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封号财神!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7-08-27 00:31:28 字数:8298 阅读进度:1195/1254

纯阳宗距离河洛卫家并不远,以宁凡的速度,只瞬息间便来到此地。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纯阳宗是一个渡真宗门,在北天势力不小当然,那只是明面上的实力。根据宁凡的感知,在纯阳宗蛰伏着三道万古气息,沧桑古老,宛如沉睡。

“又是靠着避天棺,从古时活到今日的老怪物么,且纯阳宗和楚家不同,隐藏的万古老怪居然不止一个,只不过是一个渡真势力,便有如此底蕴吗…”

宁凡雨念一扫,从纯阳宗禁地,看到了三具火棺,每具棺材之内,都沉睡着一名万古老怪。

那火棺,名为避天棺,是北天宗派独有的特色。避天棺这种东西,宁凡并不陌生,早在他修道之初便见识过,因为老魔的手上正好就有一个。

就连老魔手中避天棺的来历,宁凡都还记得一些。据说是老魔为了救自己的女人,从纯阳宗夺来的。当年的老魔趁着纯阳宗主闭关,摸上了纯阳宗,事后则遭到纯阳宗的追杀、报复…

道理上讲,老魔抢人家东西在先,老魔肯定有错,纯阳宗会打击报复也是理所当然。

可惜…宁凡只喜欢在他占理的时候和人讲道理。更多的时候,他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

“窥一斑而知全豹,北天较强的宗派,应该都有万古修士残存至今…传言北天修士极少屠宗灭门,天条的约束是一个方面,各宗各派都有隐藏老怪多半也是一个原因,可令各宗各派彼此忌惮。只是有一点令我十分不解,师尊手上的避天棺,似乎和纯阳宗三名万古沉睡的避天棺,不同…”

老魔的避天棺,蕴含的欺天之力很少,只能给低阶修士使用。躺在棺材内的低阶修士可以欺瞒天道,肉身不坏,生机不散。不过一旦躺入其中,低阶修士是不能随便离开避天棺的,相当不方便。

北天万古老怪们使用的避天棺,似乎比老魔的避天棺高级很多,蕴含的欺天之力是老魔避天棺的百倍还多…

莫非,老魔当年从纯阳宗夺走的避天棺,只是一个低配版避天棺?难怪老魔当年摸上纯阳宗,夺走避天棺,没有被纯阳宗的万古老怪追杀。看起来,一个低配版避天棺,还不值得让那些万古老怪付出代价,走出棺材…

算了,那些事情怎么样都好。

先闹事吧,浪费不少时间了…

轰轰轰!

宁凡以药魂之力幻化为鼎,一如当年老魔传授的动作,朝着纯阳宗所在修真星连砸三下。

这,是黑魔派的作风!

欺男霸女以前,先砸对方宗门三下,把对方强者全部叫出来!

于是乎,整个纯阳宗直接被宁凡砸蒙了,心惊胆寒!

傻子都看得出来,宁凡砸纯阳星时,使用了何等强悍的修为!

此人是仙尊吗!

是仙王吗!

是仙帝吗!

还是更高!

三名纯阳宗万古仙尊,哪里还有闲心沉睡,直接吓醒了好吗!

“不好!有人在砸我纯阳星!来人很强,强得可怕!”

“好恐怖的法力气息!此人随手表露的法力,居然超过了一万劫!且一万劫明显还不是此人极限!一万劫,那可是准圣的法力界限!此人难道是准圣吗!”

“我纯阳宗弹丸势力,为何会惹到一个准圣!快快请罪,快快给此人请罪!”

