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 建木真髓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11-11 06:03:18 字数:6831 阅读进度:980/1273

向螟子被木松叫走了,似乎是因为十日后的考验,正忙碌地准备着什么。←頂點小說,www.href小说网.

此夜,宁凡在古庙禅院的客房住下,等待着十日之后的考验。

倒也不是无所事事地等待,宁凡一闲下来,便遁入了玄阴界,打算好好处理一下他从乌老八手中得到的三件宝物。

开天石、四帝罗汉松、两仪四方印。

玄阴西界,宁凡开辟的洞府上空,如今已被另行开辟出了一大片虚空,虚空之中,漂浮着一大片铜塔塔林。

若是细看,便会发现这里的铜塔,皆是眼珠怪不死虚空中的那批岁月封印塔。

当时,宁凡本打算在斩杀阴墨后再要走这些岁月塔,临出发前,眼珠怪却改变了主意,提前将这些岁月塔交到宁凡手上。

千年岁月塔,52座。万年岁月塔,9座。

有了这些岁月塔在,宁凡要做什么费时间的事情时,可以直接使用塔中封印的岁月,节约大把时间。

借着蛮神刑罚之力,宁凡无视塔封,直接进入了其中一座千年岁月塔。

入塔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使用开天石,修复灭神盾。

这开天石被乌老八以黑运秘术祭炼过,旁人便是碰一碰此石,都要小心万分,宁凡却根本不惧石中黑运,运转扶离之力,只挥手一抹,便将石中黑运尽数抹去。

而后他张口一吐,将灭神盾放出体外,望着盾上的狰狞裂痕,当日与阴墨的一战仍旧历历在目。

以宁凡如今的修为,使用此盾,足以防御八劫仙帝的攻击,若能修复灭神盾,宁凡行走东天。无疑可以多出一大底牌。

开天之器的修复方法,十分简单,只要有开天石的力量温养,便可以自行修复。

唯一麻烦的地方,是开天之器自行修复的速度十分缓慢,好在宁凡有大把岁月封印塔在,倒也不怕浪费时间。

铜塔空间之中,宁凡寻了一处灵气最盛的地方,将灭神盾、开天石放在一起,搁在此地自行修复。

之后。他会在塔中待上千年,等待灭神盾修复。等待的时间里,他决定处理一下另外两件宝物。

宁凡首先处理的,是四帝罗汉松,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松树,长出的松针叶,全都可以充当飞剑使用!

如今,这一株松苗已长出了三千万松针剑,其中。共有九把松针剑,品阶达到了后天十二涅的级别!

这九把十二涅松针剑,宁凡随便拿出来一柄,用于仙尊级别的斗法。都算得上极为上乘的法宝了。

若宁凡如乌老八一般,祭出整株四帝罗汉松,以全部三千万飞剑斩杀敌人,则便是仙王强者。也不易接下这种级别的攻击!

这三千万松针剑,可群体释放,也可单一拿出来。当做法宝使用。得到此松,对于缺少法宝的宁凡来说,可谓解决了燃眉之急。

此外,这四帝罗汉松还有一个厉害之处,那便是它是活物,可以继续生长。

这四帝罗汉松和七宝妙树一样,需要道泉浇灌,才能不断生长。此松越是成长,树冠上的松针剑品阶便越高。

理论上讲,只要宁凡有足够多的道泉浇树,足以让树上的三千万飞剑,全部晋阶先天级别!

届时,宁凡一祭四帝罗汉松,便有三千万先天飞剑斩敌,便是始圣见了这一幕,也要望风而退吧…

当然,这种想法也只能想想而已,实在有些不切实际。四帝罗汉松的成长,需要的道泉数量不计其数。长出一把先天飞剑,都不知要付出多少道泉做代价,三千万先天飞剑,便是用尽幻梦界的道泉,也办不到这一点。

“说起来,若有空闲,倒是应该收购一些道泉,浇灌七宝妙树了。七宝妙树生长之时,可以产出果实,助我修为提升,与七宝妙树相比,四帝罗汉松的生长,倒没有那么重要了。”

修为当然比法宝重要了。

若有道泉,宁凡会先选择浇灌七宝妙树,剩下的才会浇灌四帝罗汉松。

宁凡将三千万松针剑全部祭炼了一番,如此一来,日后斗法便可随时使用松针剑攻击了。

祭炼完松针剑,宁凡又取出两仪四方印,细细打量起来。

这是乌老八献给他的第三件宝物,共有三重变化,一重比一重厉害。

其中,乌老八仅凭此印第一重变化,便五次砸飞宁凡,将宁凡逼入苦战。

若非宁凡懂得斩道神剑的逆天神通,斩断了此印道源运转,多半已经败在乌老八手上了。

此印的杀伤力,比湮流之术、三千万飞剑更强,祭炼一番之后,可成为宁凡身上第一件攻击类的先天法宝!

