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百花故地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6-05-24 20:13:21 字数:10221 阅读进度:1029/1273

那些力士应诺一声,就要潜入地底拿人,只可惜一个个还未动身,宁凡一行已土遁至地面,百里石龙则仍旧蛰伏在地底。≧頂點小說,www.href小说网.

众力士顿时警惕起来,毫无疑问,宁凡等人就是撞击中州边界阵法的狂徒!

一个个力士唰唰晃动身形,瞬间就占尽方位,将宁凡三人包围起来,走位暗合合击妙理。

宁凡有些无奈,想不到刚一来到中州,还没入境就惹了些麻烦,话说那百里石龙是故意撞上边界大阵的么,就不知道躲避一下么…

眼前的这群力士,修为大都只是命仙境界,多兰微微蹙眉,释放出一丝舍空气息,众力士顿时有了警惕;舍空强者,放在哪个草原都不算弱者,显然这一行人来头不小!

但那又如何!终究只是一群外乡人罢了,哪比得上身份高贵的中州修士!众力士转而露出傲慢之色,那是骨子里携带的中州人优越感,面对其他草原修士,往往带有地域歧视。

宁凡微微无语,外来修士会遭受大卑人歧视,大卑人内部也会有地域歧视,而圣山修士又会对普通的大卑人有歧视…

这大概也算是大卑族的特色了。

“你三人是哪个草原的修士,竟如此大胆,冲撞边界阵法,难道不知此举触犯中州戒律吗!尔等若是乖乖束手,接受刑责,我等还可从轻处置,若敢反抗,莫怪我等严刑伺候!”

力士们神情凶悍逼人。

“我们是南疆修士,是来参加中州大比的!撞上边界大阵。确是我们不对,按照中州戒律,小罪可以拿牛羊金银赎罪。我等愿出金银,弥补罪责。”鲜于纯熟练地取出一个装满金银的储物袋,他可不是第一次来中州,自然知道这些人所求何物。

众力士神情顿时柔和了,一看储物袋中金银竟然超过百万两,看待鲜于纯的眼神,有了‘你很懂事’的笑容。

宁凡微微无语。只用金银这等无用之物,竟然就能解决眼前的纠纷,大卑人是有多喜欢金银…

“才这点赎罪银吗。只够一人免罪,想要三人免罪,不够!”却是众力士身后的大胡子统领,冷声道。

鲜于纯暗骂对方贪心。又取出一个装满金银的储物袋。交给大胡子统领。

又是百万两金银!大胡子统领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过,仍旧板着脸,故意冷声道,“还是不够!”

鲜于纯咬咬牙,再次交纳百万两赎罪银,那大胡子统领终于露出满意地笑容,拍了拍鲜于纯的肩膀。

“想不到老弟南疆出身,竟有这等不菲的身家。嘿嘿,冲撞边界阵法一事。就此消罪,几位可以进入中州了。对了,老弟需不需要灵兽车,老哥我这里有一批上等灵兽车,是前面一些犯法之修,抵物赎罪留下的,便宜卖你一辆如何…”俨然已经把挥金如土的鲜于纯,当成了三人之首。