于是乎…

宁凡甚至还没有开始屠宗灭门,问罪纯阳宗,整个纯阳宗数万修士,已经在三名万古老怪的带领下,整整齐齐拜倒了宗门外,迎接宁凡的到来。

尤其是最前面的三名纯阳宗万古,一个个居然还袒露上身,背负荆条,这是要给宁凡负荆请罪吗…

“请前辈恕罪!只要前辈放我纯阳宗一马,什么条件我纯阳宗都肯答应!”三名纯阳宗万古哭丧着脸,请求道。

宁凡微微无语。

他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

对方这么上道,他都有点不好意思欺负纯阳宗了…

“…我是来过问河洛卫家的事情的。”宁凡沉默许久,终于解释了一句。

闻言,三名纯阳宗万古一震懵逼,河洛卫家?纯阳宗有得罪过这个势力么?话说,北天有这么个势力么?

“雷富宽!给老夫等人一个解释,给这位前辈一个解释!你是如何当得纯阳宗宗主,为何得罪了河洛卫家!”

三名纯阳宗万古明明连河洛卫家是谁都不知道,还是很上道的叫出了纯阳宗此代宗主,当头就是一阵狠批。

名为雷富宽的纯阳宗宗主一连委屈,他整天忙着闭关修炼、突破舍空境界,哪有闲心欺负小小的河洛卫家,这是肯定不是他干的!

当然,他是不敢和三名万古祖师顶嘴的,更不敢和疑似准圣的鬼面前辈顶嘴…

于是乎…

他叫出了纯阳宗副宗主…

“沈秋道!本宗如此信任你,在闭关期间令你监管纯阳宗,你就是这么监管的吗!你身为大长老,居然去欺负有准圣撑腰的河洛卫家!你你你,你太令本宗失望了!你自裁谢罪吧!”得!雷富宽一脚皮球,把责任踢给了纯阳宗大长老。

大长老一脸委屈,他天天忙着和小妾们谈情说爱,哪有功夫自降身份欺负小小的河洛卫家,这是天大的冤枉!

当然,他不是敢和宗主顶嘴的。

于是乎…

“洪金龙!你这纯阳宗大执事是怎么当的,居然瞎了眼,跑去招惹河洛卫家!河洛卫家那是我们纯阳宗惹得起的吗!你还不自裁谢罪!”皮球巧妙地踢给了鬼玄修为的纯阳宗大执事!

大执事也感到冤枉,但他不敢和大长老顶嘴,于是乎…

“刘得宝!你这外门执事不想当了是吗!”

刘得宝冤得说不出话,于是他把散仙修为的副手推了出来!

“张虎!你这代理执事不想当了吗,你居然招惹河洛卫家,你你你,你让我怎么说你!”

扑通!

名为张虎的纯阳宗外门代理执事,一见风头不对,居然直接化作遁光,逃离了纯阳星。

原来…还真是他得罪的河洛卫家!把卫玄境界打落的!张虎从来没想过,小小的河洛卫家居然有准圣撑腰,居然能让纯阳宗自上而下全部服软,给卫家赔罪…

众纯阳宗修士一见张虎逃跑了,皆是一怔,继而面露喜色。

身为修士,哪一个不是才智之辈,谁都猜得出来,得罪卫家的元凶,多半就是这个张虎了,否则他有什么必要吓得落荒而逃呢?

刘得宝一阵唏嘘,他本来只是想胡乱踢皮球,推卸责任,却不料一脚把元凶踢了出来。

宁凡对纯阳宗的闹剧十分无语,此刻已经完全懒得屠灭这个奇葩的纯阳宗了,随手一道劫闪轰出,就把逃出极远的张虎轰成了渣渣。

如此,也算给卫玄出气了吧…

“杀得好!前辈替我纯阳宗剪除了一个祸根,我纯阳宗永敢前辈大德!”三名纯阳宗万古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太假了。

