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0章 草木无情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5-11-20 06:27:06 字数:4966 阅读进度:983/1254

木岛共有七大禁地古松,木七的本体,是第七松。【頂【点【小【说,www.href小说网.href.cc

第七松之内,有着木七几千万年的木之感悟,那些感悟,融在了72笔佛符之中。最后六笔感悟,更是其中的精髓所在,被宁凡领悟,并融入到自身的魔符之内。如此一来,宁凡继续留在第七松禁地,已经没有太大意义。

木七给完忠告,重新隐回树中。宁凡将建木真髓收好,与众人一道,离开了第七松禁地,一路行至第六松禁地。

第六松同样是一株紫皮古松,散发的威压,比第七松更重。百步之内,空气如同凝固,没有一丝风声,静得可怕。

那种安静,是十年不发一言的枯禅,是若我不言则世间无声的道之静默。

宁凡凝视着第六松,若有所思,一众木岛门人则纷纷行至第六松百步之外,向第六松行礼,松国禅师更是压低了声音,不敢高声语,向那第六松禀明了宁凡要来此地感悟的事情。就连宁凡在第七松自创祖符的事情,也一并告诉给了第六松树灵。

许久,终于有一个人脸,在第六松树干上浮现出来。正是第六松的树灵,木六。

木六始终不发一言,但凝视宁凡的神情,却是带着些许动容、重视。

而后,更是张口吐出数十个青色光团,送至宁凡身前。

“又是建木真髓!”乌老八目光火热不已,却有些不明白,这个不发一言的树灵,为何一见面就给自家主子这么多建木真髓,若说是见面礼,这未免也太大方了吧。

松国禅师见宁凡同样面带疑惑,对宁凡解释道,“六师伯从不开口说话。他的意思,是想如七师伯一样,观看道友自创魔符的一幕,以便从中获得感悟,突破瓶颈。这些建木真髓,算是六师伯所付的报酬,不会让道友白出力的。”

“原来如此…”

宁凡点点头,将身前的青色光团全部收走,对木六道,“请道友展示佛符。”

这一次。他没有走进第六松的百步距离,想要感悟此松道则,不必走到树下,直接从树灵的佛符中感悟,无疑更快。

那木六仍是不发一言,但却在宁凡提出要求之后,张口吐出一道青光,青光冲天而起,于半空中。一笔笔,逐渐呈现出一个古松图案的佛符来。

木六的佛符,一共74笔,比木七的佛符要玄妙不少。尤其诡异的是。这佛符一现,整个天地顿时死寂,仿佛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声音。

“这第六树灵所领悟的木之道则。根基同样是松,他领悟的,是松的静默之意…”

宁凡负手立于第六松百步之外。缓缓闭上双眼,脑海中,不断重复着木六画下佛符的每一笔。

他的心,渐渐与第六松禁地的道念相融,那错综复杂的74笔佛符,开始清晰,开始一目了然。

“此佛符一共74笔,与木六的佛符一样,都是以66画为根基,蕴含木之感悟的笔画,则有8笔…”

宁凡抬起右手食指,指生魔芒,在身前虚画出魔符的图案。

158画的祖符,一点点呈现在众人眼前,尤其是此符最后六笔,给乌老八、松国禅师等一众修士无比玄妙的感觉,就如同这六笔之中,包罗了数之不尽的木之大道,却又太过玄奥、晦涩。以至于他们想要模仿,想凭自身之力去描摹其中的道轨,却发现根本无法办到此事…

饶是如此,仅仅是观看这几笔,众人也都或多或少有了属于自己的木之感悟,那感悟虽说不多,却也让众人感到欣喜。

尤其是乌老八,他对木之道则有着近乎偏执的执念,世间万千大道,却不知为何,唯独钟情此道。

能从宁凡悟符的一幕中,获得属于自己的木之感悟,乌老八岂能不喜,原本就对臣服宁凡逆来顺受,此刻更加觉得给宁凡为奴,是一个无比明智的决定!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松柏不言,万古长青。圣人三年不言,四海之内寂静无声;一言出,天下惊。这第六树灵修的,似乎是佛家的闭口禅。此人从万壑松风之中,领悟到了闭口禅的不言妙法,修松之静默,可息万物之声。故而从见面起,此人便没有开口一句,此地百步之内,更是连风声也没有一丝…”

“单论修为,此人胜我不少,已是仙王之境。但在我看来,此人的松之静默,仍未修到最高境界,且似乎走错了路…”