“多谢大人美意,不过我们打算过了边境再买灵兽车。”鲜于纯一副‘我被宰过很多次不要再骗我了’的表情。

“那还真是可惜啊…”不能再赚这个傻小子一笔了。

大胡子摆摆手,令众力士放行,宁凡一行总算顺利进入了中州。

一路上,鲜于纯满脸都是懊丧之色,才进中州就损失了三百万两金银,他可是十分肉疼的。

宁凡自然不会心疼的,对他而言,金银不过是路边的石头,能用金银解决的麻烦,就不是麻烦,完全无法理解大卑人为何如此看重金银。

多兰则有些苦涩。

这些戍边小卒,竟然没有认出她的身份…她是圣山守陵人,是楚烈一脉的圣女,若这些戍边小卒知她身份,便是她不交金银,这些戍边小卒也不敢问罪的…

也对,她离开楚烈一脉的权力中心,已经太久了,久到圣山修士不将她放在眼中,久到这些戍边小卒,竟不认识堂堂圣女…

过了边境没多远,就是一个边境小城,三人步行就来到了这里,并非是不愿飞遁,而是中州禁空之力太强,非万古修士无法飞遁。

除此之外,中州地底布满了阵法,使得土遁进入中州异常艰难,故而宁凡只能将百里石龙留在中州之外了。

眼前的小城规模不过十里,进进出出的修士却着实不少,来往行客大都在此地购置灵兽车代步。

“见多了南疆人的游牧生活,忽然见到草原上有城池,还真是有些意外啊…”宁凡诧异道。

“中州草原是大卑各草原中的特例。论疆域辽阔,中州名列第一,这里的人不再是部落居住,游牧生活,而是建城居住,城池以官道相连。中州之内,小城上万,中城数百,大城只有一个,名为琉璃城,乃是中州佛都,是无数佛门朝圣者心目中的圣地,也是历届中州大比举办之地。”多兰恭恭敬敬地解释道,当然是传音解释的,她可不想鲜于纯听到她的恭敬如仆的语气。

“琉璃城么,不知暖儿是在琉璃城等我,还是在其他地方…”宁凡内心有些无奈。

整个中州弥漫着极为强大的禁空之力,万古仙尊以下,无法飞遁升空。故而在中州几乎看不到太多遁光破空的画面,往往都是以灵兽车赶路。

中州之内,更有一股禁锢之力,限制着修士的神念范围。宁凡试图催动雨术,却发现一向无往不利的雨术,竟无法覆盖太远,最多万里距离。自然,受限如此严重,其中有他修为受限的缘故,但按照宁凡的估算,便是他修为并未受限,全力施展,也无法令神念覆盖整个中州的。

而无奈的是,葬月与宁凡约定中州相见。却没有留下相见地址。如此一来,宁凡竟是不知,要前往何地寻找葬月和欧阳暖了。

好在子舍利与母舍利之间。有着一丝微弱感应…

宁凡极目北望,他能隐约感知,欧阳暖与葬月是在那个大方向。

“琉璃城是在中州之北吗?”宁凡传音问道。

“不,琉璃城位于中州极西,前辈何故有此一问?”多兰传音答道。

“我要去中州之北办些事情。”

“也就是说,我们不直接去琉璃城?”

鲜于纯注意到宁凡、多兰之间的传音对话,自动脑补成二人的眉来眼去。他那为数不多的智商告诉他,宁凡与多兰的传音,多半是在说什么极为肉麻的情话。不想让他听到。唉,他可真是糊涂啊,他杵在这里多碍事,完全是在影响师父师娘的感情进展嘛。

“中州已到。徒儿与那老伯有约。和师父并不顺路,可否先走一步?”鲜于纯对宁凡挤挤眼,一副‘师父我只能帮你帮到这里’的表情。

“既不顺路,你自去吧。”宁凡点点头,放鲜于纯离开了,鲜于纯屁颠屁颠进城买了灵兽车离去,又成了宁凡、多兰独处,倒也不必句句传音了。

“前辈的徒儿。似乎误会了什么…”多兰注意到鲜于纯的挤眼,以她的聪慧。隐约猜测鲜于纯是误会了什么。

她和宁前辈怎可能是那种关系?她只是锁魂奴罢了…

“鲜于纯并不是我的徒儿,不必理会他,胡思乱想罢了,还是说正事吧。我要去中州之北,具体不知要去何处,不过若是逼近此地,应该就能稍稍确定了,待购买了灵兽车,便先一路北行吧。”宁凡一脸淡然,再次谈起行程问题。

“不知目的地,却要前往中州之北…”多兰暗暗奇怪,却也学乖了不少,没有多嘴询问,只恭敬应诺的一声。

城中贩卖灵兽车的店铺不在少数,只不过大都只是品阶不高的灵兽车,拉车灵兽不过命仙、渡真,速度自然不会太快。宁凡找了许久,也只找到一个店铺,有舍空之上的灵兽车出售。

店铺名为雷音阁,阁外布着虚实迷离的阵法,若是修为不够,连靠近阁楼都做不到,只能被阻在门外。

宁凡自不会惧怕这点阵法,平平静静带着多兰走了进去,他每一步都诡异地阵法脉络上。

三步之后,阵法有了雷音响动,但随着宁凡随手一指,雷音消弭。

七步之后,雷音再次响动,俨然竟有浩荡之威,却仍是被宁凡一步踏灭。

九步之后,雷音还欲再起,宁凡却已带着多兰,穿过重重阵法,进入雷音阁之内,区区九步,竟最终也没有让那阵法中的雷音凝聚,始终被他压制着。

这就有些恐怖了!