“前辈辛苦了!来人,摆酒宴,上歌舞,请前辈到宗门内稍作歇息!”人精一样的纯阳宗宗主雷富宽,暗中喊来几个美貌的纯阳宗女修,要拿这几个美人来给宁凡消消火气。

宁凡有些嫌弃地遣退了几个贴上身的美人。

他自问修真一世,见过不少奇葩,但似纯阳宗这般斯文扫地、油滑处世的宗门,还是第一次见到。

算了,看起来纯阳宗其他人并没有欺负过河洛卫家,卫玄的事就这么结束吧…

“既如此,河洛卫家的事情…”宁凡才一开口,纯阳宗就十分上道得表态了。

“前辈放心!从今日起!河洛卫家就是我纯阳宗的朋友!日后不会再有任何弟子寻卫家麻烦,若卫家有需要,我纯阳宗愿意随时提供帮助!人力、财力,一切帮助都可以的!”三名纯阳宗万古爽快允诺道。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与屠灭整个纯阳宗相比,给卫家找一个纯阳宗的朋友,似乎也不错…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有一个故人,名为韩元极,他曾抢走贵宗一具残次避天棺,并因此被贵宗追杀…”

宁凡又打算过问一下老魔的事情。

闻言,三名纯阳宗万古脊背一寒,额头冒了冷汗。

他们还以为河洛卫家的事情过去了,就没事了,怎么纯阳宗还有其他事情得罪这位准圣前辈!

“雷富宽!给老夫等人一个解释,给这位前辈一个解释,韩元极是谁!不对,你们为什么要追杀韩元极!人家来我们纯阳宗夺残次避天棺,容易吗!怎么能让人家夺呢,你应该送啊!那可是准圣前辈的故人,人家来我们纯阳宗抢东西,是给我们纯阳宗面子!算了,你自裁谢罪吧!”三名纯阳宗万古不容拒绝道。

雷富宽要哭了,河洛卫家的事情他不知道,韩老魔的事情他知道!不过追杀韩老魔跟他无关啊!当年他从头到尾都在闭关,否则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被当年刚刚崭露头角的北天魔头韩元极,抢走东西…

他当然不想自裁!

于是他决定踢皮球!

“沈秋道!被本宗一个解释!当年本宗明明三令五申,让你不要追杀韩元极道友,让你不要为了一个残次避天棺伤人性命,让你与人为善,你为什么不听!”

大长老沈秋道要哭了!

宗主这是睁着眼说胡话啊,当年纯阳宗被一个小小魔头上门抢东西,怎么可能不还击,怎么可能不追回失物…

当年的事情明显不怪我们纯阳宗好吗!

算了,不就是睁眼说瞎话么,他也会…

于是他叫出了大执事洪金龙,当头一阵狠批。

于是洪金龙叫出了刘得宝,严令刘得宝自裁谢罪。

于是…

宁凡看不下去了。

他真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妙人,才能创建如此奇葩的纯阳宗,才能有这样一群徒子徒孙!

喀喀,喀喀,喀喀…

在众纯阳宗修士推卸责任的时候,纯阳星的大地忽然裂开一道深谷般的裂缝。

继而,一具透着准圣气息的古棺,从星球的核心处飞出。

整个纯阳宗上下,无人知晓这具古棺的存在!

但当一名周身透着纯阳气息的准圣老者从古棺从走出时,所有纯阳宗门徒都懵逼了,认出了此人的身份。

此人的容貌,居然和宗门内处处可见的纯阳祖师画像相同!

纯阳宗的创始人居然从上古活到了今日!这,这怎么可能!

我们纯阳宗居然不是渡真弹丸势力,居然也有准圣坐镇!

“一群混账!老夫再不出来,你们就要把我纯阳宗的脸面丢干净了!都给我滚回去闭关思过!一个月内,谁都不许走出洞府!”纯阳祖师发怒了!

就算纯阳宗被宁凡踏平,他都不打算现身。

但谁叫这些徒子徒孙们太过丢人现眼呢!

活活把他从棺材里面气出来了!

于是乎,聚集在此地的所有纯阳宗修士,都被纯阳祖师赶回各自洞府,闭关思过去了。

此地转瞬之间,只剩宁凡与纯阳祖师!

