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 不配为魔

小说: 执魔 作者: 我是墨水 更新时间:2018-03-30 03:19:02 字数:6377 阅读进度:1238/1254

便在那渗人笑声传出的瞬间,水淹帝彻底失去所有理智,仰天发出一声凄厉的魔吼,似承受着巨大痛苦。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他那百丈之巨的万古真身,好似野兽一般四脚按在地上,周身血光一瞬间暴涨了数倍,更从原本的殷红色泽,转而化作妖异的黑红色。

那些黑红血光并不四散开来,反而像是一层血衣,裹在水淹帝真身之外。

水淹帝的头发开始暴长,开始白化,周身上下更是长出了无数野兽般的白毛。

他好似真的化作一头野兽,连狰狞的獠牙都长了出来;他痛苦地嘶吼着,贪婪地狞笑着,他的表情分不清是笑是疯,只给人一种疯狂、暴走的感觉!

这正是古魔返祖术的第二阶段古魔暴走!

“嘁嘻嘻嘻,不要挣扎了,将身体的全部掌控权交给我,有何不好!”水淹帝体内,那渗人笑声再度传出。

“滚…出…去…”水淹帝双目疯狂,近乎本能地自言自语,似在抵抗体内那道声音的侵蚀。

他的理智越失越多!

他的身后,忽得长出一条完全又黑红血光凝聚而成的魔尾!

随着第一条魔尾成形,水淹帝的古魔精气开始暴涨,半圣修为一举提升至一阶准圣境界,且还是一万二千劫的准圣!

要知道,半圣修为的水淹帝便能和真武老龟、北海真君争锋了。此刻提升至一万二千劫精气,带给宁凡的压迫感,甚至不亚于开了三段真身的北海分神了!

这还只是一条魔尾!

随着第二条魔尾开始凝聚,水淹帝的精气有了第二次暴涨的趋势!

“休想!”

宁凡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水淹大帝增加魔尾,提升修为。

他终于还是出手了,逆海剑当空劈出,半圆形的斩击似要将整个天地劈开,朝着水淹帝尚未成型的第二尾斩了下去。

水淹帝好似傻了一般,既不躲,也不避,对宁凡的攻击恍如未闻。

眼看着宁凡这一剑就要得手,突然间,水淹帝周身血光开始自行护主,形成一个血罩,将宁凡的斩击挡在外面。

喀喀喀。

逆海剑的斩击,仅仅将那血罩劈出了些许裂痕,无法完全攻破血罩的防御。随着血罩表面血光一扫,就连那些裂痕都愈合了。

“逆海剑不够么,那这样如何!”

宁凡面沉如水,将逆海剑一收,真身魔拳挥出,古魔破山击好似暴雨般砸落!

三千古魔破山击!

那血罩防御虽强,却哪里挡得住宁凡三千连击,只在拳雨下支撑了十数个呼吸,终于还是破碎了。

但也因为这段时间的拖延,水淹帝的第二条魔尾,终于还是长了出来!

其古魔精气,暴涨到了一万五千劫的高度!

二尾状态的水淹帝,已经比三段真身的北海分神强上一大截了。但他仍觉得不够,竟还想再凝聚第三条魔尾!

“给我…断!”

攻破血罩防御的宁凡,终于还是赶上了第三条魔尾的成形,古魔破山击悍然打出,直轰水淹帝的三条魔尾。

那已经凝实的两条魔尾,防御太过可怕,便是三千连击以后的古魔破山击,竟都伤不得魔尾半分;倒是尚未凝实的第三魔尾,未能承受住宁凡的攻击,被宁凡生生毁灭。

第三尾凝聚失败,水淹帝仰天而怒,发出凄厉的兽吼,整个暴走在这一刻,被宁凡掐断!

末法时代罕有人知,古魔暴走的魔尾,一旦被人毁灭,短时间内是无法再生的。第三尾毁灭,意味着水淹帝这一次暴走,只能到此为止了,二尾便是他的极限。

“此人被毁掉的魔尾,没有再生…”

宁凡似有所觉,对古魔返祖术的了解似乎又多了一些。可惜,水淹帝没有给他细想的时间,第三尾的毁灭,彻底激怒了暴走状态的水淹帝。他兽目锁定宁凡,杀机万丈,口中精气凝聚成巨大光球,竟是朝着宁凡喷出魔闪攻击。

魔闪!与劫闪、蛮闪极为相似,但又有原理上的细微不同。宁凡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般使用古魔精气,他对于精气的理解,好似开启了一扇全新的大门,可眼下并不是领悟时机,他必须挡住水淹帝的攻击!