多兰暗暗吃惊,前辈的阵法造诣未免也太高了,这可是雷音阁的雷音秘禁啊,虽说此阁只是雷音一脉分阁之一,阁外只布了秘禁一角阵法而已,但想要完全压制雷音进入阵法,便是等闲万古仙尊也极难办到的!

宁凡却能轻松做到这一点!

多兰内心之中,对于宁凡的敬畏,不由得又多了一丝。

在宁凡二人进入之时,一众毫无准备的侍女纷纷骇然,而雷音阁内本在懒散假寐的掌柜,此刻也是睁开了双眼,有了震惊。

这是一个碎念初期的强者,却在这雷音阁内充当掌柜一职!宁凡目光微眯,心道若此人不是那种混迹市井的老怪,则便是这雷音阁的底蕴太强,足以拿碎念作掌柜…

“阁下好高深的阵法造诣,竟能无视阵法走进雷音阁,恕老夫眼拙,老夫似乎没在圣山之中见过阁下,莫非阁下是大卑部落之修?”掌柜客气一抱拳,询问道,内心则暗暗猜测着宁凡的身份。

如此骇人的手段,直接压制雷音秘禁进入阁楼,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为何如此面生…

目光忽又落在多兰身上,再次一诧,这不是楚烈圣女么?没落一脉的没落圣女啊…掌柜收回目光,眼中一霎的轻蔑,还是被多兰捕捉到了。

多兰微微苦涩,还是对宁凡传音道。“雷音一脉是圣山排名第一的分支,族内有四名仙帝坐镇,实力远超我楚烈一脉。这雷音阁便是雷音一脉的产业之一,我们来此购买灵兽车,务必客客气气,切不可得罪雷音阁…”

宁凡目光微微凝重。圣山排名第一,雷音一脉,四名仙帝坐镇…难怪这雷音阁能拿碎念修士做掌柜,想来所卖灵兽车。也不是卖给那些低阶修士的…

“在下并非大卑之修,而是外来修士,此次是代表南疆塔木部。前来中州参比的。”宁凡坦然答道,并不觉得自己外修身份有何低人一等。

那掌柜却是立刻皱了眉,对宁凡的态度也没有最初的客气了。能压制秘禁中的雷音又如何?不过是外修罢了,比没落的楚烈还不如!

“尔等是来买灵兽车的?我雷音阁与外界商铺不同。不收金银。只收等价之物,这规矩,尔等可知?”掌柜面色不耐地问道。

“倒是第一次听说,大卑族还有以物易物的店铺。”宁凡何等心性,自不会因为对方稍稍怠慢的态度而动怒。

“若是外修来买灵兽车,则要求更为苛刻。换取灵兽车的物品必须是与之等价的丹药,其他东西不要。呵呵,我族虽看不起你们外修。但对于你们的丹药还是十分看重的。给,这是价目表。你自己看,看好了哪辆灵兽车,便拿等价丹药换取!还有一点,部分丹药本阁不收,不收的丹药种类,都记在这个卷轴里了,你自己看。”

掌柜随手扔给宁凡两个卷轴,便不再搭理宁凡了,仍旧假寐。

第一个卷轴,登记着雷音阁内所有待售灵兽车的详细信息,同时标注着价格。卷轴上画着的灵兽车,并非静态,而是活动的,车轮会不时向前滚动,做前进之态,拉车的灵兽偶尔也会仰天嘶鸣一声,声音恍惚间还能从卷轴之内透出。

宁凡大致浏览了这些灵兽车的价位,根据车子的用料、拉车灵兽的种类级别不同,灵兽车的价格差异颇为巨大。不过有一点是固定的,舍空级别的灵兽车,只能用九转银丹交易,价位从一颗银丹到二十颗银丹不等。

