门吸入此地。

他本想原路返回,但却诡异地出现在另一处界面,仍是生门界门。

又穿越了几个巨门,竟是落入一个充满阵法的死门界面之中!

以敖玄之强,竟也被那死门阵法给暂时困住,无法脱身!

“可恨!原本只需杀了**妙言,便可再无阻挠,令古像三转,解封远古通道!没想到他们竟会持有封天仙诏,直接封住太古逆尘阵,更将整个蛮荒,封入十万八千座封天之门中!”

“太古逆尘阵只余四成残阵,以封天仙诏的力量,起码可封大阵七日!七日后,封天仙诏的力量才会用尽,蛮荒才会恢复如初!”

“该死!若计划拖延七日,不知会引起多大变故!族长若知老夫办事不利,定会降下责罚!”

敖玄应对着死门阵法的重重攻击,面色越来越难看。

...

南天仙界,四溟宗主宗之内,四方山之巅,一名半人高的石像忽的睁开双目,摇身一变,化作一个黑衣黑发的双髻童子。

此人虽是童子之身,目光却淡漠沧桑,一身气势内敛不发,一旦发出,足以惊天!

此人,乃是四溟宗二十八星宿古帝之中,排名第一的‘通天古帝’!

通天古帝掐指一算,片刻之后,温润如玉地一笑。

“妖族终究还是按捺不住,想要对远古通道出手了么。四百余次界战,无数战亡之骨,只为今日。仙诏可封蛮荒七日,七日后,远古通道必现。妖族似乎想将蛮荒变作洞府界,独占通道,还真是贪心啊,只可惜,想要独占蛮荒通路,还须先问问我等人族是否同意。”

沉默少许之后,通天古帝忽的向着星空传音了几句。

他话音一落,声音立刻化作数十道紫金色的传音飞剑,瞬间传彻星空!

这一日,所有在四溟宗挂名的仙帝,全都收到了通天古帝的传音!

南天仙界,掌运仙宫。

虚空之中,一道紫金色的传音飞剑破空而来,时隐时现,其速太快。纵然是普通仙尊、仙王,也难以捕捉那传音飞剑的剑光!

风雷山洞府,掌运仙帝忽的睁开双目,探手向前方一抓,将传音剑光握在手中,一把按碎。

待听罢通天古帝的传音后,掌运仙帝微微一笑,满意地闭上了双眼。

“蛮荒之中的远古通道,终于还是要现世了么。七日...这场热闹,不瞧也罢。”

南天仙界。紫府学宫,掌劫大殿。

掌劫仙帝正在青灯之下打坐,一袭宫装,曼妙动人,洒落一地清影。

她的神情一片宁静,但这宁静,很快便被一道传音剑光所打破。

“妖族终于还是对蛮荒动手了么...远古通道现世,不知对幻梦界而言,是机缘。还是劫数...”

她美目含忧,徐徐起身,身形渐渐变淡,最终消失于大殿。不知所踪。

北天仙界,玄武星。

掌碑仙帝梦玄子正如以往一般,在玄武星上开坛讲道,正说到关键处。忽的收到南天传音,面色登时一变。

对手下弟子嘱咐了几句,梦玄子立刻身形一晃。飞出玄武星,不知去向。

独留无数来此听道的修士,面面相觑。

北天仙界,北溟星域,遗世宫。

遗世宫禁地深处,一座七彩宝塔之中,此刻正有一个灰衣老妪,训斥着一名宫装美妇。

若宁凡在此,必能认出,被老妪训斥的宫装美妇,正是与他有过暖昧往事的元瑶。

“瑶儿,这一次,你让为师很失望!北小蛮与西门世家的婚约,虽是大长老一手促成,却也有为师的默许,你为何要伙同西门世家,解除此婚约!为师知道,你疼爱女儿,不屑联姻,但你可知,西门世家的背后,站着秘族,为师一系,若想要彻底掌控遗世宫,尤其需要秘族的力量...”