“一阶准圣!且是那种快要突破二阶的存在!”宁凡目光微微凝重。

他何等感知,来到纯阳星时居然没有察觉此地藏有一名老不死的准圣。

此人掩盖气息的本事太逆天了,单只论这一本领,此人足以在末法时代列入前三,便是一些大修级人物恐怕也比不过此人!

“贫道纯阳子,道友可是平定蛮荒的赵简道友?”

纯阳祖师一挥浮尘,含笑而来,但那笑容,却让宁凡感到了一丝虚伪。

这是一个虚伪的人。

难怪能教出一大批同样虚伪的徒子徒孙。

不过…此人的修为确实不容小觑。

宁凡估摸着,就算自己手段尽出,并召唤出准圣修为的不死吸魂树,怕也只能和此人拼个五五开。

五五开的话,宁凡虽不愿和此人杀个天昏地暗,却也不必怕他。

“正是赵某。”宁凡答道。

“原来如此…原来鼎鼎大名的远古大修赵简,只是一介小小仙王,骗了天下。”纯阳祖师大有深意地一笑,这一句,是传音。

他没有声张自己的发现,显然对宁凡还是有所顾忌的,不愿交恶宁凡。

但他的话,还是让宁凡内心微镜。

惊的,是这纯阳祖师眼力太过毒辣,这一份眼力,恐怕同样足以列入末法时代前三!

即便是睁了眼的木松道人,单论眼力,也远远不及这纯阳祖师!毕竟换成是木松道人,可未必能隔着鬼面,一眼看穿宁凡底细的。

“是仙王又如何,不是仙王又如何?”宁凡不置可否道。

“哎,道友真是不痛快,贫道又没有因为你是小小仙王鄙视你。恰恰相反,能在仙王境界修出一万三千七百劫的法力,且还藏有某种令贫道都感到威胁的底牌手段,贫道可丝毫不敢小瞧道友的。若是道友进一步提升修为,终有一日,贫道会连道友一根小指都敌不过。不过可惜呀可惜,道友一身法力纯度太低,若是不解决法力纯度问题,继续盲目提升法力数量,终有一日会自食恶果,步那不死大帝的后尘…”

“不死大帝的后尘?什么意思?”宁凡皱眉道。

“一个问题,五百两天道金!”纯阳祖师怪笑道。

此人居然知道我有天道金?这已经不是眼力毒辣的程度了,这简直有点像未卜先知…

原来如此,此人的卜道修为已经通神了吗…又或者,此言只是诈我,他并不知我身怀大量天道金银。

宁凡摇头道,“我没有天道金。”

“哎,道友真是不痛快,罢罢罢,改天道友想快速提升法力纯度的时候,再来找贫道吧。贫道既然敢以纯阳为道号,自然在法力纯度一事上有所心得。不过道友记得要带足天道金来,贫道纵横一世,不认父子,只认金银。对了…”

纯阳祖师忽然话锋一转,将一个古老玉简递给宁凡。

“我纯阳宗似乎有很多地方得罪了道友,既如此,此物便送给道友,稍稍补偿韩元极之事与卫家之事吧…”

嗤!

纯阳祖师化作一道阳炎消失,同样消失的,还有他之前沉睡的古棺,以及裂开于地面的巨大裂缝。

“此人又回到纯阳星内部沉睡了么…”

宁凡神念一扫玉简,目露古怪之色,沉默少许,终究还是离开了纯阳宗。

“可惜了,此子好生沉稳的心性,居然没有被贫道玉简中的内容诱惑。哎,想赚此子的天道金,果然不易。不知若是直接抢夺的话,贫道有几分胜算…”

纯阳星地底,古棺内的纯阳祖师掐指一算,继而摇头叹息。

“…只有五成三的胜算么,太低了。此子隐藏的手段果然可怕,不宜与此子交恶,哎,只能等他哪天回心转意,再来赚他的天道金了…”