“我之前朝此印斩出四剑,斩伤了印中阴凤,想要使用此宝,必须先将此宝修复一番。”

两仪四方印不是开天之器,不能自行修复,修复过程也无需使用到开天石这种逆天之物。

铜塔空间,千年岁月,宁凡用了十年,以体内十一昧真火反复锤炼此印,辅以无数仙矿,方才将此印修复。

之后九百九十年,宁凡只做了一件事,那便是炼化此印,并感悟此印之中蕴含的三重变化。

此印第一重变化,名为【阴印凤冻天】,以乌老八的修为,都需要召出万古真身才能施展这一变。宁凡的劫血修为,还不足以施展第一重变化,唯有融合黑猫道魂后,才能勉强做到这一点。

此印第二重变化,名为【阳印龙击火】,以宁凡的修为,即便与黑猫道魂融合,也无法使出第二变。

此印第三重变化,宁凡感悟不出,似乎是因为修为不足的缘故。

千年弹指过,灭神盾吸尽了开天石的力量,已彻底修复。

宁凡将灭神盾重新收回体内,从此刻起,他便是被八劫仙帝追杀,也有自保之力了!

铜塔空间崩溃之后。宁凡回到玄阴西界,将四帝罗汉松暂时种在七宝妙树旁边,等需要的时候再取用。

而后他回到了客房之中,歇息了一夜。

翌日一早,乌老八便来到宁凡的房外等候,似有什么事情相告,却又怕打搅到宁凡休息,不敢推门进入。

“进来吧,在我面前,你不必那么拘束。”宁凡客气地说道。

听到宁凡传召。乌老八方才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讨好道,

“我有一件要事,要向主子禀报,是关于【反宁联盟】的事情!”乌老八一脸邀功的表情,一声声主子,更是叫的极为顺口。

“你详细说说,这个反宁联盟。究竟是怎么回事?”

宁凡虽说从乌老八记忆里看到一些片段,却还是想听乌老八详细说说此事来龙去脉。

乌老八刚认宁凡为主,急于立些功劳,忙将所知道的一切通通告诉给了宁凡。

这反宁联盟的盟主。是丹宗宗主。联盟还没有真正建成,尚处于筹备阶段。毕竟宁凡才刚回到东天几天而已,丹宗也是刚刚决定建立一个反宁联盟,来专门对付宁凡。

“主子千万不要因为这丹老怪的修为不高。便小瞧此人。此人一身炼丹术出神入化,早在数十年前,便已晋入九转金丹的炼丹级别。更惊人的是。此人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才刚刚晋入金丹级炼丹术不久,竟又摸到了帝丹级丹术的瓶颈!”

“如今四天之中,金丹级炼丹师屈指可数,帝丹级炼丹师,更是不知是否还有。此人的炼丹术,足以形成一股巨大的号召力,又因为主子被暗族觊觎,故而这一次倒有不少老怪,响应了丹老怪的号召,决定加入反宁联盟,与主子为难。其中,不乏仙尊强者,小人知道姓名的仙尊,便有三人,皆是东天仙界成名已久的仙尊老怪…”

闻言,宁凡眉头微微一皱,如此看来,这丹宗宗主倒是不能小看了。

“联盟之中,可有仙王强者?”

“这个倒是没有,毕竟丹老怪还没有真正踏入帝级丹术的境界,主子的师父乱古大帝也还没有真正道灭。仙王老怪大都谨慎,轻易是不会趟这种浑水的。”乌老八回忆了一番,认真回答道。

“没有仙王是么…”宁凡目光微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主子不必担心,那联盟如今尚在筹备阶段,三个月后,才会真正在丹宗之内,召开一场【反宁大会】,商议联盟成立之事。”

“三个月之后么…”

宁凡眼中冷芒一闪,他与丹宗宗主的恩怨由来已久,是时候有个了结了!

三个月后,所有想要对付自己的人,都会齐聚丹宗,举行一场盛大的反宁大会。

若是宁凡三个月后,驾临丹宗,不知能否将东天心怀叵测之修,一网打尽!

对上宁凡寒芒毕露的目光,乌老八没由来便内心一寒,心道这煞星三个月后该不会跑到丹宗大开杀戒吧?