元瑶垂着头,不发一言,眼角却深藏一丝苦涩。

时隔多年,她已查明,自己当年遇到的陆北,与女儿北小蛮口中念念不忘的周明,是同一人。

陆北...周明...宁凡...

她为之动心过的少年,竟与女儿所爱之人,是同一人...真是很讽刺呢。

“陆北也好,宁凡也罢...小蛮既然已将身心许给此人,我自然不能再将小蛮嫁给西门世家。好在西门世家倒也通情达理,竟同意解除婚约,据说是西门家少主西门夜从中出力,同意解除婚约...”

“若有一日,陆北来到北天,与小蛮相见,小蛮应该会很欢喜的,但我,又该以何面目见他...相见,倒不如不见...”

元瑶心中发苦,却始终不发一言,任灰衣老妪一声声训斥。

忽然间,一道紫金色的传音飞剑破空而来。

灰衣老妪将飞剑招入手中,一把捏碎,待听完剑中传音后,立刻露出满面笑容。

“好,好,好!七日是么,好!”

老妪笑罢,复又沉下脸,对元瑶冷哼道,“北小蛮的事,既然已成定局,就这么算了吧。日后,若你再违背为师命令行事,休怪为师翻脸无情!”

言罢,老妪身形一晃,飞出七彩宝塔,不知去向。

徒留元瑶一人,留在原地,幽幽叹息,好似抽空了全身力气。

“陆北,你与小蛮的事,我已尽了全力,若有一日你来北天,当好好待小蛮,不可负她,否则,我绝不会原谅你...”

挂名于四溟宗的仙帝,大都集中在南北二天。

这一日,南北二天之中,有数十名仙帝行踪诡秘,不知去向。

这一日,上界妖灵之地中,数十名妖族大帝离开妖族,亦是不知去向。

妖灵之地与四天仙界交接处,是一片没有尽头的血红虚空。

虚空之内,飘浮着无数零碎白骨,不时更有血色陨石划过虚空。

那些白骨之中,也有万古修士的遗骨,坚硬程度堪比后天仙宝。

但那些遗骨若被血色陨石撞到,立刻便会粉碎!陨石冲撞之势,足以伤及万古仙尊!

这片血色虚空,被世人称为‘赤贯通道’,是连接四天、妖界上界的通路之一。

这些横冲直闯的血色陨石,名为‘赤贯星’。一颗赤贯星,可直接撞死舍空。十颗可杀碎念。百颗可杀万古仙尊,千颗可杀仙王,万颗赤贯星撞至,便是仙帝也要灰飞烟灭!

赤贯通道极其危险,分为东、中、西三段。四天居东段,妖灵居西段。

若有人族大帝擅入赤贯西段,便会受到赤贯星群起攻击;同理,若有妖界大帝擅入赤贯东段,亦会受到赤贯星的攻击。

赤贯通道内的累累白骨,便是曾经擅闯通道的人族、妖族强者遗留。

由于赤贯星的存在。罕有两族大帝愿来赤贯通道。

平日里,赤贯通道几乎罕有人至,但今日,越来越多的仙帝朝着此地赶来,纷纷聚集于赤贯中段,有人族大帝,也有妖族大帝。

二族仙帝各据虚空一方,彼此间各不出手,只是火药味极浓地对峙着。

此刻。还不是出手的时机。

在众人的脚下,有着一片灰蒙蒙的虚空,那灰色虚空,便是蛮荒界所在。

只是此刻。蛮荒界内外被封,纵然此地大帝极多,也无法擅入蛮荒界,只因此界被太古逆尘阵彻底裹住!

妖族的图谋。终究没有瞒过人族的耳目。

妖族崩溃了蛮荒,催动了太古逆尘阵,人族却也催动了封天仙诏。

“呵呵。封天仙诏是么。四溟宗好大的手笔,竟将此物赐给了守界仙尊。好在老夫本就不指望敖玄、毒龙子能一举拿下蛮荒...七日之后,远古通道现,说不得要为了此通道,与人族大打出手了!”