宁凡离开了纯阳宗。

他来纯阳宗,本是打算给卫家、给老魔出气的。

不过在见识过纯阳宗的狗腿闹剧后,宁凡已经懒得过于欺负纯阳宗了,稍微灭了张虎,便有了收手的念头。

而当纯阳祖师也现身,宁凡就算想屠灭纯阳宗,也没有那个能力了。

纯阳祖师啊…

据说名动北天的避天棺,就是纯阳祖师发明的呢。宁凡早就听说过纯阳祖师的大名,只是没料到此人居然没死,居然还活着…

藏龙卧虎,说的就是北天这种地方吧…

“不过有一点,这位纯阳祖师撒谎了。他之所以现身,并不是被门人气出来的,他从一开始就盯上了我不,准确的说,是盯上了我口袋里的天道金银。”

“若我实力不足,此人绝对会直接出手,抢夺我的天道金银;不过此人眼力过于毒辣,卜道过于高深,他从我身上察觉到了威胁,故而放弃了直接抢夺的打算,退而求其次,想要以物换钱,赚我的天道金…”

宁凡又一次散出神念,探入纯阳祖师给的玉简。

玉简内,记录着一段口诀,口诀的名字,是《炼纯诀》。

这不是一段完整的口诀,似乎只是完整炼纯诀的一部分。

口诀的作用,是帮助仙王修士,在极短时间内,修出六劫仙帝的法力纯度!

完整的炼纯诀,似乎还包括了更高深的修炼内容,可那些内容,纯阳祖师没有送给宁凡。

此人在等,等宁凡主动购买那部分口诀内容!

“若此人只想通过正规渠道,赚我的钱财,倒也不必将此人列为大敌;当然,也可能此人对我另有算计,不得不防…”

“不过这口诀,倒是对我很有帮助。法力纯度的事情,我也一直在苦恼,曾经还试图通过古国交易阵,购买类似的方法提升法力纯度,但都没有速成的办法,一般情况下,法力纯度只能通过日积月累的磨练,缓缓凝练。但这炼纯诀,却像是一种捷径,若我材料足够,甚至可以在数月之内,令法力纯度上一个台阶…”

宁凡如今的法力数量,达到了恐怖的一万三千七百劫,这数量比很多一阶准圣好多。

但他的法力纯度,只相当于三劫仙王,这就是境界的限制了,也是宁凡近来修为提升过快,留下的后遗症。

实际上,仙帝境界以前,修士没有必要过于追求法力纯度,在这一阶段,法力纯度对于实力的影响并不严重。

可仙帝以后的境界提升,更加注重质变,尤其是到了准圣一级,对于质的要求极高,若你的法力纯度不足,很多准圣手段根本无法发挥原有威力。

若宁凡的法力纯度能达到一阶准圣的层次,他只凭一身法力,就能和弱一些的一阶准圣五五开;加上一身手段,碾压一些弱小准圣都非常轻松。

“要不要试试炼纯诀呢…”

宁凡一路沉吟,回到了卫家。

见宁凡平安归来,卫玄并没有询问宁凡如何处置纯阳宗,他相信,宁凡已经给他出过气了。

果不其然,数日后,纯阳宗修士张虎的死讯,传到了卫家,使得卫玄多年的怨气一扫而空,心情好得喝了不少酒。

不过随着纯阳宗一事的不断发酵,更多的绝密消息开始在北天的万古圈子里传开。

这些都是普通人无法知晓的消息,被四溟宗下了禁令,不许传播!

【震惊!远古大修赵简兵临纯阳宗,七万纯阳修士负荆请罪】

【震惊!纯阳祖师死而复生,口才绝伦保住宗门】

【震惊!纯阳祖师与大修赵简私下达成某种交易】

【震惊!大修赵简曾暗示纯阳宗主,欲令对方献出美人服侍】

【震惊…】

宁凡才懒得管别人是否震惊。

他暂时留在了河洛卫家,不是以赵简的身份,而是以宁凡的身份。

河洛卫家自然不知自己家族来了一位绝顶强者,对于宁凡没有任何款待。

宁凡也不在乎这些细枝末节,他乐得在卫家低调生活,数月之间,一面忙着治疗卫玄,一面忙着法力纯度的修炼。

数月后,一个喜讯传遍卫家上下!