宁凡试图用古魔破山击挡下这道魔闪,可这魔闪太过炽热,拳芒方一接触到魔闪,便被生生焚烬!

宁凡想要闪避这道魔闪攻击,可无论他如何遁避,这魔闪竟似也能拐弯一般,一路紧随宁凡追击。

如此一来,宁凡唯有硬碰硬来破掉这一击,体内劫血之力俱都发动,抬指打出了十倍劫闪,与那魔闪对轰在一处。

轰!

宁凡的十倍劫闪,根本挡不住水淹帝的魔闪,只支撑了十余息,便被魔闪彻底淹没。

“上仙!!!”八寒佛想要施救,却还是慢了一步,只得眼睁睁看着宁凡被那毁天灭地的魔闪淹没,被魔闪生生烧成灰烬…

宁凡被烧成了漫天木灰洒落。

他被水淹帝杀害了…

八寒佛内心悔恨无比,恨自己没能尽到护佛之责。如果他出手再快一些,或许就能护住宁凡。可,没有如果…

一切都晚了…

他冷冷注视着兽吼连连的水淹帝,张口一吐,吐出一颗金色佛珠,一把按碎。

那金色佛珠,是他的戒律珠,守的,是杀戒!

他是佛修,必须持戒,否则于佛法有害;但今日,他要破了杀戒!便是拼了这道分神毁灭,也要给陨落的宁凡一个交待!

“那小子这么容易就死了?好像不太对…”木笼子里,真武老龟没有和八寒佛一样关心则乱,他被宁凡折腾的好惨,压根不信宁凡会这么容易就被干掉。

当真武老龟的目光,落在漫天木灰之上,他忽得明白了什么,内心一片遗憾,遗憾的是宁凡果然没死;又在心中破声大骂,骂的当然是宁凡卑鄙无耻。

那小贼哪里是被烧成了灰?

分明是想用漫天木灰,算计水淹帝呐!

连这只蠢龟都看穿了真相,八寒佛当然不可能看不穿,他只是关心则乱,很快他便察觉到这漫天木灰的不寻常。

他察觉得到,水淹帝却察觉不到。

暴走模式下,水淹帝固然实力大涨,可却彻底丧失了灵智,这也是古魔暴走的一大弊端,这世间,从来不存在完美无缺的神通。

灵智全失的水淹帝,根本意识不到漫天木灰的可怕。

那些木灰洒落在他的兽身之上,忽得摇身一变,变成了一棵棵树种!

那些树种一经洒落,顿时生根发芽,根须朝着水淹帝的兽身疯狂刺入!

转瞬之间,水淹帝周身上下便长满了生生不息的树藤,那些树藤强行吸收着水淹帝的水行力量,只十余个呼吸,水淹帝一身精气便被吸干!

水淹帝被吸得失去了一身力气,那些树藤则从水淹帝身上获得了巨大力量,最终竟长成一棵连天之高的巨木,将水淹帝死死镇压在巨木之下!

直到此时,宁凡才摇身一晃,现出身来。此刻宁凡的模样十分狼狈,衣袍都破了不少,身上更有很多地方,被魔闪烧成了焦糊。

面对魔闪攻击,宁凡故技重施,在体表召唤出树妖躯壳,试图以树妖躯壳抵挡魔闪。饶是如此,仍是被魔闪一击重伤。

二尾模式的水淹帝,便如此厉害吗!倘若让他召出三尾,四尾,或是更多…宁凡内心一片骇然,对水淹帝的古魔手段,是真的感到了一丝敬畏。

敬畏的不是水淹帝本人,而是古魔返祖术的强大!倘若自己也苦修返祖术,将此术修到第二阶段,是否也能和水淹帝一样强大…

“不,不对,水淹帝使用的,应该还不是完整的二阶段暴走,毕竟他的魔尾没有全部凝聚出来,便被我打断了…令我感到危险的,不是那些魔尾,而是那渗人笑声的主人…那笑声的主人似乎曾想完全接管水淹帝的身躯,但却被水淹帝本人所拒…倘若水淹帝没有拒绝此事,或许就不是灵智全失的模样了…若非灵智全失,他也不可能如此轻易被我制服…”

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明明战胜了水淹帝,可宁凡并不快乐,体内的古魔血脉似在不满,不满宁凡此刻行径。

古魔好战,不能避战。尤其是当双方都是古魔的时候,更应该堂堂正正战胜对方,岂能算计?