真龙族族长一袭金袍,目光深沉,看不出情绪,屹立于众妖帝前方,与通天古帝遥遥对视。

通天古帝亦是面无表情,毫不避讳地望着真龙族长。

在通天古帝的背后,有掌劫、掌碑仙帝,亦有遗世宫的灰衣老妪,更有许多南北二天的仙帝。

没有人选择在此刻出手,所有人都在等待七日之后的交锋。

七日之后,若远古通道现,此地众仙帝必定会为了远古通道大打出手。

...

宁凡并不知,此刻蛮荒之外,有近百名两族大帝窥伺。

此刻的他,正冷眼看着身前两个目光猩红的劫奴。这二奴,正是之前试图屠城的两名妖修。

此刻,这两名妖修直挺挺地跪在宁凡身前,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他们已被宁凡劫念之力降服,沦为劫奴。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已经死了,但却仍以劫奴的形态活着,只遵从宁凡命令,除宁凡外,六亲不认!

四千余头蛮兽,则又遵从二妖的命令,匍匐于地,如连山,垂着头,畏惧着宁凡。

宁凡催动逆灵术,以逆灵术搜取二妖记忆。从二妖记忆中,宁凡得知,妖族如今不止有一名仙尊坐镇蛮荒,更迎来了第二名仙尊。

宁凡还得知,如今蛮荒整体崩溃,正是妖族血祭蛮荒的重要一环,现如今,整个蛮荒已被封锁,不能出入。

妖族试图崩溃蛮荒,最终目的是什么,二妖不知,整个蛮荒除了毒龙子、敖玄,无妖知晓。

宁凡能够知晓的,便是妖族与蛮兽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

大部分高阶蛮兽,都已经与妖族强者定下血禁,听命于妖族。

所谓的血禁,是一种种在血脉中的禁制,须蛮兽自愿订立,才可形成。眼前的这二妖,凭借体内血禁,各自统率了两千三百头蛮兽。

与这二妖类似的妖修,还有很多,皆靠着血禁,统率了无数蛮兽,遵从妖族仙尊之令,一旦蛮荒崩溃,便会率领蛮兽在整个蛮荒展开杀戮。

禁仙之力一经催动,大部分人族修士都将不敌蛮兽,在破碎的蛮荒中寻找人族修士屠戮,不难!

“离去界门本还有一年便会出现,想不到会在离去前,赶上妖族崩溃蛮荒...”

宁凡目露青芒,催动神通,将二妖血脉内的血禁抽出,一口吞下,随后抬手灭杀了二妖。

从前的他,看不到血禁,也无法剥离血禁,但开启天人第二门之后。却是可以轻易办到。

这二妖体内有妖族的敖玄仙尊种下的感应禁制,留在身边,弊大于利。

吞了血禁,宁凡可直接操控这四千余蛮兽,自不必再留下二妖,成为隐患。

取出从司命身上夺来的玉符,暗暗催动,却发现玉符无法催动,无法打开离开蛮荒的蛮闪通道。

“无法离去么...”

宁凡皱眉沉默,忽然抬头。望向虚空最高处的古像暗影。

却见暗影之上,遥遥传来浩瀚的斗法波动,分明是仙尊级人物在其上交手!

渐渐地,苍穹之巅多出第二尊、第三尊、第四尊暗影,最终,一共出现七尊古像暗影!

紧接着,天地间忽有一股无比强大的封印之力降临。继而,虚空中出现无数巨门。宁凡连同天蛮城所在的破碎大陆,俱被吸入其中一座生门之内。

与他们一并吸入此生门了。还有另外几块破碎大陆,却皆已没有生灵存活,似被血祭过。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朝虚空中的一座座巨门望去。

以他的眼力。隐约可看出,这些巨门分作生门、死门两种。

尚未来得及细看,忽有一道生门之内,传出阵阵轰响。

紧接着。便有一块破碎大陆,直接从那生门之内飞出!