若是其他人来雷音阁购置灵兽车,大可以拿其他东西以物易物,但东天修士来此,却必须以丹药交易。

这自然是雷音阁刻意谋求东天丹药的手段了,想来从古至今,在雷音阁购买灵兽车的外修,并不只是他宁凡一个,已有无数东天丹药,落入雷音阁手中,而这雷音阁既然约束了丹药种类,那么求得便不是丹药本身,极可能是丹药背后的丹方…

宁凡又看了第二个卷轴,上面标注着雷音阁拒绝交易的丹药。

根据宁凡的猜测,这些拒绝交易的丹药,多半是已经被雷音阁得到过的种类,研究透彻后,获得了丹方,故而才并不需要的。

排除了一下卷轴上的丹药种类,宁凡储物袋里,还有大把的丹药符合雷音阁的交易规则,可以交换到灵兽车。

只是有一点让宁凡颇为在意…

第二个卷轴之上,有十三种九转银丹,是新加上的。

墨迹还很新,不超过三个月,除了这四种丹药,其他的丹药笔迹都很古旧了…

也就是说,在这三个月内,有外来修士拿九转银丹,换走了雷音阁十三辆灵兽车?除了他之外,还有其他东天修士进入此地吗,又或者,换走灵兽车的不是外修,只是恰好持了东天丹药,交易给了雷音阁…

但若真是外修,似乎也并非不可能的。首先,欧阳暖葬月一行肯定是来到中州了,但便是加上乌老八,似乎也用不到十三辆灵兽车代步…当日进入极丹圣域的,本就不止宁凡一人,大部分进入者都在圣域外围寻药历练,但也许,还有其他人冒险进入了内围…

“阁下一直盯着丹药卷轴看,莫非是囊中羞涩,拿不出拒收以外的丹药交易?”掌柜皱眉道。

“丹药,在下自然拿得出。只不知,贵阁可有碎念级灵兽车出售,若是有,在下愿拿等价的九转金丹交换。”宁凡微笑道。

“九转金丹!你想拿九转金丹换碎念级灵兽车!”掌柜微微吃了一惊,极为心动。丹药级别到了九转金丹级,便是万古强者也无法小觑的,他一介碎念。自是为之动容。

可惜片刻之后,掌柜却只得苦笑道,“本阁有规矩,碎念以上灵兽车,不得出售给外修,这个规矩老夫不敢违背。若非如此,之前那么多大手笔的外修。也不会只买到舍空灵兽车了。”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听掌柜这话,之前果然有不少外修来买车。进入中州…

“罢了,既然如此,在下也不为难掌柜,只买辆舍空灵兽车便可。”

最终。宁凡花费二十颗九转银丹。买下舍空灵兽车中最好的一辆,离开了这个边境小城。

而在宁凡一行离去后,掌柜二话不说,朝本族传回情报,情报只有短短一段:第十四批外修进入中州,人数一人,修为万古受限,体内并无雷之感应。属下推测,此人非为太古雷鼎而来。但也不得不防…

一炷香之后,早已乘上灵兽车北行的宁凡,忽然睁开双目,收回了留存于雷音阁内的雨念。

那掌柜传回家族的情报,还是被宁凡偷看到了。

“我是第十四批进入中州的外修么,前十三批,都有谁?暖儿她们定是同行进入中州,算是一批,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外修,会是何人…”

飞雷仙王,斗犀仙王,摩诃门徒秦仙煞,暗族来人,还有一个个名镇东天的碎念老怪…此次听闻极丹圣域最后一次开启,而进入其中的名宿老怪绝对不少,其中有人目的直指中州,也并不奇怪啊。