吼,吼,吼…

被镇压在巨木下的水淹帝,似乎也不心服,发着有气无力的兽吼,怒视宁凡,龇牙咧嘴的撕咬,却哪里咬得到宁凡。

“嘁嘻嘻嘻,你小子也是古魔?本帝还从未见过如你这般胆小卑鄙的古魔。居然以算计取胜,你根本不配为魔!倘若不是水淹老弟抵触于我,你的拙劣算计,如何能够奏效!倘若我成功从深渊爬出,你又岂是我一合之敌,可惜,可惜啊…本座最终也没有爬出深渊…”

水淹帝体内,那渗人笑声又一次响起,充满着对于宁凡的不屑。

宁凡没有理会那人的不屑,他只对此人身份感兴趣,面无表情问道,“你不是水淹,你是谁!”

“嘁嘻嘻嘻,以你资质,早晚有一天会踏入返祖二阶段,到时候你自然会知道我是谁。在此之前,我会在深渊之下注视着你,等你来;可纵然你来了,我等魔灵也不会接受你,因为你,不配为魔!你此生都休想得到真正的暴走力量!”

魔灵?

宁凡眉头一皱,还想再问,可那渗人笑声的主人却不屑再理会宁凡,冷哼一声,不知去了哪里。

宁凡最终也没有和那笑声的主人真正交手,也不知这是幸运还是不幸…那笑声的主人过于危险,倘若交手,多半是不幸吧…

“我不配为魔么…可那又如何呢?”

宁凡摇摇头,将古魔血脉中的不满情绪扫尽。他算计水淹帝的行为,或许配不上古魔之名,可若是重来一次,他还会这么做。明知那渗笑主人强到发指,还和他堂堂正正打,岂不是自寻死路?这些年来,他都是这样走过来的,倘若次次对敌都堂堂正正战斗,他早不知死了多少回。

他的魔道,本就不是古魔一族的堂堂正正。

他的魔道,是老魔传授的无所不用其极!

并非古魔,而是黑魔!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古魔修为从来都只是他四系修为的一部分,并非主体,更非全部。

心中些许不愉快全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大胜之后的愉悦。

难道宁凡不该高兴吗?

真武老龟关在木笼,水淹大帝镇于巨木,北海真君镇于蚁主道山。三个大敌全部干翻,堪称大捷,岂能不喜!

宁凡本还以为这一战会艰难到使用三清雷符,却不料,木之神格会在此地大显神威,碾压掉在场所有水修。最终他连雷符都没用,便扫平了来犯之敌,堪称意外之喜。

“宁某行事,恩怨分明,尔等惹我在先,就莫怪宁某心狠手辣了!”

在北海真君怨恨的目光中,宁凡首先朝北海真君镇压之处走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

北天四大凶海交汇之处。

原本闭目假寐的北海真君本尊骤然睁开睡眼,喷出一口血箭。

“主人,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会突然吐血!”守在一旁的仙石大吃一惊。

“可恨!可恨!竖子可恨!我这分神如此难杀,他竟有秘宝,能将我这分神活活炼死,生生吃下!我与此子,不死不休!!!”

北海真君根本不和仙石解释发生了何事,他已被愤怒淹没,他恨不得立刻杀至宁凡所在之地,将宁凡千刀万剐!方要成行,北海真君却又犹豫了,恢复了一丝理智,没有轻举妄动。

见识过宁凡的逆天木行手段以后,他已经完全没有把握独自对付宁凡了。他的本尊固然比分神厉害,可他焉知宁凡此战是否出了全力?

他已经因为大意失了分神,损了封号,丢了第五雨龙,不能大意第二次!

必须准备完全,必须准备完全再杀宁凡!

至少也得邀上三五好友,以策万全!

念及于此,北海真君也不凝聚第六龙了,而是骤然起身,似要离开水宗远行。

“主人你要去哪里!你还带着伤啊!”仙石又是一惊。

“无妨!到了长春岛,自有长桑老头给我治疗,快过我自行疗伤千百倍!”北海真君冷哼一声,架起长虹飞离四大凶海,却是去访友去了。

望着北海真君的背影,仙石后知后觉地发现,北海真君体内竟少了一条雨龙,就连封号之力都凭平时弱了不少。

他更加吃惊了!敌人究竟是谁,竟能从主人手上灭掉一龙!难道是哪个二阶老怪不成?

古魔渊,第四魔山。

水淹大帝本还在期待分神带回好消息,却忽得感应到了什么,勃然大怒。

他的分神竟然被灭了!

由于分神开启了暴走模式,灵智损失太多,竟没能传回多少有用的情报,使得水淹本尊压根不知道,分神那边出了什么事,是如何被灭掉的!