在那块破碎大陆之上,有着数百名人族修士。这些人族修士大都只是碎虚修为。修为最高者,也仅是一名人玄后期的女修而已,但就算是此女,修为受到禁仙之力压制,也只余碎虚后期修为。

这批修士各个面色仓皇,在他们身后,此刻正疯狂追赶着数百头蛮兽!

虽说身后追杀的蛮兽中,修为最高也不过人玄,但以这数百人压制后的修为,一旦被这些蛮兽追上,下场便只有死!

“要死了么...”那名命仙女修露出绝望之色。

她名为瞳儿,是妙言仙尊的诸多婢女之一。

由于蛮荒大陆崩溃,她与数百名人族修士所处的大陆被分离出去。又因封天仙诏的力量,被吸入某处生门之内。

那处生门之中,蛮兽极多,以众修士遭受禁仙之力压制的修为,根本不是蛮兽敌手,只能遁逃。

他们一路窜入其他生门遁逃,只为进入其他生门界面,寻到人族援手。

只可惜,他们已穿越数个生门,仍为寻到人族援手。

不得不说他们运气极好,竟未闯入任何一个死门,否则怕是已经不能活了。

正绝望间,众人忽的发现,此间生门界面中,竟有数个破碎大陆,其中有一个,上面隐约有几道修士气息,无法感知真切。

瞳儿激动地散出神念,朝天蛮城所在破碎大陆探去,只遥遥一扫,心中再次一沉。

那处破碎大陆之上,固然有修士气息,但更有数千头蛮兽的气息,其中甚至有着一头舍空蛮兽!

“这里也有蛮兽!竟有舍空蛮兽!”

瞳儿绝望地闭上眼。

身后追杀的蛮兽,最高也才人玄,已让他们绝望。

身前的破碎大陆,竟还有数千蛮兽蛰伏,其中更有舍空蛮兽...

本以为是寻到了人族援手,却不曾想,会是误入了更为凶险的蛮兽巢穴。

其余人族修士,亦是纷纷露出绝望之色。

忽然间,瞳儿听到身后追杀的数百头蛮兽,传出恐惧的兽吼声。

她惊讶地睁开眼,看到的第一眼,便是一个鬼面银发、红芒白衣的男子,踏天而立,冷视众生,只一个眼神,便令数百蛮兽战栗!

瞳儿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名男子,这男子散落着人族修士的气息,在这名男子的身上,瞳儿感受到了不弱于舍空中期修士的气势!

须知如今整个蛮荒都被禁仙之力压制,万古之下的第二步修士,全部要被禁仙之力压制一重大境界。

此人能有舍空中期气势,莫非未被禁仙之力压制前,是一名碎念中期老怪不成?!

“碎念中期!”瞳儿目光立刻变得热切起来。

能修炼到碎念中期的人族大能,无一不是名动天下的老怪,这样的前辈,自己只能仰视。

“此女有些眼熟,似乎是妙言仙尊的婢女...”

宁凡目光微闪,片刻之后有了决定。

他性情冷漠,这些人族修士被蛮兽追杀,按他的性格,有极大可能会坐视不管。

毕竟若是救下这些人,留在身边,多少会成为麻烦。

如今蛮荒大乱,宁凡自顾尚且不暇,又哪有心情理会他人。

只不过他曾见过妙言仙尊的婢女,虽只一面,却是记得,那瞳儿是妙言仙尊的人。

妙言仙尊助他抵挡过七真七幻箭,他倒是不介意替妙言仙尊救一救这名婢女。

“杀!”

宁凡淡淡一令,诡异的一幕立刻出现。

凭着其体内血禁操控,原本匍匐于天蛮城外的四千余头蛮兽,竟纷纷冲天飞起,朝新到的数百头蛮兽杀戮而去!

“怎...怎么可能!”瞳儿等人族修士俱被震撼到了。

他们从未见过有哪个人族修士,有办法操控蛮兽大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