只是,那雷音阁掌柜刻意提及的‘体内并无雷之感应’,又是何意…

宁凡目光微微凝重,不知为何,就想到了当日,冲和大帝拿一道神秘阴雷算计自己的事情。

若当日自己贪念一起,取走了那道阴雷…也许今日,体内就会被雷音阁修士,查出雷之感应了吧。

不能排除这个可能啊,若此事猜测无误,则老谋深算的冲和大帝,竟已算计到今日之事…

还有情报中提及的太古雷鼎,又是何物…似乎雷音阁防备的,就是外修打太古雷鼎的主意…

“你可听说过太古雷鼎?”宁凡坐着灵兽车外,一面驾驶灵兽车,一面隔着车帘,对车内的多兰问道。

“太古雷鼎是圣祖生前使用的宝鼎之一,圣祖平生共有九鼎,太古雷鼎为诸鼎第一,乃是圣祖取东山之雷炼化而成,更填四宗海域取尽灵料,合魂入鼎…”多兰解释道。

“东山之雷是什么,四宗海域是哪四宗?”宁凡诧异问道,完全听不懂好么。

“我也不知道,这些话,都是经籍记载的话语,不过我听父亲说过,圣祖炼鼎所用材料,都是取自他的故乡,父亲说,那是一处与我等所在世界,全然不同的世界呢,像什么东山之雷、四宗海域都是那个世界的东西…”多兰一脸向往道。

她不懂真界、幻梦界的概念,宁凡却已有所了解。如此看来,这太古雷鼎是圣人取真界材料炼出的法宝…

圣人使用的药鼎啊!且听多兰的话语,采药圣人平生共有九个鼎,太古雷鼎名列第一,除此之外还有八个鼎…

丹宗宗主曾在极丹圣域得到大荒鼎,那大荒鼎如此厉害,不知是否为圣人九鼎之一…不管是不是,大荒鼎都已被毁,确实有些可惜。

话又说回来,这极丹圣域还真是多宝啊:圣人死后,遗念化作圣山,保留其生前遗物;其火焰化火魂一族,镇于两界封之下;其遗留药鼎,更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其遗留药奴尸身,则是葬月此行夺舍目标…

“说起来,我还不知那采药圣人名号,来大卑后,也翻过不少古籍,却也只看到过诸如‘极丹老人’‘药师之祖’的称谓,似乎都有杜撰之嫌,并不可靠…你知道你们圣祖的名号么?”宁凡随口一问,并不指望多兰知晓。

但多兰却是娇躯一颤,似乎真的知晓一般,似乎…又想起当年父亲板着脸,带她进入石道秘境,严肃告知她七个石坐坐标的一幕…

耳边似乎还回荡着,那石坐前的万尸诵经的诡异幻声。

“南药圣…”

“南药圣?”

“对,就是南药圣。‘南瞻古诵道灵灭。一朽成荒,万诵成古,一剑西来轮回裂。永失皈依南药圣’…”

多兰喃喃自语,眼中忽然有了泪水,她想起了她的父亲,即便那个父亲,极少给过她温情关怀,甚至极少见面。

那个时候,她读不懂父亲愧疚、无奈的眼神。现在,她懂了。

“你所念的,是什么东西…”宁凡暗暗心惊。就在多兰开口的刹那,他只觉识海微微一痛,眼中更是有了重重幻象出现。

虽说这幻象只一念便驱逐了,仍旧带给他一丝心悸之感。

他十分确定。车内的多兰没有对他使用任何幻术。甚至没有刻意催动法力,仅仅是念出一段文字,但就是这段文字,竟带给他一丝迷惑,使他有种不可自拔、沉沦其中之感,无法抗拒!

这几句文字绝不简单!寻常文字,岂能带给扶离的他如此蛊惑!

“我也不知道这些文字是什么,只知石道秘境中。所有的死尸都这么念着,麻木无情地念着。很可怕,很可怕…爹爹说,这就是万诵一朽,是我等不可触摸的禁地…”多兰忽然昏昏欲睡,竟直接半倚着车厢睡着了。

仿佛仅仅道出那么一句话,便耗尽了她所有心神,无比疲惫一般…

“万诵一朽…”宁凡神情微微凝重。

多兰整整睡了一日,才醒转。

一日功夫,宁凡已驾着灵兽车,朝北行进了无数距离。

多兰揉了揉迷蒙的睡眼,有些歉意,她竟就这么睡着了,她应该帮着宁凡看路才对,毕竟宁凡对中州不熟,且有很多规矩不甚了解。

要知道,中州修士建城而居,故而对于领地的占有欲,不是一般的执着。那些小城也就罢了,中等规模的城池,其城主大多自划领地,不允许修士随便靠近的,若宁凡一路北行,冲撞到某些城主的领地,可就麻烦的,她该帮前辈看看路的,怎么能睡着呢…

且还是前辈在驾车,怎么说也该由她这个锁魂奴驾车啊…

说起来,外面怎么这么嘈杂,好像有很多车马在他们的车架后面追赶一般。

“你醒了?”宁凡语气似乎不太好,难道是在责怪她睡着?

