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山海咒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08-03 06:21:25 字数:6673 阅读进度:946/1254

第五次损劫的威能,远非第四次可比。古蛮界中蛮族林立,各族少司蛮皆是从亿万人中挑选出的精英。然而即便是这些蛮族精英,在渡第五损之时,也无不需要拼尽全力,方才有渡过此损的少许可能。

一百个少司蛮中,能有二十人渡过第五次损劫就不错了。

山谷上空,红云炽红连天,红云之内的威压越来越强,更有一声声古老的蛮人诵经声,从那红云之中不断传出。

‘我念蛮神往昔时,于无量劫所修行,诸神出兴咸供养,故获如空大功德...’

那一声声诵蛮之声,渐渐凝聚,无形的威压,将整个山谷笼罩其中。

宁凡盘膝于湖底,在第五损降临的瞬间,肉身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体内的生机正在疯狂流逝,宁凡神情凝重,这生机流逝速度,可比第四损快了一倍不止。

凝重之中,更有几分期待,若是渡过第五损,再次修出一滴蛮族祖血,不知能否让劫血等级一举突破真血二星的境界...

紫色蟒骨之中,尚有一大半生机之力剩余,被宁凡疯狂吸收,炼入体内,使得宁凡干瘪的肉身,渐渐恢复如初。

但这恢复也只是暂时的,第五损需要的生机之力,太过庞大,随着时间的流逝,蟒骨之中的生机之力越剩越少。

半个时辰之后,蟒骨生机耗尽,咔擦一声,断作两截。

宁凡目光登时一凛,此时此刻,第五损不过才渡来了一半不到,但蟒骨中的生机之力却已用尽了。

第五损需要的生机数量,太多。仅凭一块使用多次的蟒骨,却是不足以渡过第五损。

少了蟒骨补充生机之力,宁凡的肉身再次干瘪枯老,只十余个呼吸,皮肤竟干皱地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

他的眼中渐渐露出遗憾之色,遗憾的,是没有足够多的生机之力,渡过第五次损劫。

若能渡过第五损,再次修出一滴祖血,好处自是不必多说。

可惜。紫色蟒骨的生机之力有限,不足以支撑宁凡完全渡过第五损。

他领悟了扶离一族的镇族神通——归墟指,可凭此指吞噬其他人的生机之力。

此地是塔内空间,有山有水,却没有任何动物存在,自然也不会有人类、修士存在。

除了宁凡之外,此地只有眼珠怪与妙言仙尊。

若是以归墟指的神通,夺一些眼珠怪、妙言仙尊的生机之力,能否度过第五损?

玄阴界中。还有万千女子,若能开启玄阴界,能否夺走这些女子的生机之力?

这些念头只在宁凡脑海一闪,便被他摇头否决。

他不是什么好人。为了渡劫,做的出夺人生机的事情,但却不愿对眼珠怪、妙言出手,更不可能对那些鼎炉出手。

第五损需要的生机之力太过庞大。对修士而言,失去少部分生机之力,不会有什么损伤。但若失去太多生机,轻则修为有损,重则危及性命。

眼珠怪有着仙帝修为,体内的生机自然磅礴好大,妙言仙尊身为万古仙尊,体内的生机之力自然不在少数。

但这二人的生机之力加在一起,也未必就比蟒骨的生机多多少...

想要渡过第五损,起码需要将二人体内的生机夺走大半,且不说以宁凡的实力能否做到这一点。即便做得到,他也不愿这般行事。

那万千鼎炉修为不高,体内生机就更少了,恐怕吸干所有人的生机,都不够宁凡渡过损劫。

吸干生机,意味着死亡...他决不会杀害自己的鼎炉,这是他修道之初便定下的原则!

当年他被毒龙老祖七箭射杀,只有妙言出手帮他。虽说没有帮到太多,宁凡却记着妙言的相助之恩。也因此,才会在蛮荒大劫之中,一次次帮助妙言。他不会对友人出手。

眼珠怪来历不明,接近宁凡的动机不纯,有利用,也有算计,但不论如何,宁凡都在眼珠怪的帮助下,破掉了祝福之术,算是欠了眼珠怪一些人情。在眼珠怪没有对他出手之前,宁凡不会主动加害眼珠怪。

这同样是他的原则!

“只能放弃第五次损劫了么...”宁凡微微一叹。

损劫是危险的,是一场非生即死的豪赌。若渡过,好处极大。若无法渡过,便会生机耗尽,死在损劫之中。眼见损劫无法渡过,宁凡感到遗憾,却没有任何慌乱之色,十分镇定。

他修道多年,心智自然不俗,那眼珠怪还要借助他的力量暗算阴墨,绝不会眼睁睁看他死在损劫之中。

眼珠怪看起来十分镇定,定是有办法帮他渡过损劫,保住性命。

但眼珠怪没有立刻出手,定然也是有原因的。

不出手的原因,可能是出于某种善意,也可能是另有算计...