“若我去修闭口禅,会将之分成四种境界:一种是惧而不言,此为不敢;一种是痛而不言,此为不愿;一种是笑而不语,此为不必;最后一种,是无悲无喜,无心无念,欲辨已忘言,此为不住…”

“此人口中不言,心声却无法平息。他见了我,明明内心激动,口中却不敢言,强自沉默,即便在闭口禅中,也算是落了下乘。此人道中有怯,他这八笔木之感悟,无形之中,便也沾染上了一丝怯意。真正的静默,静的不是口,而是心。我可以取走他的感悟,但这怯意,却是无法苟同,必须有所修改,才能融入到我的魔符之中…”

第159画,第160画,第161画…每一笔,都增加得极为缓慢。时间一点点流逝,一日悄然而过。

宁凡魔符的笔画数,终于增加到了166画,将木六数千万年的感悟,尽数融在了魔符之内!

魔符蕴含的木道则之力,精进了不少!

简简单单的八笔,却蕴含着无法想象的木之道悟,使得乌老八及一众木岛门人,或多或少从中有了感悟,有人苦思,有人皱眉,神情各有不同。

木六则是一副幡然醒悟的表情,如同被人当头棒喝了一般,有了明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之所以卡在瓶颈之上,无法令修为继续精进。是因为走错了路…

宁凡融入魔符的八个笔画,与他佛符中的八笔看似相似,实则不同。

那八笔,不仅逆了他的佛意,融入了魔念,更重要的是,宁凡的魔符八笔,没有怯意…

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的事情,佛修可以逆来顺受,可以受尽世间苦。但心中,却不应有怯…

“木非木,静非静,闭口即是开口,出声却又无声…这些年来,我执意不发一言,是有些着相了…小友,多谢!”

木六感叹连连,谢过宁凡之后。重新隐入古松。一众木岛门人皆是大惊,上千万年未开口说话的六师伯,竟日竟然开口说话了!

“去第五松看看吧。”

此物感悟已毕,宁凡随众人来到了第五松禁地。

第五松之上。充斥着极为浓烈的战意,松国等人向第五松禀明了来意,第五松之上,顿时浮现出一个人脸。横眉冷目,注视着人群中的宁凡。

“老夫木五,你叫什么名字!”木五嗓门很大。声音更是吼出来一般,有如雷响。

“在下宁凡。”就连乌老八、松国等人,都被木五的声音震得耳膜生疼,宁凡却是面不改色。

“听松国师侄说,我那六弟、七弟在你这里得了不小的好处啊。老夫对你自创祖符之事很感兴趣,不过老夫的佛符气势很强,你承受得住吗!”

“请前辈展示佛符吧!”

“如你所愿!”

木五骤然厉啸一声,一股无法想象的磅礴战意,撼天动地,将天地化作一片青色。

青光之中,更有一个古松佛符,一笔笔成型,那佛符笔画不断增多,所产生的威压,也是越来越重。

那佛符画到第二十四笔时,此地碎念修士都站不稳了。

那佛符增加到四十八笔时,乌老八、松国等人亦是色变,有些承受不住佛符中的战意了。

那佛符一路增加到七十六笔,整个木岛都淹没在了木五的疯狂战意之下。

便是乌老八,面对这木五都有了一股发自内心的战栗感觉,竟是在木五面前,未战先怯。

木五看都不看众人一眼,与被他气势震得东倒西歪的众人不同,宁凡始终如一棵笔直青松,傲然而立,丝毫不被周天战意所影响。

这让木五对宁凡,又高看了几分,仰天大笑。

“痛快,痛快!便是等闲三劫仙王,在老夫面前也要怯上三分,你却不惧老夫意志镇压,既如此,老夫也不留手了!让我们痛快地厮杀一场吧!”

木五激动之下,竟忘了他的本意,是要给宁凡展示佛符,以此观看宁凡自创魔符的一幕。

此刻的他,只想与宁凡痛痛快快地较量一番,但听他一声雷吼之后,那吼声顿时形成神通,犹如实质的青色意志,顿时朝着宁凡当头镇下,如山崩,如天倾,声势惊天动地。

“原来这第五树灵,是个战斗狂…”

宁凡微微无语,他是来此地感悟的好么,这木五竟直接对他出手了…

他自然看得出来,木五下手不重,也没有恶意,不过是见猎心喜,想与他切磋一下罢了。

青色意志从天镇下,压得此地群修喘不过气,宁凡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徐徐抬手,五指一按,从天而降的青色意志,顿时被他从中撕开,继而便在喀喀的声响之中崩溃。

宁凡修成了战阴阳,意志层面的交锋,他不惧!