多兰立马有些担心了,想要解释一下自己睡着的原因,是因为误念了那段文字,却忽然听到后方隐隐传来的叫骂声,打断了她的话头。

“大胆狂徒!犯我千军城领地,快快停车,接受我等责罚!”

“停车!我金雷城已追了你一日一夜,你若再跑,莫怪我等无情了!”

“拿箭射他,快!”

“祭阵旗拦他!”

“该死,拦不住!”

“此人好强!”

一道道箭雨飞向灵兽车,被宁凡随口喷出魔火烧个干净。

一道道阵旗飞向空中,洒下阵光想要稍稍阻止灵兽车前进,却被宁凡随指按灭。

拦不住,拦不住!

后方起码十二个中城的修士在追赶灵兽车,却无人能令灵兽车止步!

宁凡心情十分不好,他好端端驾着车,却被人无故责骂追赶,且追赶的人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多,简直不胜其烦。

若非他顾忌此地乃是中州,是大卑人的地盘,他便是不大开杀戒,也会给身后之人一些教训的。

“前辈,这些人是怎么回事?”多兰有些无语,掀开车帘走出,看来宁凡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她。

“不知道,似乎是来寻衅的。”宁凡不耐道。

前辈你误会了,不是他们寻你麻烦,是你冲撞了他们的领地啊,犯了忌讳…多兰想要解释,又无从解释,只得苦笑。

“你对中州熟悉,该知哪里有人烟稀少的偏僻之地,给我指路!”

多兰内心一跳,不会是前辈不耐烦了,想找个荒无人烟之地,把后面这群杂鱼杀人灭口了吧!

她貌似真相了…

“前辈,其实,其实…是我们有错在先…杀人不好…”多兰小心翼翼道。

“我们有错在先?我们有什么错?”宁凡一诧。

“我们冲撞了他们的领地…”

“我一路都走得城池间的官道,没有踏入任何人领地。”宁凡皱眉道。

“连官道都属于这些中城的领地。若是过境,必须缴纳一定金银…”

“哦,原来如此…我没有金银。”宁凡不以为然地摇头。似乎一路上,真有人想拦他索要金银的,被他华丽无视了。

“我有啊…”多兰苦笑。

“那我们现在给金银?”

“现在给,来不及了…”多兰继续苦笑。

“那我们还是找个偏僻之地吧…”宁凡眼中寒芒嗖嗖冒出,吓得多兰连忙摆手。

“别,前辈不要杀人,杀人不好!”

多兰一咬牙。这些可都是她的同胞,若是为了征收过路费这种事情被宁凡所杀,就太冤枉了…

虽然这些中城修士的行为确实有些霸道了。欠教训。

“此事,我来出面。”

多兰定了定心神,让宁凡停车,然后恢复一贯高冷姿态。

车一停。其后的车马便追了上来。将灵兽车团团围住,几个叫嚣地最厉害的中城修士,正准备给宁凡点颜色瞧瞧,忽然对上宁凡冰冷的眼神,吓得一个个说不出话…这是何等杀气腾腾地眼神,他们貌似踢到铁板了,可惜一路在后面追,完全没看到驾车的宁凡这么恐怖。否则他们是傻了才会一路追到这里!

“你有话对我说?”宁凡淡淡道。

那几个中城修士立刻后退,有了慌乱。

骑虎难下!

好在此时多兰出面了。

“我是楚烈圣女。你们为何追我车架,莫非是想对我出手么!”

嘶!

这些中城修士顿时吓得面无土色。眼前这个车夫就已经很可怕了,想不到,车上另外一个女人更可怕!

楚烈圣女,这女人竟然是楚烈一脉圣女,那可是中州五帝都不敢随便得罪的存在,他们真的踢到铁板了!

