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鸾将村

小说: 最强狂暴升级系统 作者: 离火魔牛 更新时间:2017-08-20 00:57:13 字数:2228 阅读进度:155/169

叶昊冷冷的扫了杀阡狂和司徒笑一眼,两人露出惊恐之色。

这个时候,他们终于怕了,他们的兵器都被打碎了,眼前的少年不是他们能招惹的。

刘天和东方玄面面相觑,他们完全没想到叶昊如此恐怖。

仅仅武士境界的修为,竟然徒手打碎兵器,将杀阡狂和司徒笑抽飞出去。

这太恐怖了,简直就是妖孽。

这样的人,只要不夭折,将来一定能称霸一方,甚至称霸天下。

“你是谁?我们七杀门不是那么好惹的,你给我等着——”杀阡狂怒吼,非常的不甘心。

堂堂七杀门的内门弟子,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给抽飞了。

败得那么惨,败得一点颜面都没有,这太窝囊了,他说什么也要找回场子。

回到师门后,一定要请师门强者来杀了此人。

司徒笑狠狠地说道:“我们狂刀门从来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今天你仗着实力强大,偷袭我们,我们狂刀门一定会将这个仇记住。有种你留下名号,我狂刀门一定会前来找你讨个公道。”

司徒笑也很不甘心,他竟然被一个武士打飞出去。

丢尽了颜面,他以后还怎么做人?只能扭曲事实,诬陷叶昊偷袭他们,这样才能回师门搬救兵。

他是谁?

不仅七杀门和狂刀门的弟子好奇,就连刘天和东方玄也非常的好奇。

这样的天才,来头肯定不小。

“有点意思,都被打成狗了,还想报仇。我可以将你们全部斩尽杀绝,以绝后患——”叶昊冷冷的扫了司徒笑和杀阡狂一眼。

嘶——

杀阡狂和司徒笑等人脸色大变,叶昊所言非虚。

若是叶昊想杀他们,真的可以轻松将他们全部斩杀,到时候,就算师门的强者前来给他们报仇,杀了叶昊。

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人死灯灭,一切成空。

报仇了又有什么意义?

杀阡狂和司徒笑彻底怕了,他们相信叶昊真的敢杀他们,这主一看就是一个肆无忌惮的主,完全不惧怕他们七杀门和狂刀门的样子。

扑通扑通——

一些胆小的七杀门和狂刀门的弟子当即就跪了下来,朝叶昊磕头,额头都被磕坏了。

咚咚——

“请大人放过我们,我们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求求你,不要杀我们,我不想死——”

“不要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让我给你侍寝都行,不要杀我,我不想死啊!”

他们不停地哀求,一些女弟子更是愿意给叶昊侍寝,只求叶昊不要杀他们。

“你们——”

杀阡狂和司徒笑大怒,他们没想到自己的师弟师妹们那么没有骨气。

这就对敌人下跪了,太丢脸了。

“师兄,你就求求他吧,你想死,我们还不想死呢。”

“都是你惹出来的祸,你想找死也不要连累我们——”

“若是我们被你连累死了,就算做鬼也不放过你。”

一些人彻底豁出去了,为了活命,转头指责杀阡狂和司徒笑。

平时他们不敢对这两人发火,但现在事关性命,他们也顾不了什么了。

司徒笑和杀阡狂对视一眼,不得不跪下来。

咚咚——

两人朝叶昊磕头,乞求原谅,饶了他们的命。

“好了,滚吧——回去告诉七杀门门主和狂刀门门主,本王姓叶,名昊,家住天星城。若是想要为你们报仇,或者找我麻烦,可以来罪恶之城找我。”叶昊冷哼一声。

他都懒得杀一群武士武师境界的蝼蚁,那样会自掉身价。

“是——是——”

“走,快走!”

司徒笑和杀阡狂等人如蒙大赦,连忙灰溜溜的逃走。

刘天和东方玄对视一眼,来到叶昊面前,施礼道:“在下东方玄,这位是我们村的刘天,多谢恩公出手相救。”

“无妨,我不过是路过而已。对了,你们可知此去罪恶之城,哪一条路最近?”叶昊点头。

东方玄道:“今天天色已晚,若是叶兄不嫌弃,可以先到我们鸾将村歇息一晚,明天由我们两人为叶兄引路,可以为叶兄节省不少时间。”

“如此也好,那就叨扰了——”叶昊点头,带着东方沐雪跟着刘天两人朝鸾将村走去。

鸾将村,这是一个古老的村落。

村民淳朴,看似一个村落,实际上规模很大,居住在罪恶山脉外围,如同一个原始的部落。

叶昊越看越是心惊,这群人如同传说中的上古先民一般。

大部分人都身穿兽皮,连小孩子都上山打猎,扛着蛮兽或者野兽尸体回来。

这是一个原始部落,虽然名为鸾将村,但实际上是一个部落。

村外屹立着一座古老的石碑,上面有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这是万古前的神。

“叶兄,这是我们鸾将村的战神碑,传说是我们的古祖传下来的。我们古祖被称为鸾将,曾经横扫诸天,威震万古。”东方玄为叶昊介绍战神碑。

叶昊震惊:“原来你们的古祖竟然有如此威名,为何如今却隐居此地呢?以你们的天赋和血脉,就算在外面打下几个王朝,甚至成立大教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我们也不是太清楚,根据老族长所说,机缘未到,只有等到我们部落等待的那个人出现,我们鸾将村才能出世。”刘天笑道。

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他们也很不相信了。

因为这个传说一代代传下来,在部落中流传,但无尽岁月了,鸾将村也没有出世。

大家都习惯了这种生活,一代代的在此扎根,也就没有出世了。

“咳咳——玄儿、小天,你们回来了。欢迎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玄儿还不快去招待两位客人。”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颤颤巍巍的走过来,一边走一边咳嗽,仿佛风都吹得倒。

但是,他眼眸深处闪过一道异芒,不经意间扫了叶昊背上的斩仙剑一眼。

这一幕被叶昊察觉到了,深深地看了老者一眼:“多谢族长,给您添麻烦了。”

“无妨,山村简陋,还望公子不要嫌弃。有什么需要,找玄儿和小天。”老者微笑着远去。

叶昊眸光一闪,他神色有些凝重。

这个老者是一个高手,甚至可能是一位武皇,只是修炼有隐秘的功法,叶昊没有机会仔细查探,不能确定他的真正境界。