宁凡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这种仰人鼻息的感觉。

他渡损劫,随时可能面临死亡,凭什么要仰仗他人救援。

但,没有生机补充,他想要凭自己的力量在损劫中自保,有些困难...

有没有什么办法自保...

宁凡沉吟不语,忽然目光微动,感受到丹田元神处传来的一丝颤动。

宁凡的元神,勃颈上佩戴着一个玉锁,是阴阳锁。

周身盘绕着一道剑光,是斩忆道剑。

怀抱着一个核桃大小的果实,一点点吸收着果实中的浩瀚威能。是从暗族强要而来的暗辰果。

小小的元神体内,还容纳着一颗幻化迷离的丹药,好似梦一般飘渺的丹药。

这是幻生丹!

森罗战东天时,宁凡机缘巧合,灭杀了魔罗大帝的晶奴千叶魔罗,获得了一粒幻化魔尘,并以此物,炼制了一颗幻生丹,一直收在体内。没有使用过。

幻生丹的品阶不高,只是四转丹药而已,却有一个逆天药效。

一旦催发此丹,服丹者丹田内便会生出三道幻火。之后,服丹者每死亡一次,幻火便会熄灭一道,令修士浴火重生一次。幻火若不用尽,服丹者不会死亡!

若幻火耗尽,则服丹者死后,便无法再次浴火重生。

此丹药更有强大的迷幻之力。服丹者死后可借着幻火之力重生,外人却看不出服丹者并未死亡。就连天道都会被这幻生丹欺骗...

简而言之,这是一种可以死而复生的神奇丹药。

宁凡目光一动,自当年炼出幻生丹之后,宁凡始终将此丹留作保命之用,从未动用过。今日倒是可以用用。

也不知,此丹是否有传说中那般逆天。

也许,能让宁凡从损劫之下保得性命,也许不能...若是没有其他办法抵挡损劫。倒是可以试上一试。

随着生机的疯狂流逝,宁凡的容貌越来越苍老。

他暗暗激发幻生丹的药力,正欲借助此丹渡劫,忽然。耳边传来了眼珠怪幸灾乐祸的声音。

“嘿嘿,本以为你能渡过第五损,不过看起来,你似乎有点渡不过去了。烈元宗的后人。不会只有这么点本事吧。”

烈元宗是乱古大帝的宗门。宁凡师从于乱古大帝,自然算得上烈元宗的后人。

闻言,宁凡眉头微微一皱。他不喜欢眼珠怪看轻烈元宗。看轻乱古大帝。

然而事实却是,他真的无法渡过第五损,他貌似给乱古丢脸了...

“臭小子,你是猪么,你都是少司蛮了,生机之力不够,为什么不用【山海咒】?前五次损劫虽说需要大量生机之力才能渡过,但身为蛮修,只要将【山海咒】领悟到一定程度,第五损还是渡得过去的。又不是第六损...呃,难道说,这臭小子不会【山海咒】...”

眼珠怪忽然意识到什么,沉默少许,目光古怪地问道,

“臭小子,难道说...你不会山海咒?”

“什么是山海咒?”宁凡略有不解。

“你竟然连山海咒都不会?帮你唤蛮的蛮修,没有教你此术吗?”眼珠怪大感意外。

“没有。”

“那个蛮修真是太不负责任了!他帮你唤蛮,就是你的师父,他有责任传授你山海咒,没有此术,你渡少司蛮的损劫岂不是自寻死路!他想害死你吗!”眼珠怪不满地说道。

“他还真想害死我。”宁凡不以为意地摇摇头。

他的唤蛮术是五祖种下的,当时五祖被宁凡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可不就是想给宁凡种个唤蛮术,害死宁凡?

只可惜,那五祖怎么也没料到,宁凡会以异族修士身份,借由唤蛮术,一步步成为樊家八代少司蛮,倒是白捡了一桩机缘。

至于什么劳什子的山海咒,五祖还真没有传授给宁凡。

“山海咒是什么?对我渡过损劫帮助很大?”宁凡反问道。

“何止是帮助大,这是少司蛮的基础神通好么!老夫真想知道,你是怎么成为少司蛮的,竟然连山海咒都不会。罢了,老夫这就传你山海咒口诀吧,你争口气,把第五损过了就行了。至于第六损,你肯定过不了。等一会儿老夫帮你布个欺天阵法,帮你渡第六损...只是如果老夫出手,你纵然渡过损劫,也无法修出祖血...”