一个个追兵大汗淋漓,几名年级较大的修士,更是认出了多兰的容貌,再次确认了多兰的身份,顿时讨饶。

“不敢!小人们怎敢对圣女出手!万望圣女饶恕!”

“还不退下!”多兰娇叱一声。

一群吓破胆的追兵,顿时作鸟兽散。

麻烦就这么轻而易举解决了,多兰轻舒一口气,还好,没给宁凡杀戮大卑人的机会。

宁凡有些莫名地看着多兰,“想不到你倒是个心善的…”

“哪有,是前辈心善,他们才能活命。”多兰皮笑肉不笑,暗道自己说谎功夫越来越厉害了,这种违心的马屁都拍得出来。

忽然发觉,原来是自己与宁凡相处得多了,不知觉中,已放下了一丝拘谨,才能如此从容拍出这种无耻马屁。

若内心设防,她该对宁凡谨言慎行才对,连马屁都不敢乱拍的…

无形之中,她已经不似最初那么怕他了么…

宁凡倒没窥探多兰的内心变化,能少些麻烦,他也乐意,若非必要,他也懒得杀人的,有些感叹道,“想不到你这圣女身份如此好用,若换成我这个外修,或是鲜于纯这等南疆修士,想必这些人就算惧怕,也不肯轻易撤退的…”

“那是自然。在前辈面前,晚辈的身份自然算不得什么,但在中州,堂堂楚烈圣女的身份,便是中州五帝也不愿随便得罪的,何况是区区中城之修。不过若放在圣山之内,圣女的身份便又不算什么了…”前半句,多兰说得自傲,后半句,多兰说得苦涩。

如今的她,在圣山已经什么都不算了…

“哦?连中州五帝都不敢随便得罪你?”宁凡一诧,他似乎从头到尾都小看了这个女人。

“明面上自然是不敢的,暗地里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们也是心高气傲的堂堂仙帝,若是逼急,谁说得准呢。说起来,前辈此行若在中州有明面上的麻烦,不如让晚辈替前辈摆平吧,能帮前辈一些,是晚辈的荣幸。”不帮你,你就要滥杀无辜啊!多兰内心暗道。

“很多事有你出面,确实能少不少麻烦,那就多谢你了。”宁凡点点头。

能减少些麻烦,宁凡当然是同意的。

于是灵兽车继续一路北行,偶尔冲撞其他中城的领土,都是多兰一露身份,就将对方吓走,倒也没起任何争端。

又一日过去,多兰才发现不对,宁凡行驶的方向,分明是朝着中州五指峰中的百花峰去的!

“再往前,可就是百花大帝的领地了,百花大帝如今重伤未愈,她的领地,早已封闭,禁止通行…”多兰解释道。

“百花大帝?”宁凡神情微微凝重,就在刚刚,分明有一道极其强大、又极其虚弱得神念扫过了灵兽车。

难不成,就是此地的主人,百花大帝?

“我要找人,他们就在此地,你的身份,应该可以进入此地吧?”宁凡询问道。

“可以是可以,若前辈一定要进入此地,与晚辈一同进入即可,只是此事,可能会有一些麻烦…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多兰有些犹豫,却还是咬了咬唇,终是点头。

灵兽车又前进了一段,便被拦下了,再往前,便是百花峰的地界。

“奉百花帝之令,百花峰千里之内,列为禁地,寻常人不得踏入!”一队力士拦路道。

“我是楚烈多兰,有事进入此地。”多兰走出车厢,淡淡道。

顿时,此地力士纷纷倒吸冷气,片刻之后,便是轰然的笑声。

“好好好!既是多兰圣女来此,自然是可以进入百花峰的,我等可是恭候多时了,只是圣女可要想好了,来我百花峰容易,想走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自是想好了的,还不让路!”

多兰一声娇叱,众力士顿时让出一条道路,直通百花峰。

百花峰,中州五指峰之一,百花大帝的洞府所在…这算不算故地重游。

年少之时,她来过百花峰,那时候,她是随爹爹,来欺负人的…

那一年,结仇无数啊…她那霸道的爹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