说起来,才不过一夜没见到宁凡而已,乌老八竟有一种错觉。一夜过去,宁凡的修为没有提升,但带给自己的压迫感似乎强了许多。

其中原因,自然是因为宁凡修复了灭神盾,无形之中,带给了乌老八更加沉重的压力。

乌老八却不知道这一点,只道宁凡之前斗败自己,还有余力未用,心中对这个便宜主子的忌惮,登时又增加了不少。

“苦也,苦也,丹老怪啊丹老怪,你惹上了这么一个煞星,还是自求多福吧,这一次,贫道不能跟你站在一边了。说不得,贫道还要帮自己的主人,灭你的丹宗。反正你我二人没有什么因果,杀了你,也不会对贫道产生任何负面影响。”乌老八毫无节操的将有些酒肉交情的丹宗宗主,直接扔到对立面。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问你。你黑运宗的孽离祖尸,从何而来?”宁凡话锋一转,询问道。

“回主子的话,那是我师黑运老祖游历妖天之时,无意间寻到的。”乌老八心中一震,暗暗诧异宁凡如何知晓此事,却还是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

宁凡微微沉吟起来。

从乌老八的记忆里,宁凡看到了很多事情。甚至在乌老八的记忆深处,看到了孽离祖尸的存在。

黑运宗位于北天仙界,宗门位置隐藏在星空深处,在那里,竟封印着一具孽离之祖的尸身!

乌老八也好,他的师父黑运老祖也好,修炼之时,都需要吸收孽离之组的黑色气运,方才一步步修成威震四天的黑运力量。

在乌老八的记忆里,黑运也是有等级划分的。黑运老祖将黑色气运分作九个等级,对应的,是【仙运九彩】的等级。

黑运老祖本人是仙帝修为,却也只是七级黑运,而乌老八,貌似已经是八级黑运了。

八级黑运,对应的是仙运第八彩,只要气运等级低于乌老八的人,都要受到他的黑运影响!

但也只是影响而已。似向螟子这等修士,虽说没有修到仙运第八彩的境界,却也不会畏惧乌老八,最多也只是忌惮罢了。

以向螟子的修为。若是夺了乌老八东西,或者杀了乌老八,可能会引来不少麻烦,却不会有性命之虞。

“乌老八的八级黑运。若是做些文章,倒也能给暗族制造一些麻烦,但想凭此手段对付暗族。还是不够。归根结底,提升我自身的修为,才是根本,唯有自身强大,才能令暗族不敢欺,旁人不敢辱!”

宁凡的古神、古妖修为卡在舍空瓶颈上,古魔修为却还有提升的空间。

如今,他提升修为的主要手段,有四种。

一是服食丹药、道果等天材地宝,二是修炼二十七种阴阳,每修成一种,都会令修为大幅提升。

三是浇灌七宝妙树,吞服宝树产出的果实,四是提升子舍利的女修修为,可带动母舍利的自己修为提升。

“这木岛之上,木之道则倒是很浓,反正还要在木岛呆上十天,不如出去感悟一番。”

宁凡才刚刚生出这个念头,便恰好有访客到来,正是之前被宁凡击败了那个大耳沙弥。

一番寒暄之后,宁凡才知道此人是木松道人的二弟子,法号松国,此番前来,是奉了其师木松道人的命令,要带宁凡在木岛之上逛上一逛。

“师尊有令,说宁道友是乱古传人,多半会对我木岛的木之道则感兴趣。故而令我作为向导,带宁道友前往木岛七大禁地感悟一番,若能从中获得机缘,也算是道友的本事!”

松国禅师的语气十分客气,虽说败给宁凡一次,却没有半点怨忿之色,心性修养倒是不错。

“七大禁地是么…”

宁凡目光微凝,据他的感知,这木岛之上共有七处地方,木之道则力量最强,应该就是松国口中的七大禁地了。

他本就想感悟一下木岛的木之道则,自然不会拒绝松国禅师的提议。

于是乎,松国禅师便带着宁凡、乌老八,一路走出古庙,朝木岛之上、松林深处某棵参天古松走去。

那是一棵树皮略微发紫的古松,隐约间,竟散发着极为恐怖的威压,使得此树百步之内,如同真空地带,根本不容任何人靠近!

松下的泥土有些潮湿,土地地表偶尔还会滚动几下,就如同那泥土下面有活物在移动一样。

感知到宁凡前来,顿时便有十二个泥人,从地底钻出,满面杀机尽都锁定在宁凡、乌老八身上。

每一个泥人,竟都有新晋仙尊的修为,专门把守此地,守护此松!

不过在松国禅师喝了一声‘退下’之后,十二个仙尊泥人便又一个个钻回地底。

“此松之内,孕有钟声回荡,乃是吾师亲手植下。若入百步距离,便可耳闻那钟声,只是那钟声飘忽不定,且越接近古松,钟声越强。若无万古仙尊修为,断然走不过这百步距离的。此乃我木岛第一处禁地,却也是七大禁地最弱的一处。”

言罢,松国禅师先人一步,第一个走入古松百步范围,身形一晃之下,已直接走到古松九十步开外。

在他踏入百步距离的瞬间,天地间骤然响起一声似远似近的钟声。

那钟声似是从古松之内发出,又似是从极远处的无尽虚空内传出,宁凡分明就站在此地附近。却根本判断不出钟声究竟从何而来!