原来眼珠怪一旦出手,自己就无法从损劫中获得好处了,这才是眼珠怪迟迟不出手的原因。宁凡恍然大悟。

眼珠怪一面嘀嘀咕咕,一面扫出一道灰芒,直奔湖底而去。

那灰芒朝着宁凡天灵一没而入,霎时间,宁凡脑海中多出一段段古老蛮咒。

‘夫蛮者,自然之始祖,万域之大宗也。蛮生于山海,成道于自然,死后英灵归山海,九山八海一方界,天地轮回掌中开...’

这蛮咒,倒是与蛮荒古域的《蛮祖经》有些相似,却也只是第一句相同而已。

后面的内容,则完全不同。

眼珠怪不知道宁凡拥有幻生丹的手段保命,他传授了宁凡山海咒之后,立刻开始在湖岸布置欺天阵法。

一旦宁凡渡损劫不顺利,他便会催动阵法。保住宁凡。

宁凡默默诵记着山海咒的口诀,身体渐渐与天地自然产生了一种紧密相连之感。

他的心越来越静,耳边仿佛听到湖水的声音。

不是湖水流动之声,而是心跳之声,如人类一般的心跳。

咚咚,咚咚,咚咚!

这湖水有生命,其生命,只有蛮修可以感受!

因为蛮修,是自然的始祖。修的是自然大道!

咚咚,咚咚,咚咚!

宁凡更听到了山谷的心跳声,这山,亦有生命,他的生命形式是异族修士无法理解的。唯有蛮人可以理解。

你以为人是活的,山河是死的,但在蛮人眼里,山河与人类等同。

咚咚。咚咚,咚咚!

更多的心跳声,传入宁凡耳中,那是沉寂于大地之下。无数蛮人的心跳声。

蛮人死后,不入轮回,他们的轮回与紫斗仙域不同。

他们死后,魂魄会散入山海之间。化入草木山石之中。

他们死了,没有投胎转世,却魂寄山海。永远看着后人。

被炼入铜塔空间的大地,正是一块来自古蛮界的土地,被悼亡大帝获得,炼在塔中!

这块土地曾生养过无数蛮人,那些死去的蛮人,英灵仍旧寄在这里。

那种存在方式,不是宁凡可以理解的,但他确确实实听到了那些古老蛮人的心跳声,永远留在了这片大地之中。

这一刻的宁凡,更是从山河天地间,看到了数之不尽的生机之力!

人有生机,所以人是活着的。

但山河湖海,未必没有生机,若没了生机,便是荒山,便是死海。

宁凡从前修的道,能看到人的生机,走兽的生机,草木的生机,却唯独看不到山河湖海的生机。

宁凡好似重新认识这个世界一般。原来道不同,看到的世界是不同的。

山河湖海的生机之力,自然比人庞大许多。从前的宁凡看不到这一点,如今的他能够看到,自然明白了眼珠怪传他山海咒的初衷。

能看到山河湖海的生机之力,就能掠夺之,吞噬之,用于己身!

与此地山海生机想必,之前的紫色蟒骨蕴含的生机,太少了。

有这片山河在手,何愁生机不够,何愁无法渡过第五损!

这一刻的宁凡,习得了山海咒,才算得上真正的蛮修,真正的少司蛮!

这一刻只需他心念一动,便能从山河湖海之中抽出大把生机,供自己修炼使用!

宁凡大手一挥,身前立刻出现一个黑红色的蛮闪漩涡,传出无边吸力。

深藏于大地下的无数生机,立刻被这蛮闪漩涡吸引而来,朝着宁凡体内疯狂流入。

宁凡原本枯老的身体,立刻恢复年轻。时间一点点流逝,第五次损劫已进行到尾声,宁凡体内渐渐多出两道血线。

那血线越聚越多,渐渐化作两滴血滴,血滴的威压越来越重。

在宁凡彻底渡过第五损的瞬间,这两滴血液,彻底化作了两滴祖级蛮血!

“渡过第五损,竟能修出两滴祖血!”宁凡眼中精光一闪。

不过下一个瞬间,霸道的劫血便开始吞噬这两滴祖级蛮血了。

而随着吞噬的进行,宁凡的劫血等级,终于一步步突破真血二星的境界,并朝着三星境界迈出了小小的一步。

只是小小的一步而已,想要修炼到真血三星,需要修出更多的祖级蛮血。

不过实力的提升还是很可观的。彻底突破真血二星之后,宁凡仅凭劫血力量,便可与碎念后期的修士一战。

“好了好了,第五损总算渡过了,第六损马上就要来了。小子,老夫这便催动欺天阵法,帮你渡第六损...”