“好小子,竟直接撕开了老夫的意志镇压,来来来,我们再来战过!”

木五激动不已,还想与宁凡再战,宁凡却微微摇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朝第五松凌空虚点了一指。

只是平平无奇的一指而已,旁人根本看不出此指玄妙,但这一指方一落下,木五跃跃欲战的老脸,顿时化作了震惊。

这凌空一指,竟轻而易举封住了他体内的意志流动,使得他原本躁动的战意,立刻如浇了冷水般,平息了下去!

挣不脱!无法挣脱这种封锁!这…竟是掌位层次的压制!

“此子竟拥有意志层面的掌位道则!”

木五神色大变。

放眼整个东天,能够修出掌位虚空的掌位大帝,也不过区区四人而已。能够稍稍领悟掌位道则的仙帝,都没有太多。

此子才仙尊修为,竟能领悟掌位道则的运用。并以掌位之力,封住他体内的意志流动…

“修真之事,过犹不及。阁下嗜战如命,倒是有些过了…”

宁凡不经意的言语,却如同醍醐灌顶,使得木五神色一震之后,有了片刻的茫然。

过犹不及,过犹不及…

他修的,本是松的不屈意志,却不知从何时开始。竟将那不屈之意,修成了狂战之意…

这条路,果然还是走错了么…若是旁人说木五走错了路,木五还会顶撞两句,但这话是从宁凡嘴里说出的,意义可就不同了。

宁凡能够修出意志层面的掌位道则,对意志一道的领悟,自然要比自己高深,他的话。不能等闲视之!

“敢问道友,我这条路,若重新选择,该如何走下去?”

木五一改之前的嗜战神情。客气有礼地问道。

一众木岛门人皆是惊掉了下巴,这五师伯从不跟任何人客气,便是面对他们的师尊木松道人,都常常摆出一副天王老子的模样。想不到。五师伯也会跟人客气…

宁凡没有直接回答木五的问题,而是闭上眼,在脑海中。一遍遍勾画着木五的76笔佛符。

这76笔之中,蕴含木之感悟的笔画,只有10笔。木五感悟的,是松的不屈意志…

宁凡一站就是一天,始终没有回答木五的问题。

一日过去,宁凡终于睁开眼,抬起手,一笔笔画出自己的魔符。

他的魔符,已增加到166画,在融合了木五的木之感悟后,抬手画出了第167笔。

继而,是第168笔,第169笔,第170笔…

木五的木之感悟,只有十笔,但这一次,宁凡竟凭着自身对于意志的领悟,将十笔感悟扩充到了十二笔。

他的魔符,最终增加到了178画,笔画越增多,他所画的古松图案,便越是锋芒内敛,沉稳不言。

“你,明白了么…”宁凡这才开口,他已以行动,对木五的提问做出了回答。

木五露出苦思之色,隐约间觉得抓住了什么关键,却仍然有些茫然,许久,才苦笑一声,对宁凡摇了摇头。

宁凡不置一词,走到一旁一株普通松树跟前,运指如剑,将那松树砍倒,朝那松树的年轮一指,方才问道,“这下,明白了么…”

看着那松树断面上的年轮,木五只觉脑海之中轰地一声,往昔所迷惑的东西,顿时有了领悟。

木五长叹一声,对宁凡正色谢道,“多谢道友指点!”

宁凡给他指明的路,是内敛…

木五看到的意志,如那松树树皮上的纹,宁凡看到的意志,却是那树心处的年轮…

意志的修行,不应锋芒毕露,而应如那松树的年轮一般,深藏于心,一圈圈,从内而外的生长。

口头上的感谢,不足以表达木五的谢意,他当然也将身上的建木真髓,通通送给了宁凡。

宁凡收下了真髓,辞别了木五,与众人一道,来到了第四松禁地。

禀明了来意后,第四松树灵木四现身,将他的佛符,展示在了宁凡眼前。

与之前三个树灵的佛符不同,木四的佛符同样是松的图案,但那松树下,还画有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娃娃…

“我的佛符并非木岛最强,但与其他人的佛符,都不同…”木四的目光冷硬而无情,这佛符一现,整个木岛的木之大道,道轨竟有了少许偏移。

宁凡神情登时一凝,木四的佛符之中,竟蕴含了一丝木掌位之力!

“老夫数千年的木之感悟,可以总结为一句话,那便是…草木无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