好似这天地处处都可作为钟声来源,又似乎,这天地本就没有钟声,一切只是一场错觉,故而根本无迹可寻。

那钟声一响,跨入百步距离的松国禅师,立刻面色一白,闷哼一声,似受到什么创伤一般,二话不说。立刻催动一身法力去抗衡那声钟声,法力剧烈消耗之下,仍是蹭蹭连退五步距离,方才极为勉强地稳住身形。

他深吸一口气,再次身形一晃,朝着古松挪移了十步距离,却又有下一声钟响,将他震退五步。

他就这般一退一进,一点点走到了古松之下。前后共用了一百四十九息的时间。

待他行至古松底下时,一身法力竟然已经几乎用尽,皆在抵挡钟声之时消耗掉了!

而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这松国禅师没有使用任何恢复法力的手段。但见古松散了一层青色光幕,将他一罩,他体内的法力,便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恢复。

“这是…木之道则的力量!”宁凡目光一凛。

道则的修行。可以附加修行者许多能力。

譬如雨之道则的修行,提升了宁凡的感知能力;战之道则的修行,令宁凡意志更加坚韧;暗之道则的修行。增加了宁凡的幻术力量。

这木之道则,亦可以赋予修行者某种能力,那种能力,便是法力层面的生生不息。

修炼木之道则的万古仙尊,法力恢复速度要比修炼其他道则的仙尊快一倍不止。

当然,论攻击力,木之道则就不如许多道则强大了,有利就有弊,木之道则实在不是善攻的道则。

“呵呵,宁道友,乌道友,你们也试试吧,看看能用多少息,走到此松之下。”松国禅师索性在松荫之下盘膝坐下,对宁凡、乌老八说道。

闻言,乌老八顿时跃跃欲试。

他在木岛滞留了一个多月,为的就是进入木岛七大禁地,感悟一番木之道则,只可惜,木松道人虽然送了他三件宝物,却不允许他进入任何一处木岛禁地。

这一次沾了宁凡的光,木岛的人竟允许他接近古松,感悟木之道则,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岂能放过。

嘿嘿,看来给宁凡为仆,也不是全无好处嘛。

“传说木松道人年轻之时,得到过三滴【建木真髓】,他自己用掉了一滴,成就了掌木大帝的帝位。第二滴,赐给了徒儿苍帝,使得苍帝亦是对掌木道则有所领悟,可惜的是,终究无法真正彻悟掌位之力。第三滴,木松将之分为七份,封于木岛七棵古松之中,并被古松之内种下神通,使得这七棵古松,成了木岛七大禁地…”

乌老八内心激动,这可是近距离感悟古松之内建木真髓的机会。若是有幸,能从此地领悟些许木之道则,他的实力,必定能够提升不少!

乌老八的修为,比松国禅师高出一劫,只一个纵身,便挪移到古松八十步的位置,被那钟声一震,也只倒退了四步而已。如此一来,他只退了五次,便走到古松之下,前后也只用了二十六息而已,动作比松国禅师轻松得多。

“不愧是万古一劫的老辈仙尊,竟只用了二十六息,便走过了百步距离。”

松国禅师对乌老八十分佩服,他更加期待宁凡的表现了。

宁凡的实力更在乌老八之上,想来用的时间会更短吧。

乌老八一来到松荫下,立刻盘膝于地,舒舒服服地享受着古松降下的青色佛光。这佛光之中,有着建木真髓的气息,蕴含了无上木之大道,若能领悟一丝,可是无上机缘,他贪婪地呼吸着佛光中的淡淡木香,生怕漏了一丝。

见乌老八如此作态,宁凡大为无语,深吸一口气,同样一晃之下,进入百步距离。

他的战斗力虽高,真实修为其实要比乌老八弱上一些,一个纵身,却也只挪移到了古松八十二步的距离。

而后,便是一声钟响传来,以乌老八的修为,去匹敌那钟响,都要退上四步,宁凡却只微微一晃,周身金光一闪,半步也未后退。

“嘶!能够在第一禁地半步不退的,唯有二劫仙尊,这雨君没有使用那古怪黑猫,并未令修为暴涨到二劫,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松国禅师目光一震,只觉得这雨之仙君隐藏之深,远还在他预期值上,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乌老八却是更加确定,自己一大早起来,从宁凡身上感受到的压迫感不是错觉。

才一夜不见,宁凡的身上似乎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刻的宁凡,竟给乌老八一种无论如何也无法战胜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