修为跌落多年的卫玄,一身暗伤居然痊愈,修为恢复到了人玄命仙的境界!

此事对于卫家而言,绝对是头等大事,因为日渐没落的卫家,如今只剩家主是命仙修士,卫家恢复修为,意味着卫家有了第二个命仙强者!

常年被卫家冷落的卫玄,一瞬间成了卫家炙手可热的人物,直接被家主任命为卫家大长老!

又数月过去,喜讯再度传出。

犹豫卫玄修为跌落以后,仍然苦修不辍,凭借多年积累,以及丹药辅助,在恢复修为后不久,他成功冲开了鬼玄瓶颈,成了卫家唯一一个鬼玄命仙!

这一次,就连卫家家主都见了卫玄,都要小心翼翼了!

就在卫玄突破鬼玄后不久,第三个喜讯传来,砸得卫家上下七荤八素。

纯阳宗要与卫家结盟,据说是看在卫玄的面子上!

“师父师父!你的面子好大,那可是纯阳宗啊,居然看在你的面子上,要和我们卫家结盟!从此北天宗门还有哪个,敢小觑我们卫家!”一个小童兴奋不已,将喜讯告诉给卫玄。

得知了喜讯的卫玄,固然为卫家的重新崛起而高兴,但更多的,却是感叹。

他哪有什么面子?

他的诸多好处,卫家的诸多好处,都是那个小子给的啊…

“对了,世兄还不知道这个消息,我去告诉他…”说着,小童就要跑去推开宁凡的房门,却被卫玄阻止。

“不要打扰你世兄,他如今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卫玄凝重道。

“要不要把世兄的事情,告诉给家主他们…”小童又问道。

“不必了。这小子说了,不想让外人知道他在我这里…”卫玄感叹道。

正如卫玄所言,此刻的宁凡,正在屋内修炼,且修炼到了关键时刻。

凝练,凝练,凝练!

在一些珍稀仙料的帮助下,宁凡浑身法力,正被一点点打散,一点点重新凝聚。

许久,宁凡呼出一口浊气,站起身来。

他在卫家已经留了快半年了,半年来他以炼纯诀为根基,将法力彻底打散、重凝了一遍。

就在刚刚,重凝的最后一步,完成了!

经过半年的苦修,他的法力纯度,终于从三劫仙王的纯度,上升到四劫纯度!

宁凡的法力总量没有改变,但气息却强横了一大截!

“真是高估纯阳祖师了,没想到他的炼纯诀,比我最初估计的还要不完整。我本以为这口诀最差也能令我一路修炼到六劫仙帝的法力纯度,但不料,即便这段不完整的口诀,纯阳祖师还有所漏字,是的本就不完整的口诀,更加不完整…四劫纯度,这段口诀可以修炼;五劫以上的纯度,段口诀也可以勉强修炼,但因为漏字,贸然修炼会有一定几率法力崩溃,修为跌落…这纯阳祖师,多一分的免费口诀都不舍得给我么…”

宁凡微微无语,此刻他已十分确信,纯阳祖师是一个贪财的人。

对付贪财的人,若不能用武力碾压,就只能用财力妥协了。

果然,他还是有必要去一次纯阳宗,跟纯阳宗是买一买剩下的炼纯诀,不过多半会被痛宰一刀…

阿嚏。

同一时间,远在纯阳宗星球内部的纯阳祖师,打了一个喷嚏。

“嘿嘿,看来那赵简又在背后骂我,不过…他应该快来找我购买剩余口诀了,钱能通神,嘿嘿钱能通神…”

纯阳祖师得意一笑。

这一次,不狠狠宰宁凡一把,他就对不起他【封号财神】的身份。

无人知,纯阳祖师机缘巧合之下,继承了古天庭前代财神的封号,此封号若是使用,威力堪比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