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神帝法旨

小说: 最强狂暴升级系统 作者: 离火魔牛 更新时间:2016-09-25 14:11:46 字数:2297 阅读进度:104/169

轰隆——

一辆古老的战车散发出万丈光芒,碾压万古青天,直奔天星城而来。

恐怖的威压震动天地,令无数武者不由自主的跪地朝拜。

车轮在空中碾压出空间车辙,将虚空碾压出一条空间车道,吓得天星城的武者们不敢说话。

这种威压令他们的灵魂都在颤抖,只要车里的生灵一个念头,就能将他们抹杀。这一刻,人们深深的感受到自己太渺小了,如同蝼蚁,而战车上的生灵如同主宰。

何为主宰?主宰世间沉浮,主宰万灵众生的命运。

“不好——这是神殿的战车,神殿的人来了,来得好快——”神女变色,她深知神殿的可怕。

神殿,这是北漠的一个神土。

神殿的掌控者不像其他神土那般被称作神主,而是被称为神帝,自比上古天帝。

那是一位修为高深的武帝,凡是见过他的人都陨落了。

叶昊更是心中一跳,神殿的两位武圣和一位武皇都是因为他或者间接因为他而死。

神殿的武皇想抢师妃暄、万古真龙和九天凤凰,被他召唤赵子龙前来斩杀了。还把神殿那位武皇的上古战车都抢了过来,如今那辆战车已经蜕变成神灵战车了。

而神殿的两位武圣暗算丹青才女,被丹青才女燃烧神魂而斩杀。

丹青才女斩杀的敌人,也算是被叶昊间接斩杀的了,神殿多半已经知道这些事情了。

以神殿的实力,弟子遍布北漠,想查清此事并不难。

“轰隆——”

古老的战车在空中碾压出一道空间车辙痕迹,停留在叶家上空。

“神帝法旨,叶昊接旨——”

古老的战车内传出冷漠而傲慢的声音,这道声音的主人并没有走出战车,冷漠的传旨。

如同高高在上的主宰,俯视万物苍生。

神女变色,向叶昊传音道:“这是武皇,有神殿的上古神车相助,就算我有天帝神炉也不是对手。我仅能发挥出天帝神炉的一丝威能,而神殿的武皇能发挥出上古神车的一部分威能。”

“不知神帝有何指教?”叶昊抬头看向天空的那一辆战车,拱手施礼,不卑不亢的说道。

武皇又如何,惹火了他,他照样将之灭掉。

他又不是没有灭过武皇,甚至连武帝都被他召唤来的英雄灭了,所以,他并没有太过于着急。

“放肆——”

战车内传出冷漠的声音,恐怖的武皇之威震动天地,直奔叶昊几人而来。

嗡——

叶家的大阵当即就被叶昊全面开启,这是他布置的帝纹。

帝纹散发出恐怖的伟力,挡住了武皇之威,否则,仅仅武皇之威就能将他们全部碾碎。

叶昊淡淡道:“不知道在下什么地方放肆了?”

“见帝不拜,九族皆灭!见帝法旨不拜,大逆不道——”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

恐怖的威压再次碾压下来,但还是被帝纹挡住了。

战车内传出冷哼声,神殿的使者发怒了,皇威连番被阻挡,他已经怒了。

叶昊哈哈一笑:“帝?哪个帝?难道是上古天帝?好大的排场,你装逼是不是很爽?这个逼装得,我打满分——”

“当诛——”

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战车内传来一声冷哼,化作无上音波,直奔帝纹袭杀过来。

轰隆——

整个叶家和天星城都在颤抖,帝纹爆发出无上光芒,与武皇音波碰撞。

叶昊笑了:“神殿的人都那么没教养吗?见到谁都左一个当诛,右一个跪拜的。神帝是你们神殿的神帝,不是我叶昊的神帝,我为何要拜他的法旨?为何要接受和遵循他的法旨?”

“放肆——”

战车内再次传出一声冷哼,神殿的使者更加的愤怒了。

叶昊冷笑:“放肆你麻痹,****一个,你除了会说放肆,还能说什么?神帝怎么会让你这样一个智障前来,真是有辱你们神帝的威名。”

“噗嗤——”

师妃暄和神女当即就笑了,差点笑喷。

同时担忧的看向叶昊,在北漠,谁敢如此对待神殿的使者,谁敢公然反抗神帝的法旨。

就算诸神土和武神世家,对神殿的神帝也忌惮无比。

至少,诸神土和武神世家不会公开与神帝决裂,不会将话说得那么决绝。

“放肆——叶昊,你在天星山脉谋杀我神殿的武皇使者,联合丹青才女谋杀我神殿的两位武圣。本使者奉神帝法旨,将你这个罪人抓回神殿,等候发落——”神殿的使者冷哼,依然没有露面,声音传出战车。

叶昊冷笑:“你觉得我很傻吗?”

战车内沉默,似乎默认了。

叶昊冷笑:“这****装逼还装上瘾了,难道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杀那位武皇?丹青才女为何杀那两位武圣?”

“放肆——无论什么理由,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敢杀我神殿的武者,你必死无疑。”战车内传来冷漠的声音。

叶昊哈哈大笑:“他么,这还是一个流氓****,****不可怕,就怕****很流氓。那个武皇想抢老子的人,还想杀老子,老子不杀他难道还站在那里让他杀我不成?那两个武圣更是败类,竟然联合起来谋害丹青才女,死了活该。这种人渣若是不死,天理难容。”

“放肆——天理?神帝的法旨就是天理,我神殿的武者杀你是你祖坟冒青烟,你家祖祖辈辈积德。杀你是你的幸运,你不敢抗乖乖等着被宰就行了,竟然敢反抗,反抗就是大罪。没想到你胆大包天,不仅反抗,更是反过来杀害我神殿的武者,这是大逆不道,整个星辰世界再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神殿的使者还是没有走出战车,显得神秘、强大和霸道,姿态很足,如同主宰一般俯视叶昊等人。

“哈哈哈——”

叶昊大笑,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但是,他的笑声中充满无尽的杀气,他自认为自己不是好人,但不会干伤天害理的事情。

神殿如此蛮不讲理,为祸天下,只许神殿的武者杀别人,不许其他人反抗,更不许其他人杀神殿的武者。这样的渣渣势力,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叶昊大笑,点指战车:“这个****在犬吠什么?我们人族怎么听不懂,难道是他们狗族的秘语?”

“蝼蚁,你这是找死——”战车内的神殿使者终于爆发了。

嗡——

一道滴血的秩序神链凭空凝聚,散发出无上光芒,当即洞穿帝纹,直奔叶昊杀来。

这一刻,叶昊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他下一刻也许就化成飞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