他只知一点!

随着分神被灭,他的水掌位竟有了不少损伤、削弱!这种情况,从前从未发生过!

“可恶!可恶啊!分神被灭也就算了,为何我的掌位之力会损失这么多!难道有人以逆天手段吞了我分神的掌位之力?开什么玩笑!是谁!是谁干的!我要将他碎尸万段!啊啊啊啊!”

可怜的水淹大帝,连作案之人是谁都搞不清楚,白白失了一道分神,后悔莫及…

掌位天图内部。

宁凡当着真武老龟的面,以炼神鼎炼死了北海分神、水淹分神,惊得巨龟说不出话。

那可是二阶准圣等级的分神啊,比仙帝元神更难杀无数倍,但在这小贼手上,竟连一个时辰都活不下去!这、这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妖鼎,怎得如此厉害!

“听说你的真灵很多?不知道你那些真灵,能助我炼出多少丹药。真是期待…”

宁凡从炼神鼎中取出一颗万灵血,吞服入腹,而后似笑非笑看着木笼中的巨龟。

巨龟倒吸一口冷气,他自问见过的魔头不少,但似宁凡这般,直接拿准圣分神炼丹的,还是头一回遇到!简直太冷血、太残忍了!这厮就不怕魔性太重,修行之时走火入魔吗!

一想到自己的真灵也会被宁凡炼丹服食,巨龟就一阵胆寒,龟族生性就胆小,这是天性,没有办法。

于是,前一刻还傲气无比的巨龟,一下子就怂了。

“那个,那个,俺不好吃,可不可以放俺一马…”不怂不行啊,分神这次出来,带了太多的真灵同行,死一个分神也就罢了,若是同行的真灵死完,他的本尊不知要多少年才能重新修回这些真灵,损失太大。

“放你一马?凭什么?”宁凡冷笑道。

宁凡的口气听起来很冷,但巨龟还是从宁凡的话语里,听到了一丝谈判的机会,顿时大喜,“俺可以付出代价!只要不毁尽俺的分神真灵,俺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即便我索要你分神的封号之力吞噬,你也不悔么?”

“嘿嘿,俺都是你的阶下囚了,纵然不从,一样要被你吞掉封号之力,又有什么区别。明人不说暗话,你只说如何才肯放俺一马,只要你的强求不超出俺的底线,俺肯定全力配合。”巨龟闻言大感肉疼,但还是赔笑道。谁说这只乌龟傻?大难临头,他可一点也不傻,完全分得清形势!平时的傻气都是装出来的,用以迷惑敌人而已,傻子能修到二阶准圣境界,开玩笑!

“既如此,那我便有话直说了。你的封号之力,我是一定要吞的,毕竟此物与我雨掌位同源,可提升我的掌位之力;你的龟蛇双剑我很感兴趣,此物,归我;你的气血我同样很感兴趣,不知道你是如何修出这等气血的,可否告知;还有你吞食掌位天图一事,我同样很感兴趣,你不介意好好和我分享一下你吞噬天图的经历吧…”

宁凡笑了。

巨龟哭了。

看来不付出相当代价,是休想从这天图世界全身而退了,哎,早知如此,他就不该来淌浑水,悔之晚矣!

“你不愿意?既如此,我也不和你废话了,还是将你炼丹好了…”宁凡作势就要对巨龟动手。

巨龟大急,连声道,“道友且慢,且慢啊!我同意,我全部同意,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部告诉你!”

闻言,宁凡满意地点点头,他就喜欢识时务的人。

倘若不是对巨龟身上的一些秘密感兴趣,宁凡才懒得和巨龟废话,直接就对巨龟下死手了。

一旁的八寒佛,眼见宁凡种种魔道行径,只得无奈呼了一声佛号。

他好像看走眼了?

真正的佛祖,应该不会行事如此狠辣吧。他还以为宁凡会先收服众人分神,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以无边佛法感化众人;却不料,宁凡直接辣手灭掉了水淹、北海分神,更以魔道行径威胁巨龟…

倘若不是确信宁凡持有逆海剑,八寒佛说不得要怀疑宁凡是一个真的魔头了…

“这位混鲲上仙的脾气,似乎有点…暴躁?倒是和我很像,呵呵,呵呵呵呵…”八寒佛勉强替宁凡找了一个说辞,尴尬笑了笑。

转而想起自己之前也险些为了宁凡破杀戒,和宁凡的魔头作风没什么区别,又觉得惭愧无比,一时心情五味杂陈,要多复杂有多复杂…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