眼珠怪正准备催动欺天阵法,却被宁凡出声阻止。

“前辈且慢,可否让晚辈尝试一番,试试能否凭自身之力渡过第六损。”

“这...好吧,让你试试也好,不过一旦你渡劫失败,老夫会立刻催动阵法的。在杀死阴墨以前,你决不能死。”

眼珠怪虽然答应了宁凡的要求。却还是十分紧张。

接下来的可是第六次损劫啊,古蛮界中,一百个少司蛮也只有三四个能够渡过。

也有不少少司蛮自恃强大,想要凭自身修为渡过此劫,却含恨而死,在第六损中被生生烧成炭灰...

“厄兽之火啊...此子手段不少,或许能撑上一炷香也未可知...”眼珠怪暗道。

第五损结束,又过了少许,山谷上方的红云,忽然燃烧起来。

红云的中心。更是徐徐出现一个六足异兽的虚影,好似天地般巨大,有两个头颅,无角,一身火红,冷冷俯瞰着下方山谷。

在这异兽虚影出现的瞬间,宁凡一身生机之力,竟如同火焰一般燃烧起来,登时目光一变。

第六次损劫来临了。但这损劫的形式,似乎与前五次不同。

若非宁凡本身就是大五行体,对火焰伤害有所克制,定然会在一瞬间。被这生机之火重创!

那是一种黑红色的火焰,充斥着密密麻麻的火焰符文,有一种妖异的美丽。

宁凡试图压下体内燃烧的火焰,但却发现此火威能巨大。浑不似自己平日里见到的火焰。

此火燃烧之时,更会传出阵阵风雷之声,端的是气势冲天。

吼——

山谷上空的巨兽之影。忽然发出一道兽吼。

在这兽吼声中,山海间的生机之力,全部化作此火燃烧的养料,纷纷燃烧起熊熊烈火。

随着巨兽神通一催,无数道黑红火焰,朝着宁凡所在湖底奔腾而来,整个山谷在这一刻,淹没在了火海之中。

就连大道道则,都在火焰蒸腾中有了扭曲!

山河在融化,湖水在蒸腾,天地都被烧红!

极远处的妙言仙尊,猛然一惊,睁开美目,盯着山谷方向惊疑不定。

此刻的山谷火海滔天,这火势太大,便是仙王级高手也不敢擅入山谷。

她不知道宁凡在这山谷内做些什么,她只知道,此刻的山谷火海滔天,那火焰威力霸道,是她生平仅见。

也不知山谷中的宁凡,是否平安无事。应该还好吧,毕竟宁凡是那么的强大...

“吞!”

体内的生机,被疯狂的燃尽,宁凡张口一吞,将无数山河生机吞入腹中,补充流失的生机。

但那生机燃烧的速度太快,才第一息过去,整个山谷千里之地,生机被宁凡用尽,所有的山脉变成荒山,河水也失去了往日颜色。

第二息,数万里之内的山河生机被宁凡用尽。

第三息,第四息,第五息...

山河生机虽多,却也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按照这个消耗速度,就算用尽这铜塔空间所有山河的生机,也难以渡过第六损的十分之一。

难怪古往今来,能渡过第六损的罕有人在,这一损,确实已经极难渡过。

后面的第七损,第八损,第九损,又该是何等的可怕。

“若我只是普通的蛮修,多半也要止步于第六损。但我不是,我拥有的不是蛮血,而是劫血。”

“且我还有幻生丹在手,可死三次,浴火重生...或许此刻我可以寻求眼珠怪的帮助,放弃第六损,但就这么放弃,我不甘心!”

未战而认输,不甘心!

既然有幻生丹保命,无论如何,宁凡都想要试上一试,渡过第六损。

山有生机,海有生机,草木有生机,走兽有生机,这世间万物,何处不有生机。

山河的生机,有用尽的时候,眼前的火海,却是无边无尽。

“我要抽取火海中的生机,补充自己损失的生机!”

宁凡目光一凛,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张口一吞,竟是将更多的火焰吞入体内,强行炼化。

眼珠怪顿时一楞,不过转瞬便又不以为然地嘿嘿怪笑。

“这臭小子,倒是领悟到山海咒的精髓了。天地万物皆有生机,这火,自然也是有生机的。只是这厄兽之火,天下无双,你想吞噬其火中生机,纯属痴心妄想。难,难啊。”

“罢了,再等等,等此子实在撑不住了,我便出手救他。强吞厄兽之火,最多十息,此子便会求我救他了。嘿嘿...”

一想到能看到面瘫宁凡苦苦求饶的一幕,眼珠怪内心已经快要爽飞了。

虐面瘫,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